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全球最大比特幣交易所失竊倒閉 掌門人如何尋找真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01日 20:5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失竊倒閉,掌門人如何尋找真兇?

財富中文網

  他曾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掌門人,后遭遇離奇失竊案倒閉。隨着線索不斷浮現,比特幣價格水漲船高,馬克·卡皮爾斯也在努力破案。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作者:Jen Wieczner

  Mt. Gox歷史改變的那一刻來得悄無聲息。當時,Mt. Gox還是全世界最大比特幣交易所,首席執行官馬克·卡皮爾斯在豪華複式公寓裏獨自一人,身邊只有寵物虎斑貓,公寓窗外是東京全景。

  2014年3月7日晚上,Mt. Gox宣佈價值4.73億美元的85萬個比特幣失竊,占當時全世界比特幣總數的7%,那一晚卡皮爾斯几乎無眠。Mt. Gox辦公室前擠滿了抗議者和攝像人員,比特幣價格一瀉千里,這位向來鎮定的法國人把自己軟禁在房間裏,每日烤些喜歡的奶油糕點充饑,一邊讀着互聯網各角落湧來的咒駡郵件,大部分都駡他偷了自己的錢。直到今日,Mt. Gox被黑還是比特幣簡短歷史上最慘烈的災難。 

  直到律師回家,卡皮爾斯才有時間回到電腦前,在屏幕上查看可怕的數字。公司崩潰后,他花了好幾天系統地檢查Mt. Gox的舊數字錢包,也就是用於訪問比特幣的字母數字秘鑰存儲的地方。他一個個找,找了十多個全是空的。但這次,區塊鏈掃描軟件運行六個小時候,悄然顯示一個意想不到的數字:他發現存在雲端的20萬個比特幣,顯然已經遺忘三年,從來沒動過。 

  馬克·卡皮爾斯在東京新宿區。曾擔任Mt. Gox首席執行官的卡皮爾斯之前把筆記型電腦忘在公園長凳上都不擔心,但現在包不離手就怕被偷。圖片來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接受《財富》幾次採訪時,卡皮爾斯第一次完整分享了Mt. Gox最后時刻發生的事,包括如何突然找到20萬個比特幣。

  遺忘的比特幣失而復得成了Mt. Gox用戶彌補損失的唯一機會。還有65萬個比特幣失竊,怎麼丟的大家都清楚,是一些黑客干的。但卡皮爾斯還是在加密貨幣圈聲名掃地。雖然新出現的證據顯示他不用擔罪,法律如何判決尚無定數。

  諷刺的是,現在卡皮爾斯認為找回20萬個比特幣並不算幸運。因為這些比特幣引發了爭議,他在想如果當初沒找到會不會更好。“當時我覺得找到這些幣對大家是好事,”32歲的卡皮爾斯说,雖然在日本生活了近九年,但说話仍帶着濃重的法國口音。“現在卻成了爭議的主要原因。”

  對很多人來说,比特幣失而復得這個遲來的好消息有些讓人不敢相信,也讓向來冷靜,從程序員變為大亨的卡皮爾斯顯得更加心虛。會不會他只是從小金庫裏吐出了一些,好讓人們少找他麻煩?很快人們發現更多懷疑他的理由:泄露的交易記錄中有一個明顯是Mt. Gox內部賬戶,現在一般被稱為“Willy bot”,該賬戶會故意虛增賬戶余額,然后用來買比特幣。

  如果Mt. Gox缺比特幣,Willy就會幫忙補上。有時也用另一種方式交易,即賣出借來的比特幣套現。批評者推測,一旦失敗,此舉便是採用欺詐方式維持Mt. Gox經營。

  Willy bot可疑交易行為曝光后,2015年8月卡皮爾斯被捕,罪名為操縱電子數據。去年夏天他在法庭上承認他聲稱的“義務交換”,但不承認有違法行為。在監獄待了近一年后,目前卡皮爾斯在東京受審,罪名包括貪污和違反信任原則等,但都與比特幣失竊無關。

