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圓桌討論: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振興東北經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2:12   

  新浪財經訊 9月20日消息,由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商務部國際貿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財經聯合舉辦的2019東北亞經濟論壇在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舉辦。新浪高級副總裁兼總編輯鄧慶旭、遼寧省沈撫新區管委會副主任賈魏、遼寧振興銀行行長陶志剛、恆久遠金融諮詢PFS董事總經理唐岫立、盛銀消費金融監事長沈榮生、浙江孚臨科技有限公司CEO唐科偉、深圳區塊大陸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楊揚出席分論壇“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振興東北經濟”並進行了圓桌討論。

  以下爲圓桌討論實錄實錄:

  鄧慶旭:第一個問題,這些年的東北經濟比較低迷,尤其從2014年起,東北三省的GDP增速一直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在這樣大背景下,金融科技能否給東北經濟帶來新的增長動力,整體來看東北經濟有哪些短板和不足,該從哪些地方突破,我們請六位嘉賓聊一下。

  賈魏:東北經濟的發展有他客觀的必然性,剛才我講我們在資源整合和資源利用上,在近百年的發展歷史上,新中國也成立這麼多年了,發展歷史過程當中,也確實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包括人力資源,智能資源的利用。當然我們還有一些巨大的潛力,這些潛力的發展,是需要有新的技術的推動和新技術的產生,不斷的應用過程當中,實際上我們下一步的發展,包括我們的轉型,包括整個環境的打造都是要用技術的視角和力量驅動,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探討了很長時間,最近政府也給東北發展的很多的政策支持,我相信只要我們把這個政策充分用好用足,在一個新的平臺的狀態下,重新整合,使我們的資源的配製更加合理,任何一種技術,包括金融科技,科技金融都會有實施和運用的空間。

  陶志剛:金融科技是不是能給東北經濟帶來推動力,我覺得答案是肯定的。振興東北是一個大課題,內涵很豐富,金融科技並不能包治百病,不能包打天下。但金融科技可以在某些方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說精準服務小微企業,助力服務三農,促進消費金融發展,這些都會對東北振興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以服務小微企業爲例,我們知道小微企業在國民經濟當中發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全國大概有兩千多萬的小微企業,八千多萬的個體工商戶;就遼寧省而言,我們看到去年底的數據顯示,有82萬戶的小微企業,205萬戶的個體工商戶。就全國而言,小微企業每年可以帶來50%的稅收,60%的GDP增長,70%的專利申請,80%的就業,是國民經濟當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是經濟的毛細血管,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小微企業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各界一直在提,也說明這個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小微企業有他自身的特點,小、多、散、弱,缺抵押、缺擔保,甚至沒有財務報表。按照傳統銀行的業務模式,小微企業很難得到銀行融資,因爲銀行融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痛點就是要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銀行業反覆講KYC,瞭解你的客戶,其實傳統銀行在這方面手段並不多,真正能做到KYC不容易。而金融科技的發展,使我們有了新的手段。利用現代科技成果,改造或者創新銀行業金融服務產品、經營模式、業務流程,解決KYC問題就有了底氣。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金融科技能夠幫助銀行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更好地服務小微企業。尤其是對我們這種小型銀行,小微銀行來講,金融科技是我們服務小微企業非常好的一個幫手,我覺得在這個方面金融科技還是可以大有作爲。

  唐岫立:東北地廣人稀、氣侯寒冷、冬季漫長,我覺得東北非常適合以互聯網爲依託的金融科技的落地,兒媳東北的人才和資源也非常豐富,像著名的哈工大、大連理工、哈船舶、吉大,這都是全國知名的理工科,特別是高科技領先的這樣一些院校,像哈工大的機器人、航空航天的技術在全國領先,我是覺得我們東北,在這一次的這種轉型也好,變革也好,我們要能夠摒棄過去的那種牆裏開花牆外香,加大協同的作用,能夠抱團取暖,這點我們應該真的像溫州人學習,溫州人團隊。爲什麼東北人不那麼團結,東北人被乘坐是東北虎,老虎是單打獨鬥的,因爲強大,現在東北是不是走到了一個,在全國人民的眼中,我們已經到了一個弱,到窮,到慢的這樣一個地步了,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真的應該開始是不是也有了大家團結協同合作的這樣的一種條件和動力了,謝謝。

