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揭錢寶網騙局:600萬本金7年滾到1.4億 虛構商業帝國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08日 02:15   中國經濟周刊

  原標題:起底錢寶網七年大騙局

  作者:劉照普 宋傑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傑 | 攝《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傑 | 攝

  2017年12月31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來到錢寶網最后的辦公地址上海市楊浦區周家嘴路1220弄1號樓3層308室,發現這裏已搬空。

  2017年12月26日,錢寶網官方微信發布了張小雷送新春祝福的視頻。視頻中的張小雷一手紅燈籠,一手話筒向“寶粉”(錢寶網投資者)喊話:“踏遍青山人未老,這邊風景獨好。”

  誰料第二天,即2017年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發布消息稱,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因涉嫌違法犯罪,於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目前,張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區分局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南京警方介紹,據張小雷本人供述並經初步調查,張小雷等犯罪嫌疑人以錢寶網為平台,以完成廣告任務獲取高額收益為誘餌,收取用戶保證金,採用吸收新用戶資金、用於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向社會不特定公衆吸收巨額資金,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活動。

  面對警方的公告,不少“寶粉”或不願相信,或不知所措。一些人聚集在南京市公安局門口,希望能討回本金;一些人則成立了維權群,商討對策;還有一些人甚至希望能“保”張小雷出來,“共渡難關”。

  知情人士評價稱,錢寶網張小雷是“寶粉”眼裏的一個“神”、政府眼裏的一顆“雷”,他的投案自首是對錢寶網非法集資案風險化解和釋放的其中一個步驟,這在中央強調管控金融風險的情況下很有必要也很及時。

  錢寶網是如何運營的?為什麼會彙集這麼多的忠實粉絲和用戶?收益和風險到底有多大?

  驚人的收益:600萬本金7年滾到1.4億元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案發前,張小雷已將南京公司的大部分業務轉移到了上海,錢寶網最后的辦公地址即位於上海市楊浦區周家嘴路1220弄1號樓3層308室,一處商住兩用建築內。2017年12月31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探訪發現,該處辦公場所已被搬空。

  錢寶網曾經的辦公地址上海市閔行區紫竹高新區的上海網絡視聽産業基地2幢也早已無錢寶網痕跡,此前該地址曾被張小雷注冊為10家公司的辦公地址。值班保安確認錢寶網曾在該地辦公,不過早已搬離。此外,其在南京西路恆隆廣場的“錢旺上海藝術空間”也闲置許久。

  早在2017年8月,就傳出過錢寶網上海總部人去樓空的消息,不過張小雷的“現身说法”,平息了“寶粉”們的擔憂,也增加了“寶粉”對張小雷的信任。此次南京公安發布消息后,不少“寶粉”至今都無法相信他們的“光頭大哥”張小雷是自首的。

  2017年12月31日凌晨,《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錢寶網官方維權群”內旁聽了維權者的QQ電話。徹夜不眠的“維權者”對自己能否拿回本金非常擔憂,其中絶大部分人表示不打算報案,“看一看再说”。

  不過,在南京市公安局門口,還是聚集了一些“寶粉”,除了維權和報案的,還有一些“寶粉”要求公安局“趕快放人”。更多的“寶粉”,則顯得不知所措,相互討論着如何保住自己的資金。

  一位“寶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做錢寶比較晚,但他認識的一個“大戶”,是2010年開始最早做錢寶的15個人之一,本金一共投放了600萬元,7年后滾到了1.4億元。“他留着7000多萬元繼續放在錢寶裏,每天在錢寶網上簽個到就可以拿8.8萬元。還有6000多萬元他買了房買了車。這些早期投錢寶的人都賺大錢了。”

  另一位投資者陳鑫對上述说法予以證實。他認識的一位朋友,以190萬元本金在錢寶網7年間增值為 9900萬元,賺了52倍。

  但投資者並非一直有這種好運氣。陳鑫说,他自己在錢寶網投資130多萬元,事發前已累積到370多萬元,“2014年30萬元買的錢寶網股權兌付了180多萬元,漲了6倍。”眼見賺錢容易,陳鑫又從銀行貸款60多萬元投入錢寶,加上此前投資南京藍莓(已跑路,法院審判結果已出)等“P2P公司”,到目前為止一分錢也沒有拿回來,眼下要賣房子還貸款了。

