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徹底擊碎轉基因致癌謠言?耗資過億三大研究發佈結果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21:08   北京新浪網

  來源:科研圈

  原標題:徹底擊碎轉基因致癌謠言?歐洲歷時六年、耗資過億的三大研究終於發佈結果

  轉基因食品的安全問題,一直是橫亙在科學界和公衆面前的一堵高牆,我們身邊曠日持久的“挺轉”與“反轉”之爭就可見一斑。

  但是,在沒有了解事物的內涵和複雜性之前就下結論,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有理性的思考和冷靜的判斷,纔是推動我們接近真相的可靠力量。

  2012 年 9 月,Gilles-Eric Séralini 教授在《食品與化學毒理學》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雜誌發表了一篇名爲農達殺蟲劑及耐農達轉基因玉米的長期毒性研究  (Long term toxicity of a Roundup herbicide and a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的文章,聲稱在大鼠實驗中轉基因玉米 NK603 會誘發腫瘤。雖然不久後這篇研究就被雜誌撤回,但時至今日仍被“反轉”人士當做是反轉基因食品不安全的重要證據,也因此引發了曠日持久的轉基因大戰。

  爲平復公衆間的爭論,同時也反駁 Séralini 關於歐盟 90 天的研究不足以證明轉基因食物的致癌作用的質疑,法國及歐洲當局隨即決定展開三項研究計劃,分別爲由歐盟資助的“轉基因生物風險評估與證據交流”項目(GMO Risk Assessment and Communication of Evidence, GRACE)和“轉基因作物 2 年安全測試”項目(GM Plant Two Year Safety Testing, G-TwYST),以及法國資助的“90 天以上的轉基因餵養”項目(GMO 90+, 01.2014-12.2016)

  如今歷時六年,三項研究均已結束,共耗資 1500 萬歐元,約合 1.17 億元人民幣。已公佈的研究結果表明,參與實驗的轉基因玉米品種在動物實驗中並沒有引發任何負面效應,也沒有發現轉基因食品存在潛在風險,更沒有發現其有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相關的毒理學效應,相關研究結果在多個期刊及近期的法國植物生物技術協會的報告上進行了發佈。

圖丨此三項研究的關聯圖丨此三項研究的關聯

  至此,關於 Séralini 教授研究的錯誤結論已經被證明,但公衆社會上關於轉基因食物的錯誤認識還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還有更遠的路要走。

  轉基因——人爲的魔咒

  提到轉基因,就不得不提到如今已經“消失”了的名字——孟山都。這家成立於 1901 年的美國生物技術公司身上充滿了爭議,曾先後發明了殺蟲劑 DDT、落葉劑橙劑等飽受爭議的商品後,於 1970 年發明了除草劑草甘膦,並商業化上市。隨後,於 1987 年首個將轉基因作物種植于田間,並逐漸在玉米、大豆、棉花等多種重要經濟作物的轉基因市場上牢牢掌握話語權,成爲最大的種籽公司,在轉基因技術方面孟山都公司擁有 1700 多項專利,掌握著全球 90% 轉基因種子專利權,開創了轉基因作物的大帝國時代。

圖 | 目前的轉基因作物主要有棉花、玉米、水稻、大豆、木瓜等圖 | 目前的轉基因作物主要有棉花、玉米、水稻、大豆、木瓜等

  就在上個月,德國製藥巨頭拜耳以 630 億美元的價格正式收購孟山都,自此其旗下所有產品及業務改名換姓,換上拜耳的外衣,直面此前從未踏入的歐洲市場。

圖 | 如今的孟山都已經成爲拜耳的一部分圖 | 如今的孟山都已經成爲拜耳的一部分

  與傳統的雜交育種相比,轉基因技術更爲快捷、精準、安全。雜交技術是在親緣關係相近的兩個物種之間進行整套遺傳物質的融合,並經過不停的雜交自交,最終獲得純化的新品種。而轉基因則是在某一物種原有的遺傳系統中,直接加入外源特定的基因,這一技術跨越了物種之間的生殖界限,以基因爲單位,篩選人類更需要的目的性狀。

  雖然二者都是人工選育的結果,但待遇卻大相徑庭。相比於接受度更高的傳統雜交技術,轉基因作物身邊總是伴隨着爭論,甚至發展出“挺轉”和“反轉”兩大陣營相互對立的局面。

  與美國較爲開放的態度不同,一直以來,對於轉基因作物,歐洲市場都顯得比較保守。此前孟山都曾多次嘗試打入歐洲市場,但紛紛折戟。這一次,在孟山都改弦更張之際,伴隨着歐盟及法國這三項轉基因食品安全研究關鍵結果的公佈,很可能對於公衆的擔憂心理達到一個平復作用,歐洲轉基因產業將迎來重大轉機。

  心魔當道

  對於公衆來說,轉基因作物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兩點:一是究竟是否安全,二是知情權以及選擇權。

  那麼,轉基因食品是否安全呢?

