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山西前首富李兆會的14年:從身家百億到債務纏身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2月17日 16:01   新京報

李兆會,1981年生於山西聞喜;2003年1月,接手海鑫鋼鐵集團,擔任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圖/視覺中國李兆會,1981年生於山西聞喜;2003年1月,接手海鑫鋼鐵集團,擔任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圖/視覺中國
 

  位於北京四元橋西的比如歡樂兒童世界,曾是李兆會旗下的産業,現在已轉讓。本版攝影(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彭彬

  李兆會老家位於山西聞喜縣東鎮鎮,鄰居稱已許久未見其出現。

  14年,對於一個36歲的年輕人意味着什麼?

  山西海鑫集團董事長李兆會的感受應該是五味雜陳的。自2003年父親被槍殺后其倉促接班以來,盡管李兆會始終低調,但從山西最年輕首富到海鑫破産這過山車般的經歷,以及“資本玩家”、“娶女明星”等種種吸睛標籤之下,他還是不可避免地成為外界圍觀的對象。

  近日,上海高級法院一紙公告,再次將李兆會推至公衆視野和風口浪尖,因涉及2.16億元的擔保糾紛,他被限制出境。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李兆會所欠債務接近十億,名下的主要房産已被法院拍賣,運城、上海以及寧波多地法院確認,李兆會名下無可執行財産。

  對於海鑫鋼鐵由盛轉衰的原因,李兆會至今未公開表露一二。一些聲音指其為“敗家子”,指責他玩資本荒廢“祖業”又不肯放權,也有人分析他“精明”,稱其本意是為趕在行業大跳水前撤退。

  在新京報記者的採訪中,多位受訪的身邊人用“樸實”“溫和”來形容生活中的李兆會,前妻曾稱他是一個“小孩”,輿論試圖拼湊出一張“海鑫少帥”的完整肖像,但似乎仍然難以完整。

  【接班】

  “樸實”的二代與不情願的接班

  父親被槍殺了。

  遠在澳洲讀書的李兆會被急召回國,接掌山西最大鋼鐵集團海鑫鋼鐵。那年,李兆會22歲。

  山西聞喜縣東鎮鎮的山西建龍鋼廠旁邊,有個廢棄辦公樓,對面是李兆會的老家。

  據跟隨李兆會爺爺李春元20多年的李海(化名)介紹,1981年,李兆會出生,從出生到初中階段,李兆會都在東鎮鎮生活。多位鄰居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記憶中的李兆會看起來吃穿用度都很普通,和同齡人差別不大。

  周圍人稱,李兆會的父親李海倉並非奢華之人。上世紀50年代生人的李海倉,白手起家創辦了鋼鐵帝國——海鑫鋼鐵。

  1987年初,李海倉集資40萬元在山西運城聞喜縣建起了洗煤焦化廠。此后陸續創立了海鑫鋼鐵有限公司、海鑫投資有限公司、海鑫軋鋼有限公司、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海鑫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海鑫鑫公水泥有限公司,並在1992年成立了山西海鑫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總資産達30億元。

  隨着父親創業成功,李兆會的生活條件逐漸好轉。初中畢業后,李兆會和妹妹李兆霞被父親送往澳洲留學,李兆會先讀預科,隨后進入墨爾本大學主攻企業管理學。

  “不像現在的一些富二代豪車、豪宅什麼的,完全不像是一個富家子弟。”墨爾本大學留學的趙勇(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由於同是山西人,其在墨爾本大學時曾與李兆會有過幾次接觸,印象中的李兆會非常樸實。

  “我和李兆會的父親李海倉有交往,平常李兆會見到我都很客氣,喊我‘四叔’。”美錦能源集團副總裁姚四俊回憶。多位曾與李兆會有過接觸的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李兆會是一個看起來很溫和的人。