  錢寶網的騙術

  被“薅羊毛”反而打出名氣

  工商資料顯示,錢寶網原先屬於江蘇錢旺智能系統有限公司,成立於2010年,注冊資本為5000萬元人民幣,張小雷為法定代表人。2016年,錢寶網被變更至成都錢坤智能系統有限公司名下。

  錢旺曾對外宣傳稱,錢旺1.0在2010年10月份正式上線,其互聯網産品有錢寶網、悟空瀏覽器等。但《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發現,錢旺其旗下的域名,如www.qianwang365.com等,注冊時間都在2014年。

  據知情人士介紹,錢寶網剛成立時即開展過投資100萬元、年回報率100%的項目。“當時在南京地區大部分人不相信,少部分投資了的人甚至每天去錢寶網上班,就是為了防止公司跑路。”

  2008年南京進入舊城改造高峰期,很多人獲得大批補償款,但同期的股市低迷,銀行利息也較低,南京因此湧現了一批資金池,不少人開辦理財公司。

  10年前正值民間融資亟待規範的時期,資金盤很多但倒得也很快,在大浪淘沙中活下來的資金盤越來越受信賴,資金也越來越集中,錢旺也在那時開始興起。

  為了防止擠兌,張小雷通過注冊送現金的形式聚合人氣,快速組成了另一個資金池,形成了線上與綫下兩個資金池。由於此時錢寶的運作尚不成熟,被不少投機客利用規則上的漏洞“薅羊毛”,但錢寶也憑此“一炮而紅”。在發現錢寶被刷走大量資金后還“屹立不倒”,一些人抱着試探心理開始嘗試投入,錢寶的資金池蓄水逐漸形成規模,線上與綫下的兩個資金池得以相互調用。

  繳納押金看廣告玩游戲做任務,年化收益超50%

  據錢寶網的宣傳資料介紹,當用戶注冊成為錢寶網會員並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后,便成了“寶粉”,能夠到“任務大廳”中領取諸如觀看廣告、填寫問卷、試玩游戲等任務,完成任務后可以獲得一定收益。按照錢寶網資料內相關案例,如果用戶能夠繳納10萬元保證金,並保證每日完成一定量的“看廣告”任務,每月可獲最低4000元、最高過萬元的收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調查獲悉,錢寶網的收益組成包括任務收益、簽到收益、推廣收益等。其中,任務收益和推廣收益占了整體收益的大頭(占30%?40%),而獲取任務收益的前提則需要繳納100元至50萬元不等的保證金,如果要即時提現還要收取一定的佣金費用。

  以錢寶網的一個任務産品玄融社為例,該産品鷹眼監測&樓宇“智能眼”的任務需要繳納33.15萬元保證金,周期為75天,完成觀看《雷聲》上中下三集后,可以獲得特定收益3.54萬元,換算成年化收益率為52.08%;未完成觀看也可獲得收益2.94萬元,換算成年化收益率為43.24%。

  錢寶網裏的流通貨幣並非電子化人民幣,而是一種名為“錢寶幣”的虛擬貨幣,與人民幣的兌換比例是100:1。2016年錢寶網推出的新年任務,即需提前繳納保證金5200萬錢寶幣作為押金,折合人民幣52萬元,完成任務能得到107.7萬錢寶幣,折合人民幣1.07萬元。

  有業內人士認為,錢寶網所謂“看廣告”“玩游戲”等收益,基本上都在月息2分(年化收益36%)左右,加上每日簽到萬分之五的收益,錢寶網給用戶的綜合收益高達每月3分5厘(年化收益42%),算上複利超過50%,形同高利貸。

  高額收益誘惑下,大量逐利者將真金白銀投入該網站。錢寶網此前稱,截至2017年9月,注冊用戶數超過2億,平台流水超過500億元。

  此后,錢寶網不斷演化,從以前的單純繳納押金看廣告做任務獲得高收益的平台,逐漸轉變成為以微商、股權投資為主的高額回報承諾的“P2P+微商”平台。除前述玩法,還有一系列微商平台功能,通過“寶粉”購買商品和開微店進行套利,還有股權投資、項目投資等內容。

  2015年,錢寶網升級后植入社交、購物、分享等功能,宣稱轉型做微商平台。在業內人士看來,錢寶網這麼做一是為了洗白,二是帶來一些現金流維持平台運轉(店家入駐錢寶網要繳2萬元的抵押金),三是為了建立分銷體系。

  非法發行證券

  與微商業務相比,錢寶網最重要的業務是分銷起投額為100萬元的“QBII”項目。錢寶網公佈的合同范本顯示,這個看似是分銷産品的“QBII”,實際上是錢寶網與投資人簽訂的一份股權投資協議,可以通過標的公司獲得分紅收益,收益率最高達300%。

