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他把ICO當“韭菜”收割 故身價暴漲20億美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23日 00:16   北京新浪網

  本文來自艾問人物

  投中網(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編者按:半年成長為全球三大場內交易所之一,幣安憑什麼?

  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最近確實比較火。

  就在他2月以20億美元身家上榜福布斯全球數字貨幣富豪榜第三名以來,趙長鵬這個名字開始高頻進入公衆視線。在全球“幣圈”,他作為唯一的一位華裔富豪成功搶佔了區塊鏈的風口。

  短短半年,他創立的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幣安以每秒140萬次的交易能力吸引到了600萬用戶,成為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不過最近,趙長鵬接二連三遇到“麻煩”。先是3月8日遭黑客攻擊,導致全球幣價大跌、投資者恐慌;后是3月16日被所謂的一名“騰訊高級工程師”在微博上挑釁,稱“可以在一個星期內攻破幣安”。

  這位一夜暴富的新晉富豪,招誰惹誰了?顯然,槍打出頭鳥是必然的,這不奇怪!

  幣安的快速崛起和趙長鵬的高調露面,正在印證一個新興領域——數字貨幣交易市場時下正為人們所瘋狂追逐、頂禮膜拜,乃至喚起人們對一夜暴富的渴望。誰早早進入,誰就能快速成為億萬富翁。

  這個風口的錢,真的這麼好賺?

  不過,趙長鵬说了:“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終將成為主流。”盡管目前這個領域面臨監管以及各種“坑”,但並不影響他對未來的樂觀判斷。

  編程奇才如何搶佔區塊鏈風口?

  業界用“幣圈一日,人間十年”形容行業發展之神速。在幣安沒有引發關注之前,几乎沒有人知道趙長鵬是誰。

  在2018年福布斯發布榜單的那一期雜誌封面上,趙長鵬身穿黑色衛衣,眼鏡后面目光鋭利,有人形容他的樣子“介乎扎克伯格和喬布斯之間”。外表的不同尋常,來自於趙長鵬的成長背景。41歲的他,早年出生於江蘇連雲港,父母都是高知,父親是中國科技大學教授,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趙長鵬全家移民至加拿大。

  據了解,少年時代的趙長鵬就比較獨立,並承擔家庭開支,還在麥當勞打過工。在加拿大讀完大學以后,趙長鵬前往日本東京工作。而創辦幣安之前,他曾任OKCoin聯合創始人及CTO、Blockchain.info 技術總監、彭博社技術總監等頗為光鮮的職務。也就是在這期間,趙長鵬為東京股票交易所開發了用於匹配交易訂單的系統,也在彭博社開發了期貨交易軟件。

  2005年,他回國,並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Fusion Systems。業務是為券商開發速度最快的高頻交易系統。他真是一名編程奇才。

  但是,他對職業生涯變得有些“不耐煩”。2013年,趙長鵬從一位風險投資人那裏獲知一個神秘的武器,就是比特幣。於是,研究、涉獵不同的加密貨幣項目,讓趙長鵬對比特幣十分有興趣,也改變了他后來的職業經歷。他洞察到了巨大的財富機會。

  2017年7月,他創立幣安,為數字資産交易者提供服務,即讓用戶可以在這個平台上交易多種虛擬貨幣,並能將它們兌換成比特幣或美元。近半年以來的事情,便是全球數字貨幣交易異常活躍,催生了一大批交易所上線。

  唯有幣安,在幾個月裏發展如一日千里,注冊用戶飆升至600萬,一舉竄升至行業第一。業界驚呼:瘋狂的幣安!趙長鵬似乎也頗為得意。他说:“今天,沒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處理我們的交易量,也沒有任何交易所像我們一樣安全。”

  來自市場的響應更是給力:幣安幣的價格一度從10美分大漲至13美元,市值衝到13億美元。但顯然,他有些過度自信。

  半年成長為全球三大場內交易所之一,幣安憑什麼?

