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華社:虛擬貨幣交易禁令應升級 實施穿透式監管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12日 18:03   新華網

  作者:劉開雄 王淑娟 傑文津 吳燕婷

  2017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虛擬貨幣的直接交易。隨后,2018年1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央行營業管理部等部門先后連發三文,再次強化對虛擬貨幣監管。

  然而,“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目前,虛擬貨幣交易轉入“地下”,數十個交易平台提供點對點的場外交易,市場活躍。

  記者探訪:禁令下多個交易平台提供場外交易

  近日,記者在一家名為“火幣網”的網站注冊登錄。該平台提供虛擬貨幣的場外點對點交易服務,也就是说有買幣和賣幣需求的人,可以到平台上發布消息,然后約定付款方式完成交易。

  記者點擊該網站的“法幣交易”發現,買賣信息極為豐富。“拍下”一定數量的比特幣后,平台會將賣家的比特幣鎖定。記者選擇支付寶為付款方式,通過支付寶向賣家轉賬,併到網站上確認完成付款,交易就成功了。記者隨后收到了系統劃轉到賬戶上的虛擬貨幣。

  記者調查發現,雖然去年9月我國開始對ICO和比特幣交易進行清理,但是,目前仍有數十個類似“火幣網”的場外交易平台十分活躍。據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監測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1月25日,支持比特幣兌人民幣的C2C場外交易平台已達21家,上線時間集中在10月下旬到11月,伺服器均在境外。

  此外,今年以來,一些微信群、QQ群也成了虛擬貨幣地下交易信息發布的陣地。來自上海的曾先生介紹,他加入的幾個虛擬貨幣交流群,每天都有幾百條買賣詢報價的信息。近日,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行情斷崖式下跌,而這些群裏則是“抄底”之聲不絶於耳。“每天推送成百上千條這樣的內容,真讓人受不了。”曾先生说。

  仍有不少人幻想“一夜暴富”,躲避監管花樣翻新

  2018年以來,虛擬貨幣行情上演“大跳水”。2月以來,比特幣連創新低,一度跌破6000美元,較去年約2萬美元的高位跌去了70%。以太幣也同樣下跌慘烈。然而,一些人認為这只是暫時現象,虛擬貨幣會卷土重來。

  ——“一夜暴富”的羊群心理作祟。“目前ICO的市場狀態可以形容為羊群心理。”上海大學科技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孟添说,很多投資者不了解ICO是什麼,甚至對於區塊鏈、比特幣的了解也很少。這本來是很小衆的投資市場,但現在卻擴散到普通老百姓。

  孟添認為,越來越多的僞金融創新利用ICO這樣的模式,以此為幌子非法集資,對公衆造成了投資虛擬貨幣可以“一夜暴富”的從衆心理。“人們對投資風險的認識不夠。”

  ——花樣翻新試圖繞過監管。目前,部分ICO項目繞道國外繼續經營,其機構的設立以及代幣的發行與交易名義上在國外,但是實際上的項目、責任人和投資人都在國內。在2017年10月至11月集中上線的比特幣兌人民幣的交易平台,其網站伺服器所在地主要分佈在香港、美國、日本等地。

  “幣幣交易”也成為繞過監管的新花樣。深圳一位比特幣投資者范源透露:“去年9月份之后,比特幣交易採取‘幣幣交換’的方式在場外進行。買家先在場外用人民幣購買一些代幣,如以太幣等,再回到平台上拿以太幣等換取比特幣。”

  ——“礦工不相信眼淚”。“礦工”小董透露,一台礦機工作一年成本約21570元,一年産量是5.84個以太幣,1個以太幣成本約3693元。和以太幣2月6日一度跌至630美元附近,已經接近挖礦成本價。

  “我堅信下跌只是一時的,長期看好,剛剛又購置了2000台礦機,挖到幣就持有,短期不會賣。”小董说,國內關停虛擬貨幣交易以后,擔憂未來有關部門禁止挖礦。

  “禁令”應升級,實施穿透式監管

  根據現有監管政策,任何場景下各種場內外代幣融資交易平台或者媒介都不得進行人民幣與任何形式的虛擬貨幣的直接交易,也不允許平台以中介形式進行撮合交易。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教授認為,當前,監管層應當更深刻認識虛擬貨幣有跨境、跨領域流動的特點,提高監管規範的法律效力層級。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認為,有必要加強賬戶監管和外匯監管,實施“一竿子插到底”的穿透式監管。考慮建立黑名單制度,無論其運營主體和主要負責人國籍如何,都將其主體和相關責任人列入黑名單,禁止或部分限制其今后在境內開展活動、從事相關金融業務。

  “世界上許多國家已經將虛擬貨幣交易和ICO納入法律監管體系內,可以與這些國家開展廣泛的跨境合作,共同採取措施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合法利益。”楊東表示。

  有專家指出,對當前的ICO項目轉移到國外的現象,相關監管部門可以依據有關法律法規,加以規制,防止敏感數據流失,防範跨境犯罪風險,維護金融消費者利益、金融穩定和國家安全。在必要的時候,還可以依法採取其他更為嚴厲的監管手段,如切斷訪問連結等直至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法律責任。

  (原標題:虛擬貨幣行情“大跳水”、監管加碼,但為啥仍有人轉入地下“死磕”到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601.2695
+410.3700
NASDAQ6981.9644
+107.4730
S&P 5002656.0000
+36.45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