  錢寶網官方微信2017年8月18日發布的消息稱,截至2017年8月,錢寶網旗下有關藝術品投資的錢寶合格投資人的意向書共收到3.5萬份。張小雷當時稱,公司所做的“QBII”,就是用公司來承載某一位藝術家的一件作品,然后由不超過50位的股東共同分享這件藝術品的保值增值。

  不過,業內人士指出,簽約“QBII”項目后,投資者的身份將轉變為股東,即從“出資人”轉變為“權益人”。“通過投資入股錢寶旗下的空殻公司,將多年高額回報導致用戶復投所産生的數百億元的提現壓力化解,同時還能牢牢綁定用戶為平台繼續拉新和續投。因為用戶買的是股權,公司沒有義務歸還投資款,用戶只可以賣給下家。”

  此外,“股權融資”也成為張小雷的選擇。2015年初,張小雷通過股權受讓方式收購總部位於濟南的新三板公司泡寶網。

  泡寶網此前發布的一則公告稱,在錢寶網“寶購”頻道中,曾經發布“錢寶應用市場和游戲發行業務新三板股權申購確權項目”,向投資者以21394.09元/份發行7741份“錢寶份額”,募集資金1.65億元。按照項目介紹,“錢寶份額”於2016年4月折換為泡寶網股票。

  按照錢寶網公告該次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400萬計算,泡寶網在錢寶網上募集資金的價格為41元/股,遠高於其發行價2.1元/股。

  據知情人士介紹,由於股權融資項目存在諸多問題,最終該項目存在承諾融資可用於購買掛牌企業股份的行為,違反了《非上市公衆公司監督管理辦法》規定,並涉嫌構成非法發行證券,被山東省證監局叫停,出售的份額由泡寶網以27630元/份贖回。

  虛構商業帝國

  知情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很多“寶粉”一家的吃穿用度全是通過錢寶賺來的,這種“賺錢效應”聚集衆多的投資者。通過這樣的方式,向錢寶網上彙集的保證金越積越多、越滾越大,形成了一個資金池。

  在“寶粉”陳鑫看來,錢寶網強大之處在於,它能讓絶大部分人賺了錢不走,相信並忠實信守這個平台,甚至將利潤和增量資金再行投入,以期獲得更大的回報。

  陳鑫说,錢寶網能堅持這麼多年,關鍵在於有很多固定理財項目。“2014年11月設置的一個項目就較為典型,投資20萬元3年后可得144萬元。這種大手筆投入的資金3年后才兌現,使得很多保證金被凍結,推遲了兌現的時間,也推遲了風險爆發的時間。”

  陳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2017年8月錢寶網上海總部人去樓空的消息傳出后曾引發許多“寶粉”恐慌,導致一些大資金出逃,加之此前20萬元變144萬元的3年期項目到期和春節來臨前提現高峰到來,2017年11月和12月份,已經出現提現遲疑情況,雖然引起一些大額用戶的警覺,但大多數人並未離場。

  業內人士稱,張小雷設立或收購了大量或真或假的關聯公司,設計出了一個龐大的實業網絡假象,並緊踩政策輿論熱點,營造出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幻像,對投資人進行洗腦。

  南京曉莊學院紅山學院副院長王曉慶認為,非法集資最大的風險就是兌付風險。覆蓋這種風險有兩個辦法,一是用利潤覆蓋,二是不斷用新增加的現金流去覆蓋過去的風險。錢寶網顯然無法靠利潤去覆蓋,只能靠不斷增加新的融資,來兌付過去産生的本息。

  知乎網友的評論則更為直接:“錢寶網之所以維持到現在,靠的就是不斷兌現高利息,用賺錢效應來吸引投資。賺到錢的不走,還不斷拉人。目前來看,扔進去的錢想再回來很難,先來的拿走了,留下的都是背鍋俠。”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劉照普 | 攝《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劉照普 | 攝

