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蘋果前員工回憶艾維:蘋果迷茫期的明燈不完美的主管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4日 17:26   北京新浪網

喬納森-艾維是蘋果設計的標杆人物,也正是他跟喬布斯一起,在蘋果最迷茫的時期拯救了這家公司喬納森-艾維是蘋果設計的標杆人物,也正是他跟喬布斯一起,在蘋果最迷茫的時期拯救了這家公司

  相關專題:艾維離職 回顧蘋果靈魂設計師職業生涯

  新浪數碼訊 7月5日上午消息,上週,蘋果公司的任首席設計官的喬納森·艾維(Jony Ive)宣佈辭職,熟悉蘋果公司的人發出一片驚愕之聲。蘋果內部人士對這位喬布斯時代成名的設計大神是什麼評價? 商業雜誌《快公司》採訪了跟他一起工作過的同事,讓他們用第一人稱來講之前跟艾維的工作經歷。

  這三名前蘋果員工分別是,唐·諾曼(don Norman)、肯·科曾達(Ken Kocienda)和伊姆蘭·喬杜裏(Imran chaudhri)。 這些人曾經在不同時代與艾維共事過,也正是因此,他們的講述能讓外界從更多角度瞭解這個過去三十年最知名的設計師生涯。

  蘋果迷茫期的明燈

  ——唐·諾曼,加州大學設計實驗室主任,蘋果公司前高級技術副總裁

  喬納森·艾維是一位傑出的工業設計師。很多年前,我在蘋果的時候和他一起工作過。這是蘋果完全迷茫的時候。喬納森才華橫溢,但在那個年代,蘋果公司的架構沒讓他的才華得到發揮。

  我記得有一天,他帶着一款新設計的臺式電腦來找我,這款電腦不僅美觀大方,而且比我們現有的電腦更容易接入主板部件等。然而,他無法讓其他人將這設計融入蘋果的產品線中。他和我找了很多產品經理和副總裁,他們都提出了反對意見,喬納森又說出了每一個反對意見的解決辦法。我們沿着管理鏈一直談,最後到了CEO那,最後我們贏了。但我還是不明白爲什麼需要這麼做。我花了30秒才意識到這一點:那時候的蘋果真是一團糟。

  當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回到蘋果時,他做了內部架構清理。喬布斯用自己公司(就是當年的Next computer)的人取代了所有的高管。我是那些被解僱的人之一,那時候我是蘋果公司的副總裁,這頭銜就意味着你得走人。我不怪喬布斯,蘋果公司當時真的有問題,重新開始並不是一個壞主意。但是,當喬布斯看到喬納森在設計團隊中所做的工作,那些在倉庫裏奄奄一息的作品時,他立刻看到了那些閃亮點和潛力。喬納森總是才華橫溢,富有創造力。而喬布斯把這變成了蘋果最重要資產之一。其餘的都是歷史。

  一名不完美的首席設計官

  —— 肯·科曾達,《創意選擇:史蒂夫·喬布斯黃金時代蘋果內部的設計過程》的作者,蘋果iPhone軟件前首席工程師

  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和喬納森·艾維(Jony Ive)給那種老舊的米色電腦敲響了喪鐘。喬布斯提供動力和靈感,而艾維建立和領導設計團隊。他們一起向所有人展示了高科技產品如何既美觀又實用。艾維讓我們的生活中有了更好的產品,他因此成名立腕,聲名遠揚。

  但作爲作爲蘋果首席設計官,艾維遠沒有這麼成功。當他接手軟件設計時,我覺得他只是把它當作工業設計的一個分支。當然,艾維很有品位,但是軟件是另一門學科。打個比喻:如果身邊有經驗豐富的團隊,一個骨科醫生也可以在緊急情況下爲你做冠狀動脈搭橋手術,但你願意成爲病人嗎? 多年來,蘋果一直就是這樣一個軟件設計負責人。

  2013年,我第一次向喬納森演示軟件。他希望看到用戶界面動畫以不同的速度運行。我把我的筆記本電腦跟桌上的iPhone連在一起進行演示(新浪數碼注:大約是電腦+手機協同工作),這操作讓艾維很驚。他說,工業設計要想做出這樣的調整可能需要花費數天或數週的時間。我也很吃驚,我一直都是這麼快速編碼的。我心想,喬納森根本不知道我們軟件行業是怎麼幹活的。快速迭代是使軟件成形並使其變得更完美的關鍵,(這過程)需要更多的領導力來引導過程。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確信艾維能夠適應軟件設計,但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對美學的堅定追求

  ——伊姆蘭-喬杜裏, Humane的聯合創始人,蘋果人機界面部門的前設計總監

  艾維留下的最偉大的設計遺產已經超越形式,超越表面,毫無疑問是他對美的不懈追求。在我們這個行業裏,很少有人像他那樣關心美學每一個方面、每一個細節。

  爲電腦和設備設計是一門複雜的藝術。這是一個硬件和軟件的複雜融合領域,很少有人像喬布斯那樣尊重這種軟硬件的融合。他知道,創造物理和數字的完美互動將帶來最好的體驗。

  喬布斯把自己視爲作曲家,喜歡把兩個學科分開。喬納森的優勢在於,他明白喬布斯想讓這款設備本身在休眠和使用時都能傳達美感,讓我們真正理解了軟件的美妙魔力。

  喬納森很清楚合作的價值,儘管喬布斯把我們分開(新浪數碼注:這可能出於蘋果嚴格的保密文化),但我們還是會偷偷地分享我們正在做的事。我第一次和設計團隊的其他人分享iPhone軟件時,是在蘋果的停車場裏、我汽車後備箱蓋的掩護下。

  就像最偉大的交響樂一樣,它總是那麼複雜,有時甚至充滿風險,但總是那麼美妙。(現在)蘋果的音樂和音樂大師都換人了,那些真正理解美學的人仍需要繼續前進,包括艾維自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