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元走強令金價失守1300美元 6月份料試探年內低點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17:40   21世紀經濟報道

  美元走強令金價失守1300美元關口,6月份料試探年內低點

  21世紀經濟報道 姚瑤;朱麗娜 上海、香港報道

  “近期黃金走弱的主要誘因在於美元升值與地緣政治風險有所緩和。從短期來看,黃金將維持震盪的格局,美元匯率、地緣政治動盪、國際貿易摩擦目前都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這個背景下黃金走勢也不會有明確方向。現在處於宏觀噪音期,主音尚不明朗。”

  近來,10年期美債3%的收益率水平如同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時刻牽動着市場的神經。

  5月16日隔夜盤,距離上次破3%僅三週,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路上行突破3%,一度創7年以來最高水平,逼近3.10%,金融市場隨之波動,美元指數刷新去年底以來新高,而金價則跌穿1300美元,現貨黃金直線下挫至1288.31美元創去年12月底以來最低,跌幅近2%。

  而這一切的導火索來自美國4月份零售銷售等數據,美國經濟的穩健度得到了進一步的確認,市場對於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升溫。

  5月16日,金價有所反彈,國際現貨黃金盤中一度漲至1294.30美元/盎司,期貨黃金一度漲至1293.60美元/盎司。但北京時間5月16日晚間金價再度開跌,截至發稿,現貨黃金報1288.40美元/盎司,下跌0.14%,黃金期貨報1289.80美元/盎司,下跌0.02%。

  短期將維持震盪格局

  就傳統而言,黃金與美元保持着高度的負相關,美元的走強往往打壓金價,因爲這意味着以美元計價的黃金的持有成本更高了。另外,美債收益率的走高一般也不利於黃金這種無息資產。

  “近期黃金走弱的主要誘因在於美元升值與地緣政治風險有所緩和。從短期來看,黃金將維持震盪的格局,美元匯率、地緣政治動盪、國際貿易摩擦目前都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這個背景下黃金走勢也不會有明確方向。現在處於宏觀噪音期,主音尚不明朗。”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自4月中以來,美元指數一路高歌猛進,由89.516的低谷節節攀升,截至5月16日截稿,美元指數上漲0.37%至93.6097。

  近期美債收益率的快速上行或來源於市場對於美聯儲加息預期的調整。“美債收益率近來上漲很重要的原因是市場發現此前對美元加息預判不足。” 中國銀行香港分行資深匯率專家、中國銀行離岸交易中心交易主管巨曉津5月16日在湯森路透2018人民幣市場展望論壇上發言稱。

  也有人表達了類似的觀點。“過去幾個星期以來,市場對於美國貨幣政策看法的轉變使得美元走強,美國的經濟數據保持紮實之態,加息節奏可能比市場此前所預期的更快。就目前的貨幣政策而言,利空金價,金價這段時間以來表現不佳。”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Erik Norland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除了美元的因素外,近期黃金需求顯得比較疲弱。據世界黃金協會5月3日發佈的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黃金需求量共計973.5噸,下降7%,爲2008年以來最低的第一季度數據。金價整體環境疲軟所導致的金條和黃金ETF投資增量減少,是本季度表現不振的主要原因。

  “我們的利率分析師預測,今年三季度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達到3.10%,市場將會在美聯儲6月會議變得更爲強硬之後,開始在定價中考慮未來的兩次加息。與此相應,我們預計金價將在6月美聯儲會議附近試探年內低點。” 渣打銀行貴金屬分析師Suki Cooper在近日發佈的研報中稱。

  受制美國財政貨幣政策

  但有觀點指出,中期而言,黃金的前景因爲處於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的十字路口而顯得撲朔迷離。

  “可以說金價處於一場拔河比賽中,一端是美國貨幣政策,貨幣政策推高美元,利空金價;另一端是美國的財政政策,美國面臨着赤字進一步惡化的前景,美國去年的財政赤字規模爲GDP的3.5%,今年預計進一步擴張至5%,明年預計將達到5.5%-6.0%之間,這對美元來說並不是好消息,但對其他貨幣和黃金來說卻有可能是好事。” Erik Norland說。

  在Norland看來,也正是因爲這兩股力量的互相作用,收緊貨幣政策的做空力量幾乎完全被寬鬆財政政策的做多力量所抵消,只要這些力量互相對立且基本勢均力敵,金價仍將繼續在區間內波動,而隱含波動性仍然維持在低位。“所以,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哪一方力量更強大。” Norland說。

  除了美國本身的前景外,有觀點指出,另有外部因素施壓於美元走勢,美元匯率則有望在今年年末出現調整。

  “美國以外的其他經濟體的經濟增長將在第二三季度出現反彈,這將爲歐元及其他發達經濟體的貨幣提供一定支撐。預測黃金價格在今年年末維持在1300美元/盎司的水平。” 凱投宏觀全球經濟學家肯尼漢(Andrew Kenningham)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將目光再放遠幾年,黃金或迎來行情。

  “美國貨幣政策仍然不利於黃金,至少未來幾年如此。美聯儲的‘點陣圖’顯示2018年將有兩到三次加息,2019年有三次,2020年還有一到兩次。如果加息落實,明年收益率曲線將會走平,預計美國經濟在2020-2022年之間爆發問題甚至是發生衰退,還預示着金融市場波動性將會驟升。”

  Erik Norland5月11日發佈的研報稱,任何經濟的下滑都會大幅利好黃金價格,並刺激黃金期權的隱含波動性。理由是,經濟下滑可能迫使美聯儲重回零利率,而減息最可能利好黃金。衰退必然造成美國財政進一步惡化,同樣有利於黃金——尤其是當美國的財政狀況惡化速度超過其他國家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