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周天勇:土地資產增加和投入產出能推動經濟增長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2:48   

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周天勇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周天勇

  新浪財經訊 9月20日消息,由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商務部國際貿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財經聯合舉辦的2019東北亞經濟論壇在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舉辦。東北財經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周天勇出席分論壇“東北振興中的東北經濟韌性”並發表演講。

  周天勇表示,東北振興不能就東北封閉地談東北,而是一定要從全國經濟佈局去考慮。從全國整體的經濟來看,需要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在一些土地利用率低的國家,土地對經濟增長的潛能可能被忽視了。中國的土地資產增加和投入產出,推動經濟增長還有很大的潛力。

  周天勇還表示,應重視專家們的關注點和建議,積極參與工程院、水利部的規劃,地方主張要聯動,甚至是地方聯手專家拿方案,積極與工程院溝通,讓他們做一個渤水西調龍頭基地工程,或者大煙海底隧道的方案。

  以下爲發言實錄:

  周天勇: 東北振興不能就東北封閉地談東北,而是一定要從全國經濟佈局去考慮。從全國整體的經濟來看,需要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在一些土地利用率低的國家,土地對經濟增長的潛能可能被忽視了。中國的土地資產增長加和投入產出,推動經濟增長還有很大的潛力。另外,調水改造中國北部乾旱地帶土地,以及貫通大煙海底隧道,可重塑橫向北部新經濟帶和縱向東北—沿海地區整體經濟帶,形成遼南遼西爲樞紐的丁字形地區經濟佈局。

  一、調水改土經濟增長潛能與渤水西調龍頭工程

  從2017年土地面積、人口密度,勞均耕地等國際比較看,中國13億人,960萬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144個人,勞均耕地9點幾畝。

  美國3.2億人,963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33個人,勞均耕地1070畝,是農業勞動力的耕地面積。日本1.27億人,37萬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336人,但是農業勞均耕地30人。印度13億人,320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400人,勞均耕地是2畝。英國勞均耕地154畝,每平方公里260多人。韓國農業勞均耕地21畝。中國勞均耕地雖然平均9畝多,但全國統算,把國有農場、東北這些地多的除去,人均也就5畝左右,到南方也就二三畝。見下表。

  所以中國土地和農業的情況,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並不是很大,但農業勞均耕地面積全世界最小。我們2.6億農業勞動力種了20.3億畝耕地,美國237萬農業勞動力種了25億畝耕地,這是天量的差別。中國每年1/5的糧食要進口,花費500億美元左右。經常聽有些專家說小農戶和大市場對接,是中國的一大特色和優勢。在全球經濟開放體制下,這種規模太小的農業模式必然是窮途末路。一家種了三五畝地,和國際市場接軌,年初說我們還要種大豆,5畝地種的大豆,補貼補不起,而不補貼必定破產。

  中國的華北和西北農業、生活和工業缺水,雖然這幾年氣候變暖有所緩解,但是總體上仍然乾旱。中國有40多億畝未用土地,大部分分佈在華北和西北,東北西部還有一部分。把這些雪山、高山峻嶺全部拋掉以後,其中至少30億畝是可改造可利用的,。

  我們曾經調過水,主要是應對華北城市和工業缺水而調的。實際上是爲調水而調水。我覺得調水和改土要結合起來。增加耕地、林地和建設用地。這樣調水的經濟、生態和社會效益就會複合式增加。

  現在有一派學者將調水視爲洪水猛獸,極力反對調水。他們的理由是,大規模調水開發會破壞生態;南水北調成本過高,經濟效益不好;三峽大壩也有一些問題。並提出,不要以調水而開源,應當以節流爲主,即實施節水戰略。

  水的供給越是充足,用水的成本就會下降;水的供給越是緊張,用水的成本會提高;節約使用的水,其技術和方式的投入是有成本的。節約的程度越高,其節水的邊際投入成本就越大,好像水是節約了,但是水的成本很高,水價很昂貴。短缺往往使行政提倡節約,這是一個計劃經濟的理由,而計劃經濟節約用水,又會導致更加嚴重的短缺。這是無數社會和政策試驗提出的規律。

  沒有水根本就談不上生態,發展的空間就狹小,就是荒漠一些地區。調水要與建電站區別出來,南水北調成本高有它的體制問題。國際上調水比中國都多,美國調了300億立方米水。其中洛杉磯、舊金山等西部這一帶調了200億立方米水。這個地區的農業城市工業發展就是這200億立方米水興起的。沒有調水,就沒有美國西部的興起。