  “溫和”的李兆會,遭遇了並不溫和的變故。

  2003年1月22日,李海倉在公司遭槍殺,兇手在現場自殺,此時距李海倉當選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還未滿三月。就在前一年,公司年銷售收入3.10億美元,李海倉本人位列《福布斯》2002年中國大陸100富豪第27位。

  突遭家變,家族企業無人接掌。

  李兆會被家人緊急召喚回國,但他並非當時最被看好的接班人選。無論是李兆會的五叔李天虎,還是六叔李文傑,都已經在海鑫鋼鐵從事管理崗多年。

  最終,在爺爺李春元的力挺下,22歲的李兆會成為海鑫鋼鐵新掌門人,外界頗為驚愕。

  老家長李春元認定“企業是老三(李海倉)的。請律師來安排繼承”,李春元曾说,“他父親搞企業33歲,他是22歲,差10歲。我看以后比海倉低不了多少,海倉是高中生,他高中就在國外上。他願意,他聽爺爺的話。”

  “公司是我父親的,不能讓它敗在我手裏。”接班時,李兆會曾這樣表態。

  不過,曾在海鑫鋼鐵工作13年的前高管朱文(化名)向記者表示,李兆會私下裏認為父親留下的海鑫鋼鐵是負擔,但最終還是選擇了接班。

  【巔峰】

  29歲身家百億,迎娶影視明星

  接班14年以來,李兆會極少出現在公衆視野。在其流傳於網絡的幾張工作照中,他常單手托腮,眉頭緊鎖。與當年在澳洲留學時不同,接班海鑫之后的李兆會剪掉了朋克風的齊肩長髮,留起了更符合商人形象的板寸。

  “李兆會在接手海鑫鋼鐵時,也是想有一番作為的。”

  朱文告訴新京報記者,李兆會接手后,李氏家族為其打造了一個管理班子,李兆會努力學習鋼鐵管理知識。

  李兆會接手初期,海鑫鋼鐵呈現了較好的發展勢頭。

  2003年下半年,李兆會投資一億元建起了高爐煤氣發電廠,完成了對高爐和轉爐的改造工程。2003年,海鑫鋼鐵集團的資産總值達到50多億元,上繳利稅超10億元。2004年,海鑫鋼鐵總産值達到70億元。同年,海鑫被評為納稅全國民企第一。李兆會在2004年度《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中位列第19,超過了父親在世時的27位。

  從民生銀行項目開始,李兆會開啟了不同於父親佈局實業的經管之路。

  2008年,李兆會通過旗下海鑫實業以6.1億元的代價,受讓當時的民生銀行第十大股東-中國有色金屬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億股民生銀行股權。據朱文介紹,在李海倉生前,就已經對民生銀行進行了佈局,李兆會接手后,繼續對該項目進行推進。

  李兆會所持民生銀行股份解禁期為2006年10月26日。此后,李兆會進行了快速拋售,通過投資民生銀行,李兆會保守獲得收益26.59億元。

  此后,李兆會以海鑫鋼鐵和海博鑫惠為平台,在A股中投資了興業證券、山西證券、光大銀行、新能泰山、萬向德農、益民集團、中化國際、太鋼不銹、日照港等,此外,李兆會還投資了銀華基金,民生人壽,上述總計收益超過40億元。

  李兆會的金融投資之路不止於此。

  其在2005年發起成立了北京惠宇投資和和嘉投資,不僅進行投資,還做了房地産、兒童樂園等諸多項目。北京四元橋西的比如商場是李兆會最大的一筆投資,該商場集購物中心、大型商超以及比如兒童歡樂世界為一體,李兆會本人在比如商場周圍花費數千萬購置豪宅,也在北京朝陽、順義等區域購置了多套房産。