  意料之外的轉折卻讓卡皮爾斯擔心。Mt. Gox倒閉到2014年4月清算期間,比特幣價格下跌了超過20%到483美元。兩年半后比特幣價格才回到之前高點,時間很長,所以很多Mt. Gox的受害者覺得丟的錢不太多,所以沒有提起索賠。但去年初比特幣終於突破之前高點。

  5月底比特幣價格已接近2200美元,Mt. Gox剩下的202185個比特幣價值已遠超任何索賠金額。12月比特幣價格達到2萬美元時,Mt. Gox的資産(當時還包括比特幣現金等衍生品)激增至44億美元,達到當初Mt. Gox宣佈損失的十倍。“宣佈破産后,剩下的資産突然升值50倍,真是前所未有,”律師兼Mt. Gox債權人丹尼爾·凱爾曼说,他在東京忙這個案子已經一年。

  2014年馬克·卡皮爾斯(右二)宣佈Mt. Gox破産。圖片來源:JIJI Press/AFP/Getty Images

  單獨拘禁期間,卡皮爾斯研究了好幾個月日本破産法,他知道法律中有個漏洞:根據破産法,大部分資産都要返還給Mt. Gox股東,而他持有88%份額。在當前價格下,這筆橫財會讓他變身億萬富翁。但同時也意味着沒完沒了的訴訟和人身威脅,這是宣佈個人破産的卡皮爾斯極力避免的。他表示如果收到錢很願意交出去,但由此産生估計高達60%的稅將是災難性的。

  “我從沒想過留下這筆錢,”我們3月在東京見面時,卡皮爾斯说。“那樣只會更麻煩。”

  我們在一家日本咖啡館二樓,會議室逼仄悶熱,卡皮爾斯说跟之前他的牢房比大不了多少。拘禁期間他不能使用電腦,只能用筆記本量牢房打發時間。(釋放后,卡皮爾斯還發給朋友一張拘禁期間減掉70磅體重的圖表。)這一日,東京終於感覺像春天,櫻花四處綻放,但他一直窩在咖啡館裏,因為這裏距離各種律師的辦公室和破産管理人的辦公室差不多,他經常出於對之前客戶的“責任感”跟破産管理人會面。他说最近太忙,這天早上都沒時間刮鬍子。

  Mt. Gox名字來自卡牌游戲Magic: The Gathering Online eXchange首字母縮寫,正是該游戲2011年啓發創始人傑德·麥卡勒布搭建出網站原型。員工印象裏,卡皮爾斯從不會因任何事慌亂。他總是坐在震動按摩椅上開會,喜歡用辦公室買的3D打印機打印梳子。他回答問題時有句口頭禪:“應該沒問題。”

  但他最近多了一種跟執掌Mt. Gox期間顯然不同的黑色幽默。他笑着说,即便現在想買比特幣,估計也沒有交易所肯賣給他,還有距離上次收到死亡威脅已經幾個月了,“創下了新紀錄”。不過回憶起2014年2月那些無眠之夜,發現Mt. Gox所有比特幣不翼而飛時,他表情很嚴肅。“我覺得這是一輩子最慘的經歷,”他说。但他並不確定當初能不能做得更好。“如果當時我有現在的知識,當然可能處理得更完善,”他口氣老練,顯然已说過多次。“根據當時我掌握的信息,還有當時的情況,我還是認為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至於當時卡皮爾斯究竟掌握哪些信息,還有何時知曉都更像個謎,還有到底是誰偷了那些比特幣。比特幣的公共記錄,也就是區塊鏈允許所有人查詢交易記錄,從而查看Mt. Gox的比特幣去了哪些錢包。但多位專家證實,區塊鏈分析揭露了一項令人不安的事實:2013年中 Mt. Gox的比特幣就已失竊,但八個月后才公之於衆。

  分析顯示,宣佈破産的時機恰逢Willy bot高速運轉四處騰挪,有可能從中看出卡皮爾斯真實目的。“我感覺這是一種回應真相的方式,是的,所有的錢都沒了,” Chainalysis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格羅納傑表示。當時Mt. Gox破産管理人聘請Chainalysis調查比特幣失竊真相。但這也是為何他相信卡皮爾斯從未計劃帶着20萬個比特幣潛逃。“我認為,如果他在破産之前找到這些幣,就不會宣佈破産,”格羅納傑稱。他表示,卡皮爾斯原本可以用這些幣彌補自己的損失。

