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浙江孚臨科技CEO唐科偉:銀行4.0數字化轉型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2:08   北京新浪網

浙江孚臨科技有限公司CEO 唐科偉浙江孚臨科技有限公司CEO 唐科偉

  新浪財經訊 9月20日消息,由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商務部國際貿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財經聯合舉辦的2019東北亞經濟論壇在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舉辦。浙江孚臨科技有限公司CEO唐科偉出席分論壇“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振興東北經濟”並發表演講。

  以下爲發言實錄:

  唐科偉: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我是來自杭州的企業,我分享的題目是銀行4.0轉型,我們公司是一家科技公司,我們的公司主要定位是幫助金融機構,尤其是在當前這個情況下,在比如說針對東北的經濟條件下,怎麼樣去幫助咱們東北的銀行業去利用科技,進一步服務實體企業,進行金融科技驅動的數字化轉型這麼一個定位。所以在當前的銀行業,其實大家都知道是變成了一個科技驅動、數據驅動、人工智能驅動的這麼一個情況。

  我個人的背景是,我之前在螞蟻金服擔任網商銀行的風控輸出的這麼一個負責人,在之前我是在倫敦巴克萊銀行從事大數據風控的工作,過去一直聚焦在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去驅動數字金融這麼一塊業務。在兩年前我創建這家公司,主要是幫助銀行的業務,尤其是零售金融業務,實現自動化、數據化、互聯網化這麼一個整體的轉型,這個在過去幾年的情況下,大家能夠看的到,AI、雲計算、大數據這些,從以前的一些概念,到逐步落地,在這個落地過程中,具有明顯的區域性。比如說東南沿海小微企業多,到了東北大的核心企業多,在不同的區域背景下,怎麼樣利用這些技術,比如說大數據到底在覈心企業爲主的這麼一個環境下,去發展對應的數字金融業務,這是一個針對不同的區域會有不同的設計,在不同的收入條件下,怎麼樣根據各個區域的居民收入背景去設計對應的消費金融服務,來服務刺激本地的消費,所以這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所以我覺得金融科技本身具有場景化、區域化,不能夠統一而論。比如說最近我跟廣東的一個大的銀行,他在廣東本地有七千萬客戶,廣東省他分粵西、粵北,居民收入差異很大一個是煙槍發達地區,一個是靠近湖南內部地區,對應的消費金融的產品設計完全不一樣。

  我也跟東北的一家大型股份制銀行行長交流,關於東北的小微企業,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利用這個數字金融的能力,去發展小微企業融資,東北的小微企業,大部分都是圍繞着核心企業,我們如果是按照傳統的一些方法那一般都是供應鏈的思維,供應鏈的思維是完全依賴於供應鏈核心企業的供應鏈數據,在這個基礎上,對於供應鏈數據的依賴性往往會導致很多小微企業收信不充分,在這及基礎上我們怎麼樣用互聯網的的大數據,進一步下沉到更小型的,微型的企業,刺激毛細血管,怎麼樣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的方法,去進一步的服務這些小微企業,這是屬於跟傳統的供應鏈金融不太一樣,這也是我跟目前東北的大型股份制銀行談的合作,怎麼樣突破傳統供應鏈金融的思維,用更新的產品設計,更新的數據採集方式,更新的風控能力,全流程的幫助他實現數字金融轉型這麼一個工作。

