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西安一女子陷連環詐騙:借出42萬接手公司反成老賴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6日 03:0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西安一女子陷連環詐騙:借出42萬,反成“老賴”

  來源:微信公衆號“紅星新聞”

  記者丨王春

  張英終於不再是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了。

  為了這個結果,她努力了18個月。

  2016年9月,這位單親媽媽成了“債主”,而欠款人名叫謝小群,是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實際負責人。當時,他向張英借款42萬元,4個月,約定利息8萬元。

  “錢是父母的”,張英曾再三猶豫,謝小群則將公司“過戶”給張英,並承諾,若到期未償還,那麼該公司經營的西安“航天小吃城”則由張英自行處理。

借款協議借款協議

  就這樣,2016年10月10日,張英正式成為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開始,她心裏蠻踏實,“畢竟,手裏握着一家公司的股權”。

  但很快,她便得知,謝小群曾因詐騙被網上通緝。而她接手的這家公司,負債纍纍,且身陷多起官司。

張英向紅星新聞講述自己的遭遇張英向紅星新聞講述自己的遭遇

  隨后,謝小群失聯,42萬本金一下沒了着落,張英心急如焚。但更令她焦慮的是,剛成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她就成了“老賴”,還被限制消費。

  “賠了夫人又折兵”,張英想着,錢可以不要,但這個“法定代表人”的名號必須丟掉。

  經過18個月奔波,她終於如願。只是謝小群依舊失聯,42萬元借款仍無着落。

  42萬借款,換來一個“法定代表人”

  張英數次強調,她只是個單親媽媽,平時照顧孩子,不想讓自己攪進一攤子事裏。不料,事兒卻找上了她。

  她说,父母年邁,有些積蓄,所以想着將錢貸出去,圖個利息。這時,謝小群急需“用錢”,且態度誠懇,“誰都看不出他是那樣的人”。一位知情人士稱,小吃城裝修時,張英的哥哥提供裝修材料,與謝小群接觸較多。謝小群曾多次表達“融資”的想法。

  兩位老人42萬元的積蓄就此被謝小群盯上。

  謝小群聲稱,其外甥謝可(公司法定代表人)已將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委託給自己,他甚至將《授權書》拿出,並承諾,如若借款,他可以暫將公司的股權全部轉讓,法定代表人也可變更。

  “哥哥經常打牌,所以,父母就把公司放在我名下。”張英覺得,她雖是“債主”,但只是給父母幫了個忙。

  西安市長安區人民法院一份編號為(2017)陝0116民初6531號的《民事判決書》顯示,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於2016年3月1日成立,法定代表人謝可。同時,紅星新聞獲得的一份《委託書》證實,公司實際經營者為謝可舅父謝小群。

  經法院審理查明,2016年9月27日,謝小群以資金周轉困難為由,向張英借款42萬元,4個月,約定利息8萬元,在《借款協議》中,借款金額本息合計50萬元。

  協議中,謝小群承諾,將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張英。這令張英放鬆了警惕。協議簽訂后,按謝小群的提示,張英將42萬元匯入指定賬戶。同時,謝小群另簽下借條一張,並與張英簽訂股權轉讓協議。

轉賬記錄與借條轉賬記錄與借條

  13天后,張英的身份不再是一位單親媽媽,而是一家注冊資金為100萬元的公司法定代表人。

  回憶起簽約時情形,張英告訴紅星新聞,“當時,謝小群他們说,公司周轉不行,要付房租之類的。4個月左右,就能周轉開。當時,(我)也有猶豫,但哥哥说,謝小群的一個合作伙伴是鄰村的趙峰。所以,我就信了。”

  多起詐騙被起底,借債人被追逃

  2016年10月底,趙峰的幾句話,讓張英寢食難安,“他说,謝小群可能是個老賴。一下子,我很緊張。不知道怎麼辦。”

  但為時已晚,謝小群已經失聯,電話無法撥通,小吃城內也不見他的蹤影。此外,更多關於謝小群用類似方法詐騙的消息傳來。

  張英難以想象,在與自己簽約前7天,謝小群曾用類似方法將小吃城抵押給另一人,借款30萬元,但並未變更法定代表人。

  同時,警方向多名受害者提供的《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顯示,謝小群於2011年11月5日,曾以西安市未央區一養生會所的經營權作抵押,借款230萬元,但到期后逃匿。

謝小群被網絡追逃謝小群被網絡追逃

  債主馬軍訪雖然勝訴,但至今未收回欠款,“開車到處找人,終於在安康找到。但在法院寫了還款計劃后,(謝小群)再次失聯。為了找他,我已花了20萬元。不找了。”

  馬軍訪告訴紅星新聞,逃債期間,謝小群在安康又以類似方法詐騙了300多萬。安康漢濱警方一位工作人員證實,謝小群確因詐騙仍被網上通緝。

  安康的另一位債主告訴紅星新聞,謝小群的詐騙方法大多類似,開新店、找人“入股”、抵押股權,然后不知所蹤。這位債主稱,謝小群數次推脫,被找到后,“下跪,甚至把身份證之類的都給我,但沒用。現在,仍然聯繫不到他。”