  我們想一想印度,300平方公里國土,13億人口,怎麼養活印度人?我看了一下數據非常吃驚,它調了1386億立方米,竟然有23億畝耕地,其中水澆地比例較大。相當於每個人調了100立方米水。中國14億人口,把老祖宗的都江堰那些都算上,總共才調了337億立方米,人均24立方米水。

  加拿大那個國家都調了1900多億立方米水。其實,我們雖然是國土和人口大國,但是調水和耕地相對是弱國。我們祖宗是開疆,我們應當第二次拓土。開疆和拓土不是一回事,開疆是把這個疆域開天闢地形成國土。而拓土是把形成的國土改造成可利用的耕地、林地、宅地和其他建設用地。

  我們土地的人口密度並不大,還有的是未利用土地。如上圖所示,從深藍到黃的地方,這是降水多的分佈。從深棕到深黃的地方,都是乾旱的地方。像內蒙東部就有降水不足的面積的乾旱地帶。這些地方只要有水就長莊稼,就會長林木,就可以改造成工業用地、城市用地、生活用地。

  關於中國的調水,最大的方案有紅旗河和渤水西調兩個,還有水利部的南水北調小西線工程。當然,調水工程需要考慮地質、距離、水量、成本、是否自流等諸因素。我的看法是:調水一定要與改土結合起來;多水源並舉、外水內調、近水近調;多種來源、多種方式、多種路線、多種技術組合;考慮綜合成本和風險高低,取低調水成本、地質等風險小等方案;改造沙漠和鹽鹼地與有關技術相結合;改土和可利用土地分配與土地體制改革和市場機制相結合;調水改土政府公共支出、長期開發貸款、企業爲開發主體、社會力量進入、市場化運作結合起來;從用水結構上,自流水用於農業灌溉(當然,要普及節水高效農業),調水用於城市生活和工商業,循環中水等用於林業生態及地下水回灌;建立起水資源的分配和水權交易機制。

  南水北調西線還沒動工,如果搞起來能調170多億立方米水。渤水西調他們想一直向西調到南疆,我認爲距離太遠,成本可能太高。調到東北西部和華北,可能距離上最優。我還是很贊成渤海水淡化向西調北京、天津、遼寧、河北、蒙東、蒙中、山西、陝北的這一半方案。

  淡化取水,有的說在渤海灣中間這個地方,有的說在渤海灣北部的這個地方。渤水西調已經列入工程院的重大研究項目,我在去年研究時,提出了與其他調水相結合,與改土相結合,形成中國北部新經濟帶。

  這個地方爲什麼對遼寧非常重要呢?第一、就是要取水,海水淡化,海水淡化最低成本能降到每立方米3塊錢,前一陣子我到廣東去,有一家科研單位海水淡化制氫綜合,還有化工,那可能降2塊錢左右。

  假如說就說2塊錢,或者3塊錢的海水提上來,管道運輸,運到這帶,加上成本,它用來工業城市商業用水,把騰出來的水做農業這種辦法。這個地方如果發展取水的話,取330億立方米水,基本上把華北及內蒙東北、中部這一帶的乾旱情況都解決了。但是大大的緩解了。從全國來講,主要是北部新經濟帶半乾旱未利用土地,包括一部分乾旱草原改造出來,多的話能不能改造出10億畝耕地,草原已經轉換成耕地,比如說有8—10億畝耕地,還有1—2億畝林地、園地,再有六七千萬畝的建設用地轉化,這樣就可以取消耕地紅線,也可以取消建設用地指標,這是總體上的想法。

  但是對於遼寧來說,如果真正實行這個戰略,它是非常大的機遇,取水,水運到這裏是有償使用的,水形成巨大的產量,而且300多億立方米的水是有償使用,得花錢的,這是第一; 第二是取水帶的核電、熱電和淡化聯運,餘熱淡化水;第三是綜合的產能,比如說制氫、化工、鹽化工等等,制鹼。另外裝備,整個海水淡化的這些裝備的製造,管道等等。

