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只有高中文憑的NASA科學家:被他聞過,才能上天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05日 19:01   北京新浪網

喬治·奧德里奇(圖片來源 NASA)喬治·奧德里奇(圖片來源 NASA)

  來源:科研圈(ID:keyanquan)

  如果哪個學生把化學實驗室裏的東西全部聞一遍,大概會直接被老師扔出去。然而,NASA 化學家喬治·奧德里奇(George Aldrich)的工作日常,就是聞一切。

  奧德里奇在 NASA 工作了 44 年,被稱爲這裏的“首席嗅探官”(chief sniffer)。他主要負責對需要進入太空的材料進行毒性測試,同時也是氣味評估志願者小組的資深成員,執行了超過 800 次聞嗅任務,只犯了兩次錯誤。工作之餘,他還曾多次擔任美國臭鞋大賽(Stinky Sneaker Contest)的評委。

奧德里奇在臭鞋大賽上。(圖片來源: Salt Lake Tribune)奧德里奇在臭鞋大賽上。(圖片來源: Salt Lake Tribune)

  “首席嗅探官”的日常

  宇航員會接觸到的東西,比如宇航服、國際空間站內部的材料,都要經過奧德里奇和其他志願者的鼻子的檢驗。在空間站那樣的密閉空間裏,一點點不愉快的氣味都可能變得令人難以忍受這會對宇航員造成干擾,最終影響他們的工作表現,甚至危及安全。氣味評估小組的工作就是測試這些物品的氣味,阻止不合格材料進入太空。

圖片來源:NASA WSTF圖片來源:NASA WSTF

  每次氣味評估至少有 5 人蔘加。爲保證嗅覺的準確,測試之前每個人都要接受一名護士的檢查,確認鼻子和喉嚨沒有任何炎症或其他疾病。隨後,大家分別對被測試物品的氣味打分,0 分代表完全無味,4 分代表該材料的氣味極具刺激性。如果這個材料的最終得分大於 2.5,那麼它就沒有通過氣味測試。當然,這些材料事先都經過了毒性評估。

  在 Reddit 的 AMA 線上問答活動(Ask Me Anything)中,奧德里奇告訴網友:“在對物品進行嗅覺測試之前,我們是不能看到它們的。NASA不希望我們受到(視覺信息的)干擾。”在看到一件物品的時候,我們的腦海裏可能會出現這個物品應該有的味道,這種主觀預判會對實驗帶來誤差。因此,評估小組只能通過吸管,聞測試物品的味道。

  太空中最糟糕的氣味

  即使經過重重測試,太空中仍然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奧爾德林說,有一次,一臺送到太空的冰箱壞掉了,把宇航員薰得暈頭轉向。太空艙返回後,科學家將這臺冰箱包裝起來,送到白沙測試基地進行毒性測試,發現它散發出了苯,這是一種致癌物質。苯的濃度並不高,倒是冰箱斷電後捂了一段時間的氣味實在令人難以忘懷。

  氣味評估小組通常只對組成一個物品的材料分別進行單獨氣味測試,但是即使這些材料全部合格,拼接在一起也可能會產生新的刺激性氣味。這種事的確發生過。奧爾德林說:

  “有一次,我們測試了一個魔術貼,那真是臭出天際。此前我們對這個魔術貼的各個組成部分單獨測試,氣味是符合標準的,因此大家覺得當把這些材料拼到一起後,味道應該也符合毒性和氣味要求。然而上了太空後,一個宇航員撕開了魔術貼,整個空間站充滿了臭味。”

 看起來非常無辜的魔術貼。( 圖片來源:Pixabay) 看起來非常無辜的魔術貼。( 圖片來源:Pixabay)

  從臨時工到化學家

  奧德里奇並非天生嗅覺出衆,他加入這個團隊可以說純屬偶然。

  奧德里奇的父親曾經是美國海軍藍天使特技飛行隊的一員,後來加入了 NASA。當 18 歲的奧德里奇高中畢業的時候,他得知 NASA 在招臨時工,就提出申請,順利加入了白沙試驗場的消防部門。他所在部門的主管碰巧是氣味評估小組的志願者,便邀請他加入。

  氣味評估小組的成立緣自 1967 年 1 月 27 日那場悲劇。那一天,阿波羅 1 號載人飛船在地面上突然起火,艙內的三名宇航員全部遇難。自此,NASA 開始重視宇宙飛船的材料測試環節,尤其是材料在 100% 純氧環境下的測試。除了材料的易燃性,毒性等指標外,材料的氣味也是其中的一個重要考察項。就這樣,氣味評估小組正式成立了。

在阿波羅 1 號任務中犧牲的三名宇航員 Gus Grissom、Ed White 和 Roger Chaffee。(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在阿波羅 1 號任務中犧牲的三名宇航員 Gus Grissom、Ed White 和 Roger Chaffee。(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份“臨時工作”,奧德里奇一干就是四年。後來,化學實驗室的技術員短缺,奧德里奇便自告奮勇,以只學過兩年高中化學和四年數學的資歷,開始了他的職業生涯。經過多年的培訓之後,他早已成長爲一個優秀的化學家。

  這麼多年來,化學分析技術早已取得了很大的進展,而氣味評估小組的工作仍然不可替代。嗅覺的機制極其複雜,要預測人對某種氣味的反應,最好的工具仍然是人的鼻子。

  由於在保障飛行安全方面的重大貢獻,奧德里奇獲得了 NASA 的“史努比銀章”。這是一枚曾經上過太空的純銀徽章,由宇航員們親自頒發給獲獎者,感謝他們的保駕護航。

史努比的創作者查爾斯·舒爾茨是NASA的粉絲,他親自繪製了這個獎章的圖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史努比的創作者查爾斯·舒爾茨是NASA的粉絲,他親自繪製了這個獎章的圖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有種味道,沒有什麼能夠阻擋

  雖然氣味評估小組幫助宇航員們清除了絕大部分的可疑氣味,但是有一種氣味他們也無能爲力,那就是宇航員們自身的體味。

  奧德里奇表示:“如果有人腸胃脹氣或者上廁所,就會給整個空間帶來臭味。而且在空間站內,由於失重,宇航員們也無法洗澡,只能通過塗抹抗菌劑來保持清潔。哈哈,人類就是有股味,這事兒我們也沒辦法。”

如果有人腸胃脹氣或者上廁所,就會給整個空間帶來臭味。(圖片來源: Pixabay)如果有人腸胃脹氣或者上廁所,就會給整個空間帶來臭味。(圖片來源: Pixabay)

  不過,人類是有嗅覺疲勞的。奧德里奇說:“如果你在一個環境中待了 5 個小時以上,可能你就‘聞’不到這裏的味道了。……新一批宇航員剛到國際空間站的時候經常會說,‘噢,這什麼味道?’但是在那裏待了一段時間的宇航員就聞不出來。”不過這種情況是有危險的,如果宇航員不能及時發現異味,就可能會忽略一些危險的信號。

  有 Reddit 網友問奧德里奇,當了這麼多年的“聞嗅官”,他偏愛哪種味道?

  奧德里奇回答:“我最喜歡的味道就是沒有味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