  2014年Mt. Gox凍結比特幣提取后,一位名叫科林·伯吉斯的用戶從倫敦飛到東京。由此到Mt. Gox宣佈破産的兩個多星期裏,他天天在交易所總部外舉牌抗議,牌子上寫着,“MTGOX,我們的錢去哪了?”很快有其他抗議者跟他一起,可見當時世界各地的Mt. Gox用戶沮喪之情。

  金·尼爾森也很煩惱,但他不太喜歡直接抗議。尼爾森是個性格溫和的瑞典軟件工程師,留着山羊胡,聲音低沉,他也在Mt. Gox持有比特幣,之前其實沒接觸過區塊鏈技術。但他最出名的是研究複雜的軟件漏洞。業餘時間裏,他曾一下午打通超級瑪麗2所有關卡。這也是他對待Mt. Gox問題的方式:“就像全世界最大的拼圖,要是誰能解決,肯定讓世人驚嘆。”

  解決Mt. Gox一案的軟件工程師金·尼爾森站在東京新宿站附近的街上。圖片來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他跟Mt. Gox其他一些用戶組建了區塊鏈安全公司WizSec,專門查失竊案。雖然公司很快解散,尼爾森還是繼續秘密追查,他自學區塊鏈分析技術,不厭其煩地追蹤Mt. Gox被偷的錢。雖然一開始尼爾森也查了失竊案中卡皮爾斯有沒有參與,但很快發現卡皮爾斯跟他一樣想查出真相。

  在卡皮爾斯最需要朋友的時候,WizSec團隊來到他的公寓,還帶了做蘋果餡餅的配料。很快卡皮爾斯向尼爾森提供了Mt. Gox內部數據協助調查。“真希望是我偷的,這樣我就能還回去,”當時卡皮爾斯告訴他們。

  接下來四年裏,尼爾森估計有一年半花在調查入侵Mt. Gox的黑客。這些努力完全無償,他在Mt. Gox只有12.7個比特幣,是最小的債權人之一。J·莫里斯曾協助創立WizSec,但很快就離開了也沒參與調查,在他看來,尼爾森的舉動充分體現出比特幣的優點——去中心化的系統,沒有政府管控,全靠個人用戶支持。“金非常謙虛,從來不吹牛,他都沒想着發財,只是為了充滿熱情的項目付出多年努力,”莫里斯说。“這就是比特幣的本質。”

  2016年初,尼爾森找到一個嫌疑人。他查詢被盜資金時發現,Mt. Gox宣佈失竊的65萬個比特幣中,有63萬個直接進入同一人控制的電子錢包。此人在Mt. Gox也有賬戶,用戶名叫WME。尼爾森偶然發現比特幣在綫論壇上一個舊帖子,有個用戶名裏帶WME的人在論壇裏發脾氣,抱怨另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凍結了他的賬戶。“把清白的錢還給我!”帖子裏寫道。

  抱怨時,WME透露他持有一些比特幣錢包。但最大的突破出現在該用戶發布的一封律師信,信上清晰寫着他的真實姓名。像通常找到大發現后一樣,尼爾森立刻寫信給紐約的美國國稅局探員加裏·阿爾福德,請他協助抓捕網絡罪犯。

  7月炎熱的一天,警察湧入希臘一個海灘邊,抓走了跟家人度假的俄羅斯人。美國聯邦檢察官指控38歲的IT專家亞歷山大·威尼克非法轉移53萬個Mt. Gox被盜比特幣,主要通過名為WME的電子錢包和其他賬戶。檢方還指控他協助經營BTC-e交易所,該交易所主要目的是非法洗錢。

  調查方稱,成立BTC-e可能就是為了洗從Mt. Gox偷的錢。區塊鏈分析顯示擊垮Mt. Gox的偷竊行為從2011年秋天就已開始,跟BTC-e成立時間差不多。Mt. Gox在綫存儲庫——即所謂“熱錢包”的秘鑰遭竊並複製,泄露了交易所的存儲地址。同為債權人,Chainalysis的格羅納傑表示,接下來兩年裏,比特幣進入交易所后十分之九皆被盜:“就是说井底有個洞,有人不斷通過洞偷錢。”

