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名影視投資者的資本回籠測算:投資成功率只有一成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13日 16:46   21世紀經濟報導

  影視投融 深度報告

  僅從市場表現看,影視圈投資堪稱賭博。

  整個影視娛樂文化行業也難言規範與秩序,作為資本密集型産業,如何融資如何提高資金使用效率是影視圈的重要主題。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個角度深入,了解行業生態,發現近期市場上出現不少新型的影視行業融資工具,而近年對影視文化公司收緊審批的IPO,今年以來也重展笑顔。當然,每個領域都會存在起與落。

  那些明星效應持續秘訣藏在哪兒?那些困擾影視圈的融資難題或將破冰?影視公司的春天要來了麼?

  《戰狼2》最近官方公佈票房達56億,居全球電影票房榜第54位,成為惟一的一部非好萊塢製造的世界百強電影。除了引發了對産業和藝術的熱議,其産生的經濟效益也頗受矚目。

  2億投資撬動了56億的收入,一部戲賺得盆滿鉢滿,這種帶有些許傳奇色彩的影視圈投資成功案例並不少見。影視圈在明星、大熒幕等光環下吸引着資本競入,“土豪”一擲千金投資巨作案例比比皆是,有滿載而歸,也有顆粒無收者。

  影視投資的成功率只有一成

  和力辰光常務副總裁翁志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影視投資與項目投資中的風險投資有共通之處,但也有許多不同之處,比如影視投資風險更高。風險投資常講二八開,兩成成功、八成失敗;但影視投資的成功率更低,只有一成。要知道在中國,九成的影視劇都是沒有拍完的,沒有拍完就意味着前期的所有投資都打了水漂。

  翁志超表示,影視投資第二個大的風險點在於退出途徑很有限。沒有IPO、股權轉讓之類的退出途徑,必須要放映才有可能有收益。投資人如果只給錢不參與運營那麼項目風險會非常高,這也是為什麼前幾年資本進入影視市場后,産生了很多泡沫和失敗的案例,到現在,大家已開始思考影視行業的投融資到底應該如何運作。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影視行業雖然是資本密集領域,對資金的需求度很高,但還有其項目周期非常長的特點,極大拖慢了資金使用效率。

  具體來看,電影的周期相對短一些,因為票房結算需要從影城到院綫到發行方最后到製片方,而每個環節的資金都是滾動的,所以行業一般都是年底統一結算,跨年之后第二季度可能開始回款。對於影視製作方來说,資金成本從上映到回款需要12-18個月,加上前期拍攝和製作的過程,整個資金回籠周期在30-36個月。

  而電視劇雖然按照固定價格被播出平台收購,但回款周期會更長。按照行業現在比較流行的製作發行方式,製片方先和電視台等播出平台簽了內部定製合同才開始投入拍攝,一般開機回款20%-30%,關機30%,最后播出付款40%-50%,對於製片方來说資金壓力相對較小,只有合同簽訂后到開機前的2個月。但是電視台播出后需要對收視率進行考量才會回款,從播出到回款通常周期需要2-3年,再加上前期拍攝製作的時間,意味着一部電視劇的資金周期長達4-5年。甚至有些兩三年前的電視劇還沒賣出去,回款周期會更長。

  翁志超指出,現在影視劇的製作成本很高,像最近的《那年花開月正圓》、《如懿傳》投資金額都在四五個億,不要说對一個輕資産公司,對一個上市公司來说一年拿出20億現金投資四個這種規格的項目也是很困難。

  “我可以拍三四部戲,可是如果這樣操作只能每天呆在財務辦公室裏盯着每一個環節每一筆資金流向,挪東補西,如果出現一點意料之外狀況都有可能出現極大的資金風險。”翁志超笑稱。

  新型融資工具破冰“融資難”

  華誼兄弟副總裁葉寧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對於影視行業來说,從投資到發行都非常需要資本的合理介入,推進中國影視行業優質作品的産生。影視行業本質來说就是創意的行業,從一個最初的想法開始,踐行到上映可能實現收益之前,這個周期是一個投入過程。目前,中國目前的金融政策和資本環境很多都是后發介入,可從行業對資本的需求來说並不完全匹配,這存在一個悖論,需要一些新的機制和融資工具來解決創意源頭的資金需求和投資存在的高風險問題。

