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減肥中的行為經濟學:第1與第100天的心理成本大不同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24日 16:32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減肥中的行為經濟學

  中國證券報

  □興全基金 陸申暘

  最近有個说法:脫髮、鼻炎、口腔潰瘍,是我國當代青年的三大不治之症。其實在我看來,還應該加上肥胖。因為隨着年齡的增長,絶大部分人最明顯的改變就是體重增加和肚腩變大。尤其是隨着工作和生活壓力的增加,體重數字就如同2007年股災前的上證綜指,蹭蹭往上爬。

  上周公佈的最新諾貝爾獎頒給行為經濟學奠基人理查德·塞勒教授,再一次將這門交叉了經濟學和社會心理學的“另類”學科重新帶回大衆焦點。與以亞當·斯密為代表的傳統西方經濟學派不同,行為經濟學家假設不同的人由於環境、認知等的不同,本身就是非理性的,也因此會理性地做出“錯誤的行為”。

  當然,作為最普遍的“錯誤行為”之一——肥胖以及減肥困難也早已被衆多該領域的經濟學家所解釋。大多數人的“尚未不成功”的減肥路程其實相差不大,即往往會經歷這樣幾個階段並循環往複:身已胖心未胖→心知胖而力不足→心知胖而好好減肥→心知胖但又怎樣。

  一個正在發福路上的人通常處在第一和第二種狀態,前者或因為生活無規律、飲食不健康等行為導致肥胖而自己並未意識到,后者或因缺乏減肥經驗或常識而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常理上我們總會被打上“不理性、不健康”的標籤,但行為經濟學家就以機會成本、邊際效應的角度解釋“理性肥胖”這一問題。

  Peter A. Ubel就在他的《直覺》一書中解釋说,由於隨着烹飪方式、食品加工技術的改善以及人們飲食、消費、生活習慣的改變,現代人獲取食物所花費的時間和勞動逐漸減少,因此吃的成本逐漸下降。“人都是不完美的,但是消費行為卻接近完美,因此我們從科學角度假設消費者做出了理性選擇。”Ubel從市場力量的角度解釋了美國近幾年肥胖率逐漸上升的原因。

  心知胖而力不足——同樣對於有意識減肥的人來说,減肥也是有時間成本的,尤其是由於現代人休閒生活方式日益豐富,減肥放棄的娛樂休閒所帶來的愉悅和享受遠超50年前黑燈瞎火的夜生活。經濟學家稱之為機會成本,減肥的機會成本日益上升也是肥胖流行的一大原因之一。因此,不減肥的胖子也只是潛意識中做了一個屬於我們的理性決策。

  或因減肥后發現效果停滯,或因自製力不足而止步不前,這個狀態往往是多數減肥者的必經之路。多數人認為這個階段體重下降停止是因減肥方式上需要有所突破。但從醫學角度解釋,剛剛開始減肥時候非常明顯的變化並不是因為手段上多高超,只是因為減去了體內的水分而非肥肉,之后才進入一個比較穩定且慢速下降的過程。

  但是從行為經濟學角度,這或許是邊際效用遞減作祟。常理上,我們會假設一天鍛煉換一塊肉。經濟學家認為,第1天的努力和第100天的努力對於減肥者來说心理成本是不同的,第100天的努力因為要付出更多的堅持,承受更多的誘惑,成本會更高;當然減去最后一塊肥肉時或許並沒有第一塊時那麼爽。所以當某一天,減肥者發現自己付出更高成本的努力卻減去低收益的肉時,這筆“投資”或許就沒開始這麼實惠。

  在政府職能方面,與傳統經濟學派呼籲自由市場的觀點稍有不同,行為經濟學家更支持溫和的市場調節制度。他們認為,極端管制或完全自由的市場或許會更引導非理性人做出自我傷害的決策,正確的方式不僅需要開放自由的外部市場環境,更需要溫和的引導修正其錯誤的認知及産生的行為。就如同健康成熟的投資市場環境一方面在於其自由開放程度,另一方面也更需專業投資機構的引導教育及政府合理有度的調節機制共同把控。

  其實對於減肥者們,可以利用另一種偏差以強行修正效用偏好曲線,當然最佳辦法就是獎勵——例如達到某一個小目標給予現金獎勵以增加努力減肥所獲得的收益。但切記一定要加上持續性條款規避惡意減肥后的體重反彈,也不要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23445.3691
+171.4100
NASDAQ6598.4297
+11.6036
S&P 5002568.3401
+3.36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