  這是我結合自己的一些工作經驗,以及當前正在從事的一些實踐的項目來談一下針對咱們東北的經濟情況,怎麼樣幫助東北的銀行,幫助東北的實體經濟。

  在當前這個情況下,大家都知道數字金融這麼一個概念,是屬於金融科技驅動的一個目標,數字金融在零售金融這個領域,零售金融是SME和對應的顧客這兩個領域怎麼樣實現全流程數字化,從前大家流行的一個術語來說,叫做數據中臺的概念,首先要把銀行打造成一個大數據銀行驅動的銀行,大數據中臺的驅動,背後的含義是什麼,從理論上來講,大數據中臺的驅動,第一步從業務的設計、產品的設計,就應該讓大數據專家參與,比如說我們要給某一個核心企業,對應的這一系列的小微企業,來進行對應的融資產品設計,從一開始不僅僅是咱們的產品經理,也要包括我們的大數據專家,我們一起去看,所以我舉個例子,像我跟正大集團的副董事長,他們帶領的整個團隊,正大集團在中國一共是五個區,對應有五個副董事長主管,五個區域每一個區域都有幾萬個小微企業來圍繞正大集團的生態鏈。正大集團他的整個IT系統都是在雲上,而且直連泰國的IT中心。在這個基礎上,他對應有一定的數據基礎,但不是很充分,因爲他只是反映了正大集團本身的供應鏈的數據,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服務正大集團的生態鏈,我們需要有對應的數據補充,這個數據可以來自於政府,可以來自於對應的稅務、工商、IT企業,服務IT化公司的時候留存的數據,這些各種各樣的數據綜合在一起,核心企業對應的生態鏈的風險的理解,是需要我們前期產品設計的時候,我們大數據專家就要介入,把這個數據收集起來,針對不同的客戶分級,不同的對應的風險來源,以及在這個基礎上我們的大數據專家到底怎麼樣去,能不能夠設計有效的模型,有效的風控策略,來抓住對應的產品的客羣特點,客羣需求來設計合理的產品,所以這是一個大數據中臺的概念,在大數據中臺的基礎上,怎麼樣從第一部產品設計,到對應產品風控體系的設計,風控體系設計的前提是數據體系的設計,對應有模型體系、策略體系,這一系列的配套的設計思想,才能夠實現全流程的數字化,所以這是在幫助銀行進行業務數字化轉型的這麼一個過程中,大家銀行界從業務流程設計,到對應的操作流程,都應該進行一個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改變。

  在這個的基礎上,對應銀行的組織架構的改變,像剛才咱們陶行長和沈總講的,銀行的組織架構已經以科技人員爲主,科技人員到底佔比是多少,其實是不一的,但總體來講,這個趨勢是一個大中臺、小前臺這麼一個概念,在這個基礎上,小前臺根據不同的戰略團隊,不同的場景,靈活組織小的分隊,根據不同的客戶需求,對應設計產品,對應驅動業務,大中臺起到賦能前臺的作用,大中臺的所有的數據應該打通,不管是銀行本身的帳戶數據,還是對應的業務場景刷據,還是我們去直連的頭部平臺的數據,包括我們的銀行,如果是直連頭部銀行,從監管的角度來講,銀行風控不能外包,如何把風控命脈掌握在自己手裏面,對應的會有主動風控的要求,而不是說我們完全依賴於頭部的資產平臺,去做風控。所以這是從組織架構設計來講,我們如何去保證在數字化金融轉型的這麼一個過程中,我們從業務到組織進行一定的保證。

  我剛才介紹,第一我們要理解行業,第二我們要數據驅動,技術爲先這麼一個思路,才能夠讓數據和技術是正確的符合行業的發展,能正確的反映行業的背景、業務的風險,客羣的特點這是整個數字銀行,或者數字金融的一個前提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也目前聊開放銀行比較多,開放銀行其實從我的理解,API銀行是開放銀行的一個具體的表現形式,最終開放銀行的承載形式是聯合運營,那聯合運營的一個具體的內涵就是我們怎麼樣聯合本地,比如說東北的業務場景,如果我們東北的銀行希望能夠把風險分散,跟東北本地經濟進行一定程度的結合,怎麼進行全國的一些客羣,全國的業務場景,進行一些互相的滲透,比如說像剛才咱們兩家金融機構講的,目前的客戶都是全國化,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怎麼樣去跟頭部平臺進行聯合運營,頭部平臺的分工,銀行的定位,對應科技公司的定位,這三者之間,到底應該怎麼樣進行一個聯動,最終實現不僅僅把業務指標做好,把客戶服務好,同時風險也能夠在聯合風控的這麼一個基礎上,能夠控制的住,同時他還能夠符合我們監管的需求。這是一個對應的從開放銀行的角度,怎麼樣利用組織,利用各個生態的不同的實體,去聯動,共同實現彼此的KPI目標。

