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被期待、被比較:蘋果接班人庫克的宿命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4日 10:4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 庫克:蘋果接班人的宿命 

  來源 證券時報

  作者 程喻

  作爲蘋果的掌門人,庫克總免不了被拿來與喬布斯比較,這是他的宿命。在這一點上,後任總比前任吃虧,尤其在前任已經不會再犯任何錯誤的情況下。

  新年伊始,蘋果公司以大跌迎接2019年,庫克執掌下的蘋果再次遭到質疑。沒有創新能力,除了花裏胡哨的顏色和越來越細分的型號,蘋果這幾年沒有什麼進步……不知庫克聽到這些評論有何感想,毫無疑問這是他的短板。他曾說過:“有些人認爲創新就是改變,我們從來不這麼看,我認爲讓事情變得更好,就是創新。”但是很可惜,這樣的回答不是普羅大衆所期望的,市場在等待蘋果推出全新的產品以證明他們源源不斷的創新動力,然而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實際上,近幾年來,庫克已經越來越少提及產品的創新升級,他在每屆WWDC大會上重複的都是“下載量、開發商分成、銷量猛增”這些數字,這是他的優勢:更低成本、更高銷量,一個營銷型管理者最爲閃光的部分,也是華爾街最看重的部分,否則蘋果不會在2018年成爲美國股市上第一家收盤價在1萬億元美元的公司。天才的出現是不可控的,而受過良好訓練的管理者是有脈絡可循的。況且,在受到喬布斯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影響後,庫克把成本管理也做到了極致:任職期間,庫克大刀闊斧地將蘋果主要供應鏈從原本100家縮減至24家,同時說服許多供應鏈搬遷至蘋果產品生產工廠鄰近地帶,並且將蘋果產品庫存週期從原本1個月縮減至6天,其中更將Mac系列機種生產週期從4個月縮減爲2個月。

  如果是其他500強公司,CEO能在成本控制、市場銷量和股價上做出如此出色的成績,將收穫天價年薪和無數讚譽,但這是在蘋果,一個曾經做到“改變世界”的公司,大家居然認爲這還不夠。很難得,在商業領域,理想主義佔了現實主義上風。

  這和二世祖接手家族產業有相通之處:有的接班人一生都在尋找突破,但事實證明,大多數人都活在父輩的陰影之中,再創新高的難度太大。好比香港首富李嘉誠家族,小兒子李澤楷愛出風頭,商業上也屢有建樹,但很少人注意他已經52歲,最直接的稱呼還是李嘉誠的兒子。這和時代賦予的機遇相關,個人成長環境和能力相關,科學已經證明,智商很難遺傳,上一代人良好的商業嗅覺也很難複製給下一代,富不過三代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爲了避免這一點,聰明的商人研究出家族信託、職業經理人、合夥人等種種制度,這些制度會在一定程度上保障財富傳承,但並不能保障創新能力的傳承。事實上,職業經理人也不是萬能的,成爲明星的企業如過江之鯽,能夠傳承的企業需要經歷風雨,特別是在近20年全球經濟高速增長環境下,很多企業爲只要踏準了一次週期性的機會就能夠迅速成長,然而下一次經濟週期的發展規律和上一次可能並不相同,成功並未延續。

  如何尋找接班人?是企業不可逃避的終極命題,傑克·韋爾奇說,“花十年的功夫培養一個合格經理的時間不算長。”喬布斯檢查出患有癌症時,才49歲,正值年富力強之際,不大可能會考慮這個問題,況且那個時候,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研發新一代的手機上。他用最後的7年時間,推出了iPhone和iPad,並在候選人中選擇了庫克,兩者無論是職業軌跡、擅長領域,還是個性都大相徑庭,他們是互補型的搭檔。也許是喬布斯太優秀了,按照自己的路線去尋找,很難找到滿意的“喬布斯2號”,看誰都存在瑕疵,反而在自己不太擅長的領域,充滿了朦朧之美。他對庫克充滿了讚賞和肯定,喬布斯在接受採訪時曾經說過,“銷售人員領導科技公司是災難性的,不同於技術人員,他們永遠搞不清狀況。”然而,正是這位一貫正確的喬布斯,堅定不移地把運營出身的庫克推上前臺。

  每家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官僚作風,對高管而言,駕馭這一官僚作風是工作中的重要作風。在這一方面,庫克顯然更爲老練,午餐時,當年,喬布斯一般只和首席設計師吃飯,他還定期和華爾街的投資者們見面,但庫克常常與員工隨意坐在一起,這在喬布斯時代也是不可能出現。庫克很早的時候就顯示出這種特質,他不像瞭解喬布斯那樣瞭解和癡迷於技術,但是卻具有現代企業管理的經驗。

  很多人都注意到蘋果超前的設計理念和精緻的產品,但是忽略了蘋果強大的運營能力。1999年,蘋果就朝着“零庫存”的目標邁進,關閉了世界各地的工廠和倉庫,庫克曾經說過,庫存產品“基本上就是魔鬼”。正常情況下,庫存產品的價值會在一週內跌掉1%至2%,“你要像從事奶製品行業一樣管理公司,如果奶製品過了保質期,問題就來了。”在庫克的一手打造下,蘋果打造出遍佈全球的供應鏈,來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被送到蘋果的各個工廠,經過組裝之後再銷往世界各地。如今的蘋果,就像一臺高度精密的儀器,而決定儀器運作效率和方向的就是庫克。所以,在喬布斯時代,由工程師決定生產什麼產品,再由產品管理部門和供應管理部門去將它生產出來,現在正好相反。

  庫克時代,蘋果更像一家現代化公司,粉絲或許會氣憤,但是對於一家商業公司,寄予過多個人感情本來就不太理智,對於接班人,喬布斯最後的要求是:不要問喬布斯會怎麼做,而要問怎麼做對蘋果最有利。庫克顯然遵照了這一要求,這也是前任CEO對於後任的理解和尊敬,所以,今天的蘋果也是喬布斯選擇的結果。而遲遲沒來的創新,還有人在幻想,喬布斯臨走之前已經做好了構想,但是因爲理念和技術太過超前,還停留在實驗室階段,庫克要做的,就是在實驗成功之前確保穩定。

  這可能是美好的希望,希望蘋果能夠不斷推陳出新,但幻想猶如雲彩漂浮在半空中,如今庫克也在物色候選人。不知道他是否還記得上一家就職的公司——IBM,這家公司有個經典的策略叫做“長板凳計劃”,其意思是,管理者在上任的第一天就開始着手培養自己的接班者,每個重要管理崗位都由2個以上的替補人員,這樣就永遠不會出現青黃不接的局面,IBM是一家多次穿越週期的企業,這樣的策略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而是在時間長河中積累出的經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