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19歲女孩欠現金貸出走 母親不堪催債壓力自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1日 05:05   北京新浪網

  【相關報導】

  長沙陷現金貸的19歲女孩現身 跪母親墳前欲撞碑自殺

  原標題: 《長沙19歲女孩欠現金貸出走,母親不堪壓力自殺,葬禮當天四撥人上門催債》

  來源:瀟湘晨報

  19歲的女兒欠債后下落不明,妻子不堪壓力自盡,所有情緒都壓在了55歲的夏明國身上。

  就在妻子葬禮的當天,先后來了四撥催債的人員。夏明國憤怒了。

  女兒究竟欠了多少錢?夏明國依然不清楚。

  1月10日,長沙岳麓區蓮花鎮金華村。因拿不出錢辦喪事,家人和親友匆忙將49歲的劉麗下葬。

  給19歲的女兒夏雙還貸10余萬元后,劉麗才發現女兒的債務是個無底洞。面對催收人員天天上門,劉麗不堪壓力,於1月8日喝下兩瓶農藥結束自己的生命。

  讓人心寒的是,親友們剛料理完劉麗的后事,先后有四撥人員上門逼債。1月10日,憤怒的金華村村民控制住這些催收人員,蓮花派出所隨后出動警力到場處理。

  2017年12月31日,女兒離家出走下落不明,妻子被現金貸逼上絶路,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如今僅剩下55歲的夏明國。

  悲傷、恐懼、絶望和對女兒的擔心,所有的情緒瞬間壓在夏明國一人身上。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近乎崩潰。(為保護隱私,夏雙一家系化名)

  1月10日,長沙蓮花鎮金華村,第一撥催收人員坐在凳子上,氣憤的親友上前指責。

  剛辦完喪事,兩男子駕車上門催收

  10日12點多,一輛湘K牌照的白色SUV駛入金華村,沿途只要見到村民,車內人員會搖下玻璃,面露着微笑,打聽夏雙的住址。最終,這輛車停在一棟土磚房附近。

  此時,這棟破舊的土屋內,夏明國等數十位親友正准備吃飯。一個小時前,他們才將劉麗的骨灰安葬好。見有陌生人找女兒,夏明國出門相迎。他很快發現,眼前的兩名年輕小伙子是放貸公司派來的催收人員。

  “你們是哪家公司的 ……”妻子的骨灰剛剛入土,催收人員又來上門,夏明國瞬間情緒失控,不停地追問兩人的身份。

  一旁的親友見狀也紛紛上前,兩男子被圍后支支吾吾,一問三不知。從兩人開來的車內,夏明國等人找到數份借貸合同,但沒有夏雙的。

  記者注意到,這些借貸合同分為“借條”和“收條”,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證號碼和聯繫方式,借款理由是“因個人短期消費需要資金”,而出借人也是個人。

  夏明國和親友們雖然氣憤,但都極力剋制情緒,拿來凳子讓兩男子坐下,要求他們聯繫公司負責人盡快來處理。“帶借貸合同來,要弄清女兒到底借了多少本金。”夏明國说。

  在與記者交談過程中,兩男子自稱公司名叫“隔壁老張”,位於“湘域國際”,他們是貸后催收人員,第一次到夏雙家催收,“她總共借了1.2萬元,還剩3000元本金未還”。至於公司向夏雙催收多少利息,兩男子對此表示“不清楚”。

  在夏明國的多番催促下,其中一名男子不停地給公司打電話,示意相關人員到場 “贖人”。

  第三撥催收人員坐在凳子上,正向公司打電話求助。

  男子搭出租車催收,身上還帶着刀

  10日下午1點多,距土屋一百米處的岔路口傳來動靜,一輛准備掉頭的出租車被村民攔下。從副駕駛下來一名紅衣男子,稱專程趕到村上要錢,他催收的對象也是夏雙。

  “你認識這兩個小伙子嗎?”順着夏明國手指方向,這名紅衣男子稱“不是一起的”,但對於自己的公司名稱,他表示要打電話問一下,“我只知道在‘天佑大廈’ ”。

  “夏雙不見了,她的媽媽去世了,你過來一下,他們把我扣了,不放我走 ……”就在紅衣男子給公司打電話時,有親友一把搶過手機並詢問:“你們是什麼公司?她(夏雙)借你們多少本金?”這名備注“王平”的人在電話中回復稱:“本金借了2.8萬元。”