  沈榮生:東北經濟這幾年也一直是全國人民比較關注的一個話題,我個人的看法,東北經濟現在已經起穩在回升,以遼寧爲例,昨天我也注意看了一下,遼寧整個GDP的總量在全國排第14位,與2017年持平,經濟增速在全國排27位,這可能也不是一個高的指標,但是我想這是在遼寧經濟真實客觀的一個有效的GDP的數字,科技對於經濟增長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從我們的表面上看,比如說覈算上來講,投資進出口加上消費,三架馬車,但是我想,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根本是人力資本和技術進步。這裏面金融科技作爲一項重要的因素,在金融界賦能來講是重要的。金融科技對金融機構作用,一個是教育效能的提高。過去我們一天做完的事,現在一秒做完了。第二個,降低信息不對稱的程度,通過大數據這些海量的計算,我們能夠爲客戶也好,提供一個更爲精準的畫像。第三個是風險管理,我們風險管理的手段和技術能力會有一個很大大提高。

  所謂作爲金融機構來講,擁抱金融科技,是最積極的,大家可能原來對銀行機構的印象都是可能相對來講比較保守,但恰恰事實證明,我們在金融科技的利用、使用上投入是最大的,特別是像我們這些新型的金融機構,比如說消費金融公司,像我們這種,我們現在的完全的去擁抱金融科技,用金融科技的手段來實現我們的業務定位和業務功能。

  唐科偉:關於金融科技的觀點,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根據銀行業務來看,目前的金融科技主要體現在對於從獲客到風控這麼一個全流程的角度上起到了一個顛覆式的作用,這裏面要拆開來看,如果是符合小額分散,基本上金融科技是完全顛覆了過去的操作流程。如果是對於一個大的,比較集中的,金融機構更多的是提升效率,節省成本的作用,所以我想爲什麼過去金融科技講的特別多,特別熱,是因爲銀行的傳統業務,早期都不太做小額分散,因爲覺得投入產出比比較低,從這個角度講,如果是做小額分散,無論是從獲客和審批來講,沒有人願意做。這爲什麼是金融科技顛覆了零售金融的概念,零售金融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界定,比如說我以前在巴克萊的時候,英國對於SME(音)的定義是你的放貸是五千萬英鎊以內,就屬於零售金融了。當然這個數字在中國,目前又不太一樣,就是以前的小微企業大概是五千萬人民幣,現在是大家比較強調的是一百萬人民幣的小微,或者是小小微,這樣對於一百萬以內完全實現金融科技化、數字化、人工智能化基本上是沒有問題了。所以這是金融科技他的侷限性和他的真正顛覆性,還是要拆開來看。

  楊揚:回到東北,其實大家都說東北沒有人才,發展比較慢,其實我覺得這個都不是問題,我們中國像移動支付發展的那麼快,很大一個原因是信用卡之前支付手段,他比較落後,因爲他比較慢,實際上應用新興的技術阻力反而比較小,推動的很快,因爲我落後,發展慢,不能夠發展這個觀點是錯誤的。第二個是說沒有人才,或者說是人數比較少,其實你看像新加坡或者瑞士人也不多,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很多發展原自於北歐,北歐也沒什麼人,少人才這個也不對,可以分佈式辦公。

