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8位頂級投資家慘敗時刻:輕則傾家蕩產 重則臥軌自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23日 20:23   北京新浪網

  來源:自由引導RMB

  一筆投資虧掉億萬美元是什麼感受?

  首先,你得有一億美元。

  賭業鉅富、PE大神、對衝基金之王、頁岩氣之王…這些代價昂貴的教訓,都發生在頂級投資家身上,每個都值得拿出來仔細研究一番。

  做投資,最好是從別人犯的錯誤裏吸取教訓。

  1 “頁岩氣之王” 虧掉股份

  被逐出公司,橫屍街頭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首席執行官、NBA雷霆隊老闆,奧布里·麥克倫登

  麥克倫登曾被福布斯評爲美國最膽大的億萬富翁。他白手起家,以5萬美元創辦公司,在2008年時個人身家高達30億美元。

  他創辦的切薩匹克能源公司成爲全美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僅次於行業巨頭埃克森美孚,改變了美國頁岩氣行業。

  他還和朋友合夥買下NBA球隊“西雅圖超音速隊”,將全隊搬遷到他所在的城市,更名爲俄克拉荷馬雷霆隊。

  麥克倫登對自己的切薩皮克公司非常有信心,不斷買入股票,並且不惜動用高槓杆。他的融資手段之一,是用股票做抵押,每3美元股票借1美元貸款。

  但是隨着2008年9月開始天然氣價格跳水、股票暴跌,麥克倫登的抵押品大幅縮水。麥克倫登接到華爾街追加保證金通知,被迫賣掉了幾乎所有他持有的切薩匹克能源公司的股票,淨虧20億美元,這佔到他資產的2/3。

  2013年1月,切薩皮克董事局趕走了麥克倫登,這位曾被評爲美國年度最佳的總裁,不得不以這樣的方式離開了自己23年前創建的公司。

  2016年3月,麥克倫登被指控非法採購石油以及操縱天然氣的招標等罪名。離奇的是,一天之後,他開車超速,撞向了高速公路的水泥牆,當場身亡。

  新聞報道,“不排除畏罪自殺可能”,但這都不重要了。

  切薩皮克能源股價走勢(2008年)

  2 拉斯維加斯的設計師,開“車”翻了

  美國賭業鉅富柯克•克科裏安

  克科裏安是美國賭業鉅富以及米高梅最大的股東。八年級中途輟學,先後成爲業餘拳擊手、二戰時的戰鬥機飛行員,曾先後創建過飛機租賃公司,三次收購併出售米高梅電影公司,並坐擁西城賭場、米高梅大酒店等。

  克科裏安被稱爲是拉斯維加斯的“設計師”,他將其最終打造成爲世界一流旅遊勝地。

  2015年,克科裏安逝世的時候大約有40億美元財產。

  克科裏安非常喜歡汽車,也喜歡買汽車公司股票,並有4次重要投資。

  1990-1995年,他通過投資克萊斯勒,賺了27億美元。

  2005年,他成爲通用汽車的最大股東,但因爲董事會拒絕按照他想要的方向改變,他清倉退出,稍微賺了點股息錢。

  2007年,克科裏安試圖再次收購克萊斯勒,但在競價中輸給一家PE。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躲過了金融危機中克萊斯勒、通用汽車的破產。

  然而……

  2008年4月到6月間,克科裏安又瞄上了汽車公司,他花了10億美元,佔股6.43%,成爲福特公司的最大個人股東。

  但之後因爲業績不佳和金融危機,福特股票大幅跳水,而克科裏安因爲本身的債務問題,不得不賣掉股票,在2008年10月-12月,克科裏安清倉了福特股票,損失7-8億美元。

  福特汽車股價走勢(2008年4月至12月)

  3 PE界大神

  在最熟悉的公司上虧13.5億美元

  德克薩斯太平洋投資集團(TPG)聯合創始人,大衛• 邦德曼

  TPG(德太投資)是世界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之一,目前管理超過500億美元的資產,被稱爲PE界神一般的存在。相較於競爭對手黑石、凱雷和KKR,TPG在中國的知名度稍顯遜色。

