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起底線下理財四巨頭:信和財富走到盡頭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06日 15:5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起底線下理財四巨頭

  來源: 金融圈老王

  信和財富走到盡頭

  自從去年善林金融被查之後,線下理財四巨頭:善林金融、信和財富、銀谷財富、恆昌,三缺一已經很久了。

  根據監管政策,再湊一桌麻將是沒啥可能的,最新消息恐怕信和財富也要領盒飯下線。

  因爲近日有網友爆料,北京市金融局1月30回覆投資人信訪時回覆,“我們已要求平臺(信和財富)退出市場”。

  也許有人還報幻想,覺得是不是把投資人的錢慢慢兌付了,逐漸縮小規模退出市場。

  要我說,如果能夠兌付,就不會讓它退出。讓它退出,就是這套把戲玩不下去了。

  線下理財四巨頭,是指線下業務起家的四家規模較大的理財公司,因爲它們同時擁有線上平臺,也被認爲屬於網貸行業。

  在中國任何行業都有兩種人,一種衝在前面搖旗吶喊,一種坐在後面默默點錢。

  做線下業務,就是默默點錢的那種。

  2016年銀監會等四部委發佈《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要求P2P平臺不能在線下門店募集資金,理財業務必須迴歸線上。

  這四家平臺都開始向線上轉型,但是圍繞它們的爭議一直很大。

  到現在仍然有投資者感到迷惑,問老王,某某平臺行不行?能不能投?

  今天就扒一扒這些線下平臺的發家特點,爲啥它們的合規之路就像鹽鹼地上種莊稼,再多努力也徒勞。

  以後遇到相似模式的理財公司,務必躲開。

  信和財富麻煩不斷

  工商資料顯示,信和財富成立於2012年3月。

  公司人數從2013年的4000多人發展到2015年的30000多人,門店從2013年的100多家發展到2015年的1000多家。

  兩年規模增長近10倍。這光一般的神速,馬雲看了是不是都自嘆弗如呢?

  2014年信和財富提出一個口號“信和財富,說話算數”,在各個省級電視臺播出。

  中國人都明白,凡沒事兒喊口號的,就得小心。

  到2015年,信和最出名的事情發生了——拖欠員工工資。因爲拖欠工資被起訴數十次,被執行14次。

  但這僅僅是麻煩的開始。

  2015年信和財富就以爲涉嫌非法集資被大連、紹興、天津、揚州等多地政府發文通報。

  2016年,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以信和財富實際控制人“夏靖”爲關鍵詞搜索,“民間借貸”名錄中與他相關的民事訴訟多達1560條。

  2017年因爲大量逾期,有媒體報道“起底信和系,2017年或最大的雷”。

  但這家平臺居然兜兜轉轉堅持到2019年,也是神奇。

  可以說得益於複雜的公司結構體系,信和財富旗下擁有信和匯金、信和財富、信和大金融、金信網,資產家等平臺。

  信和大金融成立於2014年9月15日,法人代表王楊,股東是金葵花資本管理有限公司(90%)和夏靖(10%)。

  網上有資料說,王楊爲夏靖表弟。金葵花資本公司的股東是劉善芳(90%)和夏仕兵(10%)也與夏靖關係密切。

  可以說,信和財富就是一家純粹的家族企業。

  2018年4月10日善林金融被警方突擊檢查,僅一天之後信和財富董事長夏靖接受CCTV《焦點訪談》採訪,說:“世界經濟是……一個互聯互通的經濟。”

  他不僅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

  與信和財富關聯的公司多達2000餘家,這些公司的法人、股東都會有夏靖、王楊、夏仕兵(夏靖親戚)、夏文兵(夏靖親戚)、夏昕(夏靖子女)等人。

  它們通過註冊或收購殼公司,做殼公司的法人或股東,用法人或股東身份借款,貸款方爲信和金融,再由信和把債權賣給投資人。

  這樣形成一個完整的鏈條,讓資金迴流到夏靖手中。

  曾經互聯網金融被認爲是一片紅海,但深入其中才知道,這片紅海里冒着瓦藍瓦藍的光

  隨着實體經濟困難,2017年出現普遍的資產荒,社會上沒有足夠多優質借款人,很多平臺一標難求。

  但信和財富以自己的模式,完全克服了這個問題。

  唯一不能承受的是,規模下降。

  銀谷和恆昌

  據說,著名野生動物保護人士,上市公司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在接受政府紓困時,曾當着央行行長易綱的面說:“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行長給我批准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於血泊之中。”

  現場鬨堂大笑。

  何巧女的想法沒錯,如果有一家銀行,咱啥事兒幹不成呢?