  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點,如果東北能做到趕上還是很快,第一個是政策上要能夠支持,比如說金融科技公司現在需要沙盒,金融科技有些時候是會挑戰一些既往已經建制化的一些東西,他最後的效果會怎麼樣,會不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很多科技公司在進行運用的時候,他們會有很多顧慮,如果有監管上的沙盒的支持,其實會很有效的去嘗試一些新的方向和新的手段。第二點,我們不要侷限在東北,東北的企業是一個虛擬的一個概念,企業建在這,市場邁向全世界,因爲整個世界現在是通過互聯網也好,通過金融科技也好,已經連在了一起了,最後從哪裏發力無所謂,這也是爲什麼北歐的企業,從金融科技上也可以佔有一席之地非常重要的原因,要促成這第一個和第二個的成功,或者說是往前走的話,有一點很重要,一定要有足夠多的風險資本,在這裏會去支持這些企業,進行發展。所以當地的企業如果給了沙河,就表示說這一個不確定的商業模式他有可能會比較確定,風險資金可以進來,可以把風險轉嫁給民間,讓他們去消化,用一個市場化的手段去扶持這些大量的中小企業,他們做一些有益的嘗試。

  鄧慶旭:謝謝,大家都提到了有建設性的概念。我們想問一下賈主任能不能從這幾方面談一談,如何給東北創造好的金融科技的孵化環境。

  賈魏:這個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因爲東北的營商環境一直以來處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上,近年來,應該說我們加大了力度來改善改良,提升我們的營商環境,從我新區建設以來,我是2017年10月份建設以來,我們實際上把如何做一個很好的營商環境,作爲我們非常重要的目標,工作的原則來做的。近年來也是取得了很多的成績。簡單報幾個數字,兩年來,實際上我們真正實施一年以來,我的市場總體增加了3000家,註冊審批速度非常快,我們叫1330,一天完成企業的註冊,3天辦完不動產登記,30天拿到施工許可,這個我們一直在堅持,現在實際上我們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一個企業的註冊。

  對於東北地區,特別是比較敏感的,基金的發展啊,我們也採取了非常包容的態度,包括在政策設立上也採取了包容的態度,這一年來,我們在整個的提速上,GDP水平在8左右,接近10,這在東北地區從一個小的區域發展來看,速度比較快。財政收入水平,一直保持在20%以上,整個的招商引資的力度也在不斷的加強,特別是我們獲得了國家政策支持以後,我們實際上有能力和一些新興產業的高科技公司來開始對話,比如說騰訊,比如說華爲,比如說目前國內領先的科技型企業也在對話。

  對於發展來講,我還是那個觀點,特別在金融發展來講,我們採取的是差異化的原則,所謂差異化就是要做我們新的沒有的、缺的,要彌補我們區域內產業結構的空白,也彌補我們科技金融這一類的企業的空白,至少在我們這打造一個新金融的高低。在政策上及因爲黨中央國務院很關注我們的發展,政策上給了很大的空間,我相信目前我們正在圍繞東北地區最好的一個政策窪地在打造他。剛剛楊總幾次談到的政府和金融科技公司發展的友善程度,這個也請大家相信,我們也在不斷的在尋求或者是在不斷的定位政府在發展金融行業中扮演的角色,或者在發展科技金融,或者金融科技這個領域過程中,我們應該扮演的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政府這個角色有的時候很尷尬,推動發展審慎監管,和地方金融風險,以及地方發展的衝動之間的一些矛盾,對政府來講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考驗,所以地方政府也有必要在不斷的提升自身掌握的技術能力、把握趨勢方向的這樣一個。我想有了這樣一個技能上的提高,實際上對企業,對高科技企業,對新興行業的友善程度也會提高,這是我們需要在認知過程當中的提升。總之,我們現在在打造一個行業,推動一個行業發展的過程當中,實際上更核心的是對行業的理解、認知、對他未來發展的包容。

  鄧慶旭:謝謝主任,隨着大刷據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等新技術的廣泛應用,很多大型銀行業依託的金融科技具有比以往更強的金融產品創新和風控能力,中小銀行,中小機構是否有能力運用好,中小銀行是否具備自主研發的配套條件。

  陶志剛:小銀行能不能用好金融科技?我覺得從我們振興銀行,和很多新成立的民營銀行近幾年的實踐中,就可以證明這一點。凡是目前發展比較快的小型銀行、民營銀行,都是比較好地運用了金融科技手段,這個就不展開說了。

