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揭秘“五行幣”傳銷:會員40萬人 借高額返利騙20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8月28日 16:52   新京報

警方收繳的五行幣産品。
金幣上印有“張健”頭像。
宋密秋推出的“五行金幣”。
宋密秋接受警方審訊。

 

金幣、金磚和水杯等,都是警方收繳的五行幣系列産品。A12-A13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原標題:揭秘“五行幣”傳銷 借高額返利騙20億

  前不久,一則“和尚和尼姑結婚”的視頻刷爆網絡。視頻中,大多數人都剃着光頭,穿着禮服。背景處可以看見“五行幣”三個大字。后經證實,這是一場“五行幣”會員聚會。

  五行幣,據说是一種投資5000元,能在一年內賺到至少四百萬的投資産品。創始人是一位有着傳奇經歷的“未來世界首富”張健。

  他自稱“9歲上大學、12歲破解銀行密碼”。而經警方調查,張健原名宋密秋,初中文化,曾在國內玩傳銷的把戲,為逃避公安機關打擊,后流竄至東南亞國家。

  今年5月以來,公安部將“五行幣”系列傳銷案列為今年打擊傳銷犯罪工作的重點案件,各地公安機關對“五行幣”這一涉嫌傳銷組織進行查處。經查,“五行 幣”系列涉嫌傳銷組織打着“愛國、慈善、扶貧”等幌子,以高額返利為誘餌大規模發展會員,涉案金額約92億元(其中五行幣涉案約20億元)。

  今年6月,公安部工作組將“五行幣”系列傳銷組織主要負責人、重大經濟犯罪嫌疑人、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逃犯宋密秋從印尼緝捕回國。

  “傳銷遲早要崩盤”

  “所有的傳銷都是忽悠,到最后遲早都要崩盤的。”這句話,宋密秋被警方追捕回國后,重覆说了多次。

  據警方初步調查,2009年,還在經營素食餐廳的宋密秋第一次接觸了傳銷。“傳銷不就是‘騙錢’嗎?”最初接觸傳銷時,宋密秋已經看清了這點。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信,但卻隱約覺得傳銷很有市場。

  了解過傳銷的多種模式后,宋密秋從網上複製粘貼了一些內容,加上自己的想法,創造了一套“雙軌制”的新制度。

  “雙軌制”是傳銷界的“行話”,是指一個上線只發展兩個下線,啟動快,可以迅速發展會員,但后期會崩盤。

  他將自己設計的這套傳銷制度命名為“雲數貿網”,全稱是“雲計算數字貿易聯盟網”。

  “我當時就是故意取了一個很玄乎、很高端的名字,目的就是讓人搞不懂,上網查詢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讓人覺得很深奧,便於‘忽悠’。”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2012年,宋密秋開始組織“雲數貿”傳銷活動,以非法牟利為目的,以高額返利為誘餌,要求參加者繳納不同數額的費用,成為個人認證商戶、企業認證商戶或聯盟認證商戶,根據參加者發展下線人員數量情況支付返利和獎金。

  特別是他制定的發展2個會員就可以回本的制度,對會員很有吸引力,短期內就聚集了大量會員。

  “雲數貿”的會員自稱“雲家人”。宋密秋告訴“雲家人”,他要打造的是“中華民族的互聯網”。他打着“振興民族互聯網,成就更多平凡人”的口號,在網上大肆宣傳“雲數貿”。

  通過誇大宣傳,讓大家覺得搞雲數貿可以快速致富,騙他們注冊為會員,然后讓他們不斷髮展下線會員,層層返利。宋密秋是最終的獲利者。

  為了安撫會員,宋密秋製作發放了股權證給部分會員,一張股權證價值200元,再安排人對股權證以5至10倍的價格進行回收,給會員一點“甜頭”。

  “這也只是画了一個‘餅’給他們,我對會員承諾的利益一直沒有兌現,會員對我這個傳銷組織産生了懷疑。”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2012年以來,天津、河北、內蒙古、湖南等多地公安機關立案查處“雲數貿”及其相關人員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案件。湖南、廣西、重慶等地多人因“雲數貿”案獲刑。

  為逃避公安機關打擊,宋密秋2013年偷渡出境,后在馬來西亞、泰國等地繼續從事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打着“愛國、慈善、扶貧”等幌子,引誘國內衆多人員參與。

  五行幣騙局

  宋密秋告訴新京報記者,除了“雲數貿”,旗下的“雲訊通”“王者歸來”“建業盤”等40多個傳銷名目都是由他本人或授意他人策劃、操作的。“五行幣項目其實就是‘雲數貿’的一個升級版本。”

