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交易平台關停預期下的選擇題:比特幣場外化or出海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13日 16:38   21世紀經濟報導

  21世紀資本研究院 研究員 李維

  比特幣行業的最大風險始終來自於政策。

  繼七部委下達ICO整頓令(《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並針對ICO實施清理后,日前又有多家媒體報導,包括火幣網、OKcoin幣行、比特幣中國等在內的國內比特幣大型交易平台也將進入整頓範圍,而上述交易平台提供的法幣與比特幣等數字資産在內的代幣間交易,也將被悉數叫停。

  不過,交易平台並非比特幣在國內唯一的交易場景。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一旦交易平台模式宣告終結,國內的比特幣交易將以兩種方式體現。一是部分國內交易平台業務重心遷移至海外,或國內投資者前往海外交易平台投資比特幣;二是比特幣交易的場外化,即讓比特幣交易真正的 “去中心化”,由投資者雙方協議成交,而不再依賴於交易平台的競價撮合。

  但同樣需指出的是,無論是“出海化”還是“場外化”的演變,仍然會給比特幣生態的后續監管帶來更多次生問題。

  “一刀切”叫停猜想

  監管層對比特幣交易平台進行整頓是大概率事件。

  從監管者對比特幣屬性稱呼的變化,就能看出背后態度的轉變。早在2013年五部委發文防範比特幣風險時,比特幣被稱為“特殊商品”;而今年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負責人姚前則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出,比特幣屬於“非貨幣數字資産”;而在最新的整頓令中,比特幣、以太坊等品種被七部委稱之為“所謂‘虛擬貨幣’”,這顯然已經是一種拒絶認可其正當性的偏負面表達。

  監管層對比特幣交易平台的整頓原因也並不難於理解。

  比特幣、以太坊等數字資産近年來價格幾經暴漲,最高價格已超過3萬元人民幣/個。而不少投資者盲目加入投機浪潮,對於比特幣、以太坊缺乏足夠的認知;而在比特幣投資上,相關交易平台及法律法規也存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框架、相應的行為底線的缺失。從風險防範角度看,整頓比特幣場內交易平台並不在預期之外。

  不過,雖然多家媒體已“預告”比特幣交易平台將遭遇“關停”,但目前暫未出現更多有效信息可供判斷監管層清理、整頓的具體形式和時間表。

  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監管層對比特幣交易平台模式的叫停方式有兩種可能。

  一是僅叫停集中交易形式,但並非全面去中介化——即禁止交易平台採用集中、做市等交易機制,禁止在交易平台參與比特幣價格形成,同時要求交易平台對投資者的“轉賬充值”進行清退。但仍然允許交易平台作為比特幣買賣的信息中介存續。

  二是實施更加嚴厲的限制政策,強制清退資金並關停比特幣交易平台網站,讓比特幣交易徹底轉為地下。

  對比來看,第一種方案或許相對溫和,只是將交易平台淡化為交易平台;第二種方式則更有明顯的“一刀切”傾向;但是無論何種清理方式的落地,最終均將對比特幣生態帶來衝擊。

  截至截稿前,多家交易平台尚未收到關停通知;而我們傾向於認為,即便對比特幣交易平台進行清理整頓,相關行動也將堅持審慎性原則,即在清理過程中積極防範“處置風險的風險”。

  同樣需要注意,清理關閉過程中也必然面臨現實阻力,例如21世紀資本研究院日前在和部分處於清理狀態的ICO平台人士交流過程中獲悉,當前針對ICO項目的清理整頓就存在部分投資者資金“清退難”的問題,而亦有部分投資者因為所投資代幣已在海外交易平台掛牌,而表達了持有意願。

  場外化or出海

  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交易平台模式一旦遭遇封堵,則比特幣的交易、投資需求將迅速向場外非標準化交易以及海外交易轉移。

  一種可能是,場外交易有可能成為替代當前交易平台集中交易的新模式,而在比特幣剛剛出現且交投並不活躍的早期,場外交易也是比特幣買賣的主要形式。

  我們認為,一旦回歸場外交易狀態,則比特幣等品種的交易將會呈現出社群化的趨勢,這類似於當前銀行間債市交易員常用的QQ群、微信群進行自報價撮合交易;事實上該類交易即便在交易平台模式的鼎盛時期也仍然存在,部分有特殊需求的“大宗交易”或不想交易平台KYC政策的交易活動也通常使用這一方法進行交易。

  這一趨勢也會導致比特幣交易完全的“去中心化”,過去交易平台模式下,資者所持有的比特幣托管在交易平台,需申請提現才能將比特幣轉入投資者自有“錢包”賬戶;而場外模式下則需要自有賬戶直接進行交易,這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比特幣的轉賬需求,增加網絡壓力,提升手續費需求。

  不過和交易平台模式相比,場外交易模式透明度較低,更加不利於管理,進而將給反洗錢、反欺詐等監管要求帶來較大的挑戰。

  另一種可能則是交易平台出海開展業務。即國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利用存量技術及客戶資源優勢前往海外開設平台。事實上,目前主流交易平台均已在境外設立、開發了國際化數字資産交易平台。

  即便如此,但仍可預見的是,人民幣與比特幣嚴管之下,交易平台難以在離岸市場實現人民幣與比特幣等品種之間的兌換;而在北美、日韓、港澳等境外地區尚未出台更嚴厲措施前,美元仍然是境外比特幣投資的主要媒介。

  此外,投資者也有可能會選擇海外交易平台進行比特幣的跨境投資。但在外匯限制政策下,其可兌換用於投資比特幣的外匯規模也相對有限。因此如果跨境“追逐”比特幣的衝動進一步提高,也容易給外匯管理帶來壓力。

  (編輯:羅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