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深圳區塊大陸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楊揚:金融科技之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1:45   北京新浪網

深圳區塊大陸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楊揚深圳區塊大陸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楊揚

  新浪財經訊 9月20日消息,由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商務部國際貿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財經聯合舉辦的2019東北亞經濟論壇在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舉辦。深圳區塊大陸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楊揚出席分論壇“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振興東北經濟”並發表演講。

  以下爲發言實錄:

  楊揚:大家好,我叫楊揚,我是南方人,但是我老婆是瀋陽人,所以也算是個半個東北人。我本科是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以後在英國讀了計算機工程,投資銀行做了十幾年,2013年到2018年一直在紐約做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員,2018年6月,去年回國創業,建立了這家深圳區塊大陸公司。我們公司是一個做用區塊鏈技術做監管科技的公司,我們是創業公司,對標的是區塊鏈的accenture,我們是拿了北極光創投、星合資本以及乾元坤一的風險投資,我們一共做了兩輪融資,現在在做第三輪融資,也是非常典型的粵海街道辦的這麼一家公司的樣子。

  我今天帶來的演講主題叫做金融科技之美,簡單來介紹一下,目前有兩個概念,一個叫金融科技,一個叫科技金融,他的區別是什麼,金融科技是從金融的行業裏面自發的產生出了科技的勢能。科技金融是反過來由科技公司嘗試去做金融的業務,我們這裏舉兩個例子。美國有一家銀行capital one,他基本上是純虛擬的在線銀行,你的信用卡可以在網上去做,這個很明顯拿了銀行的牌照,發展出來一個科技的業務。另一個比較出名的例子是臉書,是一個純的科技公司,可是他們現在也開始嘗試做金融的業務,他們近期要做的臉書的libra,他們要取代傳統的支付的這麼一個事情,所以臉書libra是非常典型的科技金融的例子。

  金融科技在我們看來是社會化大分工的這麼一個步驟,最早社會化大分工原自於第一部福特汽車,原來一臺車很多個工人一起去幹,分佈成一個個小零件,流水式的發展出來。我們金融的產業一直在走這麼一個過程,在1970年,最早時候叫銀行,其實銀行業是金融體系一個社會化大分工的一個體系,銀行專職管流動性和信用的風險,是獨立出來的這麼一個專業的人士爲大家去做這些風險上的管理。同時,債券就是更加細化出來,作爲信用的產品獨立出來,讓人只投信用的部分。金融衍生品1970年最早是美元在歐洲的美元,那個時候不受紐約的監管,那個時候就有很多金融衍生品,包括外匯、利率、信用的衍生品,更進一步西畫了金融的風險,變成一個個產品,把這些產品交給他應該有的投資人,讓他們去搞。從產品和業務的標準化在我看來,基本上是已經完成了,這個社會化大分工的下步,應該是什麼呢。

  目前銀行其實還有很多人,有銀行家要去觸達後面的企業,其實現在大家一直在做的一個事情一,我們看《長安十二時辰》,大數據的模式,螞蟻金服大多數是程序員,通過建模的方式,2013年有一個報告,拿螞蟻金服和保商銀行做比對,保商銀行做的最好,螞蟻金服幾百個人就能可以跟他做一樣的業務,這個很厲害,6年過去了螞蟻肯定做的更好了。

  再往後走,香港其實最近已經發布了虛擬銀行的牌照,應該我沒有記錯,有6家還是8家,微衆銀行、阿里銀行,虛擬銀行的概念就已經是走到了一步非常重要的這麼一步。金融科技是否已經找到了最終發展的方向呢,在我看來並沒有。

  這裏面最大的一個問題是金融科技同樣是存在這個風險和隱患的,並不是說科技的發展就一定是完美的,他肯定是好的,但他不一定是完美。最大的問題是監管者其實還並不能夠認識到這個像傳統金融行業那樣認識到金融科技所帶來的風險,包括我們最近能看到的P2P相關的一些事情,就是說這些新金融科技,他所蘊含的風險。