  2014年7月,宋密秋因持有非法證件被泰國警方抓獲並判刑。他看到賴雲(化名)等人在外面打着他的旗號推廣雲數貿賺了很多錢,買了很多房産、豪車,租飛機,買鑽石。“我作為創始人在蹲監獄,他們卻在享受。”宋密秋很氣憤。

  為了回收權力,宋密秋在獄中設計了一套傳銷制度和系統,2016年底“雲數貿五行幣”應運而生。

  五行幣分為Y、S、M三個級別,投資金額分別為500元、2500元和5000元。宋密秋主推的是M級,投資5000元就能得到一枚10克的五行金幣作為贈品。

  “主要的目的是給人一種錯覺,認為我們是賣金幣的。同樣也是規避公安機關的打擊,長期以這種方式‘拉人頭’獲利。其實還是在搞傳銷活動。”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投入5000元,一年賺400萬,三至五年就能成為千萬富翁、億萬富翁。這樣的故事在崇拜宋密秋的“雲家人”看來,並不是天方夜譚。

  5000元買的不是金幣本身,而是一種資格。每枚五行金幣上面的編碼都附帶着5000個數字貨幣。

  按照編織的美夢,數字貨幣每隔兩三個月就會漲五倍的價格,漲價時發行公司會分紅並贈送新的數字貨幣。參與者拿着贈送的數字貨幣再投入,一年之內至少操作 五次,計算下來,5000元買到的五行幣靜態收益至少能達到400萬元。宋密秋向記者坦承,這其實是一個理論數據,實際操作是根本不可能的。

  宋密秋向“雲家人”承諾,只要贈送完5億枚金幣就會開網。一旦開網,公司每收回一枚金幣,五行數字貨幣的價值也會增加。

  “假如一年發展50萬個會員贈送50萬枚金幣,10年才贈送500萬枚,100年5000萬枚,要1000年才可以贈送5億枚,也就等於说永遠都不需要開網,可以一直拉人頭搞傳銷賺錢。”宋密秋早就算好了這筆賬。

  “我們一直在用傳銷的制度讓大家買金幣,又一直不開網,就是想逃避法律,讓更多人有信心購買五行幣。”宋密秋告訴記者。

  虧了大錢之后,湖南會員楊紅(化名)才終於明白這個道理。今年1月,楊紅從五行幣中看到了“錢途”。她瞞着丈夫,用家裏所有的積蓄“買入”4枚五行金幣,還成功發展了十多名親戚朋友一起投資這個項目。

  她告訴記者,她至今還記得,當初上線在推介“五行幣”時描繪的美好願景:國家支持的項目,投入5000元不久之后將會變成400萬。

  然而錢投進去了,卻遲遲不見增值。楊紅也開始懷疑,是不是陷入了傳銷騙局。直到今年3月,楊紅終於意識到自己上當了。几乎每天都有親戚朋友上門討債,楊紅的丈夫一氣之下和她離婚了。楊紅終於悔悟,但為時已晚。

  五行幣發展很快,據宋密秋統計,五行幣會員人數有幾十萬人,會員層級有上萬層。

  宋密秋手裏也有大把可調配的資金。

  據警方調查,2014年,他花了3000萬泰銖(約600萬人民幣)在泰國普吉島買了四棟酒店別墅和四塊地皮(共1000平米),2017年3月,他在 武漢市給前女友莎莎買了一個580萬元的鋪面;5月,他給妹妹宋菊(化名)在海南省海口市買了500多萬的鋪面;給馬來西亞的女友慧慧購買了一份500萬 元馬幣(折合人民幣800萬元)的分紅型商業保險。

  瘋狂宣傳

  剩下的錢,宋密秋大部分都用於宣傳、“拉人頭”。為了發展會員,他揮金如土。

  2017年1月初,宋密秋通過下線高新(化名)組建的430人的微信群宣傳推廣五行幣。剛進群,他給每個人發了一萬元的紅包,讓他們替五行幣做宣傳。

  此后的48天,他每天往群裏發100萬。除了給每人發2000元的紅包,群裏最活躍的、轉發朋友圈的另有紅包。

  他還花重金雇了一群“光頭助理”和“美女光頭助理”,負責宣傳五行幣。“光頭助理”每月工資三千元,“美女光頭助理”的工資是每月三萬。工資用五行金幣代替。

  宋密秋有一個下線阿鵬,專門負責督促“光頭助理”們工作。他們每個星期要剃一至兩次頭髮,如果頭髮長出來,就拿不到當月工資。

  宋密秋有500個“光頭助理”,從2017年2月至4月,宋密秋給他們發放了1020萬元工資。

  “我通過高額工資來控制這些助理,阿鵬負責定期檢查他們是否發朋友圈宣傳五行幣、是否剃光頭就行了。”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阿鵬還幫他“選拔”了一批光頭文身的會員。他們把五行幣的內容文在身上,用以宣傳。宋密秋聽说,有些女會員把他的頭像文在手的虎口處和胸脯上,導致夫妻打架。

