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郵幣卡亂象:扮婚戀對象誘導投資 莊家操縱價格漲跌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1月17日 16:43   新京報

  高收益吸引投資者,推廣模式存誤導嫌疑,有莊家可操縱市場價格漲跌;清理整頓行動將開啟

 
1月16日,北京一家郵幣卡市場。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1月16日,北京一家郵幣卡市場內,一店鋪掛出收購猴票信息。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2015年,劉陽(化名)與他的朋友們闖入了陌生的郵幣卡市場,一年后,劉陽的近百萬隻剩十萬,他的朋友們基本賠了二三十萬元。劉陽和朋友們的入場資金在郵幣卡市場中微不足道。據“郵幣世界”發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國郵幣卡電子盤成交數據几乎為2015年全年數據的三倍,成交總額為39859.4億元。

  財富狂歡背后,行業亂象不止,新京報記者發現,有交易所實行投資者發展其他投資者的推廣模式,更有莊家幕后操縱郵幣卡市場,而有的拉單業務員則混入婚戀網站、車主群、業主群中引向郵幣卡投資。

  1月9日,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級聯席會議第三次會議召開。會議要求深入開展一次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回頭看”活動,用半年時間集中整治,解決交易場所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

  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認為,“郵幣卡是證監會未來半年‘回頭看’的重要內容。目前看郵幣卡的發售模式肯定要叫停,郵幣卡交易場所要麼謀求轉型,要麼關停。”

  投入100多萬還剩10萬

  2013年,宋文在南京文交所開戶,成為郵幣卡電子盤第一批的投資者。宋文的入場資金是60萬元,不到兩年,其財富隨着郵幣卡不斷飄紅的行情漲到了1200萬元以上。

  2015年5月初,劉陽(化名)在發小宋文的“鼓勵”下在中南文交所開戶,成為他並不熟悉的郵幣卡的投資者。“我剛開始也有猶豫,但是他每天都把他的郵票漲停截圖給我。他说只要能搶到就能賺錢!”

  “不是買郵票,而是‘搶’!”劉陽強調,電子盤每天都在漲停,新入場者甚至無票可買:“就盼着郵票能跌,只有跌了才能買進。為了提高搶票速度,我們專門換了4G卡。”

  搶單軟件也加入“搶票”行列。中南郵票交易中心2015年5月9日的一則公告顯示,“由於部分投資人會員使用非法搶單軟件,在系統中産生大量非正常下單,導致伺服器負載異常。”

  “(2015年)五一節后,中南全票飄紅。5月5日、6日33隻藏品出現了連續兩天全盤漲停大牛市,投資人會員投資熱情急劇高漲,中南全盤出現了‘有價無市’現象。”中南郵票交易中心的公號發布數據顯示。

  劉陽也享受到了一片“飄紅”的紅利,先期投入的三萬元購買的票几乎每天都漲停。“我就決定把所有資産都投進去,賣了房子,總共投入了100多萬元。”劉陽給自己定了一個300萬的目標:“實現了目標我就出來。”

  但在100多萬資金入場的當天,行情就開始暴跌。“但大家都不擔心,因為之前也暴跌過,覺得肯定還會有回調、再次暴漲。”從2015年5月28日至今,郵幣卡市場經歷過幾次回調。“在幾次回調中,我覺得郵幣卡還會再漲起來,就沒有出手。”劉陽说。

  至今,劉陽賬戶中的郵票價值跌到10萬餘元,劉陽的不少朋友也投資了郵幣卡,其朋友基本也都賠了二三十萬元。“宋文覺得郵幣卡行情還會暴漲,但我覺得不可能了。”劉陽说。

  婚戀網站、車主群、業主群都有推銷

  不少投資者接觸郵幣卡,是因為“無孔不入”的郵幣卡推銷方式。李華就是在婚戀網站上被意外拉入。2016年4月,李華(化名)在世紀佳緣網注冊了賬號,此后有多人聯繫李華,其中一人自稱李濤。

  2014年到2015年,李華在股市中賺到800萬,“這個李濤自稱是做建材生意的,有個兒子在國外,聽到我说通過炒股賺點生活費,他就说現在股市行情不好,去年他在股市虧了300多萬。”李濤隨后將話題引到了郵幣卡上。

