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悍匪與巨富 香港風雲四十年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5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悍匪與巨富:香港風雲四十年

作者:戴老闆 來源:飯統戴老闆

  作者:戴老闆 來源:飯統戴老闆

  數據支持:遠川研究

  香港衆多富豪當中,花邊新聞最多的,恐怕要數華人置業的董事長劉鑾雄。這位人稱“大劉”的多情巨富,早年長期佔據奢侈和緋聞的頭條,李嘉欣、關之琳、蔡少芬等知名女星都曾拜倒他的魅力和財富之下。不過,享盡人間春色的劉鑾雄起家時,靠的卻是一門土裏土氣的生意:電風扇製造。

  盡管現在香港大多數富豪的財富都來源於地産業,但他們商業生涯早期,從事的都是各類各色的實業,如李嘉誠的塑膠花,李兆基的兌金鋪,鄭裕彤的周大福,包玉剛的船運業等,這些實業為他們賺取了第一桶金。劉鑾雄也同樣如此,他的電風扇生意起步於港島南區黃竹坑的一個只有26個工人的狹小作坊。

  劉鑾雄的弔扇能夠暢銷美國,主要靠低成本,黃竹坑作坊的工作環境惡劣,工人每天工作超過18個小時。1978年秋天小作坊着火,一位磨打部的工人參與救火被燒傷,康復后找公司要賠償費,卻被劉鑾雄拒絶。第二年,劉鑾雄將廠房搬到了新興工業區葵涌,這名叫做葉繼歡的工人,沒有隨廠搬遷而是選擇了辭職。

  葉繼歡出生於廣東海豐,十幾歲時偷渡到香港輾轉打工,黃竹坑電風扇廠的差事是他打工生涯最后一份工作。在電風扇廠搬至葵涌之后,葉和劉這個人的命運開始徹底分化。劉鑾雄的工廠日益興隆,並在80年代轉向地産和股市,終成千億富豪。而葉繼歡卻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日后成為大名鼎鼎的“香港賊王”。

  在嘗試過幾次小打小鬧之后,葉繼歡終於在1984年以悍匪的身份轟動全港。23歲的他帶領同伙手持重武器,在尖沙咀連環搶劫了多家金行和表行。但初出茅廬的歡哥到底是沒經驗,在銷臓時被喬裝成買家的警察拘捕,被判16年,關押在東頭灣道99號重兵把守的赤柱監獄。在監獄裏蟄伏籌劃幾年后,葉繼歡又有驚天之作:越獄。

  1989年8月的某天,服刑中的葉繼歡突然稱自己腹痛,臉色蒼白滿地打滾,監獄醫院查不出問題,只好將他送往獄外的Queen Mary Hospital(瑪麗醫院)檢查。在瑪麗醫院中,他想方設法混進洗手間,找了兩個輸液瓶砸碎,手持玻璃利刃逼退羈押他的獄警,然后衝出了醫院大門,最后挾持一名卡車司機逃出重圍。

  重出江湖的葉繼歡威風更猛於當年。1991年,他與同伙突入港島繁華地段搶劫,創造了10分鐘橫掃5間金鋪的紀錄,把風、動手、撤退、消匿的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所持裝備更是升級,人手一把AK47,與港警開火對射絲毫不落下風。在1993年打劫旺角時,他手持AK的場面被市民偷拍下來,成為香港悍匪的最經典鏡頭,沒有之一。

旺角街頭的葉繼歡,香港,1993年旺角街頭的葉繼歡,香港,1993年

  此戰之后,葉繼歡晉級香港頂級悍匪之列,之后更是與張子強,季炳雄並稱香港“三大賊王”,他的傳奇故事一直延續到2017年逝世。在他之前和之后,香港的“悍匪”如過江之鯽般湧現,作為一個與本地黑社會幫派完全不同的群體,他們崛起於80年代初,銷匿於90年代末,是那個時代最血腥的注腳。

