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行董事長陳四清:全球金融治理處在最困難時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23:47   21世紀經濟報道

  中行董事長陳四清:全球金融治理處在最困難時期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黃斌 北京報道

  “經濟全球化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爲什麼這麼說?從英國脫歐,到川普開始的美國優先和貿易戰,再到現在的意大利危機,後面還會發生什麼我不知道。我剛剛從南美回來,南美受到的衝擊也很大。”6月14日,中國銀行董事長在“第十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在此背景下,“全球的金融治理是最困難的時候,因爲經濟全球化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

  他表示,新興經濟體在全球GDP中的佔比在不斷擴大,“按照購買力的評價,2008年新興經濟體佔全球GDP份額51.2%,到去年已經達到59%,增長了近8個百分點。但也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因爲發達經濟體通過量化寬鬆、加息,可以把所有的風險轉移。”

  “美國金融危機2008年發生以後,其實看經濟的波動線,美國沒有受到大的影響,真正的影響都轉向歐洲、轉向新興經濟體、也轉向了中國。”陳說。

  對於新興經濟體推進全球金融治理,陳四清提出三點建議:

  第一,新興經濟體要練好內功,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把自己的實體經濟建設好,把自己的金融體系建設好。全球金融治理方面,要完善內部治理機制、完善國家的監管體系和金融體系、完善區域的金融體系治理,同時防止過多的泡沫化。

  第二,發達經濟體要加強政策協調,減少負面溢出效應。負面溢出效應有部分會迴流到發達經濟體內部,有些國家應當承擔。有些國家最後會爲自我優先的政策吃到苦頭,不顧周圍的鄰居要把自身建設好是很難的。在全球一體化情況下,不能“各人自掃門前雪”。

  第三,要加強金融互助,完善治理體系。特別是在一攬子貨幣建設裏面,新興經濟體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定要打破美國的一票否決權。我們在全球金融治理體系方面,還要走更長遠的步伐。人民幣國際化的路子還很長,在國際化過程當中,外匯儲備裏面用到人民幣就是1.3%。

  以下爲陳四清講話全文:

  剛纔屠光紹先生回顧了論壇怎麼建起來的過程,讓我也有了回家的感覺。中國銀行100多年的歷史,三次把總部設在上海,現在在上海設的也是第二總部,所以我今天也是“回家”了。今天我來談談全球金融治理,以及如何在這個框架裏振興新興經濟體的成長。

  我的第一個觀點,經濟全球化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爲什麼這麼說?從英國脫歐,到川普開始的美國優先和貿易戰,再到現在的意大利危機,後面還會發生什麼我不知道。我剛剛從南美回來,南美受到的衝擊也很大。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全球的金融治理是最困難的時候,因爲經濟全球化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

  第二個觀點,目前是經濟全球化最有希望的時候,也是全球治理最有希望的時候,這種希望源於中國進入了新時代。在新時代下,我們按照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想來推進全球化。我們按照共享共建的原則來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以及全球金融治理。

  我這裏有一些數字跟大家分享。按照購買力的評價,2008年新興經濟體佔全球GDP份額51.2%,到去年已經達到59%,增長了近8個百分點,這還是經歷了十年的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從增長來看,過去十年,新興經濟體的年均增長5.1%,比發達國家高出3.9個百分點。從全球貢獻來看,新興經濟體在2017年貢獻率已經達到80%,成爲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這些數據都說明,新興經濟體的市場作用越來越大了。

  儘管如此,新興經濟體也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發達經濟體通過量化寬鬆、加息,可以把所有的風險轉移。

  美國金融危機2008年發生以後,其實看經濟的波動線,美國沒有受到大的影響,真正的影響都轉向歐洲、轉向新興經濟體、也轉向了中國。爲什麼這樣?原因是多方面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金融治理體系出現了問題。

  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國際資源配置效率很低,大量剩餘資金在套利,只有中國在支持實體經濟,全球虛擬經濟的成分仍然很高。

  二是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的負面外溢效應很強。大家都罵美國,但大家都把外匯儲備用美元來儲備。

  三是金融風險防範機制不完善。各個國家特別是新興經濟體國家主要靠外匯儲備防範風險,但是這些外匯儲備隨着貨幣寬鬆政策的推行,早就“打折”了。

  我們現在的1萬多億的美國國債和3萬多億的外匯儲備,跟2008年幣值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這個全球最有希望又最困難的時候怎麼推進全球的金融治理?我提三點建議。

  第一,新興經濟體要練好內功,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把自己的實體經濟建設好,把自己的金融體系建設好。全球金融治理方面,要完善內部治理機制、完善國家的監管體系和金融體系、完善區域的金融體系治理,同時防止過多的泡沫化。

  第二,發達經濟體要加強政策協調,減少負面溢出效應。負面溢出效應有部分會迴流到發達經濟體內部,有些國家應當承擔。有些國家最後會爲自我優先的政策吃到苦頭,不顧周圍的鄰居要把自身建設好是很難的。在全球一體化情況下,不能“各人自掃門前雪”。

  第三,要加強金融互助,完善治理體系。特別是在一攬子貨幣建設裏面,新興經濟體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定要打破美國的一票否決權。我們在全球金融治理體系方面,還要走更長遠的步伐。人民幣國際化的路子還很長,在國際化過程當中,外匯儲備裏面用到人民幣就是1.3%。

  謝謝大家!

  (編輯:馬春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