  依靠投資收益,2008年李兆會以125億元身家成為山西首富,2010年憑藉100億元身家再次登上胡潤富豪榜,時年29歲。

  在事業成功的同時,李兆會也收穫了愛情。2010年1月25日,李兆會迎娶影視明星車曉。

  “當時,婚禮足足擺了500桌,整個東鎮鎮比過春節還熱鬧,海鑫鋼鐵近1萬名員工,不需要隨份子,而且每個人都發了500塊錢。”在東鎮鎮,許多人都對那場婚禮記憶猶新。

  據朱文介紹,車曉嫁給公司董事長,讓海鑫鋼鐵員工非常驕傲,聞喜電視台也曾多次播放有車曉參演的電視劇。

  與他給外界“少年老成”的印象不同,車曉曾在受訪中這樣描述李兆會,“在我看來,生活中他就是一個小孩,他也很需要別人關心關愛,他那樣一個境遇的人,比較少人跟他说一些掏心的關心話。他可能愛的也是這一點,畢竟這個東西很寶貴。”

  【破産】

  背負數百億債,緊張到“全身濕透”

  輝煌並未持續太久。

  在迎來身家巔峰后2年,李兆會與車曉結束了1年零3個月的婚姻;又過了兩年,海鑫鋼鐵迎來破産。

  2014年春節后,海鑫鋼鐵的危機全面爆發。資金鏈斷裂、債務危機、拖欠工人工資、煉鐵爐陸續停産……2014年3月19日,海鑫鋼鐵全面停産。

  海鑫的破産並非沒有先兆。

  多位海鑫鋼鐵員工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自2007年之后,李兆會心思主要在資本運作上,長期待在北京。對鋼廠事務介入逐漸減少,主要在北京進行資本運作。

  長期以來,海鑫鋼鐵的管理主要依靠親屬。2004年,李天虎分得海鑫水泥廠后離開,李兆會六叔李文傑擔任海鑫集團總裁,2009年后淡出海鑫集團,2013年,李文傑離開聞喜縣去陝西漢中做礦産和房地産生意,李兆會的妹妹李兆霞曾在公司主管財務,此后也離開。公司管理層出現無人負責狀態。

  多位債權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五叔李天虎的水泥廠生意非常不錯,還與上市公司冀東水泥一起合作。在海鑫集團破産前夕,李兆會爺爺李春元希望李家幾個兄弟能夠各自出錢,把海鑫鋼鐵救活,但李天虎和李文傑等,均不願意出手。

  “不能因為公司破産了,就認為李兆會是敗家子。”朱文向新京報記者表示。

  離婚后,車曉受訪時曾談到,與李兩人算是朋友。“我會問他情況怎麼樣,他说很辛苦正在處理,我也做不了什麼,就給他一些安慰吧。”

  2014年11月12日,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李兆會旗下的海鑫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國際焦化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國際綫材有限公司和山西海鑫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等五公司重整案。

  與停産接踵而至的是債務。

  停産后,海鑫高管曾對外宣稱,位於山西省運城市聞喜縣的海鑫集團現有負債及對外擔保數字約為104.59億元,而整個海鑫集團賬面資産為100.68億元,負債率超過100%。

  據新京報記者獲取的運城中院裁定書顯示,海鑫實際負債超過高管宣稱數據。據運城市中院查明,截至2015年5月25日,總計954家債權人申報債權總額為234.09億元,確認債權143億元,不予確認的債權23.9億元,待確認債權66.7億元,待確認債權包括稅收債權、擔保債權和普通債權。

  數百億的債務在身,作為海鑫鋼鐵的掌門人,李兆會不得不面對債權人。

  2015年5月28日,在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集下,海鑫鋼鐵等五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在可容納二千余人的海鑫集團湖鑫島室內體育館召開。參會債權人共752家,計920人。

  “當時李兆會穿着一件襯衣,看起來非常緊張,全身都濕透了,衣服上都是汗漬。”姚四俊回憶。多位債權人也向記者證實了李兆會汗透襯衣這一細節。

  “許多人都把全部的身家性命壓在了海鑫,現錢收不回來了,恨不得和李兆會玩命,李兆會難免很緊張。”海鑫鋼鐵債權人李達(化名)曾在網上發帖,希望有人能夠為債權人主持公道。