  這裏面我們所認爲最大的原因是,因爲監管條例是用書面文字所書寫的,而目前金融科技很多的商業邏輯,是用計算機代碼去進行驅動的,所以書寫的監管邏輯和計算機代碼之間的邏輯是有一個鴻溝。

  新加坡政府央行已經在嘗試實現這麼一個事情,把監管的法律條文變成計算機代碼,他們是拿證券和期貨的法律,翻譯成計算機代碼,交給金融科技公司執行,保證百分之百的合規,而且非常的有效率,不需要有律師在中間做沒有效率的轉化。這裏面也有我們的一份貢獻。這個方式稱爲codified regulation,也同時得到盧森堡政府的支持,盧森堡證監會他們提出下一代盧森堡架構也非常明確了剛才我說的監管條例代碼化的,要放到他的下一代監管裏面。同時新加坡政府非常激進,他們提出全新的概念APIbanking,銀行不再是虛擬的牌照。他們把銀行的一個個部門像市場買菜一樣,通過公開的市場一塊一塊買過來,銀行有企業的部門,有放貸的部門,有風控的功能,你只要註冊一個虛擬銀行,拿到牌照,可以通過市場上不同的供應商買回來,不僅僅是IT的解決方案,而是整個解決方案,比如說我一家虛擬的銀行,有可能用A公司的,我是絕對有可能說我用A公司的風控的模塊,但我在業務上用的C公司、D公司和E公司的,把他組合起來,這個銀行究竟是什麼,就不知道,就不是傳統中你有一個這種中心化的這麼一個銀行,而他只是一個非常虛擬的一個概念,這個是目前新加坡央行正在主推的這麼一個事情。你可以認爲說他更像是去超市買菜,購物車裏有西瓜水果,銀行未來就是拼湊的概念。

  更進一步的,有人提出一種概念,叫智能合約,在計算機代碼的層次上,重新定義商業的架構和行爲,這個其實跟前面我們說監管合規的計算機代碼化其實是相一致的,未來這種企業,或者是商業邏輯和契約精神,是用計算機代碼來進行完成,可以達到一個自動化,中間不需要人爲的進行翻譯的一個過程。臉書就是這個想法的一個推廣者,libra按他們的想法,在明年年中,或者明年下半年,聯合了世界28家比較大的科技公司,一起做金融支付系統和智能合約概念的這麼一個東西的變革。但是這個概念還是比較超前,目前也受到各國監管部門的挑戰,最後能不能落地,我們其實拭目以待,但他其實確實也是有可能會代表的一個方向。他最大的事情就是因爲臉書上面有28億的用戶,有機會推廣成功,但這是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一個嘗試,不論他未來是不是,臉書無論會不會成功,但是有可能對於我們中國的企業來說是一個機會。

  無論是金融科技還是科技金融,其實現在地域上的限制在逐漸的消除,包括新加坡的opean banking,虛擬的,分佈的工作方式是會是未來的主流,人員工作不一定要在一棟大樓裏面,大家可以在各個地方。

  從科技給東北帶來的機會,我這邊有個想法是,東北的概念其實可以擴展一點,東北一個問題,人才大家都在外面,但是我在國外,美國、英國也好,他們是東北人,他們都會跟我說,他是東北人,即使他在美國生活了很長時間。可能因爲生活的原因、家庭的原因,他不能回到東北來工作生活,但並不礙於他是東北人的身份。新加坡註冊很多公司,但是這些公司幾乎沒有僱員是在新加坡,這個就給東北帶來一個啓示。如果東北的政策包括稅收,對區塊鏈、金融科技是起到非常友好的態度,全球的東北人或者東北的人才,都願意來這裏建一家公司,但是工作的地點不一定要在這,尤其是像開放式銀行和金融科技,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潮流,東北可以抓住這麼一個機會,把這些人才吸引回來,但是並不需要強求他們一定要回到東北去工作,只要他們的企業他們的稅收能夠留在東北就可以了。謝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