  2018年元旦,錢寶網的一部分投資者聚集在南京市公安局旁邊一起商討對策。

  用心良苦,南京有關部門曾要求錢寶網遷離南京

  早在2015年,南京市政府就對錢寶等類似金融風險加以防範。

  2015年11月底,南京國際馬拉松賽上,作為幾大贊助商之一的錢寶,其LOGO被主辦方用白紙擋住。

  2015年12月,媒體報導稱,南京當地媒體接到相關部門發來的“封殺令”,從即日起將取消和錢寶網、錢旺公司合作的宣傳、投資、商務項目。

  更有消息稱,南京市有關部門當時對錢寶網採取措施,限制錢寶網在南京開展綫下業務,並要求錢寶網遷徙注冊地和公司總部。

  2016年,錢寶網位於南京江寧區辦公地點的大門外,4個路口均被拉起橫幅,寫着“提高風險防範意識,警惕非法融資陷阱,謹防上當受騙,抵制高薪集資誘惑,理性選擇投資渠道”。據悉,這些橫幅是江寧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為了提醒投資者而採取的舉措。

  不過,張小雷旗下的公司並非錢寶網一家。據天眼查提供給《中國經濟周刊》的一份調查資料顯示,截至案發前,張小雷在72家企業擔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行業;張小雷共投資54家企業,投資金額最大為4455萬元。其中,有30多家企業已被注銷,提示有風險的公司有40家。

  業內人士認為,雖然南京當地政府此前已對錢寶網産生警覺,但面對如此衆多的企業和屢屢變動的辦公地點,政府相關部門確實有點防不勝防。

  張小雷其人:喜歡用“民選總統”比喻自己

  1997年,高中畢業后便開始創業的張小雷已經成為一名千萬富豪,那一年他28歲,年少得志。但隨后這上千萬元灰飛煙滅,張小雷又一無所有,重新踏上創業路。

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 (視覺中國)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 (視覺中國)

  被曝因牽涉“泛美亞事件”入獄

  張小雷熱衷足球,是足球圈的老熟人。他曾通過錢寶網贊助過西甲球隊皇家社會和巴列卡諾,旗下還有一家中乙俱樂部——成都錢寶足球俱樂部。張小雷此前被質疑詐騙,正是與足球有關。

  據報導,2003 年,張小雷因牽涉“泛美亞事件”,被質疑挪用巨額款項,未能保障留學球員的生活、訓練。張小雷因該事件入獄。

  據新華社報導,張小雷當時在海南擴建訓練基地,大肆宣傳,廣泛招生,最終於 2001 年 8 月在收取每名學員約 13 萬元的保證金和培訓費后,先將首批 11 名小球員送到智利。

  張小雷此前曾擔任國足前主教練米盧的經紀人,與米盧熟識。泛美亞在智利的合伙人弗朗西斯科也是通過米盧認識,此人早年在智利西班牙聯盟俱樂部踢球,與泛美亞合作辦學實際是假借與智利西班牙聯盟合作之名,托管給弗朗西斯科自己的足球學校。小球員們除了訓練是在西班牙聯盟訓練場地的邊角上一塊滿是石子的球場上進行以外,其他活動與西班牙聯盟俱樂部再無關係。據報導,弗朗西斯科聘用的青訓教練是當地20多歲的青年小伙,組織的比賽也是和不知名的球隊對陣,但謊稱是參加智利聯賽。

  后來被媒體披露,不僅在訓練合作方上存在欺詐,張小雷所收費用也沒有完全投入到培訓之中。由於長期收不到款項,智利房東無奈停水、停電,西班牙聯盟俱樂部也禁止小球員踏入訓練場地。更嚴重的是,小球員的伙食因資金問題受到很大影響。

  2003 年 5 月,“泛美亞”轉戰烏拉圭,稱“烏拉圭接待能力強、足球水平高”,雖然更換了合作伙伴,但過程沒有太大區別。

  上述事件經媒體曝光后,輿論一片嘩然。

  曾揚言2014年馴服“二馬”

  縱觀張小雷的微博及此前在公開渠道的發聲,他時常語出驚人。

  在公司內部,張小雷就多次強調傘兵文化,向員工灌輸“紛飛的雪花如傘兵落下,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我們傘兵就該被包圍”的思想。

  2013年聖誕節前,張小雷在給員工們的內部培訓上说:“你們服務的公司是一個偉大的公司,它偉大之處就在於它即將成為一個顯赫的公司,而它現在恰恰還不是,這就是它的偉大之處。我2014年的目標就是馴服二馬(馬雲、馬化騰)。”

  為了管理公司,張小雷設計了一套特有的機制。公司的最高決策機構為“投資管理委員會”(下稱“投委會”),並設有“投資管理監督委員會”(下稱“監委會”)和“選舉委員會”(下稱“選委會”)。前兩者由公司員工組成,后者由“寶粉”組成。“選委會”選舉出“監委會”成員,再由“監委會”選舉“投委會”成員。張小雷说,這套機制參考的是美國參議院、衆議院以及美國國會制度。