  巨富和悍匪這兩類人,一方居尊貴之高富可敵國,一方處江湖之遠惡貫滿盈。這兩個本來毫無交集的人群,命運卻戲劇性的糾纏在一起,他們共同譜寫了香港在97回歸之前的激蕩年代。

  1

  在葉繼歡首次以悍匪身份轟動全港的1984年,他的前任老闆劉鑾雄,也剛剛完成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將電風扇廠(愛美高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募資1.5億港元,並在股價翻了一倍之后,藉著與公司合伙人戰略分歧為幌子,把手上所有股權在股價最高點附近,悉數清倉拋售。

  在劉鑾雄離場之后,愛美高的股價從最高4港元一路下跌到0.7港元,劉鑾雄又不動聲色將其全部買回,一進一出凈賺2億港元,為他日后併購中娛、華置等上市公司奠定了基礎。事實上,在劉鑾雄之前,香港發達的證券市場已經成為頂級富豪們的財富助推器,這裏面最有名的,就是股市與樓市聯動的“反周期”玩法。

  196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后,股市隨即興旺發達,到1972年,已經有香港證券交易所、遠東證券交易所、金銀證券交易所、九龍證券交易所四家證券交易所(1986年合併成為聯交所),這四家交易所競相拉攏有實力的公司,導致上市門檻大幅降低,在這種背景下,大量華資地産公司挺進股市。

維港俯瞰,香港,1972年維港俯瞰,香港,1972年

  到了1972年下半年,香港四大家族的旗艦公司更是集中上市:郭得勝的新鴻基(9月8日)、李嘉誠的長江實業(11月1日)、李兆基的永泰建業(11月6日)、鄭裕彤的新世界(11月23日)。地産公司的集體上市,是繼“分層出售,分期付款”制度之后,助推香港地産業火箭般起飛的又一發動機。

  這些公司利用股市的募資便利和對香港地産周期的理解,開始了“反周期”玩法,具體就是:在樓市高漲期間(一般也是股市景氣期間)拋售樓盤,兌現利潤推高股價,利用高股價大量募資儲備現金,等到樓市低潮時(一般也是股市低迷期),一邊瘋狂購入土地物業,一邊收購擁有大量土地的非地産上市公司,這些公司在股市低迷期異常便宜。

  以長江實業和新鴻基為例,它們都在1972年上市,並在72-73年的大牛市期間瘋狂增發募資,長實僅在1973年就發行新股5次。等到1975年香港經濟低迷期,現金儲備雄厚的兩家公司大量購入土地。待到1981年香港經濟重回頂峰,長實兌現利潤14億,是1972年的32倍,新鴻基兌現利潤5.5億,是1972年的10倍,然后再次巨額增發募資,重覆上述過程。

  這樣幾個回合下來,四大家族的實力呈倍數增長。1972年長江實業剛上市只有1.26億港幣市值,到了1981年已經增加到78.77億,成長性驚人。但地産公司的“反周期”玩法之所以能夠玩得轉,背后是香港樓市的超級牛市:一方面五六十年代的嬰兒潮在80年代進入結婚買房階段,另一方面是源源不斷的新移民湧入。

街頭景象,香港,1972年街頭景象,香港,1972年

  1970-80年代,港英政府頒佈了“抵壘政策”,凡是成功偷渡進入香港市區的民衆,都可以成為合法香港居民,導致大量內地移民湧入香港。彼時香港與內地經濟落差巨大,深圳河兩岸收入相差80倍,既吸引了無數想憑雙手賺取溫飽的普通人,也吸引了大批夢想發財的悍匪巨盜。

  1950-1980年,香港人口以每十年一百萬的增速狂飆,1980年已超過500萬,這些新增人口帶來了住宅需求的井噴。在地産巨富們利用樓市日進斗金的同時,葉繼歡和他的悍匪同行們,也在香港的街頭和巷尾,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武裝團伙犯罪高潮。