  2016年6月15日,在李濤的反復勸说下,李華在青島九州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島郵幣卡分公司交易平台下開戶,至6月20日首次入金14萬元,但她依然猶豫觀望不敢操作。“他一直勸我,说自己有VIP老師指導,在股市虧的錢都賺回來了,保證穩賺不賠,還發截圖給我看。”李華说。

  2016年6月24日,李華第一次跟單,賺了幾千元。7月7日、8月25日,李華分別轉入交易賬戶20萬元和40萬元,持倉中韓海底隧道套票和中國鳥綠尾虹雉票。此后,兩隻票出現無量跌停。目前,60萬資金,市值只剩7.7萬。

  12月21日后,李濤的QQ頭像再也沒有亮起,其世紀佳緣網的賬戶信息也被清空。李華撥打李濤留給自己的但他卻從不接聽的電話卻被告知打錯了。

  山東淄博的羅傑(化名)是一奧迪車主QQ群成員,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拉單業務員“無處不在”。“他們混入奧迪、寶馬等車主群以及中高檔小區業主群,在群裏推薦牛股。推薦的股票賺了,博取大家的信任,然后稱有更快更好的賺錢方式。賠了就说股票行情不好,推薦轉做郵幣卡”。“他們還會搜索QQ和微信附近的人,甚至查詢滴滴順風車車主發布的信息,如果你開的是好車,他們就會聯繫你说有朋友想搭車,讓你加他微信,一步一步把你引向郵幣卡投資。”

  羅傑同樣提到了婚戀網站:“他們會根據經濟狀況信息篩選高收入人群,然后扮作優質異性與你接觸,最后還是會把你引向郵幣卡投資。”

  2016年8月,河南鄭州的陳凱(化名)偶然接到一個歸屬地為青島的號碼打來的電話。“對方自稱是青島九州郵幣卡的客服,正在推廣一個賺錢活動,簡單聊了幾句后我們互相加了QQ。”陳凱说,對方稱推薦他人參加,可以配售到原始票。

  在簽署了“所配票品未達到發行價10倍之前不予售出”的單方面承諾協議后,陳凱按照對方要求開設了交易賬戶,以近300元的價格買入猴票48枚,這種票面金額1.2元的猴票在萬家馬甸郵幣卡交易市場可以3.5元單價買到。此后,陳凱又以30元單枚的價格買入中國古鎮二單枚票1200張,單價超出掛牌價一倍。陳凱迎來的同樣的是跌停,5萬元的投入虧損4萬餘元。

  線上價格高出實物市場價格

  “郵幣卡的一個瘋狂之處在於線上的價值脫離實物價值。”中國藝交所一名郵幣卡經紀商張睿(化名)说,盤面上大部分藏品的價格和市場價格已經沒關係了。

  新京報記者在一郵幣卡投資者常用的“宗易匯”軟件上看到,2015年8月15日,中國藝交所上盤的“05熊貓銀幣”的開盤價為650元,而在2016年10月15日,該銀幣收盤價格為84999.9元。

  2014年9月30日,南京文交所上盤的“青海湖片”價格為416元;2016年9月27日,該郵票漲到最高點41萬元一枚,當天成交量兩枚。

  2015年3月23日,北交所福麗特上盤的“奧運錯封”開盤價格為215.8元;2016年9月7日,收盤價位999999元,當天成交量為兩張。

  1月1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萬家馬甸郵幣卡交易市場。市場內二樓一處在售2013年熊貓幣的商家透露,1盎司的2005年的熊貓銀幣現在已經不好尋找,2014年就有莊家以單枚1500元的價格收購,但還是難以買到。“現在沒有散戶買了,都是莊家自己玩。現在能便宜點,一枚的價格在八九百元。”而對於奧運錯封,該店主说:“福麗特線上一枚好幾十萬,綫下根本找不到。”

  二層另外一名店主告訴新京報記者,2008年的青海湖片現在的綫下價格“撐死6塊錢一套”。該店主表示,青海湖片每年都發行,其他的價格不太清楚。

  線上同樣被炒至高價的澳門紅樓夢小型張綫下仍能搜羅到。紅樓夢一小型張的價格在30到40元之間,紅樓夢二小型張價格稍貴,在140元至150元間。一名自稱手中有幾十版紅樓夢一的女店主表示:“二現在不好買,因為有人收。”澳門紅樓夢小型張曾在電子盤上漲到3000多元一枚。

