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想要探索外太空?請先解決這八個倫理問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7日 18:23   北京新浪網

  來源:科學媒介中心

  場景一:比子彈飛得更快的金屬彈片,被撞得粉碎的航天飛機,被送入太空的宇航員,誰是罪魁禍首?答案是空間碎片,被導彈炸燬的俄羅斯衛星殘骸。瑞恩·斯通(Ryan Stone)是唯一的倖存者,由於氧氣供應不足,他必須要儘快找到返回地球的路,而距離最近的太空飛船卻還有幾百英里。

  場景二:20年後,在火星上,一個來自地球的探索任務出了問題。一場罕見的沙塵暴迫使船員們放棄了這個星球,留下了一名叫做馬克·沃特尼(Mark Watney)的宇航員。人們本以爲他遇難了,但他卻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但同時他得想辦法在等待救援期間考慮如何種植糧食,自給自足。

  好萊塢知道怎樣鼓舞和激勵我們去了解外層空間。像《地心引力》(2013)和《火星救援》(2015)這樣的電影把太空描繪成充滿敵意和不確定性的地方,這裏對任何敢脫離地球的安全區域,進入太空進行探險的人來說,步步驚心。

  然而,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以人物中心的部分。當然,沒有人希望看到宇航員在太空中遇難或被困。我們都想享受宇宙科學的研究成果,比如確定哪些行星可以承載人類生命,以及我們在宇宙中是否獨一無二。

  重視空間

  但是,除了宇宙對我們人類的影響之外,我們還應該關注宇宙本身嗎?這是一個大問題,被稱爲外太空環境倫理的第一個問題,也是一個被很多人長期忽略的領域,我們稱他爲問題1。來自聖安德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一個研究小組正在試圖改變這一現狀。我們應該如何評價宇宙取決於另外兩個有趣的哲學問題:

  問題2:我們最容易在其他地方發現的生物是微生物,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種生命形式?大多數人會接受這樣一個觀點,每個人都具有其內在價值,而不應僅僅考慮他們是否對他人具有功能性。接受這一點,道德就會指導我們如何對待他們和他們的生活空間。

  人們開始接受哺乳動物、鳥類和其他動物也是如此。那麼微生物呢?像阿爾貝特·施韋澤(Albert Schweitzer)和保羅·泰勒(Paul Taylor)等哲學家曾經認爲所有的生物都有自身的價值,這顯然包括了微生物。然而,整個哲學體系尚未就這種生物中心主義形成共識。

我們想要什麼,微生物的權利我們想要什麼,微生物的權利

  問題3:對於不適合生命居住的行星和其他地方,我們應該在它們的環境中賦予什麼價值?可以說,我們關心地球上的環境,主要是因爲它哺育了生活在這裏的物種。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可能會把同樣的想法延伸到其他能夠維持生命的星球上。

  但這對“死”的行星不起作用。有人提出了一種名爲美學價值的觀念,認爲有些東西值得珍惜,不是因爲它們有用,而是因爲它們在美學上是美妙的。他們不僅將此理論應用於達芬奇的蒙娜麗莎和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等偉大的藝術作品中,還應用在了一部分地球環境中,例如大峽谷。這些可以適用於其他星球嗎?

  陌生環境

  如果我們能回答這些理論問題,那麼我們就能着手研究關於太空探索的四個重要的現實問題:

  問題4:是否有責任保護其他星球上的環境?當談到派遣宇航員、儀器或機器人到其他地方時,顯然有明確科學原因要確保他們不會攜帶陸地生物並將其留在那裏。

  否則,如果我們發現生命時,就無法判斷它是否是原住民,更不用說徹底消除它的風險了。但是,究竟是科學的清晰度重要,還是銀河系的環境保護重要呢?

  問題5:除了生物污染,還有什麼行爲可以視爲與保護地球環境理念相悖的呢?也許是鑽取岩心樣本,或者是遺留儀器,也或者是把輪胎的痕跡埋在泥土裏?

  問題6:那麼小行星呢?這是一場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競爭,人們提升開發技術來開採小行星上可能存在的大量礦物。沒有人認爲我們也應該爲小行星的環境負責。

黃金在他們的隕石坑裏。黃金在他們的隕石坑裏。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廣闊的宇宙空間。電影《地心引力》(Gravity)給我們提供了一些以人類爲中心的理由,讓我們擔心太空中碎片的堆積。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義務是創造更少的碎片,或者生產更好的產品,儘量不產生新的碎片,甚至清理我們已經產生的廢棄物?

  問題7:出於什麼角度的考慮,纔會平息對於太空行爲倫理的爭論?究竟是什麼樣的理由(例如知識、科學、實用、利益等),才足以令我們放棄義務?

  我們仍需要考慮到不可避免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我們不知道太空探索會帶來什麼好處。也不能確定我們所訪問的行星會不會受到生物污染。我們應該承擔什麼樣的風險和回報呢?

  地球主義

  在有關外太空討論中至少有一點還不必擔心,那就是我們對那裏的任何東西都還沒有特別依賴。因此,這些倫理問題可能是人類在很大程度上能夠解決的。並且,回答這些問題可能會幫助我們在全球變暖、大規模物種滅絕和核廢料處理等地球問題上取得進展。

  太空探索也直接引發了一些我們對於地球的思考,一旦我們克服了阻礙星球改造的技術難題,比如對於火星的地球化,或者找到了可以到達宜居的系外行星的方法。我們將遇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問題8:既然地球不是人類唯一的潛在家園,那麼一旦我們真的能去別的地方,保護地球環境的理由又會是什麼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