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銀行理財探索現曲折:金融市場波動和客戶需求難平衡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14日 16:07   21世紀經濟報導

  本報記者 楊曉宴 上海報導

  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探索之路遇曲折。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近期查閲某銀行私人銀行一款凈值型理財産品資料時發現,該産品自去年11月以來,凈值一路下滑,至5月反彈至目前,凈值與去年同期水平相當。假如去年11月購入這款産品,持有一年,收益几乎為零。另外,該産品今年以來的收益率不到2%,與同類型股債混合基金的平均收益相差甚遠。

  分析個中原因,一方面銀行可能存在某些投資策略的失誤;另一方面,多名受訪的銀行資管人士認為,該産品碰到的是凈值化轉型過程中,平衡金融市場波動和客戶需求的重大挑戰。

  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任重而道遠。

  撐不住的“直線”凈值曲線

  上述理財産品是一款標準的凈值型産品,成立於2013年5月,以MOM(管理人的管理人)形式進行管理,每周開放申購,每兩周開放贖回,定位相當於現金管理工具。

  伴隨着債市的蓬勃發展,從成立到去年11月,産品凈值曲線几乎表現為一條斜線;而隨后凈值連跌半年,也符合債市走熊的大勢。

  從官方披露的資産配置來看,該股債混合型産品几乎沒有投資非標準化資産,近一年的配置結構也確實隨着市場進行了較大的調整。

  在去年11月底、今年7月中旬和10月底三個時間節點,固收類配置(債券)的大致配比分別為80%、40%和60%,貨幣市場工具和現金的大致占比分別為0%、40%和20%,權益類投資(股票)分別為3%、12%和10%。

  值得注意的是,該款産品規模最高峰時超1000億元,從2016年初開始下滑,到2016年中達到最低點,不到700億元;后又反彈,至去年末達900多億元,此后再未披露産品規模。

  自5月以來,該産品信息披露口徑發生變化,收益區間從“成立以來”縮短至“一周”和“自5月中旬以來”兩個口徑。從按周披露的凈值來看,該産品正是從5月開始反彈的。

  綜合多名受訪銀行資管人士的分析,該款産品的凈值表現和債券投資直接相關。某股份行資管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從上述三個時間節點的資産配置結構來看,該産品對市場調整有所反應,但反應偏慢,和該産品規模較大有關。該産品規模在銀行理財中已屬於“大型”,特別是由於此前重倉債券,所以很難在短期內處置債券,實現轉身。

  值得一提的是,該理財産品自8月14日起全面暫停新增申購,可正常贖回,意味着該銀行有意控制産品規模,此后只減不增。

  投資波動與估值之問

  對於這款股債混合凈值型理財産品的業績表現,可與混合型基金做比較。據東方財富choice統計,今年以來,得益於股市的結構性增長,股債混合型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為17%,中位數約為11%。

  而由於銀行凈值型理財以純股和純債類型居多,較少有股債混合型,因此較難在銀行同類産品之間比較收益表現。另一個問題在於,目前銀行凈值型理財産品在資産的估值方法上不統一,所謂“僞凈值”較為普遍。

  具體而言,大部分的銀行和産品對債券採用的是成本攤余法,只是較為個別的産品嘗試了市價估值法。兩者各有利弊,難言哪一種更好。

  所謂“成本攤余估值法”,舉個例子,假設一個理財産品投資一隻一年期債券,票面利息是4%。成本攤余就是把4%的收益平攤到每一天,凈值曲線呈現出來就是類似一條斜線。

  “市價法”,就是按照當前市場上的價格來估值,不過債券市價的口徑不同,不同的産品類型和相應托管行可能採用不同口徑。

  由於債市本身存在波動,債券交易價格有所起伏,如果債券不是持有到期,而是在二級市場上進行交易,實際上很難用“成本攤余”的算法來表現目前持有的資産價值(考慮到要變現)。而如果使用市價估值,産品表現出來的凈值波動就會隨之變大,而且如果不變現,也不能代表産品的真實收益。

  “對於銀行而言,做凈值型理財産品,最大的現實問題就是客戶不買賬。投資波動大了之后,客戶就會贖回,形成連鎖反應。穩定性是銀行客戶對銀行理財産品的一個定位,但實際上我們投資的股市和債市波動性都不小。”前述股份行資管部人士表示。

  另有某華南股份行資管部人士認為,銀行理財投資端依然缺乏風險對沖工具。“我們習慣性地認為股市風險大,投資債券沒什麼風險。但去年四季度以來,恰恰是債市走熊,套住了市場上很大一批投資機構,單邊投資一種資産的風險本來就很大。”

  渴求長期限資金

  凈值化轉型是近兩年銀行理財轉型的一個重要方向。根據《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2017年上半年)》數據,截至今年6月末,銀行高資産凈值類産品存續余額為2.13萬億元,占比達7.51%。

  以凈值化轉型前沿的招商銀行為例,其半年報披露,截至6月末,凈值型産品余額1.6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2.22%,占比達75.72%,較上年末提高9.37個百分點。

  以上述某銀行私行凈值型産品為例,其設計為七天開放,定位為現金管理類産品,在投資時一方面要考慮到客戶的高流動性需求;另一方面,也希望通過穩定的收益回報吸引資金長期存續。

  某股份行資管部研究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拉長開放式産品的開放間隔,有利於銀行投資管理,但不利於産品銷售,銀行在投資和銷售兩端的平衡是設計凈值型産品的難點所在。“銀行理財産品的期限都比較短,一般都在一年以內,這可以说是客戶選擇的結果。我們也可以觀察到,在其他利率市場化剛放開的經濟體,資金都有短期投資的偏好,這是一個必然的階段性現象。”

  一個令人頗為無奈的現實是,今年以來股債混合型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為17%,中位數大約為11%;現金管理工具的集大成者貨幣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也保持在4%以上。對於投資者,在銀行理財産品之外,存在更多選擇。

  不過,今年東方紅資管的“東方紅”系列産品熱銷,證明只要管理人能實現良好投資回報,也能獲得長期限資金的青睞。“東方紅”系列多隻産品封閉期三年,最新一隻産品單日募集180億元,配售比僅為11%。

  (編輯:馬春園,郵箱:macy@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409.4707
-30.2300
NASDAQ6737.8720
-19.7233
S&P 5002578.8701
-5.9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