  但這並不影響TPG及邦德曼在業界的地位,其創造的一年1010億美元(2006年)的併購交易量紀錄,迄今仍無人能及。深發展、聯想集團等投資案例也讓TPG在中國成爲真正的贏家。

  收購陷入困境的企業,一向是大衛·邦德曼的拿手好戲,何況他對於華盛頓互助銀行十分熟悉,當初讓他一戰成名的美國儲蓄銀行併購案,正是賣給了華盛頓互惠銀行,他還曾在這家銀行擔任董事,並與CEO是多年好友。

  2008年4月,TPG投資13.5億美元,聯合其他投資方,以總金額70億美元入股華盛頓互惠銀行。9月,華盛頓互助銀行“由於資金流動性不足,無法履行債務”,被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接管,5個月內TPG的13.5億美元化爲灰燼。

  這恐怕是私募基金業有史以來最失敗的一筆交易,也入選了美國《時代週刊》評出的2008年度十大最糟糕交易。

  4 年度最佳對衝基金

  領獎後1個月破產,虧179億美元

  培洛頓合夥公司創始人,傑夫·格蘭特和羅恩·貝勒

  培洛頓公司由傑夫·格蘭特和羅恩·貝勒於2005年聯合創建,是2007年業績最好的對衝基金之一,收益率超過80%。2008年1月培洛頓公司在一個隆重的歐洲對衝基金頒獎禮上獲得了兩項權威大獎。然而1個月後,這家公司就破產了。

  培洛頓公司成立了一個ABS基金,主要標的是美國房地產市場抵押貸款證券,策略是做多高信用證券、做空低信用證券。這一策略在美國次貸危機之後,因爲做空部分賺的金盆滿盈。

  然而,之後ABS做多頭寸遭遇次貸危機的嚴重打擊,同時,因爲ABS基金像培洛頓通常的做法一樣,運用了大約9倍的財務槓桿。

  此後,交易便朝着當初設想的相反方向不斷髮展,銀行要求追加保證金。公司因此流動性耗盡,以投機者的結局告終,“數日之內”就損失掉了170億美元。

  5 華爾街最著名

  對衝基金經理“接飛刀”,玩脫了

  華爾街對衝基金大佬,比爾·阿克曼

  最爲知名的對衝基金活躍管理人之一。作爲潘興廣場(Pershing Square)管理基金的創始人及CEO,曾榮登2014年全球百家大型對衝基金年度排行榜榜首。

  過去數年間,其做空對象曾包括康寶萊、艾爾建制藥、塔吉特百貨、麥當勞、美國第三大漢堡連鎖店溫蒂漢堡、美國第二大傳統圖書零售商鮑德斯集團等。

  近兩年比較著名的案例是,做多Valeant藥業、做空康寶萊,均慘遭失敗。目前,管理資產規模爲82億美元,遠低於2015年7月200億美元的高峯。他還曾是最大的人民幣空頭之一。

  進入21世紀,傳統零售商被電商打得節節敗退,此時再大筆投資,不僅有價值發現的功效,也頗有些爲了“傳統”兩肋插刀的意味。

  在亞馬遜出現之前,巴諾書店和鮑德斯集團壟斷了美國的圖書零售市場。但亞馬遜出現後,事情就不一樣了。

  2008-2009,潘興廣場不信這個邪,接下了飛刀,逐步買入了鮑德斯1/3的股權,平均每股10美元,並通過維權投資者慣用的伎倆,改變公司管理層和戰略方向去影響投資標的。

  但最終,這家公司仍然避免不了破產清算的命運,投資者血本無歸。

  6 與索羅斯齊名的“傳奇投資者”