  銀谷財富也是這麼想的。

  2015年阿里巴巴旗下網商銀行作爲第一批民營銀行獲准成立時,銀谷財富宣稱自己也設立了“銀谷銀行”。

  厲害了我的銀谷,你這麼雕,銀保監會知道嗎?

  隨後北京銀監局迅速打臉,對此事進行闢謠。

  不知作爲“金融巨頭”的銀谷,是不知道辦銀行要牌照啊?還是又踩着廣告法違規宣傳?

  銀谷財富近幾年的負面也非常多。

  涉及到虛假宣傳,勞動糾紛引起的法律訴訟等。2018年5月18日,更是被地方金融辦發佈風險提示,指其涉嫌非法集資,禁止入住某小區。

  與信和相同,銀谷也有極其複雜的公司體系。

  公司實際控制人爲孫敏、李希齋和李峯屹。據網上資料,孫敏和李峯屹是夫妻關係,李希齋則是李峯屹的父親。

  結合上次寫的善林,我們會發現這些線下起家平臺的共同特徵,錯綜複雜的公司體系,家族人員交叉控股,接連不斷的負面消息。

  但它們都特別擅長背書宣傳。

  善林被查僅兩天,恆昌財富就在北京萬達文化酒店舉辦了“恆昌財富升級峯會”。通稿標題就叫做:未來已來 恆昌就是獨角獸。

  這個頭銜不是它自己封的,著名學者李稻葵現場表示:恆昌就是獨角獸。

  2016年有數據顯示恆昌財富規模行業排名第三,有網友說我不是不信,而是沒聽說過

  線下理財的盲點就在於此,信息嚴重不對稱的情況下,投資者難以分辨,通過強有力的宣傳營銷,悄無聲息地迅速做大起來。

  線下理財問題多

  單身久了,遇到的人全是賣茶葉的。

  年紀大了,周圍不是賣保健品,就是推銷理財的。

  有一段時間,各種“財富管理”“投資管理”“資產管理”公司像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它們特別喜歡傍着銀行開店,佈置得高端大氣上檔次,站在街邊派發傳單,還有帥氣小哥哥、漂亮小姐姐熱情接待。

  這些線下理財公司專攻的人羣是不怎麼上網,兜裏頗有倆錢兒的中老年人。

  打着區塊鏈、生物科技、養老度假等流行概念,許以高額收益。

  用舉辦養老課堂,組織郊區旅遊,送禮送體驗服務的方式把老人聚集起來,推銷產品。往往還有拉人頭返利的形式,鼓勵投資人介紹親戚朋友。

  這些線下理財門店採用層級提成的激勵團隊,管理方法類似傳銷。這也是它們特別容易出現工資糾紛的原因。

  針對中老年人的特點,它們喜歡在央視、省級電視臺做廣告,請名人站臺宣傳,加上門店和團隊提成,運營成本特別高。

  要支撐企業經營就必須迅速做大規模,用更多的錢來填補前期投資人的收益。本質上就是龐氏騙局。

  e租寶暴雷後,88萬投資人中90%以上是對互聯網沒有概念的大爺大媽。不少人投資金額巨大,把一輩子的養老錢搭在裏面。

  所以2016年後,《P2P監管細則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規定,線下業務]除信用信息採集、覈實、貸後跟蹤、抵質押管理等風險管理及網絡借貸有關監管規定明確的部分必要經營環節外,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不得在互聯網、固定電話、移動電話及其他電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場所開展業務。

  但線下轉線上談何容易?信息一旦上網,有點風吹草動就容易被扒出來,缺少真實債權,收益無法覆蓋經營成本的平臺,更是無法承受規模下降的壓力。

  所以很多線下起家平臺,一方面設立線上業務,另一方面不放棄線下業務,線下由明轉暗,從公開門店轉向私人小區內。

  還對監管細則進行偷換概念的解讀,證明自己的合規性。

  我不能說所有線下平臺當初都以圈錢爲目的。但有些東西,不是說全然不曾擁有過,只是活着活着那東西就用不上了,所以忘了。——村上春樹

  宏觀、金融、投資者

  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生意就是收智商稅。

  陽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被工匠情懷欺騙的我不也買美滋滋地買着小罐茶嗎?

  實體經濟越是不好,各行各業正經生意都在惡化時,娛樂和傳銷就大行其道,格外繁榮。

  投資人也並非全然不知。韭菜的特點是:眼看前面火山噴發,還覺得火山灰能讓自己肥一肥。

  但風口中飛起的豬,風停時都要進屠宰場。

  擊鼓傳花的遊戲已經到了最後,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凡是不太靠譜,想不太明白的平臺都躲開吧。

  但是,沒有但是了。哎呀這是最氣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