  去年12月16日,部級聯席會議辦公廳印發《關於地方交易場所涉嫌非法證券期貨活動風險提示函》(下簡稱“風險提示函”)。風險提示函警示,目前有兩類非法證券期貨活動較為猖獗。其中一類是“類證券”的交易活動,主要以郵票、錢幣、磁卡為交易標的,或以珠寶玉石、茶葉、老酒等實物商品為交易對象,採取類似股票的發售和交易模式。

  “與正規的股票交易所不同的是,這類交易場所會與商品發行人串通,在沒有實際商品對應的情況下,炒作虛擬標的。有的平台直接或通過關聯方進行坐莊交易,慣用模式是迅速拉升價格,高出實物市場價格的幾倍甚至幾十倍,在引誘投資者高位接盤后,放任價格連續跌停,大量投資者被洗劫一空。”有媒體報導指出。

  在2015年5月6日、7日連續兩天,中南郵票交易中心就曾連續發布兩則風險提示公告,表示鑒於本中心線上交易藏品近期價格漲幅過大,且部分藏品線上與綫下價格偏離幅度加大,提醒廣大會員謹慎、理性投資,有效控制風險。

  推廣模式存誤導嫌疑

  投資者曹麗華通過河南京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簡稱“河南京騰”)投資了郵幣卡微信盤。

  新京報記者從曹麗華處拿到的河南京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宣傳顯示,投資者分為首席CEO、金牌CEO、創業CEO三個檔次,全國分別招納108位、1080位、5400名投資者,分別繳納88000元、8800元、880元。所有代理費款項全部進入聯商公司賬戶裏。

  “費用包括代理費和配票費兩部分,三個檔次的配票費分別為33000、3300、440元,”曹麗華髮給記者的一名為《京騰一號票執行規則》的檔案顯示,投資者做推廣、發展五位以上的其他投資者,可以收到配票費的十倍收益,即使不做推廣,也可以收到五倍收益。

  此外,包括曹女士在內的多位河南京騰的投資者反映,郵票價格上盤后漲幅超過十倍,但是倉位一直被鎖無法進行交易。

  這種投資者“介紹”或“發展”投資者的推廣模式並不少見。

  投資了長江交易中心代理機構北京滿倉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袁女士也遇到了此種郵幣卡的推廣模式。“分為四個等級,準經紀商、一級經紀商、二級經紀商和金牌經紀商,就是讓你幫着介紹會員,介紹的越多,原始票配售的越多。而他們说,原始票會保證十倍收益,”袁女士说,郵票並未漲到五倍的收益,反而被鎖倉了。

  對此,胡俞越認為,上述兩家公司有誤導投資者嫌疑。“郵幣卡有一定的投資價值,但它是小衆投資品種,並不是一種大衆投資品種,而且向投資者保證10倍收益等。這種開發客戶的行為誤導投資者,”胡俞越表示,這種推廣模式也容易導致投資者大面積“受傷”。

  “盤子小”,莊家可操縱市場

  為何郵幣卡暴漲暴跌?

  “郵幣卡漲停有莊家在后面操縱、拉漲停。有些莊家雖然號稱公開發行、托管,但是想拉多高拉多高。”曾接觸過莊家的張睿補充,有散戶看到行情大漲會在“漲停”時掛“漲停單”,“莊家看到掛‘漲停單’的人多了,就把手裏的票拋了,這樣就暴跌了。”

  張睿的说法得到了劉陽的證實。

  劉陽的朋友也曾和其他人聯合起來坐莊成為小莊家。“我的朋友和其他人聯合坐莊收了一張票的發行量的大概7%,成為小莊家,但小莊家還是要看大莊家臉色,”劉陽说,有些交易所對莊家也無能為力:“因為交易所要上票,才能聚攏人氣,這樣交易所才能收取佣金,而莊家手中有票。”

  為何莊家能夠控制郵幣卡電子盤?