  這是一個概念,叫做風險資產生成管理概念,從前期的業務設計到職能營銷,職能營銷,什麼叫職能營銷,大家都比較瞭解,像現在大家到電商平臺上購物,基本上能夠實現千人千面,這個千人千面電商的智能營銷,跟我們目前所說的金融智能營銷有什麼不一樣,一個簡單的例子,電商的營銷我們是給商品展示,讓客戶給錢給我們,但是在金融領域的智能營銷,是我們展示這個商品以後,我們實際上是把錢給出去。在這個基礎上,整個營銷是一個基於風險的,他前端的營銷的客羣的不同,決定了我們後面的客羣風險、產品設計以及對應的風控體系建設都會不一樣。所以前端的營銷跟後端的風控必須要保持一致,這樣才能夠在最終營銷的第一道口子上,我們找到了正確的合適的客羣,這樣對後面的風控也會有所幫助,這是一個概念。我們怎麼樣基於風險的這麼一個營銷,以及背後的大數據風控進行統一。

  風控體系建設,其實這一塊目前,我覺得針對東北的情況,我們東北的國企佔比成分比較嚴重,在這個環境下,我們怎麼樣去跟東北的大數據進行結合,這是我覺得對於銀行業務數字化的一個核心關鍵。東北的大數據來自於哪裏,是來自於核心企業,還是來自於政府,還是來自於我們的一些科技公司,這是屬於不僅僅是銀行的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其實也是東北的監管環境,或者是東北政府需要一起來大力支持的,東北的政府能不能夠把自己掌握的一些核心的政府數據,開放給對應的金融機構,讓金融機構能夠利用這些核心大數據,進行有效的風險管理,比如說稅務、社保、工商,對應的這些數據,目前在東南沿海其實已經有限的進行開放、融合了。像浙江有專門的大數據管理局,其實我在三年前也來過東北,跟咱們東北的一些人社廳聊過基於人社大數據進行合作,這一塊到底落地還存在一些什麼樣的困難,政府有什麼樣的顧慮。金融機構以及對應的科技公司怎麼樣去解決政府的顧慮,大家一起協同,把東北本地的居民和企業服務好,所以這是我覺得,對於政府來講,對於銀行來講,大家應該要齊心協力,營造一個好的數字金融生態,把這個數字金融生態營造好了,也許過兩年以後,大家會發現,本地的這些科技驅動銀行,科技銀行可能會發現,東北的本地服務跟全國性的客戶服務一樣的具有吸引力,或者甚至說風險能夠實現完全可控,而不是受整個東北的宏觀環境的影響,導致銀行的風險難以控制,所以這是一個對於利用金融科技去振興東北經濟,通過數字銀行的這麼一個方式去服務東北經濟,我們政府和銀行應該要營造一個好的數字金融生態,要做的事。

  接下來可能一兩分鐘我就講一下,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怎麼樣實現這些數字金融轉型,一個人才的保障,人才的保障需要觀念的革新,在這個裏面,當前來講,數字金融人才是非常少的,包括數據公司找對應的人才,既要懂金融、互聯網、大數據,在這個基礎上,咱們東北的院校,可以對應的建設對應的數字金融專業,比如說東北財大、東北大學,都是非常優秀的大學,東軟集團在全國都是屬於龍頭企業,所以對應的數字金融的人才其實應該是有非常好的培訓基礎,能不能跟咱們這些銀行、科技公司一起,大學三方一起聯合,培養對應的數字金融人才,這樣在想方設法讓數字金融人才服務本地的科技公司,以及對應的銀行,這樣的話才能夠真正的把金融科技在東北從人才的角度落地,這是我的一個建議,謝謝。

  主持人:謝謝唐總給我們很完備的銀行向數字化發展的方案,接下來我們還有圓桌的對話環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