  這些人中,葉繼歡於1977年入港,吳建東於1979年入港,季炳雄於1981年入港,陳虎矩於1984年入港,這群震驚香江的悍匪,在風雲激蕩的80-90年代,集體登上了歷史舞台。

  2

  80-90年代的暴力犯罪群體中,除了4歲歲父母移居香港的張子強之外,其余大多數都屬於從大陸南下潛入香港的群體,這些人被統稱為“大圈幫”。由於部分悍匪曾是退伍老兵,香港媒體給他們還起了另外一個名字:省港旗兵。這些悍匪按照犯罪巔峰期出現的時間順序,大致可以分成五代:

  第一代:“過江龍”吳建東

  第二代:“湖南虎”陳虎矩

  第三代:“賊中王”葉繼歡

  第四代:“大富豪”張子強

  第五代:“高佬雄”季炳雄

  第一代悍匪的代表人物是廣州人“過江龍”吳建東,他們是第一批南下香港的省港旗兵,武力強悍卻有勇無謀。吳建東於1979年和四名同伙潛入香港,先是在1981年搶劫了尖沙嘴一家表行,過程中殺害一名輔警。然后在1984年策劃了震驚香港的“寶生銀行解款車械劫案”。

  1984年1月31日,吳建東和四名同伙在中區德輔道的寶勝銀行門口,手持五四式手槍(香港人稱“黑星”),搶走了一個裝滿1.4億日元的解款箱,並隨即攔下一輛房車逃離現場。警察在北角一個停車場入口攔下了吳建東,雙方隨即交火,一名女路人被誤擊頭部身亡,吳建東們依靠強大的火力突出包圍不知所終。

北角停車場交火現場,香港,1984年北角停車場交火現場,香港,1984年

  在停車場的交火中,吳建東的同伙譚志鵬臀部中槍,團隊居然嫌他累贅將其遺棄,充分顯示了第一代悍匪們的業餘。懷恨在心的譚志鵬乾脆去警署自首,供出吳建東位於大坑浣紗街的藏身處。在1984年2月5日,裝備精良的70余名特警將浣紗街包圍,先用炸葯炸開了鐵門,驚醒了熟睡中吳建東們,雙方交火60響,最終全部被擒。

被逮捕的吳建東,香港,1984年被逮捕的吳建東,香港,1984年

  吳建東此后被判終身監禁,於2009年在監獄中獲肝癌去世。吳建東等人雖然犯罪手法業餘,裝備也不及后面出場的陳虎矩葉繼歡等人,但作為第一代南下香港的悍匪,還是很強的代表意義。香港導演麥當雄以吳建東為原型,拍出了著名電影《省港旗兵》第一部。

  吳建東等人被捕8個月后,葉繼歡接替他出場,在1984年10月搶劫尖沙咀,但如前文所述,他在銷臓過程中被警察誘捕判刑,他的巔峰時刻還要等到90年代。第二代悍匪的代表人物,讓給了“湖南虎”陳虎矩,他的代表作品是比電影劇情還離奇的“1985年忠信表行械劫案”。

  陳虎矩是湖南人,曾作為41軍戰士參加過自衛反擊戰,身體素質、格鬥能力、槍械水平遠勝於香港警察。他於1984年底潛入香港,和6名同伙(包括后來成為第五代悍匪的季炳雄)一起策劃搶劫位於彌敦道46號的忠信表行。陳虎矩沒料到的是,在行動前的一個周,消息被一個同鄉泄露給了警方。

  香港警方因為前一年的吳建東案被輿論批評的焦頭爛額,此時正希望有一場能夠向公衆證明自己的抓捕行動,所以聞到消息大喜,提前在忠信表行周圍佈下天羅地網,街頭的小販、遊客、路人等全部換成便衣,甚至在對面大樓的窗口上安裝攝像器材,准備拍下皇家警察神機妙算,省港旗兵束手就擒的画面。

