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王欣歸來:世事已不同往昔 他還能跟得上這個時代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07日 18:39   新京報

 王欣歸來,快播不再

  現在他終於自由了,但世事已不同往昔。曾經快播“只負責技術,不輸出內容”的老路子,也早已成為了過往。3年間,視頻網站已經從技術為導向轉變為內容導向,內容版權成為視頻網站的立身之本,王欣還能跟得上這個時代嗎?

快播創始人王欣。圖片來自網絡快播創始人王欣。圖片來自網絡

  文| 新京報記者薛星星 孫逸軒  編輯|趙力

  校對|陸愛英

  人們心照不宣地在互聯網上轉發王欣的歸來信息。今天下午,他完成了3年半的刑期,出獄即刷屏。

  很少有哪類視頻軟件可以做到像快播這樣擁有如此多的擁躉,宅男們對黑紅配色的快播表徵圖有着高度的認同感。在快播的鼎盛時期,你甚至可以在大街上看到有人穿着印有快播表徵圖的短袖。它擁有近5億的用戶,是當時中國最大的視頻播放軟件。

  但它從未真正地走向台前。從本質上说,快播並不産出內容,只輸出技術。所有的內容都來自於用戶的分享,這使得它成為盜版與色情的溫床,並最終將自己引向滅亡。

快播涉黃案庭審現場。新京報記者 李飛攝快播涉黃案庭審現場。新京報記者 李飛攝

  110天的逃亡與5億用戶

  王欣的最后一條微博發布於2014年4月18日,那一天他接連發布了2條微博,均是歌曲《領悟》的歌詞。

  這像是某種預兆。

王欣發布的最后一條微博截圖。圖片來自網絡王欣發布的最后一條微博截圖。圖片來自網絡

  4天后,警方查封了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科技園的快播公司,王欣倉皇外逃,快播就此倒下。隨之而來的還是高達2.6億元的罸款。

  快播的員工在出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王欣。110天后,王欣在韓國濟州島入境時被扣押,隨后被押解回國。被抓的前一天晚上,他給自己的妻子打了一個電話,说到了。

  法院在2016年9月13日下達了對快播一案的判決,王欣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零6個月,罸金100萬元。

  后來在焦點訪談的節目中,王欣對着鏡頭反思快播的過往。他穿着囚服,頭髮剃的乾乾淨淨,哽咽地说:“做到最后即便是做大最強了……也不會有好的結果。”

王欣接受央視採訪。圖片來自節目視頻截圖王欣接受央視採訪。圖片來自節目視頻截圖

  盜版和色情,是快播誕生之初就伴隨的原罪。在互聯網視頻的草莽年代裏,版權意識薄弱,盜版資源滿天飛,快播是其中的“翹楚”。

  王欣不是不知道快播可能存在的隱患,他曾經嘗試著作出一些措施來限制盜版,但收效甚微。后來也就隨之放之。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说:“總要有人去做一些有益於用戶,但看上去不是很風光的事。”

  但市場總會走向正規。2013年11月,國內的幾家主流媒體網站聯合對快播提起了訴訟,快播被國家版權局認定具有侵權行為,被處以25萬元罸款,並停止侵權行為。

  風向就是在那時發生改變的。這時距離快播被查封還有4個月的時間,很難说快播是否作出了改變。它因方便快捷的下載盜版資源而受到用戶的喜愛,而一旦封禁資源,勢必會造成用戶的流失。

  有媒體曾向王欣提過快播的盜版嫌疑,王欣的回答頗有些無能為力,他说:“我們不是司法部門,也沒辦法抓他們,我們能做的只有通過自己不推薦來盡可能影響他們。”

  在被查封的一周前,快播官方終於發布了一封致用戶書,宣告快播已啟動商業模式轉型,從技術轉型原創整版內容,將屏蔽快播中的盜版內容,並在未來一年內投資不低於1億元購買版權、不低於3000萬投入支持國內微劇創新。