  據李達回憶,當時在債權人會議召開現場,李兆會向債權人鞠了兩躬,稱自己還年輕,欠的債務肯定會償還。

  不過,債權人並未獲得滿意的結果。

  2015年9月10日,海鑫集團重整方案通過。

  方案顯示,在重整狀態下,海鑫集團全部有財産擔保債權均可就特定財産評估價值獲得全部清償,職工債權、稅款債權可獲得全額清償,普通債權中金額在15萬元以下可獲得全額清查,剩餘未清償部分按照4.01%的清償比例獲得清償,普通債權綜合清償率為4.83%。

  “真的是讓許多人血本無歸。”李達稱,自己屬於比較幸運的一批,在發現海鑫鋼鐵運營能力存在問題時,就進行了起訴,在海鑫破産時,已經進入了強制執行階段。但即使這樣,總計600萬的債務,也還剩下近300萬未追回。

  【躲債】

  未有可供執行財産,“未見其再露面”

  在海鑫鋼鐵破産后,李兆會本人依然面臨巨額債務。

  光大銀行是其中之一。

  2015年12月18日,光大銀行寧波分行以其系寧波甬波公司的合法債權人,甬波惠海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對甬波惠海公司進行破産清算。目前,法院已經受理光大銀行寧波分行的破産清算申請。該案件中,瑞波能源公司向光大銀行寧波分行借款1.2億元,甬波惠海公司、李兆會和張承為瑞波能源公司提供擔保。

  據浙甬商初字第46號民事調解書確認。調解協議約定中,除瑞波能源公司向光大銀行寧波分行償還貸款本金1.19億元,並支付至2015年10月14日的利息、罸息、複利共計1311.77萬元,律師費300000元。上述款項於2015年11月16日之前付清;李兆會、張承、甬波惠海公司對瑞波能源公司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其他公司也未放棄向李兆會索賠。

  韓國東亞銀行在2014年初與李兆會的海鑫鋼鐵簽署貸款合同,向海鑫方面發放貸款1億元。李兆會對上述借款承擔連帶擔保責任。2015年三季度,李兆會及海鑫鋼鐵被判償1億元借款及相應罸息。

  不過,無論是光大銀行還是東亞銀行,李兆會均未履行責任及償款。

  2017年9月4日,法院裁定將李兆會名下位於比如世界附近的尚家樓兩處房産,作價6753萬元,劃撥東亞銀行。

  李兆會旗下因借款糾紛而遭變故的房産,不止於此。

  海博鑫惠曾向中國銀行浦東支行借款9956.72萬元,李兆會提供擔保。法院對李兆會名下坐落於北京市順義區后沙峪鎮榆陽路4號優山美地A區3-3房地産予以強制變現,拍賣得款人民幣1.02億元。

  此外,因與洛陽銀行靈武分行金融借款糾紛,今年9月30日,三門峽法院判決凍結、劃撥山西銀光華盛鎂業股份有限公司、任龍太、李兆會銀行存款1.8億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價值的財産。按照李兆會承擔1/3計算,需要承擔6000萬元。

  新京報記者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統計發現,李兆會總計涉及的訴訟超120起。記者結合裁判文書網及其他資料統計,目前李兆會本人面臨的債務糾紛金額近10億元。

  “海鑫破産后,我們債權人想再找李兆會,但未再見到李兆會露面。”債務糾紛之下,許多中小債權人曾試圖尋找李兆會。李達表示,以前債權人有個1000人左右的維權群,由於要債無望,現在僅剩下百人。