  1985年5月1日晚10點半,陳虎矩一行按計劃來到忠信表行外,准備動手。團隊中有成員感到現場異常,似乎有警察埋伏,但他們橫下心決定繼續行動。5名悍匪沖入店內實施搶劫,2名悍匪在外面把風,隨即便跟埋伏在周圍的警察激烈開戰,雙方交火逾126響,皇家警察發現自己完全不是這群軍事素質過硬的悍匪們的對手。

忠信表行劫案現場,彌敦道,1985年忠信表行劫案現場,彌敦道,1985年

  陳虎矩團伙每個人都身穿防彈衣,手持兩把“黑星”,槍法精準,用40發子彈打傷7名警察。而提前准備的警察開火86響,只擊傷了2名匪徒。最終陳虎矩等人帶着超過180萬港幣的財貨,駕駛一輛預先准備好的貨車,突出重圍,警方精心策劃的陷阱完全失敗,香港社會一片嘩然。

行動中的飛虎隊,跑馬地,1985年行動中的飛虎隊,跑馬地,1985年

  在各方的巨大壓力下,香港警察展開了全城地毯式搜查,卻沒想到這幫悍匪毫無顧忌,馬不停蹄地在5月17日搶劫了荔枝角一家金行,然后在6月11號又搶劫了運輸署的解款車,令港警顔面盡失。一直到9月底,陳虎矩的藏身處才被暴露,由日后升任香港總警司的鄧竟成親自帶30人的攻擊隊,將團伙在跑馬地一處民宅中抓獲。

被逮捕的陳虎矩,香港,1985年被逮捕的陳虎矩,香港,1985年

  陳虎矩日后被判入獄13年,其團伙成員也大都伏法,但這種“準軍事團伙犯罪”只能算剛開始。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香港悍匪們更是掀起了犯罪高潮,裝備更升級,手段更狠辣,代表人物就是第三代悍匪的“賊王”葉繼歡。

  如前文所述,越獄成功的葉繼歡在隱匿兩年后,在1991年率4名團伙橫掃5家金鋪。此時團隊裝備大為升級,持有4把仿AK-47的“五六式”步槍,全程壓制佩戴左輪手槍的港警,而劫前策劃、劫中分工、劫后跑路等犯罪組織能力,相比第一代和第二代悍匪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1993年,在旺角金鋪劫案中,葉繼歡手持AK-47的鏡頭被市民偷偷拍下,震驚全港。葉繼歡與警方的槍戰導致一名懷有身孕的女護士中彈身亡,更是引起全民恐懼。在1990-1993年這四年,香港槍械暴力犯罪達到最高峰,無辜民衆深受其害,商家也是苦不堪言。

  在1992年利得街槍戰中,暴力程度達到巔峰。92年4月24日,20多名荷槍實彈的警員搜查在逃的悍匪馮偉漢,與其在大角咀利得街遭遇,四名悍匪身穿防彈衣,手持自動步槍,以手雷開路,雙方對射400發子彈,匪徒扔了4顆手榴彈,造成包括警察在內的17人受傷,整個利得街滿目瘡痍。

  前三代悍匪們給香港帶來無數的暴力和驚懼,但對於這些亡命之徒來说,每次冒着槍林彈雨搶劫來的貨物,無非是幾百上千萬的金銀手錶而已,銷臓時還要忍受買家大幅砍價,這種性價比極低的犯罪生意,在第四代悍匪“大富豪”張子強眼裏,自然是無法上檯面的。

  張子強的目標,顯然不是港島九龍那些金店表行,他瞄準的,是憑藉樓市生意斂得億萬身家的地産巨富們。

  3

  葉繼歡1993年在旺角街頭聞名天下之后,逃出港警的追捕潛回大陸。1996年5月13日,他與兩名同伙帶着大批槍械返回香港,此行的目的,就是應張子強的邀請,干一票大的。