  卡皮爾斯稱,由於黑客每次只偷很小數目,而賬目整體在增加,所以沒留意。“比特幣沒有減少,”他表示。“只是增加的沒那麼多。”

  尼爾森認為,他能證明威尼克與另外10萬個聯邦政府沒有提到的失竊比特幣有關,不過他並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幫上政府調查,還是只幫着證明了政府的結論。威尼克反對從希臘引渡,美國起訴書中沒有透露另外五名被告名字,美國國稅局拒絶就“正在進行的”調查發表評論。但簽署該起訴書的前聯邦檢察官凱瑟琳·霍恩表示,威尼克曾使用比特幣,明顯有犯罪行為:“一開始看起來無法解決,通過使用比特幣就能追溯。”

  對卡皮爾斯來说,威尼克被捕證實了長期以來的猜測:2011年Mt. Gox遭受一系列拒絶服務等網絡攻擊時,俄羅斯比特幣交易所管理者是背后主謀。卡皮爾斯说,“他這麼做,Mt. Gox是受害方,所有債權人都是受害者,我自己也是受害者。”

  威尼克拒絶指控,目前尚未因從Mt. Gox盜竊受到指控。但從規模和持續時間來看,他跟幫着洗錢的盜賊們關係不一般:“我敢说起碼他知道該把錢往哪裏匯,”尼爾森表示。

  該案還帶出比較諷刺的笑話:威尼克稱失竊的比特幣都是立刻出售,比Mt. Gox宣佈被黑早很多,所以受害者實際損失的金額比起黑客賺到的金額高得多,據Chainalysis估算,黑客收入約為2000萬美元。

  一旦比特幣轉為現金,區塊鏈線索就斷了。這意味着即便當局從嫌疑人手中沒收比特幣,也沒法證明這些幣來自Mt. Gox。住在亞利桑那州的債權人肖恩·海斯表示,索賠338個比特幣會“改變生活”,他補充说,“如果能拿回來一些很高興,但總會想剩下的那些在哪?”

  對伯吉斯來说,最關鍵在於他的抗議終於有了回應。“我們終於知道比特幣去哪了,只是拿不回來,”他说,“在我看來,問題解決了。”

  近四年裏,喬什·瓊斯都認為之前在Mt. Gox的近44000個比特幣能找回來。2017年中,比特幣價格飛漲,Mt. Gox的資産比之前4.3億美元索賠金額多出好幾倍。去年秋天,Mt. Gox托管人,也代理安全氣囊製造商高田公司的頂尖重組律師小林信明透露,根據日本破産法,債權人索賠金額不得超過2014年時的價值:即每個比特幣483美元。“簡直瘋了,”瓊斯表示,他的比特幣主要是為Bitcoin Builder的客戶代持,成立該公司后,在Mt. Gox最后幾星期裏主要做套利交易。“事情不能這麼辦。”

  瓊斯在聖莫妮卡家中什麼也做不了,但另一位主要債權人正努力確保比特幣完全分配給Mt. Gox受害人。美國人理查德·福爾瑟姆曾在貝恩諮詢日本分公司工作,后來在日本成立了首批私募股權公司,他聘請日本最大的律所制定了一項計劃:要是Mt. Gox不再處於技術性破産狀態呢?

  11月他們提交請求“民事恢復” Mt. Gox,目前在東京地區法院審理。一位外部審查員2月表示支持該建議。西村朝日合伙人慎福岡(音譯)主要負責此案,他相信很快會獲批,可能4月底就有消息。“我們相信法院對破産案件中的問題有充分理解,”福岡表示。

  當然,他提到的問題也包括大部分Mt. Gox資産應屬於馬克·卡皮爾斯。“如果最終結果是這樣就搞笑了,”Kraken首席執行官傑西·鮑威爾说,Kraken是位於舊金山的比特幣交易所,也曾被制定協助調查和分配Mt. Gox索賠案(他自己也是大債權人)。