  美錦能源集團也曾試圖找過李兆會。“只知道李兆會在北京,但具體在哪裏並不知道,他欠了那麼多錢,怎麼可能會露面。”美錦能源集團副總裁姚四俊表示。

  近日,新京報記者前往太原、聞喜等地進行探訪,發現李兆會旗下的山西擔保等五家主要公司都已經處於注銷、停止運轉狀態。至於李兆會在北京的多處房産,記者發現均已被法院查封、拍賣。運城、上海、寧波等多地法院判決書中均稱,未發現李兆會名下還有可供執行財産。

  【待解】

  被限制出境與消失的祭掃身影

  “當時我們送貨到海鑫鋼鐵,走賬卻從李兆會妹妹的公司。”據李達回憶,雖然法院裁定了海鑫鋼鐵破産,但許多債權人並不甘心,債權人認為,李兆會轉移了資産。

  工商資料顯示,李兆會旗下的惠宇投資在2014年3月20日進行了投資人變更,投資人變為和嘉投資,李兆會也退出了管理崗。此前,和嘉投資也進行相關變更,李兆會退出了持股,其妹李兆霞對和嘉投資持股比例升至99%、江暉持股1%。

  在海鑫鋼鐵破産前,李兆霞旗下的海博鑫惠悄然壯大。在海鑫鋼鐵2010年的一次改革中,海鑫實業的原料採購與成品銷售業務被轉入海博鑫惠旗下。此后,海博鑫惠注冊資本增加至9.8億元。

  海博鑫惠曾和史玉柱一同參與遼寧成大定向增發。據遼寧成大相關公告,海博鑫惠2012年末總資産已經達94.93億元,年度現金流凈增加額達到12.6億元。

  同時,與李兆霞關係密切的寧波甬波公司也快速壯大起來,該公司在2010年成立當年即成為海鑫集團的總代理。工商檔案顯示,2010年寧波甬波公司資産總計11.04億元,2011年為45.57億元,2012年為57.94億元。

  2017年12月,不知身在何處的李兆會遭遇了“限制出境”。

  李兆會此次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主要涉及與美錦能源集團追償權糾紛一案,涉案金額總計2.16億元,該案源於海鑫鋼鐵破産前的債務擔保。

  由於李兆會並未履行償還義務,對此,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限制李兆會出境,並請執行聯動機製成員單位、基層協助執行網絡成員和社會公衆協助法院執行。

  “除了李兆會本人,其妹妹李兆霞作為海博鑫惠高管,也被一起限制出境,此外,法院還把李兆會列為失信人。”美錦能源集團代理律師表示,當時海博鑫惠的擔保人總計4個主體,李兆會需要承擔四分之一,即5000多萬元。

  “我們也曾問過李兆會,你從股市上賺了那麼多錢,都到哪裏去了,李兆會稱比如樂園項目虧了十多億。”姚四俊回憶稱。

  李兆會口中的“比如樂園”為比如兒童歡樂世界。工商資料顯示,北京比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比如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由李兆霞旗下和嘉投資投資,二者在北京四元橋西建立了比如兒童歡樂世界,多家兒童教育機構入駐。多位商戶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生意還不錯。

  “目前,李兆霞總已經將全部的比如股權,轉讓給了我們江暉總,現在和比如已經沒關係了,只是工商資料還未變更。”比如公司工作人員表示,李兆霞已經離開公司,具體去向未知。

  跟了李兆會爺爺二十多年的李海向新京報記者確認,近年來,李兆會回家極少,每次回來,匆匆看完爺爺就離開。多位當地人稱,李海倉墓位於現在的建龍工廠內,以前每年清明,李兆會和李兆霞均會祭掃李海倉墓。

  “這些年清明,基本上看不到他們祭掃的身影了。”當地人稱。

  一邊是“焦急”的債權人,一邊是“消失”的李兆會。或許,正如14年前接掌海鑫時李兆會所说,“現在財富對我來说是種壓力”,這個壓力確實“太大了”。

  □新京報記者 彭彬 江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761.4199
+42.2000
NASDAQ6984.1790
+80.7903
S&P 5002689.8201
+16.21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