  其實,對於小型銀行來說,運用金融科技不一定要自己全都去研發,我覺得我們應該更多地通過合作、吸收、優化,來應用金融科技的成果。術業有專攻,科技的專注於做科技,金融的專注於做金融,金融是我們的強項,但是要和科技融合。按照人民銀行前一段時間剛發的金融科技發展規劃,金融科技就是旨在運用現代科技成果改造或創新金融產品、經營模式、業務流程等,推動金融發展提質增效。其實在這個過程當中,對金融科技的應用,對我們中小銀行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以振興銀行爲例,我們目前就和數十家金融科技公司有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我們引進他們的技術能力,和業務能力融合在一起,共同推動業務發展。

  說到中小銀行如何突圍的問題,其實我並沒有被大銀行包圍的感覺,所以也就不存在如何突圍的問題。大銀行做大銀行的事情,小銀行做小銀行的事情。小銀行關鍵是要和大銀行差異化發展,錯位競爭。大銀行做的是大事情,小銀行做的是小事情,但是也有大意義。俄國著名作家契科夫曾經說過,世界上有大狗有小狗,小狗不應該因爲大狗的存在而慌亂不安,所有的狗都要大聲的叫,—-按照上帝給的嗓門叫就好了。

  沈榮生:這個問題的針對性確實很強,從我們消費金融公司的角度來講,我們作爲一種新型的機構別無選擇,只能去全力的擁抱金融科技,對於我們來講,比如說現在銀行業在金融科技的運用上,大的銀行他也在同步去發展,比如說我看到一個數字,建設銀行電子交易替代達到95%以上,我們作爲小機構來講,我們去實現的我們所有的都是在線上兩進行一個交易,這是我們的一個對金融科技的態度。具體來講,我們如何去實現和金融科技的結合,這確實是一個課題和挑戰。

  剛才陶行長也介紹了,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對於中小的機構,體量上來講,規模上來講,從人才的儲備,業務的品種和性質來講,我們沒有必要去建立一個大而全的一個體系,現在目前上市場化的金融科技公司,在中國這幾年發展非常快,定位在某一個領域做的很深的企業大量的存在,我們完全可以才卻一種合作、共贏、共同成長的方式,術業有專攻,我要去做的話,我不一定有外面的專業公司做的好,我就可以找一些頭部的,做的比較好的,比較適合我們這樣一些產品和金融科技企業去合作,從渠道、獲客,一直到風控,一直到資金管理,到貸後的監控、催收,現在市場上已經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產業鏈條,所以這些我們從金融科技的運用的角度講,我們覺得我們還是選擇還是非常大的。

  第二個,在引進合作的基礎上,我們可能會選擇一些有重點的領域,去加強,去突破,我們選擇適合我們的地方,去發力,形成我們有自己特點的金融科技的產品,或者是能力,進而第三個階段,在某一個領域內,實現我們金融科技的一個品牌,或者是一個輸出也好,還是突破也好。我們也注意到了,現在很多金融機構,特別是小的金融機構,已經申請專利技術了,有些公司做的很好,這也是我們後續去發力,持續改進的方式了。

  鄧慶旭:謝謝,唐科偉主任您也講講,你們作爲第三方的公司提供哪些務實的方案。

  唐科偉:其實我們跟振興銀行已經在談合作了,沈總待會會後我也找您談一下。我們目前能夠提供的一些支持,包括實際上咱們孚臨是一個,雖然是一個新公司,但是已經是B輪融資,目前估值有一億美金,我們目前對跟金融機構的合作體現在幾個方面,第一我們圍繞的是我們人工智能算法,大數據這一塊,從前端的營銷,我剛才也解釋了一下,電商的營銷和金融的營銷不太一樣,他是圍繞着風險,這個是獨特的一個算法體系。到中間的大數據風控,尤其是在零售領域,我們的團隊比較齊整。然後是隨後的預警系統,比如說我們跟一個大的股份制銀行的信用卡中心,就在談聯合做預警,咱們這個貸款放出去以後,有長達一年的產品,包括信用卡,包括現金分期,消費金融這一塊怎麼樣監控客羣的質量變化,然後再到貸後的管理,主要體現在效率的提升這一塊,是屬於我們也在做的,大概是這麼一個情況,我們是一個圍繞算法、大數據、人工智能去支持從前端獲客到最終的貸後管理,全流程的服務。