  張子強,1955年出生於愛吃狗肉的廣西鬰林,4歲時隨父母逃港,住在貧窮擁擠的油麻地。他自小不愛讀書,既不願意在家裏的涼茶鋪幫忙,也不肯聽從父親安排去做裁縫,他只喜歡燈紅酒綠的香港花花世界,混跡各類名人派對,這種高調愛現的性格,決定了他與前幾代悍匪們截然不同的行事風格。

張子強和成龍,香港,1995年張子強和成龍,香港,1995年

  1991年7月,張子強通過在安保押運公司當文員的妻子,獲取了運鈔車行駛路線和時間表,隨后他跟兩名同伙在啟德機場搶劫了隸屬他老婆公司的一輛運鈔車,得到現金高達1.7億港元。但到了9月份,張子強就被警方逮捕,被判18年。可惜的是,通過花重金聘請律師上訴,1995年他被當庭釋放,警察局反而倒賠他800萬。

張子強和DA199牌照蘭博基尼,香港,1995年張子強和DA199牌照蘭博基尼,香港,1995年

  在“蒙冤入獄”過程中,張子強在監獄中認識了葉繼歡的手下陳智華,並托陳智華給葉繼歡帶話,提出共同合作綁架李嘉誠兒子李澤鉅。本來在廣東老家安穩度日的葉繼歡欣然應允,在1996年5月13日,和陳智華等人攜帶大批槍支彈藥,在香港西環偷渡登岸,卻不湊巧,遭遇到三名正在巡邏的警察,雙方猛烈交火。

重傷被捕的葉繼歡,香港西環,1996年重傷被捕的葉繼歡,香港西環,1996年

  可能是久疏戰陣,葉繼歡在槍戰中被子彈擊中下身,陳智華倉皇逃跑,留下重傷的老大被逮捕,第四代悍匪代表人物就此謝幕。在得到陳智華的報告后,張子強並沒有對綁票計劃喊停,他繼續觀察李澤鉅的每日行程,發現並無異常,於是在葉繼歡被捕的第10天,張子強決定動手。

  綁架的過程異常簡單。張子強團伙在李澤鉅每日返回壽臣山道豪宅的途中設下埋伏,用前后兩部車把李澤鉅堵在狹窄山道中間,然后用槍脅迫他們下車,將首富的兒子塞進自己的車便揚長而去。后續的劇情便廣為人知:張子強單槍匹馬登門索要贖金,李嘉誠豪爽支付10.38億港幣,換回了兒子。

  此役令張子強榮譽“世紀悍匪”之稱,10.38億的贖金在全球歷史上恐怕也絶無僅有。成為億萬富翁的張子強,本可以就此收手,但他顯然不忘初心繼續前行,在一年后重施故技,綁架了新鴻基地産的主席郭炳湘,並成功索要了6億港幣贖金。至此,香港四大家族已經向張子強貢獻了16億港幣。

  喋血街頭的前幾代悍匪,除了經常“光顧”鄭裕彤旗下的周大福之外,極少干擾頂級巨富們的發財生意。張子強在一年時間內,洗劫了四大家族中的兩家,斬獲16億港幣,是80-90年代幾代悍匪所獲總和的10倍,這讓無數罪犯大呼開眼。但在普通人眼裏遙不可及的16億,對四大家族來说,卻只能算是個小小數字。

  在悍匪巨盜為那點兒金銀手錶而衝鋒街頭的那些年,地産巨富們顯然也沒闲着,他們在做更大的生意。

  4

  第一代悍匪吳建東搶劫寶生銀行運鈔車的1984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這一年的十二月,中英兩國經過長達22輪的艱苦談判,終於簽署了安排香港回歸的《聯合聲明》,也正是在十二月,香港樓市見底。

