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內比特幣挖礦企業國外尋路 搶奪最后420萬枚比特幣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01日 15:43   第一財經日報

  國內比特幣挖礦企業 國外尋路

  記者 王雨田

  [ “白俄羅斯政府現行電價人民幣0.6元,我方可與政府洽談后的價格約0.36元,白俄是承認支持並認可加密貨幣及ICO礦場的政府,當地政府承諾5年免稅,我方建廠后可在白俄政府辦理中國企業入白俄的手續。” ]

  最近幾年,福建青年商人李加城在緬甸、非洲等地做生意。隨着比特幣價格暴漲,一個新的項目進入了他的視野:緬甸靠近雲南邊境處有一座水電站資源,有廉價電力,可以從事比特幣挖礦。

  李加城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近期他的重要工作內容之一就是在聯絡中國各地的比特幣礦場,希望跟它們合作,在緬甸挖比特幣,這裏沒有監管,電價只有三毛左右,挖礦廠房可以直接建在水電站旁邊。

  第一財經採訪獲知,內蒙古數家礦場在一周前已被停電,這表明國內對比特幣挖礦的監管正在收緊。局面迫使礦場主們另尋出路,馬來西亞、吉爾吉斯、白俄羅斯乃至加拿大、冰島,都活躍着中國礦場主的身影。

  比特幣挖礦需要大量的電力供應來支持計算機運作,而中國目前生産了全球70%~80%的礦機,並擁有全世界最多的算力(挖礦産能)。哪裏電價便宜,比特幣挖礦産能就流向哪裏。

  監管擠出産能

  “我的礦場已經被停電五六天了。”內蒙古一家不願透露姓名的大型礦場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

  這位負責人轉給記者一份當地經信委的紅標頭檔,落款日期為2017年12月28日,該檔案要求對轄區內電力多邊交易進行調整,對雲計算和大數據用戶進行重新認定,認定完成前暫停電力交易。在該檔案所附的企業名單上,“比特大陸”、“位元雲谷”等挖礦界巨頭均在列。第一財經1℃記者所採訪的四川、山東等地礦場主均表示,目前還在正常運行。

  自2017年以來,中國對比特幣的監管越來越緊,從禁止比特幣網絡交易,逐漸延伸到了挖礦領域。2018年年初,一份由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辦工作領導小組牽頭的檔案陸續下發至各地的金融辦。在這份檔案中提及要積極引導轄內企業退出“挖礦”業務,並要求各地統計從事“挖礦”企業有關情況,其中包括企業基本情況、營收情況、享受優惠情況等,自此始,一些省份對於比特幣礦場的監管開始日益趨嚴。

  比特幣礦場曾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困擾四川、雲南等省份(漲水季)電力供大於求的問題,在當時成為電力過剩地區理想的招商引資對象。大型礦場項目多以“雲計算中心”名義落地。

  “國內基本上干不下去了,目前看有兩個方向:權宜之計是找個某地國企借殻掛靠,此外就是到國外去。”成都一位礦場主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

  礦場追逐電價

  監管和電價是比特幣挖礦産業兩大核心要素。

  由於比特幣的密碼體系極為複雜,“挖”出一枚比特幣所需要的耗電量就驚人,耗電由此成為挖掘比特幣的最大成本。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球比特幣挖礦用電量需求上漲至20.5太瓦時的天量,這相當於全球總耗電量的0.13%。雖然聽起來可能不是很多,但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159個國家的年度用電量。

  中國國內的比特幣礦工們掌握着比特幣絶大部分挖礦算力,如今,大型礦場正在全世界尋找廉價的電力資源。繼2017年監管重拳打擊下掀起的ICO“出海”潮后,又一輪比特幣挖礦企業開始准備“出海”。

  一家武漢礦場運營商對第一財經1℃記者表示,公司已經在馬來西亞找到了備用電源,如果國內礦場的監管收緊,可以將産能轉移出去。

  而注冊於安徽的一家礦場運營商告訴1℃記者,他們已經在吉爾吉斯談好了與該國電網的合作,礦場正在建設中。

  “礦機統一發到新疆,我們會有物流公司給發到吉爾吉斯去,走鐵路,那邊電價很便宜,只有三毛(一度)。國內,除非大型礦場,否則你哪裏找這麼便宜的電?挖礦數據實時可見,反正你啥都不用操心,都能給你辦好。”該人士表示。

  另有礦場運營商稱,他們已經敲定了白俄羅斯的資源。“白俄羅斯政府現行電價人民幣0.6元,我方可與政府洽談后的價格約0.36元,白俄是承認支持並認可加密貨幣及ICO礦場的政府,當地政府承諾5年免稅,我方建廠后可在白俄政府辦理中國企業入白俄的手續。”該運營商發給第一財經1℃記者的介紹如是说。

  而此前有媒體報導,中國最大比特幣礦場比特幣大陸(Bitmain)負責人表示,公司正在新加坡設立地區總部,並在美國和加拿大開展挖礦業務。另外,第三大礦場萊比特(BTC.Top)正在加拿大開設分部,而排名第四的微比特(ViaBTC)也在冰島和美國設立了業務。

  最后的爭奪

  2018年開年以來,比特幣價格轉為低迷。根據交易平台Bitstamp顯示,比特幣2月1日盤中跌幅超7%,今年1月比特幣的價格下跌了23.6%,總市值蒸發600億美元。挖礦是否依然有利可圖?

  這不但取決於比特幣的價格,還取決於軍備競賽的強度,畢竟,全世界的計算力還在瘋狂增加,但比特幣已經所剩不多了。

  2018年1月3日,比特幣誕生正式滿九年。九年前的2009年1月3日,比特幣區塊鏈網絡中誕生出了“創世區塊” (genesis block),被稱為“開天闢地的block #0”,0號區塊。

  九年后,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最初在2008年白皮書中設下的2100萬枚比特幣供應總量,目前剛剛挖掉80%。1680多萬枚比特幣已被全球各地的比特幣“礦工”挖出,進入市場流通。

  現在,全世界的算力都在進行最后的比拼,搶奪最后的20%即420萬枚比特幣。

  而挖礦難度將隨之增加。2009年“創世區塊”給予礦工的獎勵是50枚比特幣;而今天挖出新區塊的礦工酬勞已經降至12.5枚比特幣。隨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挖礦,得到比特幣的難度也越來越大。在中本聰設計的比特幣網絡協議中,要求每“開挖”21萬個區塊(總供應量的百分之一)就將“挖礦”獎勵減少一半。按照目前的全球算力,估計到2020年6月,這一“腰斬”又將發生,屆時每區塊給予的獎勵將減少至6.25枚比特幣。

  比拼只能越來越白熱化。在深圳華強北等比特幣挖礦機的出産地,來自世界各國的採購者依然踴躍,礦機几乎供不應求,這意味着全世界算力還在增加。對礦工們來说,這也許會是比特幣挖礦最后的盛宴,但也許會是一場滑鐵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6186.7109
+37.3200
NASDAQ7385.8633
-25.6188
S&P 5002821.9800
-1.8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