  只是為時已晚。

  聲稱“技術無罪”的産品經理

  王欣的微博暱稱是“快播王鐵匠”,簡介上寫着:能一輩子做産品是我最大的樂趣,做出的産品不管成功與否如果還能讓一些網民喜愛,我就心滿意足了。

  他不只一次地在公開場合宣稱自己其實就是一個産品經理,一直以技術為傲。過去,盛大的陳天橋稱讚他是“盛大系裏最好的産品經理。”即便到了法庭上,面對快播涉黃,他也依然要高喊着“技術無罪”。

入獄前的王欣。圖片來自網絡入獄前的王欣。圖片來自網絡

  從這之中大概可以看出王欣做快播的邏輯。畢竟在當時尚未一款稱得上市得心應手的視頻播放軟件。他從不碰內容,理由是“快播不做(技術),還有人做嗎?都去做內容了。”

  他早年在一家電信下屬的一家合資公司工作,年僅20出頭,后來成立了點石軟件公司,做音樂交換軟件,3年后倒閉。在2013年的一段採訪中,王欣提及此事,解釋:”搞技術的,不成熟的時候,都這個德行。”

  之后便去了盛大,當時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王欣入職盛大后主要負責電視盒子項目,結果沒多久項目就被砍掉。

  雖然現在電視盒子已經十分普遍,但在當時仍然是一個超前的産品。后來,王欣開發的快播播放器大獲成功之后,還推出了一款“快播小方”的電視盒子産品,但不久后被叫停。

  他的太太在微博上说,王欣希望能夠讓所有人都能免費通過電視看到互聯網的視頻內容,這是他對盒子一直的理想。

  王欣早年間的微博上有大量關於電視入口的思考。他認為傳統電視正在不斷消亡,多屏互動將會成為未來的主流。快播后來更新的軟件版本上,可以通過快播小方將手機上的視頻內容投射到電視大屏幕上。

  即便到現在來看,快播的技術也是領先的。它開創了自己的專有格式qwv+,可以打開是市面上所有的視頻格式,堪稱萬能。基於P2P技術的視頻點播技術極大地節省了視頻播放的頻寬成本,這正是早期視頻網站發展最大的制約所在。

  互聯網草莽時代的最后注腳

  某種意義上,王欣代表着互聯網草莽時代的遠去。他成長於互聯網迅猛發展的階段,BAT都尚未成就今天的氣候,視頻行業多方割據,創投正處於爆發性增長的前夜。

  在那之后,BAT迅速崛起,行業被迅速地整合化。時至今日,互聯網巨頭的觸腳已經伸至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現在有了一個新名詞“互聯網國企”。

  很多人都紛紛在王欣的微博底下留言,等他出獄后要買快播的年會會員。

  但實際上,快播在王欣出事的那一刻就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即便在2014年王欣被抓之后,幾年間涉及快播的版權糾紛案件仍然有上百起,原告有湖南衛視、騰訊、樂視及多家影視傳媒公司。

  2014年7月,快播出事后不久團隊就宣告解散。他的太太在一年后開通了微博,她在一個面積不足50平米的辦公間內接受了媒體的採訪,说快播的其他辦公地點都已退租,她將公司內的一些東西挪到了這裏。“算是給王欣保留了快播,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可以看到這個地方,但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王欣在法庭上。圖片來自網絡。王欣在法庭上。圖片來自網絡。

  今年,王欣已經38歲了。去年11月,他的太太在微博上说:“終於快要出來重振雄風了,老公等你。”

  現在他終於自由了,但世事已不同往昔。曾經快播“只負責技術,不輸出內容”的老路子,也早已成為了過往。3年間,視頻網站已經從技術為導向轉變為內容導向,內容版權成為視頻網站的立身之本,王欣還能跟得上這個時代嗎?

  一位快播的前高管曾對外發聲,表示王欣在獄中也關注着一些諸如AR、VR、區塊鏈等技術領域,還研究過迅雷的玩客幣。

  但無論如何,王欣已經出來了。他依然是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擁有着快播的多項視頻技術專利,還有着一大幫吵着要給他衆籌的擁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893.3496
-19.4200
NASDAQ7051.9836
-63.8989
S&P 5002681.6599
-13.4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