  如前文所述,在1984年之前,香港樓市經歷了兩個周期頂峰:1972年(四大家族的地産公司集體上市)和1981年(長江實業和新鴻基兌現巨額利潤,恆基兆業上市)。1982年撒切爾訪華,拉開了中英談判的序幕,由於香港前途不明,樓市急劇下跌。在這個過程中,李嘉誠們繼續利用“反周期”玩法,低價購買土地和物業。

  到了1984年12月,香港歸屬明確,樓市開始反轉。從1984年開始,到香港回歸的1997年之間,香港樓市經歷了三波明顯的“升浪”。

  第一次升浪(1985年-1989年):從《聯合聲明》落定開始,香港樓市回溫明顯,即使中間遭遇1987 年10 月全球股災,樓市也很快企穩。同時由於過渡期的安排,香港成為國際資本進入大陸的重要跳板,海外資金大幅流入,推升了整體樓市上漲。

港島俯瞰,香港,1986年港島俯瞰,香港,1986年

  第二次升浪(1991年-1994年):1991年2月,海灣戰爭結束,內地的風波也逐漸平靜,加上通脹高企,房價觸底后急劇上漲,1991年全年香港房價上漲55%,1992年再漲30%,同時地王頻出,地産商瘋狂推高麵粉價格,居民也抱着“細樓換大樓”的想法,積極參與買房炒房當中。

被拆毀前的九龍城寨,香港,1993年被拆毀前的九龍城寨,香港,1993年

  第三次升浪(1995年-1997年):1994年港英政府通過干預,短暫地壓制住了樓市的投機氣氛,但到了1996年,房價再次飆升,一個排隊輪購的籌價都能炒到130 多萬。這次主升浪的高峰出現在1997 年6 月,香港帶着歷史高位的房價,迎來了回歸祖國。

排隊認籌新盤灝景灣的人群,香港,1997年排隊認籌新盤灝景灣的人群,香港,1997年

  由上可見,從第一代悍匪搶劫中環表行的1984年,到第四代悍匪綁架郭炳湘的1997年,香港樓市經歷了一波超級牛市,中間只有短暫的三次回調,主調就是香港永遠漲。以地産為主業的四大家族,自然是賺的盆滿鉢滿,10個億對於長江實業、6個億對於新鴻基來说,僅是半個樓盤的利潤。

  表面上看,李嘉誠和郭炳湘損失了真金白銀,在與社會另一個極端的人的較量中暫落下風,但站在1997年的歷史關口上,四大家族面前擺着的是史無前例的時代盛宴:急劇提升的政治地位、張開雙臂的內地市場、即將進入超級牛市的中國房價。他們揮別了一個黃金時代,迎來了一個白金時代。

  綁架完郭炳湘的張子強,似乎處於人生巔峰之上,他甚至上電視台宣講他的“成功學”。但時代留給他的時間,以及給悍匪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1997年,一切將終結於1997年。

  5

  自小在香港長大的張子強, 顯然沒有感受過人民專政的鐵拳,在回歸后的前幾個月,仍然肆無忌憚。1998年1月,他在香港新界北區搞了800公斤炸葯被港警發現,為了躲避搜捕,他潛逃至廣東,自以為安全。但他不知道的是,曾經在深圳抓捕悍匪馮偉漢的廣東公安,已經盯上了張子強。

  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和同伙胡濟舒兩人前往江門,在珠海開往江門的外海大橋的一個檢查站,被手持衝鋒槍的特警抓獲。抓捕的地點是經過精心安排的,汽車在大橋上,只有前后兩個方向可走,逃跑路線被鎖死,前后一堵插翅難逃。

審判中的張子強,廣州,1998年審判中的張子強,廣州,1998年

  張子強雖然被捕,但在哪裏受審卻非常微妙。由於種種原因,悍匪在香港享受的待遇遠勝於內地。例如,張子強在啟德機場案中讓港警倒賠800萬,葉繼歡等殺人如麻的悍匪,在香港也沒判多少年。因此,聰明的張子強向香港政府要求引渡,但跟在深圳被捕,移交香港的馮偉漢不同,香港政府直截了當地拒絶了張子強的請求。