  趙長鵬的運氣,在於趕上了這幾年比特幣崛起的浪潮。

  自2013年趙長鵬接觸到了比特幣之后,編程出身的他不甘於做碼農。他果斷賣掉上海的房子,全部換成了比特幣。而隨着比特幣一路猛漲,趙長鵬的熱情也無比高漲。前幾年他曾經加入過加密貨幣錢包Blockchain.info團隊,在負責産品開發期間,他與知名比特幣佈道者羅傑·維爾(Roger Ver)和本·裏弗斯(Ben Reeves)關係甚好。維爾曾對他说了一句話:“如果不與金融機構發生聯繫,那麼(比特幣)風險和監管複雜性都會更低。”

  受此啓發,趙長鵬開始研究更為穩妥的方案:這就是“自行提供純粹的數字資産交易平台,而不涉及法定貨幣”。

  他说,他想做幣幣交易的交易平台已經很久了,從最初開始接觸比特幣就有想過。“因為比特幣與其他數字資産交易的時候都是在區塊鏈上的,範圍是全球的。”他覺得這個生意很大。為了把握這個機會,趙長鵬決定搭建團隊,創建一個自己的交易平台。

  神奇的是,恰逢去年國內ICO項目火爆、交易量大幅上升的時候,趙長鵬和他的團隊僅花了兩天時間,用一份20頁白皮書就吸引到了1500萬美元的投資。幣安2017年7月14日正式上線;7月26日,幣安幣發行總量達2億,流通量1億;一個多月之后的8月28日,幣安平台用戶累計超過12萬,如滾雪球一般迅速覆蓋全球180多個國家,日活躍量6萬。

  再后來,就是幣安幣一路瘋漲,最高漲幅超120倍。也給他帶來了巨額財富:身家20億美元。趙長鵬和他的幣安平台初戰告捷!

  業界評價幣安在政府禁止ICO前發代幣融資,趕了時機之巧,崛起之快超乎想象。到目前為止,幣安每天新增用戶高達25萬,97%為國外用戶。這得益於2017年9月,中國監管部門正式將ICO定為非法融資之后,幣安迅速轉向海外,避開了“雷區”。

  面對政策監管,趙長鵬並不迴避。他承認政策法規會有滯后性,但行業也要自律。“我們只能通過我們的努力讓這個行業變得更好。”

  數字貨幣交易,未來能改變什麼?

  技術出身的趙長鵬是典型的極客。一手拿三部手機,靠比特幣發家,卻聲稱“從來不炒幣,沒時間,也不太懂”。

  那麼,幣安到底從哪裏賺錢呢?

  據《艾問人物》了解,幣安的盈利途徑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現手續費。目前幣安平台上,可支持120種加密貨幣、100多種錢包和240個交易組合。趙長鵬说:“我們已經收到了超過5000種貨幣上市交易的申請。”但也有篩選目標,“(我們)只歡迎信用良好、用戶基數大、流動性強的項目。”而僅有3%的項目被幣安選中。

  交易平台的手續費驚人,也是目前不計其數的交易平台誕生的誘因。業內人士算了一筆賬:以幣安每筆交易費率0.1%,一天約400億元人民幣左右的交易額來計算,僅手續費就能輕鬆獲得高達4000萬元的利潤。

  此外,各類上線幣種要想在交易平台上線,還需要支付數量不菲的自身代幣,這相當於平台推廣費啊!而這些似乎躺着就能賺錢的做法,能走多遠?

  在快速創富的數字貨幣世界裏,趙長鵬和他的幣安一路領跑,但也面臨着重重考驗。政策監管,未合法化,黑客攻擊,也許僅僅是幣安創富路上的必然“風險”。但未來,更重要的是讓數字貨幣成為改變互聯網世界乃至未來經濟活動的變革力量。而不僅僅是一種投資手段。

  隨着區塊鏈大熱,行業有沒有泡沫?有!

  在數字貨幣交易的世界裏,幣安憑藉有利戰機、創始團隊精幹,以及令同行羡慕的商業模式,率先拔得頭籌。趙長鵬说,“不是因為我們做得特別好,是因為這個行業很初期,競爭對手太弱。”

  當衆多比特幣淘金者還在到處“挖礦”,趙長鵬卻已經悄悄搭建起了“挖礦”的平台,從中賺取服務費。

  但是目前,這個行業還處於雜草叢生的階段,甚至從業者自身內功都還沒有練好。盡管手握飆升的數字財富,但這還不是趙長鵬們興奮的時候。“我們在每個地方都要做得比別人好一些,這也有難度,但我們盡力會去做到。”他说。希望更多的大平台進來,把整個市場做得更加規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