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自然分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 “陰道播種”到底靠譜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23:36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相比經由剖腹產出生的方式 

  自然分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

  陰道播種,這樣的“見面禮”嬰兒需要嗎?

  文/張田勘

  本文首發於總第855期《中國新聞週刊》

  經由剖腹產出生的新生兒由於沒有通過產道,因而可能造成未來免疫力低下。如果在他們出生後在其身上抹上其母親陰道中的分泌物,這樣做可能讓他們未來更健康。這種做法被稱爲“陰道播種”(Vaginal Seeding)。這個做法經英國BBC報道之後,最近似乎在國內外漸漸引起注意。

  爲什麼自然分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

  陰道播種的理由是,剖腹產出生的嬰兒不同於自然分娩的嬰兒在生產的過程中會沾上母親陰道的黏液,因此缺少了母親陰道中的多種細菌(其實應當是多種微生物)。

  按照這個說法,陰道播種應當在中國流行起來,因爲中國是世界上剖腹產最多的國家。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中國有46.2%的孕婦選擇了剖腹產,但按該組織的標準,剖腹產超過15%就是不正常的。

  顯然,這個“不正常”就包括嬰兒出生時沒有經過母親產道而帶來的種種弊端,其中,沒有沾上母親陰道的多種微生物就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未經過產道的擠壓而導致的肺活量小和運動本體感缺失等。所以,要進行所謂的陰道播種,其實就是要回歸自然,彌補剖腹產的不足,把母親陰道內的微生物補充到新生兒身上。

  但是,無論在中國還是國外,這一做法似乎又沒有更廣泛地流行起來,原因在於——循證不足,也就是說,尚無大量的隨機雙盲對照試驗的結果來證明這樣做的益處。

  現在,即便承認自然分娩的嬰兒能獲得來自母親大量的和多種微生物,也不一定就能證明嬰兒的免疫力是由於獲得了母親的多種微生物並因此而產生抗體的。

  既往的一個說法是,在自然分娩時,新生兒第一口吸進的是母親產道內的大量微生物。這些微生物在嬰兒無菌的消化道和體內“安營紮寨”,然後形成多樣化的菌羣,一是形成微生物的多樣性,二是產生多種抗體,因而順產嬰兒的免疫力更強,並維持到成年。但剖腹產的孩子在這一點就已輸在了起跑線。

  嬰兒免疫力更強的標誌是體內的免疫球蛋白(IgG)的種類和數量更多(成人也是如此)。其實已經有研究表明,儘管順產嬰兒的免疫球蛋白較多,並不是因爲吸入或沾上了母體陰道的微生物,而是得益於順產的方式。

  在一項研究中,把100例足月單胎分娩產婦分成自然分娩組和剖腹產各50例觀察,結果顯示,剖腹產組女性嬰兒臍血免疫球蛋白G、M和C-反應蛋白水平顯著低於陰道(自然)分娩組,男性嬰兒臍血免疫球蛋白M水平顯著低於陰道(自然)分娩組,但C-反應蛋白水平顯著高於陰道(自然)分娩組。

  對這一結果可能的解釋是,新生兒的免疫球蛋白主要來自母體臍血中含有的大量免疫球蛋白,也是新生兒早期維持免疫力的基本條件。在順產時,子宮劇烈收縮,使免疫球蛋白以主動轉運的方式通過胎盤進入胎兒體內,因此順產嬰兒的免疫球蛋白種類和含量比剖腹產嬰兒顯著提高。

  這麼看來,自然分娩讓新生兒免疫力更強的因素,主要是因爲母體臍血中的免疫球蛋白通過胎盤轉運到嬰兒體內,而不太可能是嬰兒在產道里自己張口吸進或沾上母體陰道的多種微生物而致免疫球蛋白增多。

  爭論胎兒是否帶菌

  還有一種來源於最新研究結果的解釋似乎對陰道播種這種做法給予了釜底抽薪的否認。新的研究表明,從胎兒形成之日起,就有了微生物(主要是細菌),而不是必須等到分娩時從母親陰道沾上或吸入各種微生物。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微生物學家米索雷卡(Indira Mysorekar)從2011年開始研究以探尋胎兒體內是否有細菌。她的團隊從密蘇里州聖路易斯一家醫院收集了分娩婦女的近200個胎盤,並對它們進行切片染色後在顯微鏡下觀察。結果發現,近三分之一的胎盤攜帶了細菌。這說明,胎兒體內就含有細菌,因爲胎盤是母體與胎兒物質交流的中轉站,胎盤中有細菌,說明胎兒體內可能存在細菌。並且,米索雷卡以及另外一些研究人員還在胎兒糞便(胎兒在子宮內形成的、焦油狀的物質)中發現了細菌的證據,說明胎兒體內早就有細菌。