  1997年回歸之后,香港的管理,逐漸向大資本家大財閥階層傾斜,內地給香港的衆多大禮包,主要受益者也是香港的巨富階層。“四大家族”未必站在最前台,但影響力跟港英政府時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得罪了四家財閥中兩家的張子強,在外海大橋上被抓的那一刻,命運已經被確定。

  1998年11月12日,張子強被判死刑,沒收財産人民幣6.6億。12月6日,張子強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從判決到行刑,用了不到一個月。

執行槍決前的張子強,廣州,1998年執行槍決前的張子強,廣州,1998年

  在張子強之后,第五代悍匪“高佬雄”季炳雄在回歸之后仍然活躍了一段時間。他是歷代悍匪中“職業生涯”最長的,最早的犯罪記錄可以追溯到1984年。在回歸后,他在1998年搶了兩次珠寶行,此后便一直隱匿,直到2001年在街頭槍擊三名盤問他的便衣,才再次進入警方視野。

  2003年 ,香港警方在油麻地發現季炳雄蹤跡,隨即調集特警圍剿,終於將最后一位悍匪逮捕歸案。事實上,在進入到2000年之后,香港治安大為改善,每年發生的槍械搶劫案,基本都在個位數,日趨減少的態勢非常明顯,季炳雄的最后幾年,几乎在唱獨角戲,他的歸案,也正式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

  吳建東、陳虎矩、葉繼歡、張子強、季炳雄,這五代賊王,以及他們所代表的無數悍匪,縱橫香港20年,自此全部謝幕退出歷史舞台。昔日血腥的街道、碼頭、商鋪、深巷等,慢慢地有了新的名字:李家的城。屬於地産巨富們的狂歡時代終於到來。

  6

  香港公認拍警匪片最好的兩位導演,分別是杜琪峰和劉偉強,曾經拍過經典無數。不過他們兩位最近的擔綱導演的電影,前者是《天師捉妖》,后者是《建軍大業》。

  雖然老同志拿不出新作品來,但不代表“悍匪片”自此走向終結。近年來,香港銀幕上從來不缺警匪片,吳彥祖古天樂甚至劉德華還在飾演着各類犯罪角色。但在這些年上映的影片中,最讓人膽寒的悍匪角色,卻來自一部叫做《維多利亞壹號》的電影。

  在這部血腥無比的電影中,何超儀扮演的女殺手,潛入一座高檔住宅樓,從門口瞌睡的保安開始殺起,陸續把清潔工、家庭主婦、夜歸的男主人、嘿咻中的小青年、呆傻的毒販、敲門的警察等統統殺掉,製造了11屍12命的驚天大案。

  所有這些,僅僅為了讓自己看中的房子變成凶宅,逼房東降價出售 —— 這就是香港熒屏上新一代的悍匪。

  在電影之外的香港,地産巨富們利用無比強大的資本,逐步控制了物流、金融、電力、碼頭、電信等所有具備“坐地收租”特性的産業。而在他們擅長的房地産行業,則繼續玩着“限制土地供應,合謀推高地價”的游戲。在這種背景下,地産巨富們的資産,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飆升。

  2017年4月19日,曾經惡滿香江的葉繼歡在獄中去世,媒體在做相關採訪時,才發現他昔日的老闆劉鑾雄,一直以來都委託自己的基金會,拿錢貼補葉繼歡在內地生活的妻女。據香港媒體稱,葉繼歡的女兒在劉鑾雄的資助下,2010年考入了清華大學。

  悍匪與巨富的恩怨情仇,早已隨着滾滾紅塵而消逝褪色,他們給時代的注釋卻永遠深刻:匹夫之勇的搶劫,與利用制度的掠奪,本質可能類似,但所得卻永遠相差千倍萬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