  鄧慶旭:近幾年區塊鏈技術發展迅猛,這個概念其實我們也不是特別的瞭解,但是我們也想問一下,區塊鏈具體騰給東北經濟帶來什麼,有沒有從哪些行業加以運用的。

  楊揚:首先區塊鏈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技術,大概最早是2008年才開始,他是被命名爲區塊鏈其實是2013年,真的是非常年輕的技術,索性中國的技術跟美國技術一樣好,這是一個優勢。一個缺點主要是兩個,第一個是目前行業沒有非常大的共識,確定標準和具體的應用的方向,我們公司現在在跟工信部一起合作,制定中國第一版區塊鏈標準的白皮書,明年會發布。第二個是因爲非區塊鏈行業對區塊鏈的接受度和認知不夠,所以目前在區塊鏈能夠在哪個行業上應用,大家可淺海在探索一下。像1997年的互聯網。

  現在來看,可能有一到兩個比較合適的方向,我覺得可能東北可以使用,一個是關於糧食方面的融資和溯源可能可以用到,這個專門爲這次過來做的小小的準備,做的調研。現在要提高糧食產量,增加廣大農民的積極性,可能需要做到一些小額的關於農用的,農民這些融資,讓他們去做一些事情,種植糧食之後,再把這個尾款進行回收。他是碎片化的,信息高度的分散,比較適合區塊鏈去做,據我瞭解沒有人做這個,如果東北有興趣,可以跟銀行合作,也是扶持農業,未來也是國家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方向。通過區塊鏈的技術能夠把這些微粒的貸款發放下去,爲什麼說這個有可能,因爲騰訊做的,基於區塊鏈技術發票其實已經做的比較好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借鑑的方向。

  第二點,也是結合我們公司的監管科技,如果東北這邊,政府願意嘗試率先對某一個監管條例代碼化,這個就不需要再找律師了,某些條例我們可以先展開試點,把他實現代碼化以後,接幾家公司起來,效率會非常高,如果真的做到這點的話真的是世界領先水平。因爲除了新加坡和盧森堡政府在推,其實連美國海沒有幹這個事情。

  鄧慶旭:金融機構在運用新技術的時候,其實有兩個是特別需要關注的,就是平衡技術創新和風險防空的關係,唐岫立女士有很豐富的監管經驗,請您談談自己的看法。

  唐岫立:這個問題非常好,也是現在社會公衆非常關心的問題,風險的定義,其實我們很多人是並不是太清楚的,風險是一種不確定性,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科技創新他確實會帶來銀行的風險,銀行的本質就是管理風險,其實毫無疑問的,科技他一定會給銀行的風險管理也好,或者叫經營管理也好,帶來新的工具,新的方法,他會提高他的效率,會提高他的質量,這一點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我們也知道,科技是一把雙刃劍,在科技在我們現實的管理中應用的時候,因爲銀行他不是普通的企業,他一旦試錯,他的成本會比較高,他會波及我們社會的安定,所以這種科技在銀行裏的應用,往往是要慢一點。等到那些科技的產品成熟了、穩定了,我們才把他拿到銀行那邊來使用,這也是我爲我們存款人,廣大存款人負責任的一種做法,謝謝。