  而目前中國影視公司融資只能仰仗“土豪”和影視基金,很多公司負債率是零,完全依靠自有資金運營。有數據顯示,好萊塢影視公司平均負債率在70%左右,且資金來源大部分是銀行。

  而且,國外的完片擔保制度很成熟,影視公司可以拿着完片擔保合同找到銀行,銀行就可以貸款等方式給影視公司提供融資服務。

  翁志超指出,對於影視投資來说,最大的風險是不知道作品能不能拍完,能不能上映。因為中國影視行業並不規範,很多作品還是傳統的以導演為中心,不考慮預算和時間,缺乏製片公司的介入、管理和監督,導致中國影視市場每年出現90%的“爛尾”作品。如果能保證作品可以按時在預算內完成,如期上映,就一定會産生收益,加上專業的發行、宣傳、營銷,能夠很大限度上控制風險、保證投資的回收。

  據了解,完片擔保本質上是一種保險産品,和力辰光與太平洋保險合作推出了這項産品。完片擔保公司全程介入並監控影片的拍攝進度,對影響影片完成的各種風險、意外、延期進行理賠。中國的完片擔保剛剛起步,目前只有3部片子合作了這項業務,分別是《長城》、《俠盜聯盟》和即將上映的《雪豹》。

  “前幾年因為影視市場資本泡沫泛濫,許多股份行的影視基金都是勉強盈虧平衡甚至虧損的狀態,導致影視項目融資更加困難。如果這種國外已經成熟的擔保模式可以在中國更多地推廣,對於影視行業的規範發展和解決融資難問題都將有很大的促進作用。”翁志超告訴記者。

  葉寧還指出,對於做出來並能幸運地投入到市場中的影視項目來说,回款也是很大的問題。一方面耗時,另一方麵團隊數據的透明性也存困惑,很多尾款不知所蹤。

  影視保理銜接了票房應收賬款迴流慢與影視公司資金周轉快的需求,原來回款周期至少1年,通過保理3個月左右就可以實現資金迴流,將極大提高影視公司的資本運作效率。

  鑫銀保理董事長趙永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從體量上看,以中國票房收入今年600億算,有保理融資需求的可能在200-300億。雖然整體盤子不大,但是保理公司也在積極推動創新的原因在於這項業務是基於明確的票房數據,可以说風險几乎為零。

  保理行業與影視文化産業的痛點可以達成完美的銜接,這對雙方是很好的共贏。

  然而,保理融資目前只和上市公司華誼兄弟開啟了首度合作,但這一合作還只是一個樣本,后續運行情況,尚待跟進。

  5年后IPO重迎春天?

  影視投資人曹海濤表示,影視IPO的動因主要有兩條,其一投資人在投資完成后要求退出;其二是競爭對手,影視公司需要不斷融資才能邀請演員、購買IP,從而打敗競爭對手。

  翁志超也表示,非上市影視公司的融資渠道非常有限,除了自有資金主要來自於“土豪”和一些影視基金,除此之外,因為輕資産沒有抵押和擔保,保理、abs、銀行授信基本上都不能操作。在資本密集的壓力下,影視公司的資本化是必經之路。

  對監管曾經收緊影視公司IPO,翁志超指出,對於影視公司來说最難證明的是其持續盈利的能力。因為影視公司是輕資産公司,一部戲成功了可能就帶來數億甚至數十億的收入,但是這不一定是可持續的。監管會擔心影視公司上市之后連續虧損,第三年就要面臨重組。監管對於影視公司也並不是一到切地否定,而是謹慎的審核每一家影視公司的具體情況,如何能夠實現持續盈利。

  翁志超還指出,所以對影視公司來说,想要實現持續盈利,只靠單一內容業務很難做大做強。所以影視公司的發展路徑是越多元化越好,找到獨特的發展路徑,比如結合製片、影視基地、藝人經濟等等,實現多樣化的資源變現。

  曹海濤也表示,影視公司的IPO如果想要成功,一方面需要提高資本的財務使用和管理能力,包括資本的使用、歸還、預期、投資規模等方面。另一方面應該改變發展思路,影視公司應做穩而不是做大。目前市場上很多影視公司業務可能處

  於停滯不前的階段,很多影視公司希望做大,激進投資大劇,可能引發資金鏈斷裂等更大的風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