  “王平”在電話中稱,公司名為“嘉翔信息諮詢有限公司”,持長沙身份證就可以在公司借貸。夏雙於去年11月向公司借貸2.8萬元,分5個月返還,但對於利息他始終不願透露,只是回復稱:“她家裏出事,公司只要求還本金,利息看着給。”

  在交涉過程中,有親友在紅衣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彈簧刀。紅衣男子解釋稱,“用來防身的”。隨后,這名親友報警。很快,蓮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到場處理。

  “你趕緊過來吧,帶上夏雙的借貸合同,把賬说清楚,不然我走不成。”紅衣男子多次電話要求“王平”到場處理。

  催收人員被帶回派出所處理

  10日下午2點多,就在民警問詢過程中,一名形跡可疑的黑衣男子被村民揪了出來。他先是反復稱“是來村裏找人的”,不過很快,他的謊言被識穿。

  “你找誰?”“這人住哪裏?”這名黑衣男子無法说出所尋人員信息。見第三撥催收人員被逮住,原本在訓斥紅衣男子的夏明國迅速轉身,上前並揪住黑衣男子的衣領怒斥,“你叫什麼名字?”

  見群情激奮,黑衣男子臉色慘白,他承認是借貸公司的貸后催收人員,自稱公司名為“白度白匯公司”。他说:“公司聯繫不上夏雙,安排我到村裏查看情況,所以沒帶借貸合同。”黑衣男子致電公司財務人員后稱:“夏雙借了6000元本金,但不清楚具體要還多少利息。”

  民警還未詢問完黑衣男子,現場又引發騷動,原是第四撥人員被逮住。這時,金華村村民們徹底怒了,現場一度陷入混亂。為了避免引發衝突,在場民警向所裏請求增派人手。10日下午3點多,另外數名民警趕到現場,迅速將上述四撥催收人員帶回派出所調查。

  10日晚上7點,一名鐘姓親友致電記者稱,十余台車先后趕到蓮花派出所“贖人”,民警也一直在協調處理此事。

  聲音:女兒還這麼年輕接下來該怎麼辦

  平時也就一兩撥催收人員上門,但在妻子骨灰下葬這天,竟有四撥不同借貸公司的人員輪番上陣催債,夏明國有些無法接受,“這些人不可原諒”。

  女兒自2015年職高畢業后,在美容店工作,收入微薄,什麼時候陷入現金貸泥潭,夏明國不得而知。不過,在他的印象中,也就最近半年的事,“去年 7月起,陸續有人上門逼債”。

  一輩子老實本分的莊稼人,夏明國夫婦認為,“欠錢必須還”。夏明國拿出積蓄,出面還了四五萬。有時他不在家,妻子背地裏找親友借了六七萬拿去還貸。

  “原本家徒四壁,東拼西湊好不容易還了10多萬,可這債務就像無底洞一樣見不到底。”夏明國嘆口氣道,“換誰都跨不過這道坎。”

  自女兒於2017年12月31日離家出走后,夏明國無法弄清女兒到底背負多少債務,“恐怕連她本人也说不清”。说到這裏,夏明國的嘴唇直顫抖,一時说不出話來,許久才慢慢嘟囔了一句:“女兒還這麼年輕,接下來該怎麼辦?”

  記者查詢發現,中國銀監會2017 年4月曾下文規定: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確保出借人資金來源合法,禁止欺詐、虛假宣傳。嚴格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間借貸利率的有關規定,不得違法高利放貸及暴力催收。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明確統籌監管,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574.7305
+205.6000
NASDAQ7211.7771
+58.2054
S&P 5002767.5601
+19.3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