  如果福岡的計劃成功,日本將第一次出現因破産“撤銷”的公司重新恢復。他表示:“這是非常特殊的情況。”傳統的民事恢復案中,只要法院批准,通常要花6個月完成,也意味着樂觀情況下,最快今年下半年債權人就可獲賠,最理想是通過比特幣方式。福岡表示還會考慮在恢復計劃中提出進一步調查失竊比特幣,希望能多找回一些。(他補充说,CoinLab一項7500萬美元的訴訟曾拖延破産進程,可以通過撥出法定准備金避開)。

  這對托馬斯·布拉齊耶爾之類債權人來说將是非常棒的結果,布拉齊耶爾在紐約對沖基金B.E. Capital Management擔任董事總經理,他曾以八折價格買下當時價值100萬美元的索賠權,估計不管結果怎樣都能賺到錢。“當然,如果能順利恢復就發大財了,能賺8倍,9倍甚至10倍。”布拉齊耶爾说。

  對蒙羞多年的Mt. Gox首席執行官來说,這也是解脫,他说這輩子再不碰加密貨幣:“現在我跟加密貨幣唯一的關係就是解決破産案,再沒別的。”卡皮爾斯说。此外,他也對電子貨幣最初的承諾失去信心:“我相信,現在比特幣已經完蛋了。”

  兩年前的夏天卡皮爾斯從獄中獲釋后,每過幾個月就要換個公寓,主要擔心人身安全。遭拘禁的三個月裏,他每天從早到晚接受審訊,拒絶承認日本警方指控的罪行,他還一度被指為神秘的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雖然他感覺指控力度不強,仍然有可能被定罪,至少第一次審判中有可能。日本的定罪率高達99%,也是少數允許檢察官申請兩次開釋的國家。

  一兩年后,他還是有可能回去坐牢。“出獄后,我感覺一切都像做夢,感覺不到周圍的事物是否真實,”他一邊吃奶油草莓蛋糕一邊说,“直到現在我都不確定。”

  東京新宿區,卡皮爾斯站在Toho電影院樓頂。圖片來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卡皮爾斯並未因就Mt. Gox破産情況说謊受審,關於這點即便最同情他的人也不願原諒。“Mt. Gox的比特幣沒了之后,他還在從其他用戶手裏獲得新幣付給其他人,有點像龐氏騙局裏的伯尼·麥道夫,”律師凱爾曼说。

  到目前為止,卡皮爾斯還沒去過美國(審判期間也不得離開日本),只好充分發揮日語流利和熟悉日本正式商業習慣的優勢。他表示,威尼克被捕后洗脫了自己的嫌疑,找工作也容易了許多。即便如此,Mt. Gox的污點還是擺脫不去。“沒人願意請他,”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Quoine首席執行官麥克·栢森表示。

  今年早些時候,馬克·卡皮爾斯終於找到一份新工作:總部位於美國丹佛的VPN服務公司London Trust Media首席技術官。最近該公司業務拓展到加密貨幣相關企業。“戰鬥的關鍵時刻,我很願意再給馬克一次機會,” London Trust Media聯合創始人兼總裁安德魯·李表示,他曾簡短負責過Mt. Gox在美國的業務。

  即便Mt. Gox成功恢復,可能也不會持續很久。不過這也攔不住卡皮爾斯幻想各種辦法找回失竊的65萬個比特幣。就算原始的幣沒法找回,也許Mt. Gox可以持續經營一段時間,用收入還清債權人的錢。卡皮爾斯還表示發現有交易所可能願意向受害人捐出一部分利潤。

  但Kraken的鮑威爾等人都表示,窟窿太大實在難以填補。此外,Mt. Gox重新開張又能交易什麼呢?曾抗議Mt. Gox的伯吉斯補充说,“重開就像再造一艘名叫泰坦尼克的船。”

  對他來说,交易所徹底關閉意味着其他找不回來的比特幣跟着大船沉入海底。

  (譯者:Pessy)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311.1895
-11.1500
NASDAQ7119.7989
+1.1215
S&P 5002669.9099
+2.9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