  如果說,這些證據還不充分的話,美國得克薩斯州貝勒醫學院的阿加德(Aagaard K)等人在2014年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再次證明胎兒體內本身就有細菌或微生物。

  阿加德的團隊在無菌條件下收集了320個胎盤的小部分組織,其中包括一些早產孕婦和一些在懷孕期間感染的女性。考慮到細菌可能難以培養,爲了確定胎盤中的細菌成分,研究團隊採用了基因測序。做法是,在1小時內對胎盤進行無菌活檢,清除表面以避免污染,並將這些樣本放入小瓶中,同時,對空瓶也進行分析檢測,以排除環境或DNA提取試劑造成的污染。

  通過全基因組測序,阿加德等人發現,在大多數情況下,胎盤中有由大腸桿菌和其他幾個菌種主導的微生物組的基因。當他們比較胎盤的細菌DNA與身體其他部位的細菌DNA時發現,胎盤細菌DNA與女性口腔的微生物種類最爲匹配。

  研究人員並不清楚口腔細菌是如何進入胎盤的,但推測有可能是通過血液循環方式進入,而且即使是常規的牙刷也可以讓細菌進入血液。更重要的是,孕婦陰道中的細菌和嬰兒出生後第一週的細菌並不匹配。因此,阿加德認爲,很有可能微生物菌羣在胎兒出生前就已經定居其體內了。

  阿加德的研究主要說明,胎兒在出生之前就有可能因爲母親的感染或正常的血液循環把母體的微生物輸送到胎兒體內,因此無論分娩方式是自然還是剖腹產,都不影響嬰兒在分娩前通過胎盤從母體那裏獲得多種微生物並因此而形成自己的菌羣和免疫系統。

  當然,這些研究結果受到了質疑,尤其是“無菌子宮”理論的堅信者們認爲,子宮是無菌的,胎兒只有在分娩之後纔有可能沾上各種細菌,而這個理論可追溯到法國兒科醫生亨利(Henry Tissier)。

  德國亞琛工業大學醫院微生物學研究所主任馬修斯(Mathias Hornef)就認爲,從胎盤中提取到細菌基因組並不意味着就找到了細菌,因爲DNA不是細菌。DNA可以用來代表微生物,但不能確定微生物是否真的存在。

  另外,米索雷卡等人的研究儘管觀察到了胎盤和胎糞中有微生物,但是這些微生物並非致病原,而且她在細菌附近並沒有看到任何免疫細胞,也沒有觀察到炎症的跡象。這提示,胎兒體內即便有細菌,它們也可能是人體正常微生物組的組成部分,因爲它們沒有刺激產生免疫反應並因此而構建免疫系統。而且這些細菌不僅存在於早產女性的胎盤中,在正常、健康懷孕女性的組織樣本中也存在。

  儘管如此,還是有越來越多的研究結果證明,胎兒體內存在多種微生物。2016年,芬蘭的一個研究小組從健康懷孕女性的胎盤組織中培養出了細菌羣落,這與米索雷卡等人的發現相似。此外,美國佛羅里達大學兒科醫生約瑟夫(Josef Neu)也在胎糞中鑑定出了細菌DNA,表明胎兒在出生前腸道里就可能含有細菌。

  不過,研究人員也發現,胎糞中的一些細菌與來自羊水中發現的細菌屬於同一菌屬,但早產兒糞便中的微生物與足月出生嬰兒的微生物不同。雖然還不能清楚解釋這種情況,但說明胎兒自身就已經擁有微生物的多樣性了。

  約瑟夫還推測,某些細菌菌株會促使胎兒的胃腸道產生引發早產的炎性蛋白質。另一些研究也顯示,早產兒的羊水確實含有更多的炎性蛋白。雖然這並不能解釋胎兒所含細菌與免疫力的關係,但至少解釋了部分早產的原因。

  還有一些研究發現羊水中有細菌,研究人員據此推測,胎兒在攝取羊水液體時,就已經攝取了一些微生物。所以,不必等到分娩時纔會從母親陰道攝入和沾上多種微生物。

  “陰道播種”靠不靠譜

  儘管有很多研究表明,胎兒在生長時可以從各種渠道獲取微生物並因此而建立自己的微生物羣,但目前的研究結果並不能充分肯定,例如,不能確認在胎兒身上檢測到的細菌是否真的在胎兒身體內生長、分裂,並在胎兒腸道中定植。