  他發錢沒有規則,只要把他的照片或合影設置成微信頭像,或者在微信中宣傳、轉發五行幣的相關內容,都能從他那拿到獎金。

  為了發展會員,宋密秋還招募了一個講師團,專門負責在微信群裏給會員講課、“洗腦”。他們在群裏把一些國家政策扭曲解讀,並與雲數貿“五行幣”摻雜糅合,讓人感覺“五行幣”是在做正經生意。

  “主要是希望通過宣傳讓人們相信雲數貿五行幣是合法的,是國家要搞的網絡項目,欺騙他們來入會。”宋密秋告訴記者。

  他偶爾也聽聽講師的課。“他們真能‘忽悠’,我聽了都覺得噁心,想吐。不知道怎麼就有人信。”

  宋密秋通過手機微信進行推廣“五行幣”傳銷。最多的時候,他的辦公桌上同時擺着六部手機一起操作,每天都忙着在各個微信群發語音、發紅包。他享受這種“在金字塔尖”的感覺。

  在“雲家人”的圈子裏,他也享有絶對的地位。他可以憑藉一段微信語音封殺某個盤口。

  宋密秋還請人寫了一首《雲數貿之歌》,讓會員傳唱。還有會員組織乒乓球、象棋、踢毽子比賽,其目的是在各種社區宣傳五行幣。比賽設的一等奬是發一塊1000克的五行金磚、二等奬是發一塊500克的金磚、三等奬是發一塊100克的金磚,每次賽事支出約50萬元。

  他還發明了“張健抖抖操”,就是抖手抖腳,伴着“小蘋果”的音樂,讓跳廣場舞的老頭老太太跳,每個人跳一小時給10元錢,同時讓他們穿着印有“雲數貿五行幣張健”字樣的T恤為“五行幣”搞宣傳。

  “五行幣發展的會員涉及全國20多個省份,會員數量約40萬人,涉案金額約人民幣20億元。給老百姓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破壞了市場經濟秩序,影響了社會大局穩定。”辦案民警介紹道。

  雙面人生

  宋密秋明白,“張健”只能活在網絡中。

  他把“張健”設定為一個角色。就像電影、電視劇中的人物那樣,他在現實和虛幻中來回切換。

  他告訴記者,起初,化名“張健”是為了逃避打擊,他知道搞傳銷是違法的。然而時間久了,他自己偶爾也會弄不清,自己究竟是那個只有初中學歷、當過炊事員的宋密秋,還是“雲家人”口中揮金如土、瘋狂偏執的奇才張健。

  更多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就是“張健”,有着傳奇的身世和操控金錢的非凡手段。9歲上大學,12歲破解銀行密碼,被視為奇才秘密培養,精通五國語言的“未來世界首富”。更是許多“雲家人”的精神領袖。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宋密秋也對自己洗腦。

  扮演“張健”的每一天,都是從對着鏡子大喊“我是未來的世界首富”開始的。他通過這種方法給自己增加自信。他在公共場所也會這樣做,甚至到公共廁所也要喊一句。家人和朋友一度以為他瘋了。

  但在“雲家人”眼中,宋密秋是當之無愧的“五行系統掌門人”,他的生活和“五”緊緊相連。會五門語言、有五個老婆、創造了五行幣。

  而據警方調查,這些都是虛假宣傳。

  宋密秋向警方承認,會五門語言是捏造的。他在英語培訓機構突擊學了三個月英語,水平只能滿足基本的日常生活;交了個馬來西亞的女朋友,學了點馬來語;而泰語,則是在監獄服刑時學的。

  最有分量的是他創造的“五進五出”的“神話”。“大家都说,如果不是政府支持的,誰能做到?所以我們就相信他了。”雲數貿會員李林(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

  而事實上,張健被抓過四次,所謂的“五進五出”,是為了迎合之前宣傳的五行系統。“為了讓會員看到我被抓這麼多次還痴心不改,用於宣傳。”宋密秋供述。

  因為知道自己干的是傳銷,所以,宋密秋很注重規避打擊。“我開始研究法律,看如何規避制裁。我看到發展會員超過三個層次就是傳銷,知道國內已經待不下去了。”宋密秋做了一套假證件,逃往馬來西亞。

  在馬來西亞時,“雲數貿”的廣告鋪天蓋地,主要街道都有他的大幅廣告。只要交錢,什麼人都可以入會,會員發展迅速。

  宋密秋在吉隆坡包下了一條商業街,招牌全部換成帶有“雲數貿”和他頭像的標誌。所有新加入的會員和同行的人可以在這條街上免費吃飯、唱歌、理髮、喝咖啡。他要給不明真相的會員們創造一種“吃喝玩樂干市場,稀裏糊涂數鈔票”的錯覺。

  當地的黑社會成員也成了“雲家人”,夢想跟着他發財。最多的時候,他手下的黑社會成員有200多人。

  宋密秋说,他將張健的形象設定為商業怪才,瘋狂且偏執。

  他走在街上,逢人便問:我是誰?如果別人答“張健”,他就搖搖頭,給他50馬幣(約80元人民幣)。接着再問,我是誰?

