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不吐不快 爲什麼最近騷擾電話明顯越來越多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5:50   北京新浪網

  本文來自愛否科技

  ‘最近的騷擾電話實在太煩了!’

  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感受。最近一兩個月,我接到的‘騷擾電話’數量直線上升。甚至涌現出了很多新號碼,它們繞過了所有‘騷擾來電識別’功能,直達我的手機屏幕。

  突然間捲土重來的騷擾電話

  從身邊和網上的反饋來說,大家似乎都有同感:這段時間的騷擾電話明顯增多了:

  不止是直覺,數據上也是如此。我們找到工信部旗下的 12321 舉報中心,它的最新報告顯示,8 月、9 月一共收到騷擾電話舉報 18 萬次,平均一個月 9 萬次;而在 2018 上半年,月均騷擾電話舉報只有 3 萬次左右。

  而其中貸款理財的騷擾電話最多,佔比 35% ,房產中介的騷擾電話佔比 22.3% ,兩者合計達到 57% 。

  國外知名的的來電識別應用 Truecaller 前幾天也發佈了 2018 年度報告,報告顯示 2018 年全球垃圾電話相比去年增長 300% ,在 2018 年 1 月 – 10 月,Truecaller 用戶一共收到了 17,700,000,000(177 億)個垃圾電話。

  爲什麼騷擾電話越來越多了?

  第一個原因就是‘電銷機器人’的興起,讓騷擾更有效率了。

  如果說以蒸汽機爲標誌的工業革命解放了人的體能,那麼‘電銷機器人’可以稱得上是電話銷售行業的‘蒸汽機’。

  這種通過機器人撥打的銷售電話,可以提前錄製上百組的‘定製話術’,判斷你在通話時說出的語音,自動選擇提前錄製的錄音,以自動播放的形式回覆。

  而我過去兩週遇到的推銷電話,也幾乎全都是這樣的‘機器人’。

  這樣的電銷機器人,每一個機器人每天可以撥打 800 ~ 1000 個電話,價格一般在 0.3 ~ 0.4 元左右,相比以前呼叫中心每分鐘 0.1 ~ 0.15 元的報價以及人工成本,效率更高的同時,成本卻可能反而更低。這對我們這些飽受騷擾電話困擾的人來說,實在是個壞消息。

  如果你也嘗試用百度搜索‘電銷機器人’,就會發現這 1 個關鍵詞命中了至少 6 條廣告,可見現在的流行程度和競爭激烈。

  這樣的騷擾電話對我而言的感受,比以前要糟糕 100 倍:以前至少是一個真人在浪費我的時間,現在居然是一個機器人 —— 一個甚至還沒有 Siri 聰明的機器人 —— 在浪費我的時間!更可氣的是,雖然這些機器人不如 Siri 聰明,我和我的 Siri 卻對它們毫無辦法。

  騷擾電話氾濫的另一個原因是,更多的號段開始被電話銷售盯上,並投入使用。

  比如 95 開頭的號段,原本這些號段需要在工信部申請,併到相關地區的主管機構備案。但有些電話銷售開始尋找到這樣的號碼,跟我們手機上的騷擾號碼庫展開了新一輪的較量。

  另外,知名媒體北京青年報在一次調查中也發現:對於部分用固話、手機撥打的騷擾電話來說,由於今年以來電信資費降低,降低了異地撥打騷擾電話的成本,也間接導致了騷擾電話的泛濫。

  當然,監管部門對騷擾電話展開了治理:工信部在幾個月前發佈了《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宣佈 2018 年 7 月 ~ 2019 年 12 月底,在全國開展整治騷擾電話的行動。雖然不知道目前的進展,但至少終於能看到曙光了。

  如何徹底屏蔽煩人的騷擾電話?

  很遺憾,截止 2018 年 12 月,最有效‘防止騷擾電話’的方式,依然是手機系統或者第三方 App 的‘騷擾攔截’功能。本質上就是通過不斷更新號碼庫,來命中騷擾號碼。

  在 MIUI、Flyme、EMUI 等主流系統裏,都配備了騷擾攔截功能,搜狗號碼通、騰訊手機管家、360 手機衛士等 App 也在 iOS 端提供了騷擾攔截的功能。但是目前 AI 電銷機器人採用的新號碼,很多都還沒有被標記過。

  湊巧的是,騰訊手機管家在今天剛好對來電號碼庫進行了一次比較大規模的更新,寫入了 70 萬個新的電話號碼。但是我們暫時還不知道,對於騷擾電話源源不斷的號碼庫,它能保持多久的‘新鮮’。

看得出來,現在我們沒什麼辦法根治騷擾電話,但別擔心 —— 可能很快就有了。看得出來,現在我們沒什麼辦法根治騷擾電話,但別擔心 —— 可能很快就有了。

  在西半球彼岸,Google 的一項新技術值得我們注意:Google Pixel 3 手機上自帶的 AI 助理。

  Google 手機的 AI 助理是這樣:當有新電話打進來時,AI 助理直接替你接電話。並且告知對方:‘我是機主的 AI 助理,現在他不方便接電話,請你告訴我你的姓名以及有什麼事,之後給你回電話。’

  來電那一方的通話內容,會由語音轉成文字,顯示在你的手機屏幕上,讓你知道這個電話是否重要,並且還可以從 AI 助手推薦的幾個簡單回覆中選擇一個先回復給對方。

  Google 的 AI 助理並不具備讓我們遠離騷擾電話的能力,但它提供了一個非常終極的、解決騷擾電話的思路:

  用 AI 對抗 AI 。

  如果某個國產手機系統,能夠順着這個思路,推出一個‘電話 AI 助理’:每一次來電時,AI 助理都爲你靜默接聽,通過語音識別和語義理解,識別對方的來意,你猜會不會很受歡迎?

根據騰訊手機管家某頁面改編根據騰訊手機管家某頁面改編

AI 助理:‘內個,你好,我呢是機主的助理,請問一下你來電是有什麼事情呢?’

‘…………’

AI 助理:‘請問一下你的事情很着急嗎?需不需要我現在轉接給機主呢?’

  這樣的防騷擾功能,也許會面臨各種各樣的難點和挑戰,但會不會比夜以繼日的充實騷擾號碼、與企業號碼庫無休止的賽跑,來的更加徹底?事實上,目前越來越多的 AI 電話銷售機器人,已經證明語音識別、語義理解的方案都已經非常成熟。

  雖然很難猜出來會是哪家手機系統第一個做出這樣的功能,但我相信,那一天很可能離我們並不遙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