  在億萬年的演化中,生物成爲各自如今的形態,具有不同的習性、特徵,但所有的生物信息都寫在遺傳密碼—— DNA 中。不同的基因進行轉錄、翻譯,最終控制性狀。但當人類以其他生物爲食時,所有外源的蛋白質、脂肪都會被消化酶分解成爲大分子的基本單位,進而被代謝、吸收,進行能量轉換。

  因而人類吃豬但並不會成爲豬,人類吃鳥但並不會飛,相同的,由外源基因表達所合成的蛋白質等營養物質,基礎單位仍舊是自然界中已經存在的氨基酸,只是結合了生物間的優良性狀,目的是更好的造福人類。

  同時,對於一些基因的轉入,轉基因作物甚至可以不使用農藥就能抗蟲,或可以不使用化學試劑就能使農作物更美觀(如改善蘋果果肉氧化問題),實際上更爲健康和安全,同時可以節省人力。

  對於一些公衆來說,他們的訴求是將轉基因食品的含量及成分進行標註,擁有選擇的權利。那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註是否真的會讓公衆覺得更滿意呢?但事實上,無論是對於“挺轉”或“反轉”陣營,一些偏激的公衆都表達了反對的觀點。

  對於部分“反轉”人士來說,他們認爲食品標註這種行爲就像是“溫水煮青蛙”,讓公衆從習慣中接受了轉基因的存在,在降低焦慮心理的同時也會逐漸消除了戒備心理—轉基因食品的存在成了合理的事情。

  而對於“挺轉”人士來說,他們認爲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註實際上是在強調“轉”與“非轉”的差異性,更有甚者,站在轉基因食品的對面,一部分食品甚至高調宣傳其非轉基因成分,顯示其優越並暗示轉基因食品的不確定性,而這種“莫須有”的暗示,對於普通公衆來說可謂是誅心。

圖 | 轉基因食品真的是惡魔麼?圖 | 轉基因食品真的是惡魔麼?

  事實上,轉基因技術的發展絕非只是眼前一口糧食的問題,背後關係的是整個全球化資源的競爭,更多的資源就意味着更多的話語權,如果不能未雨綢繆,那麼只能任人宰割。

  2016 年 6 月 29 日,107 位諾貝爾獎得主曾發表了支持轉基因技術的聯名公開信,強調了轉基因是安全綠色的,且對於農業生產至關重要。2 年後的今天,該公開信已經獲得 133 名諾貝爾獎得主,13000 名科學家的支持。

  目前全球仍有 8 億多人口在遭受饑荒,利用轉基因技術可以大幅度提高農作物的營養及產量。今年 5 月,曾經一度在我國掀起軒然大波的“黃金大米”被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獲得食用許可,並預計 2020 年將大規模種植。

  黃金大米是通過基因工程技術向水稻中轉入了兩個 β-胡蘿蔔素合成的相關基因,使得水稻的胚乳(即精米)富含 β-胡蘿蔔素而呈現金黃色,俗稱黃金大米。食用黃金大米是最經濟和有效緩解維生素 A 缺乏症的策略,因而黃金大米也被稱爲“最人道的科技產品”。

圖 | 黃金大米與普通大米圖 | 黃金大米與普通大米

  相比那些以訛傳訛的人爲“魔咒”,科學顯得曲高和寡,並沒有那麼親民,反而使謠傳鑽了空子。因而在完成科研之餘,研究者也需要用更爲通俗的方式向公衆普及科學概念及技術。

  無論是“挺轉”或“反轉”,最終都應該建立在事實與證據的基礎上,一切“猜測”“未必”“未可知”都是打着自由旗幟的無理取鬧,破除這種“魔咒”,人人有責,爲真理,我們不遺餘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