  鄧慶旭:我們最後一個大的問題,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角度講一講,隨着消費升級的不斷持續,人們對消費信貸的需求日益增加,但是雖然我國整體的非金融不斷的走向繁榮,東北的消費市場不很發達,主任剛才也講了,我們連P2P這種壞賬都很少,主任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賈魏:沒有什麼發言權,因爲這段時間一直做很基礎性的工作,對整體市場的研究看的比較少。但是我覺得隨着整個經濟復甦,或者是東北經濟重新回到比較正常的增長軌道上來以後,東北的消費還是有非常大的潛力的,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如何迎接新一輪的消費的高潮的出現,這是我們要面臨的一個問題,當然金融科技肯定會很助理,很給力,引導一個消費的過程。但從地方政府角度講,我們可能更多的還是要關注一下消費者的保護問題,鄧慶旭提的問題多少有點違背鄧慶旭的初衷,但消費者的保護也是這樣,就像我們用科技技術來創新一樣,剛才唐女士講是雙刃劍,一方面技術在創新,一方面技術創新所帶來的風險也同時並存,所以我們一直在關注如何在這兩點上得到一個很好的平衡和推進。

  對於消費者的保護,除了在教育,新一代的消費,利用新技術的消費,沒有問題的,但是老一代的消費怎麼辦,我們人羣沉澱越來越多,健康狀況又越來越好,消費能力越來越強,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希望能有新的技術支撐,包括剛才兩位技術大咔講到機構本身的控制,實際上監管的控制也是非常關鍵的步驟,我們希望能在這上面找到一個平衡。我們也很自信,隨着東北經濟不斷的攀升,我們的消費也會越來越好,我們也希望各家銀行用好技術力量,使我們的消費走上健康、穩步、發展的軌道上來。

  鄧慶旭:可以每個人講一些自己想說的話。

  陶志剛:談到消費金融的事情,和大家分享兩個數據,一個是東北三省約有1.1億人口,其中88%年齡都在65歲以下,一個龐大的人口規模,是消費金融發展的基礎;第二個我看到京東曾經發布過一個數據,2017年在京東平臺上消費的人羣中,2008年到2017年這十年時間,東北三省在“雙十一”的消費金額有五千倍的增長。其中遼寧省的消費能力排名,在全國排名第12位,黑龍江排21,吉林排24,東北三省的消費潛力是巨大的,發展消費金融很有潛力。

  另外我補充說一點,剛才提到的小銀行做金融科技的問題,小銀行實力明顯不如大的金融機構,投入方面有限制等,但是金融科技依託的技術都是新成果,甚至還有一些新的技術還在不斷的發展,對於同樣的新技術,大的機構和小的機構,在某種程度上在同一起跑線。誰更重視,說不定就能彎道超車。小的金融機構決策半徑更短,決策效率更高,新技術可以更快地得到應用,在某種程度上小機構也是有比較優勢的。

  唐岫立:消費金融發展的話,首先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前面在主題演講的時候也講到,東北地區商氣比較弱,因爲我們國有成分比較重,大家都在國企裏面上班,也不會出來創業,還有我們是農業大省,所以老百姓對於借代的需求比較弱,大家知道2011年9月份的時候,溫州爆發了金融危機,因爲中小企業,個體經商戶他們覺得貸款難,貸款貴,在民間借代最後崩盤了。2012年我到黑龍江調研,黑龍江大家都不願意貸款,我們的銀行愁的是,一開門大家來存錢,沒有人來貸錢,銀行想賺的是什麼錢,必須有人貸款銀行才能賺錢。

  另外一點,東北的金融其實並不弱的,東北的銀行家數很多,比如說遼寧有15家城商行,60多家農商行,其實浙江你看他經濟總量那麼大,他都不是每一個地市都有城商行的,所以東北的消費信貸如何能夠快速的發展,還是要基於我們一個整個東北的經濟,包括人的觀念,一些基礎條件,我們來合理的評價和預期。

  沈榮生:關於消費和金融方面,我想談三個觀點。第一在東北來講,東北的老百姓還是有消費能力的,消費能力很強,敢於花錢,敢於消費。但是對於消費金融的產品的使用上,還是飽受一些,和南方發達地區相對偏飽受一些,從我們比如說遼寧以及東北三省,居民的槓桿率上看還是偏低的,北京的資產都放在房子上,整個的槓桿率偏低的。這塊一個是發展空間比較大,另外是怎麼去挖掘消費信貸的市場。