  卻被跳樑小醜騙了

  歐米加顧問公司創始人,利昂• 庫珀曼

  在美國對衝基金界,利昂·庫珀曼享受“傳奇投資者”的聲譽。他於1991年創立的對衝基金——歐米茄顧問公司,曾與朱利安羅伯遜的老虎基金、喬治索羅斯的量子基金以及梅里韋瑟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並稱國際四大對衝基金。

  而後三者則因爲各種原因,先後關閉,只有歐米茄挺立至今。

  新興市場是非常危險的投資地區,有時候,努力了半天賺到的利潤,會全部被騙子捲走。像庫珀曼這樣最誠實、最博學、最慎重以及最精明的投資家,就是這樣在新興市場上一敗塗地的。

  在外號爲“布拉格海盜”的捷克人維克多·柯澤尼和自己手下的投資經理同謀誘騙下,庫珀曼去買了阿塞拜疆的超大型國企油廠的期權。

  事實上,庫珀曼付出每股25美元的價格,柯澤尼只花了不到每股1美元。最終,庫珀曼的投資經理被捕,但柯澤尼卻在與美國沒有引渡協議的巴哈馬逍遙自在。

  7 德國經濟“教父”

  做空大衆栽跟頭,臥軌自殺

  德國第五大富翁,阿道夫·默克爾

  阿道夫·默克爾(這名字好霸氣,又譯“默克勒”)是全世界最富的商人之一,他的企業包括製藥公司和海德堡水泥公司。

  默克勒其貌不揚、生活樸素、爲人低調,集中體現了德國家族企業家精明踏實的品質,一度被稱爲德國工業精神的“象徵”、德國戰後經濟騰飛期間的偉大“教父”之一。

  2006年,默克爾財富爲115億美元,在福布斯世界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36位,德國第3。 2007年財富爲128億美元,全球第44、德國第4。

  2008年,縮水到92億美元,但仍然名列全球第94位,德國第5。

  曾經保守的實業家默克爾,卻戲劇性地栽在了高槓杆投資上。

  2008年10月,因爲不看好汽車業在金融危機後的前途,默克爾大舉做空大衆汽車普通股,不料,他遇上了史詩級的保時捷-大衆收購案。

  11月27日,大衆的股票出現了空頭軋平、一路狂飆,從200歐元升至1005歐元,這使默克爾家族損失慘重。

  同時因爲家族企業欠債過多(上百億歐元),無法按期償還債務,銀行家們又沒有給足夠的信貸支持,2009年1月,74歲的在疾駛而來的火車前跳下站臺,自殺身亡,離他自己的豪宅僅幾百米之遠。

  (保時捷試圖收購大衆,最後卻被大衆反購,成爲金融史、併購史上一段著名案例。)

  8 不凋花凋謝

  6周賺12億,然後5個月虧百億

  不凋花顧問公司創始人,尼古拉斯•馬奧尼斯

  馬奧尼斯是可轉換債券套利的專家,2000年用6億美元創立了不凋花基金(Amaranth),意味永不凋謝的花朵,最輝煌的記錄是6個星期賺了12億美元。

  明星交易員布萊恩·亨特2004年加入不凋花,2005年在天然氣期貨交易上有過輝煌戰績,馬奧尼斯因此非常信任亨特。2006年,不凋花加大了在天然氣期貨上的投資力度,4月,亨特在6周時間內幫公司賺取了12億美元的利潤。

  但隨後能源市場風雲突變,不凋花之前的利潤損失殆盡。此時,不凋花一半以上的資產都押寶在能源交易上。由於風險過於集中,鉅額虧損排山倒海而來。

  2006年9月,不凋花公司因爲巨量投機天然氣期貨虧損92.5億美元而宣告破產,成爲全球商品期貨市場及對衝基金行業史上最大一起投機虧損事件。不凋花終於凋謝了。

  從這些億萬美元的投資錯誤中,可以得到那些教訓呢?