  回到陰道播種上來,即便胎兒體內已經有了微生物,也不可否認陰道播種讓嬰兒沾上母親陰道多樣性微生物的價值。

  人體有四大微生物(細菌)庫,腸道(消化道)、口腔、皮膚、陰道。人體消化道內的細菌數量和種類最多,可達100萬億個,菌體總重量約1~1.5千克,占人體總重量的1/50~1/60。其次是皮膚上的細菌量,可達200克。再次是陰道、肺和口腔中的細菌,總量都是20克。

  陰道微生物的數量似乎不是很多,但種類卻相當豐富,而且是新生兒微生物的一個極爲重要來源。按照過去的“無菌子宮”理論,人和哺乳動物出生前都是無菌的,出生後菌羣的建立來自母親陰道、周圍環境及空氣中的細菌。這些細菌在嬰兒出生後2~3小時開始在新生兒腸黏膜定植,開始是腸球菌和大腸桿菌,隨後是梭菌、酵母菌、葡萄球菌、鏈球菌和乳桿菌等。定植過程爲7~14天,其後在一定時期內保持在一個穩定的腸菌羣狀態,這既是人體正常菌羣的主要來源,又是機體內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也通過人體對不同細菌的識別而建構了免疫系統。

  而且,新生兒出生2~3日後腸道的雙歧桿菌開始增殖,5日後達到最高峯並佔絕對優勢且比重最大(約佔98%),隨着年齡的增長,雙歧桿菌在腸道內逐漸減少,體弱多病的老人腸道內雙歧桿菌數量幾乎爲零,意味着人體腸道內雙歧桿菌數量是檢驗人是否健康的一個標準。

  即便現在的研究結果可能否定“無菌子宮”理論,證明人在胎兒時期就帶有細菌,但是,這些在胎兒時期產生的細菌在數量上和種類上都沒有母親陰道中的微生物數量多而種類豐富,僅憑在胎兒時期通過胎盤而獲得的細菌可能並不足以建立自身的菌羣和免疫系統。

  因此,如果是剖腹產出生的新生兒,採用陰道播種的方法獲得陰道中的多種微生物仍然是一種有益的做法。而且這種做法也不困難,只是用棉籤沾上母親陰道中的液體,再塗抹到新生兒的皮膚和嘴上。

  如果把陰道播種當作是新生兒從環境中獲取微生物以建立自己的內環境和免疫系統的基礎,則在出生後,利用各種環境因素,如家庭養狗、貓和到野外、農村接觸自然環境,也是更好的獲取多樣性微生物的有效方式。

  接觸多元微生物建立強壯的免疫系統有兩個含義,一是讓身體識別更多的微生物以產生抗體,二是建立免疫記憶,不致在生命後期對不識別的微生物產生過度免疫反應(免疫風暴)而毀損健康和生命。

  非典型性肺炎(SARS)是冠狀病毒導致的,這種病毒進入一些人的體內後,體內免疫細胞監控後馬上對全身發出警報:身體肺部面臨嚴重入侵危機,緊急動員“三軍”到肺部與入侵的冠狀病毒作戰。結果,全身“作戰部隊”大部分齊集於肺部,各種武器“狂轟濫炸”。驍勇的“部隊”和猛烈的“火器”在殲滅病毒的同時,也摧毀了肺泡細胞和肺組織,導致肺換氣和呼吸功能衰竭而死亡。這就是在生命早期沒有接觸到此類微生物而產生過度免疫反應的後果。

  不過,要證明陰道播種獲得細菌的好處,當然還需要通過對照研究來提供結果和數據。剖腹產嬰兒一般只接觸母親皮膚上的微生物,經陰道分娩和採用陰道播種的方法則能獲得陰道中的微生物。因此,可以做三組對照研究,一組是剖腹產但不經過陰道播種,一組是經陰道順產嬰兒,還有一組是剖腹產但進行陰道播種,可以對比這三組嬰兒體內的微生物羣落和免疫力,以及成人後的微生物羣落和免疫力。

  當然,這需要時間,而且研究人員也的確正在進行這樣的研究。對經過剖腹產出生的嬰兒進行陰道播種是否有必要?是否有效果?對此,未來或許會有明確的結論。

  值班編輯:張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