  直到對方能完整回答出“你是雲數貿聯盟網雲計算門戶網站研發人、創始人、五行系統發明人兼掌門人、未來世界首富張健、張老大”這一大串標準答案,宋密秋就笑着说答對了,然后發給他100馬幣。

  遇到漢語水平差一點的,他就讓他們喊“雲數貿項目好,老闆虧虧虧”。只要喊對了,就給100馬幣。

  這種瘋狂的行為十分見效,通過這種方法,很多人真的記住他了。

  “我這個不是像傳銷,就是傳銷。你有膽量做就交錢,沒膽量就滾蛋。干了傳銷不會被槍斃。馬無夜草不肥,你看着辦。”每當有會員産生疑慮,宋密秋就用這套話術回過去。

  有些會員雖然心裏嘀咕,但在重金誘惑下,還是加入了雲數貿。

  在“雲家人”圈子中,“張健”是“世界首富”,任何人不允許挑戰他的地位。“誰敢挑戰我必須把他幹掉。”宋密秋曾向警方供述。

  但他鼓勵會員們以“當地首富”自居。他的手下“司令”稱自己是亞洲首富,還把這個頭銜印在名片上,宋密秋對此大加讚賞。“我就喜歡這些厚臉皮的會員,臉皮薄的干不了這行。”

  2014年,《中國成功人士雜誌》對“張健”的“傳奇經歷”進行了專題報導,幾篇文章在“雲家人”圈子裏廣為流傳。

  被警方拘捕后,宋密秋自己承認,這組報導是由他花錢發布的,花了10萬元,其目的還是為了宣傳造勢,方便繼續搞傳銷騙錢。“都是假的。”

  “傳銷就是騙人”

  五行幣會員越來越多,宋密秋也賺得盆滿鉢滿。

  他深諳錢的好處。按照泰國監獄規定,只有親屬才能夠探視。據警方初步調查,宋密秋在泰國監獄服刑期間,通過四處打點,收買了當時的監獄長“成南”,為他大開綠燈。

  因為前期的講課宣傳、大筆撒錢,宋密秋在雲數貿建立了很高的威望,所有的會員都是他的忠實粉絲。每天都有會員到泰國監獄“朝拜”他。在“雲家人”眼中,能見老大一面是莫大的榮耀。

  手下賴雲(化名)每次來見他,都要去給成南送紅包。有一次送了一張價值17萬元人民幣的信用卡。宋密秋要求,凡是來泰國探望他的人,都要給成南送1000元。

  很快,成南也被“洗腦”,開始崇拜宋密秋,甚至把他的頭像文在身上。

  識破了宋密秋騙局的會員说,他是個高智商、狂妄、偏執、善於僞裝的人。連專案組民警都说:“這個人非常非常善於洗腦。我們作為多年的老偵查員都感覺到,審訊他是一個艱難較量、比拼的過程。”

  宋密秋還安排人把印有“雲數貿”和他本人頭像的杯子、毛巾、拖鞋等生活用品捐贈給監獄。

  直到被警方抓捕回國,宋密秋才回到現實,認罪服法。

  一名辦案民警談及宋密秋回國前后對比頗為感慨:“他在國外張狂慣了,即使面對前去緝捕他的公安民警,也表現得很不屑。但回國后立刻變了一個人,逢人便鞠躬。”

  面對記者,宋密秋自己也坦然承認,“雲數貿、五行幣都是傳銷,傳銷就是騙人,目的就是為了騙錢。我實際上只是一個大忽悠,這些年做傳銷害己又害人,最終也要受到法律制裁,希望雲數貿、五行幣的會員們也不要再做任何傳銷了。”

  目前,該案由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負責主辦。郴州市公安局局長張軍表示,無論是“五行幣”還是“雲數貿”、“雲訊通”、“五化聯盟”,其實換湯不換藥,其實質還是龐氏騙局“填坑”的把戲。郴州公安機關將進一步加大偵辦力度,徹底鏟除這一盤踞國內外多年的經濟毒瘤。

  公安部經偵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將會同有關部門對網絡上的“五行幣”等有害信息進行清理,絶不姑息“五行幣”等傳銷違法犯罪活動。

  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