  張小雷稱,上述做法是“標準的領袖配置”。他喜歡用“民選總統”比喻自己,用“國家”來比喻錢寶,用“打仗”來比喻所面臨的各種挑戰。

  在管理公司之外,張小雷在談及錢寶網的發展時,也屢屢“放炮”。

  2015年12月,張小雷一口氣在新三板買下匯能科技、雅格股份、泡寶網、弘祥隆4個殻,一度引起股轉系統的高度重視。張小雷揚言:“我不僅要買4個殻,我還要買40個、400個、1000個殻。我要救贖整個新三板!”

  而面對錢寶網涉嫌傳銷的質疑,張小雷说,“那麼大體量的企業要是在這個地方出問題,早就被查處了。那就輪不到你們了,公安局還問我呢。”

  他最終還是被公安控制了,只是罪名換了一個,是涉嫌非法集資。

  (文中陳鑫為化名)

  律師觀點:錢寶網的商業模式就是龐氏騙局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宋傑|上海報導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稱,錢寶網的商業模式就是龐氏騙局。

  趙虎介紹,據測算,錢寶網承諾給投資者的收益率達到了40%,遠遠超過了實體經濟的正常收益率。“金融投資的根基在於實體經濟,實體經濟的收益水平在10%左右。如果投資年化收益率達到40%,這種投資收益是沒有支撐的。”

  趙虎認為,錢寶網的返利來自新的用戶加入,用新的用戶投入的保證金等來給付老用戶的收益,這是典型的龐氏騙局。“只不過,這次被錢寶網玩出新花樣,外面穿着一件花花的衣服。”

  長期處理此類案件的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鞠秦儀認為,錢寶網事件的后續發展其實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是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及該公司主要負責團隊刑事責任的追究,二是投資者投資款項的追回和損失的彌補。

  鞠秦儀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按照目前司法實踐的做法和“e租寶”“中晉”等類似案件的先例,張小雷很可能被認定為集資詐騙罪,該團隊其他主要負責人也會按照其所扮演的角色相應追究責任。同時,投資者想追回投資款,只能等待司法機關啟動追臓程序,司法機關會將案發后凍結住的款項、犯罪嫌疑人主動進行退賠退臓的款項、追回的案發前非法轉移出去的款項等匯總在一起,按比例返還給投資者。投資者何時能夠拿到返還的投資款、能拿到多大比例的投資款還有待於司法機關的實際追臓成果,從先前的案件看,前景也並不樂觀。

  有投資者認為,張小雷是為了減輕自己的刑事責任而主動投案,其能夠獲得很大幅度的從輕處罸。鞠秦儀稱,這種想法比較片面,“自首是減輕刑事責任的法定情節,但張小雷涉嫌的犯罪行為造成的社會危害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加之其本身就有前科,司法機關必然對其在法定量刑範圍內從嚴從重打擊,妄圖以現有的自首情節來大幅度減輕刑事責任,現實可能性不大。”

  對於當前部分投資者呼籲“不報案、不配合”,希望幫助張小雷盡快擺脫刑事責任的做法,鞠秦儀認為,張小雷目前涉嫌的犯罪行為觸犯的是刑法,侵害的法益是金融市場秩序和人民財産安全,即使沒人報案,公安機關掌握如錢寶網后台數據、錢寶網收款流水、賬目等證據后,依然可以立案偵查,繼續推進刑事案件的進程。“投資者是否報案並不能從本質上影響案件的走向,反而在當下應該積極報案,配合公安機關調查,進行相關材料的報備,才能在追臓程序后拿到一定比例的投資款返還。”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錢寶網事件,很多80后、90后陷入其中。趙虎律師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分析说,現在的商業模式非常專業,客戶群體不同,商業模式也不一樣。錢寶網這一套方法,如果主要針對老年人的話可能會“玩不轉”,因為老年人不太會玩智能手機,很少有老年人做微商。

  “錢寶網在商業模式上有微商、看廣告、玩游戲等,把年輕人中流行的元素放到了一起,自然可以得到年輕人的青睞了。” 趙虎说,80后、90后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相信高利潤,銀行利息低他們不感興趣,但相信網絡時代會有超高的利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295.8691
+220.7400
NASDAQ7136.5600
+58.6429
S&P 5002743.1499
+19.16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