  這個工程咱們國家比較大的戰略性意義是什麼呢?其實我最近看經濟增長計算索洛模型,最早的模型有土地,它的假定是土地是固定的,而且土地上投入化肥,投入資本是邊際遞減的,所以在索洛模型裏拿掉了,人口是變動的,資本是變動的。但是如果我們拓土,比如說每年增加多少,我們增加十年,在索洛模型中就應該土地投入要素,而且可以推動經濟增長,每年就會加大一個百分點的增長率。我前幾天給我的團隊講了一次課,我說調水拓土做一個理論上、學術上的,可以研究計算一下,如果土地要素增長加入這個索洛模型,每年新獲得的增長潛能有多大?而且,用實實在在的土地要素投入的增加,來計算增長,是實有的資產,會有實有產出,是靠譜的經濟增長。

  我認爲遼寧應當積極,甚至省裏出錢,把這個項目研究一下,。項目應當擺在什麼地方,裝備、製造、淡化和電的聯運條件如何。因爲取水口各外都可以,只是是不是最優。河北有取水口,天津也有取水口。應當把這個水口放在哪等等,我認爲遼寧應當有所競爭準備。

  遼寧海灣水污染程度低;離蒙東蒙中乾旱距離近,特別是遼東、蒙東,渤海海水淡化向西調水;繞開人口密集和建設成本高的地方;工業基礎條件較好;各種發電、裝備、化工、制氫等等可聯動。

  海水淡化,綜合化工,輸水管道,各類裝備可形成一個產業體系,而且是持久的將海水轉化爲資源和產品,賣水及衍生品產業,遼寧相當於賣海水,而且衍生的產業是一個體系,這是比較大的機遇。

  二、東北—沿海貫通經濟帶與大煙海底隧道

  從全國的經濟運輸和流通看,現在遼寧半島以及遼西走廊斷點和卡脖子的兩個地方。貨到大連、煙臺這個兩地方卸下來,再裝船、再物流、再倉儲,到這又裝卸,運到山東河北,以及東北和等地,成本非常高。而且,兩地的人員流動,公路、鐵路、高速和高鐵都形成斷點,繞遼西走廊經過天津,甚至北京,時間增加,距離繞遠,流動成本提高。再拓展東北與關內遼西、京津通道,在人口密度大,拆遷費用太大,建設成本很高,繞行的成本不低。

  因此,大煙海底交通隧道,這是第二個大的工程。我覺得大煙隧道對整個東北、華北東部的長三角,甚至與“一帶一路“東北周邊經濟連通,有非常大的意義。

  我們花2400億的錢去修一條鐵路合算,還是我們花同樣的錢把這一海底隧道打通,公路、鐵路、高速、高鐵連通合算呢?我認爲還是這一大可改變經濟佈局的工程合算。把這個隧道打通,是真正振興東北的非常重要的戰略性的工程。

  開通了東北到東部的第二通道,它是直的,不是繞京津線,疏通了東北到關內的“卡脖子”問題,隧道建設期投資、材料、裝備製造、施工等拉動遼魯兩地的各類需求。節約了東三省與中國東部經濟區的運輸時間和成本,改善了東北、華北和長三角的產業分工協作和市場,重塑經濟佈局。如果把這個隧道打通,疏通東北周邊等地,東北、到中國華北的長三角經濟,甚至遠到珠三角的沿海經濟通道。

  而遼寧,則在調水形成的橫向北部經濟帶與大煙隧道縱向東北至沿海經濟帶的結點上,其戰略重要性,不言而喻。

  投資應當選擇升值的資產,特別是土地,改造了土地會形成資產,解決國民經濟重大瓶頸和做強中國的重大項目。選擇這個項目,我們也有儲蓄和積累能力,有這種能力了,不像幾十年前沒錢。技術裝備、施工能力,已經達到建設重大項目的能力了,而且有一些施工市場需求不足,產能還過剩,需要加以利用。應當政府主導,監督預算,競爭參與,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保證質量。

  因此,專家們的關注點和建議要重視,積極參與工程院、水利部的規劃,地方主張要聯動,甚至是地方聯手專家拿方案,積極與工程院溝通,讓他們做一個渤水西調龍頭基地工程,或者進一步的大煙海底隧道的方案,我認爲遼寧省應當把這個兩個預案做好。十四五規劃向哪投?我覺得還是輿論的影響,避免一般性工程項目課題的弊病,着重講對東北振興產業發展區域聯動對外開放和經濟增長的潛能,體制改革,解放思想都非常重要,這兩個工程,不僅對全國重要,對振興東北重要,對於遼寧更是有切身的非常重大的戰略意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