  1 不懂而做,投資於自己不熟悉的領域

  還記得那位臥軌自殺的德國億萬富翁嗎?一向保守做實業的他,卻死在了高槓杆做空上。

  賭業大亨克科裏安最擅長的還是娛樂業,雖然他多次下重注在汽車業上,其實是高估了自己對該行業的判斷力。

  比爾·阿克曼在零售業的投資業績可謂慘淡,除了這裏提到的鮑德斯、塔吉特,他還重倉投過美國百貨巨頭彭尼(J.C.Penny),也是一敗塗地。

  與索羅斯量子基金齊名的歐米茄公司,則是在遠隔萬里、完全黑箱的阿塞拜疆石油廠上賭輸了一大筆。

  看懂一個行業一個公司好難,你還指望自己能涉獵遍全天下的好公司、好股票嗎?不如就畫一個小小的能力圈,守在裏邊。

  2 過度自信、路徑依賴、盈虧同源

  不凋花基金在短短6周內賺到12億美元,在隨後的5個月裏就虧掉近百億。培洛頓公司2007年賺了80%以上,獲得年度最佳對衝基金,但隨後1個月就破產,幾天之內虧掉179億美元。

  這兩個基金相似之處是,都是通過對衝交易高風險高槓杆的金融衍生產品,去博取高收益。跟歷史上著名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非常類似。

  雖然本身策略有其合理之處,但經過幾倍甚至幾十倍的槓桿放大後,就完全是賭大小的遊戲了。

  當你賺了很多錢的時候,你一定要搞清楚,是能力還是運氣?否則,那些讓你賺得盆滿鉢滿的,也可能讓你傾家蕩產。

  3 輕信、依賴別人

  歐米加顧問公司、不凋花基金,都輕信了投資經理和外部人士給出的美夢,卻忘了,如果好得不像真的,那它們很可能確實不是真的。

  投資是件嚴肅認真的事,只有自己纔會對自己的錢最負責任,理性獨立的判斷是必要條件。如果你選擇相信別人,至少先確保你託付的是值得信賴的人。

  4 難以應付極端情況

  不難發現,這10個案例中,大多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爆發的,其他幾個也都是在極端情況下爆倉的。

  爲什麼正常情況下暴賺的策略,會在極端情況下爆炸?

  價值投資大師普澤納曾說過這樣一句話:不管什麼時候,當你聽到“這次不一樣”這句話時,你都應該緊緊守住自己的錢包,因爲“這次”不是。

  “這次不一樣”被稱爲是金融史上最昂貴的一句話,太多人爲此付出了昂貴的學費。

  而2008年金融危機後,因爲堅信歷史會重複出現的普澤納在金融股上損失了大筆財富,他覺得這句話要改改,“‘這次不一樣’很少應驗,但也可能應驗。”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但每次都有不同的軌跡。要防止極端事件(或者所謂“黑天鵝”)打擊,留好安全邊際,別上槓桿,活下來比一夜暴富重要得多。

  5 使用衍生品,賣空或高槓杆

  在1929年美國股災之時,一位投資者接到經紀人的電話——

  “你剛剛虧了一萬美元。”

  “虧了一萬美元?我甚至都沒有過一萬美元啊!”

  原因就在於槓桿。

  槓桿當然可以讓你的收益擴大化,但別忘了雙刃劍的另外一頭,它也可以讓你的損失放大。

  市場短期的走勢難以預測,即使你判斷對了長期趨勢,也可能在正義到達之前死掉。

  對於賣空和高槓杆的投資者來說,時間不站在他們這邊。市場保持非理性的時間,總是長於你期待的時間,而黎明前是最黑暗的。

  總結一下——

  你不能依賴別人,還不能過於相信自己;

  你不懂不做,卻又要記得盈虧同源,避免路徑依賴;

  你想超越市場,但不能用衍生品上槓杆;

  你進市場本來是想賺錢的,最重要的原則卻是隻要活下來就好。

  看似有些矛盾的原則,其實是辯證統一的。理念很簡單,實踐卻不容易。

  列個錯誤清單,每每去自省,尤其是做出買賣的決定前,問問自己有沒有犯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