  張睿、劉陽給出了同樣的答案:“與股市相比,文交所郵幣卡電子盤體量小,容易坐莊或者博弈。交易所越小,盤子越小,坐莊所需資金越小,越容易坐莊,可以博弈。”

  劉陽補充舉例,有的交易所所有票的電子盤體量加起來不過20億元, “如果你手頭有幾千萬,可以直接控制一張票的漲停或者跌停。”

  張睿介紹,早期郵幣卡電子盤的莊家是手中有郵票的郵商。隨着郵幣卡的火爆,企業家、有資源的人士等都開始進入郵幣卡市場“坐莊”。

  莊家“控盤”,交易平台何為?

  據央視報導,有專家指出,目前郵幣卡的發行並未經過國家證券監管機構的審批,許多交易平台實際上是私營企業,並不具備提供公共服務的資質。交易平台名義上是進行郵票的線上交易,但實際上可以隨意發行郵幣卡,採取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證券化交易模式。對於惡意炒作、違規引導投資者高位接盤買入的行為,一些交易平台並沒有實質的監管能力。

  劉陽對此持有類似的看法:“平台並無實質的監管能力,也只是發布一些風險提示公告等。”

  記者注意到,中南郵票交易中心曾發布不少類似《向投資人員提示交易風險的公告》的檔案。

  郵幣卡監管尚無統一標準

  在青島市政務網市長信箱鍵入“九州郵幣卡”可以找到414條關於對青島九州商品現貨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和青島九州商品現貨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島郵幣卡分公司的投訴、求助等信件。

  一封寫於2016年10月對后者的投訴信件,輾轉經過政務服務熱線、市商務局、市文廣新局、青島市郵政管理局等九個部門,最后又回到了政務服務熱線。然而,這封辦理時間月余的投訴信件最后只得到了“來信收悉。若涉嫌詐騙,建議到公安部門報案處理”的答覆。

  另一封寫於2016年11月的對后者的投訴信件,由青島市商務局做出答覆:“按照市政府確定的管理職能,郵幣卡等文化藝術類交易市場的監管由市文廣新局、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局負責。”而青島市文廣新局答覆:“我局從未審批此中心”並又將其推給了郵政部門。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后投訴信件多改由青島市公安局回復,內容為“您反映的問題由公安市南分局湛山派出所受理落實”。

  中國貿易促進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表示,目前郵幣卡行業監管由當地政府部門作為監管主體。

  “但是全國並無統一的監管部門,這就導致了全國監管標準的不統一。具體到地方政府來说,有的地方上歸商務主管部門監管,有的地方歸金融辦監管,”趙萍说,各個地方也無統一的監管歸口。“所以,各地監管的鬆緊程度不一樣,這樣導致有不法企業鑽法律空子的機會。”

  趙萍直言,目前郵幣卡市場在監管上存在市場管理空白、主觀部門監管缺位、全國缺少統一標準問題。“這三個問題加在一起,很難判斷是否違法違規。”

  但郵幣卡野蠻生長的態勢有望得到遏制。

  1月9日的部級聯席會議指出,部分郵幣卡類交易場所開展現貨發售模式涉嫌市場價格操縱;一些交易場所會員、代理商等機構涉嫌欺詐誤導投資者;一些金融資産交易場所將收益權等拆分轉讓變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開發行;“微盤”交易涉嫌聚衆賭博。

  “所謂的發售模式模仿股票的發行模式。如果瘋狂地跟風操作,採用這種發售模式,可能導致毀掉原有的市場。”胡俞越介紹,郵幣卡將是證監會未來半年“回頭看”的重要內容:“郵幣卡的發售模式要停,讓郵幣卡回歸到原有的市場上去。”

  市場已經對此有了反應。

  1月1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聯繫到陝西瑞福祥文化藝術收藏品交易有限公司負責招商的王先生。其表示:“我建議今年先不要考慮上票,也不要考慮做代理。現在市場的事實是,很多客戶年前進行資金回籠,制定下年度的資金利用計劃,不願意現階段進行這方面的投資。開春后,市場行情會好一些。而且,國家在對整個郵幣卡市場做整體管控,部際聯席會議召開后,很多不正規的文交所可能會被取締,現在誰也说不准。”

  郵幣卡市場是否需要出台相關政策、法規逐漸完善其制度?

  “沒有必要為郵幣卡市場成立專門的監管部門等,郵幣卡市場有自己運行的規律,只要它回歸到小類品種、無法成為大宗文化商品,就不會導致金融風險,”胡俞越表示。

  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張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