  第二,談人才和人員的問題。我們看到遼寧,東北三省都面臨人才外流的問題,遼寧城鎮居民的自然增長率去年好像是稍微微微負一點,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沒有人,有人才有消費,從我們這個消費金融公司的角度講,我們也制定了一個人才的培養和引進的戰略。第一個我們要去和重點的一些高校在數據、科技方面去進行合作,制定一個管理培訓計劃,招聘一些優秀的本地或者外地的優秀的畢業生。第二個,我們也制定一個沈籍人員或者遼籍人員返鄉的計劃,我們現在也看到了,隨着東北經濟在逐步的回暖,在外地的這些,比如說從事科技,互聯網數據的這些人員,在慢慢的往回回流的趨勢已經形成了。所以我們制定了這麼一個計劃,優先招聘這麼樣的人員,來充實到我們的企業服務當中。

  第三,我們去擁抱金融科技,去使用金融科技,但金融科技不是萬能的,他可能也會產生帶來一些問題,這就需要在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的同時,相關的一些比如科技方面的治理,數據方面的一些治理的基礎、架構,包括一些我們面向的消費者,金融知識的普及,消費者金融保護,以及其他的比如說一些像徵信,這些相關的基礎方面的東西,可能還要同步去加強,配套去使用,才能更好的發揮我們金融科技的作用。

  唐科偉:利用金融科技來刺激消費金融的話,確實是對於東北來講,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一個點。這個點如何既實現互聯網化,又實現區域化,我的看法是要充分挖掘本地居民的消費的需求的一個,隨着時間遷移的變化特點,爲什麼本地居民很多時候不願意借錢,這個通過大數據能夠分析出來,因爲人借錢有時候有衝動性,有時候有場景性,還有時候根據他自己本身的現金流的變化決定的,這些數據特點都可以通過大數據算法挖掘出來。所以我在跟一個股份制銀行談合作的時候,他有一百多萬張信用卡,但實際活躍的特別少,這個時候爲什麼不活躍,辦了信用卡也不用,對於銀行來講,對於這個居民來講都是一種損失,所以抓住剛才所說的消費的衝動性,或者場景化,就能夠大幅度提高信用卡的活躍度,這是從落地的角度,技術科技能夠幫助金融機構有效的轉化提高消費金融的落地,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考慮,一方面我們要刺激,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也要管控好風險。如果是能夠結合本地居民的一些宏觀經濟指標,負債率、槓桿率對應的這些情況,不讓年輕人過渡消費,但是適度刺激中年人,或者是中年以上的消費,或者是這樣的話,從總體的風險管理的角度,是非常必要的。

  楊揚:我跟大家的觀點不太一樣,我覺得對東北來說,金融科技幫不了消費的提升,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在美國大部分人花錢,花不到發工資的那一天,必須要借錢,很多金融科技公司,給他們非常簡單的方式,就借兩三天的錢,這個業務非常大,這個跟他們的習慣有關。咱中國人就比較愛存錢,我所認識的不少可能老一輩的人都這樣,有一個生活習慣的問題。你給他更多的更好更便利,他沒有需求就做不到。其實就不一定是金融科技的事,但是確實有可能是通過科技的手段,比如說像一些短視頻APP,通過視頻,這及方式,通過市場營銷的方式改變大家的消費習慣,這個是可以的,但是光是從金融科技的角度我覺得很難。換句話說,廣義的消費金融,消費金融發展起來不一定只是侷限於東北,如果東北的政策到了,消費金融公司註冊在東北,面向全國,面向全世界,消費金融業可以做起來。

  鄧慶旭:主要讓有錢人多花錢,沒錢的不要過渡花錢。非常感謝各位嘉賓,在我們新浪財經上也會有這次論壇的詳細記錄,也感謝各位觀衆堅持到現在,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