  張英終於確定,自己被騙了。她说,自己雖是法定代表人,但從未實際參與經營。當她趕到小吃城,去尋房東時,很多檔口的人也稱自己被騙,而她張英,就是那群人追債的對象。

  事發后,小吃城房東在接受陝西電視台採訪時稱,他被騙得最慘,“2015年9月,謝小群和我簽了租房合同。2016年8月,小吃城開張。他前前后后拖欠70多萬元房租。而且,給商戶退了營業款,給顧客退了充值卡后,又搭進去20多萬……”

  謝小群的“合作伙伴”趙峰也稱,自己被騙了。他告訴紅星新聞,2015年,他闲來無事,去跑滴滴,“謝小群包了兩天車,看哪有合適的酒店可以經營。所以,(我們)就認識了。后來,他看上了那個小吃城,又正好在我家附近,所以我就投資了30萬元。”

  趙峰直言,他不懂經營,全由謝小群在運作,“開業那天去了,人氣很旺。”

  但直到謝小群跑路,趙峰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之前有人給我说,謝小群是騙子,但我沒信。誰能想到,在家門口被人騙了。”

  跑路前,謝小群曾給趙峰打電話稱“做不下去了。你的錢,完了還。”但直到現在,再無謝小群音訊。

  剛成法定代表人就成老賴,被限制消費

  謝小群跑路了,“法定代表人”張英上了老賴名單。

  2017年4月17日,西安市長安區人民法院的一份《執行決定書》將張英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張英说,她只是個單親媽媽,對管理公司一竅不通,但現在,糊里糊塗成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又糊里糊塗成了“老賴”。

  一夜之間,張英的世界被改變。

  這份《執行決定書》顯示,小吃城檔口一承租人因11000元押金及1000元違約金將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張英告上法庭,並勝訴,但張英並未履行償還義務。

  於是,她被進行信用懲戒。一度,銀行卡被凍結,她的生活受到極大影響。生活被討債、官司以及惶恐充斥。她缺乏安全感,走路時,會不經意間掃視周圍的環境。说話時,偶爾會壓低聲音,左顧右盼。

張英被限制消費張英被限制消費

  她從背包中拿出6部手機,一一擺在桌上,“你看,我換了多少部手機。不得不啊。”但她的電話很難撥通,要麼關機,要麼不在服務區。

登上“老賴”名單后,張英缺乏安全感,頻繁更換手機登上“老賴”名單后,張英缺乏安全感,頻繁更換手機

  她知道,一天不從“法定代表人”的位置上下來,她就一日不得安寧。

  多位被騙受害者告訴紅星新聞,“他一個騙子,一個老賴,這麼多年來,還在到處行騙,這是為什麼?”

  尋找謝小群未果,張英將其外甥謝可告上法庭。她訴請撤銷之前與謝可等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並變更法定代表人名字。張英想甩掉“法定代表人”的包袱,“哪怕要不回父母的錢,哪怕他們说我不孝,我都不做這個‘法定代表人’。”

  謝可辯稱,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系合法成立,且涉案協議也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達,應合法有效。公司轉讓后,出現的債務不能作為被告欺詐的理由。

  最終,法院認為,張英在簽訂合同時,對涉及合同法律效果的重要事項存在認識上的顯著缺陷,無法達到其訂立合同的目的。此外,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轉讓前即負債纍纍,涉及多起民事案件。謝可在主觀上故意隱瞞事實真相,採用欺詐手段致使張英在違背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簽訂股權轉讓協議。

法院判決,支持變更法定代表人法院判決,支持變更法定代表人

  因此,2017年9月25日,法院判定,雙方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撤銷,謝可需協助張英變更法定代表人。

  變更了法定代表人,詐騙案仍無進展

  更名的過程持續了半年多。張英覺得,“我被謝小群、謝可他們合起來騙了。”

  去年底,張英向西安市長安區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申請,再次請求將公司法定代表人更名。

  日前,張英終於卸下“包袱”,不再是“張總”,而是一個孩子的媽媽,兩位老人的女兒。

  但謝小群依舊逍遙法外。其侄子謝可的電話雖然可以撥通,但他否認自己的身份。

  其實,2017年5月8日,“謝小群詐騙張英案”就已立案,在案由一欄,西安市公安局國家民用航天産業基地分局寫道,“我局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需要追究嫌疑人的刑事責任。”

謝小群詐騙張英案,警方已立案調查謝小群詐騙張英案,警方已立案調查

  但截至目前,該案仍無進展。辦案民警的電話無人接聽。

  在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冊地,紅星新聞並未看到任何標識。原來的“航天小吃城”也早已換了名字,但“謝小群詐騙”一事仍被周圍人議論。

  小吃城所在物業公司的多位工作人員均證實,張英並未實際經營小吃城。同時,對謝小群詐騙的事兒,他們全部知曉,“找不到人了”。

  如今,房東已將小吃城出租。現在的負責人是一名30多歲的男子。他告訴紅星新聞,謝小群跑路后,自己從房東處租來房子,然后進行裝修。“開業后,才知道謝小群詐騙的事兒。但他是他的,我是我的。”

每到飯時,曾經涉事的小吃城內擠滿了人每到飯時,曾經涉事的小吃城內擠滿了人

  現在,小吃城仍在二樓,約二三百平方米,每到飯點,9個檔口前就擠滿了人。大家簇擁在一起,一切如常。

  但經歷了這件事,張英一度覺得,自己的人生被毀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