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比牛肉還貴的香菜!你對它是愛還是恨?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2日 19:20   北京新浪網

  來源:科學大院

  “老闆,牛肉麪里加點香菜,”

  “香菜?加不起,要不給你加2片牛肉吧。”

  最近,香菜君的梗突然火了起來,一路看漲的香菜價格讓網友直呼,家裏有礦怕是也要吃不起香菜了。據記者調查,最近一段時間,全國各地的香菜價格確實出現了大幅上漲。很多地方香菜價格已經高達每斤20-30塊錢,甚至超過了肉價。

讓網友直呼吃不起的香菜(圖片來自於網絡)讓網友直呼吃不起的香菜(圖片來自於網絡)

  香菜,是一種兩級分化相當嚴重的蔬菜,有的人愛它愛到骨血中,恨不得每一餐飯,每一道菜都有香菜的加持,有的人卻恨它恨到靈魂裏,甚至成立“抵制香菜”的網站,上街遊行表達厭惡之情。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香菜的前世今生,數一數香菜的功過是非。

  遠渡重洋的舶來品

  香菜,學名芫荽,並非我國本土的食物,根據西晉張華所著的《博物志》記載,香菜是公元前119年,西漢張騫出使西域時帶回來的,它的原產地其實是在歐洲地中海地區。

  根據《博物志》的記載,香菜最初的名片爲胡荽。蔬菜名前冠以“胡”,是西漢、兩晉時期對外來蔬果命名的慣用手法,例如胡椒,胡蘿蔔,胡豆(蠶豆),胡瓜(黃瓜)等。到了南北朝時期,由於趙皇帝石勒是胡人,“爲尊者諱”,便將胡荽改名爲香荽,後來慢慢演變成了今天的香菜。

香菜的形態(圖片來自於網絡)香菜的形態(圖片來自於網絡)

  而現在,香菜在我國卻大放異彩,在東北、河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江西、湖南、廣東、廣西、陝西、四川、貴州、雲南、西藏等省區均有栽培。而且,東北人民似乎更偏愛香菜。網友整理的數據顯示,黑吉遼三省竟紛紛擠進全國不同省份香菜銷量排行榜前五強!

香菜銷量排行榜(圖片來自於網絡)香菜銷量排行榜(圖片來自於網絡)

  香菜黑們對這個名字表示出了萬分的不理解,他們更願意將其稱爲”臭菜“。其實這也無可厚非,香菜的英文名是Coriander,這個詞正是源於古希臘語Koris,指的是一種臭蟲。看來最早起名的人,並不喜歡這種味道,也是妥妥的一枚香菜黑。

  醛類物質——“臭”味的罪魁禍首

  香菜黨們認爲香菜有一種強烈清香的味道,比如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就認爲香菜“香美可食”,然而香菜黑們卻認爲香菜有一種類似於肥皂,或是金屬的臭味。這種不好言說的味道其實是來源於香菜中豐富的醛類物質。香菜葉子中大約有40多種化合物,醛類佔比高達82%,並且主要是九碳和十碳烯醛,又稱壬烯醛和癸烯醛。

香菜中的醛類物質 (圖片來自於網絡)香菜中的醛類物質 (圖片來自於網絡)

  醛類物質在生活中並不少見:由於肥皂中也有九碳和十碳烯醛,因此人們聞到香菜時,便不自覺地想起了“肥皂味”。我們熟知的椿象,俗名“放屁蟲”,在受到攻擊時,也會從腹部釋放類似的醛類物質,那種味道簡直是童年陰影。插句題外話,我們總說老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味道,其實這也是因爲老人身上分泌的壬烯醛有所增加。

  香菜的這種特殊味道不但吸引人,對某些昆蟲也有吸引作用,因此可以應用於農業生產。有科學家研究發現,將香菜與豆科植物種植在一起,田間昆蟲的捕食者,例如瓢蟲(ladybeetles)、食蚜虻(hoverflies)、肉食性椿象(predatory stink bugs)等的數量會增加,而六點黃蜘蛛(spider mites)、牧草蟲(thrips)、植食性甲蟲(leaf beetles)等害蟲的數量則會減少,從而降低豆科植物的蟲害。

  討厭香菜——原來是基因在作祟

  討厭香菜的人比比皆是,甚至有科學家研究了各個民族討厭香菜的人的佔比。加拿大Lilli Mauer等人通過對1639個20-29歲的年輕人的調查發現,各個民族討厭香菜的人數佔比是不同的,其中東亞裔討厭香菜人的佔比最高,爲21%,其次分別爲高加索裔17%,非洲裔14%,南亞裔7%,西班牙裔4%,中東裔3%。香菜黨們對討厭香菜這個議題表示非常不理解,實在想不通香菜黑們擁有什麼樣的味覺結構,使得他們那麼討厭香菜。

  科學家們也有同樣的好奇,同樣是醛類物質,爲什麼有的人認爲它們香味濃郁,沁人心脾,有人卻將其與惱人的肥皂味掛上了鉤,這背後的機理到底是什麼。科學家Nicholas Eriksson等首先提出了兩個問題,:你覺得新鮮香菜是否嚐起來有一種肥皂味,你是否喜歡新鮮香菜的味道。然後他們在63950名參與者中選取了14604位評價了香菜是否具有肥皂味,11851位表明自己是否喜歡香菜的參與者,進行了進一步的基因研究。

  科學家通過基因芯片技術對參與者的800-1000個基因進行分析比對,結果發現,在表明喜歡香菜的參與者的11號染色體上有一個基因,OR6A2,這個基因和鼻子裏的嗅覺感受器有關,對醛類物質非常敏感。這個基因中位點rs72921001的核苷酸鹼基對如果有A,就不會討厭吃香菜,否則,就有很大機率討厭吃香菜。值得一提的是,這項研究所有的參與者都具有歐洲血統,對於我們亞洲人中那些香菜黑們,是否也能讓鹼基A 背鍋還不得而知。

  挑食與基因的關係已爲很多科學家所證實,2017年發表的的研究發現,TAS2R38和CA6兩種基因的突變是引發兒童挑食的主要因素。雖然科學家證實了挑食並不是矯情,但是適當的引導還是有可能改變人們對食物的好惡的。

“我討厭香菜!!!”(圖片來自於網絡)“我討厭香菜!!!”(圖片來自於網絡)

  香菜——締造你的幸福生活

  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喜歡香菜或是討厭香菜無可厚非,但是科學家學卻發現香菜對於人體健康倒是有很多好處,我們不妨理智地瞭解一下。

  香菜往往都是作爲烹飪的佐料,其實它還有豐富的藥用價值。而近些年來科學家更是具體化了香菜的種種功效。香菜中含有對人體非常有益的維生素、蛋白質、微量元素、沉香醇、多酚類、黃酮類、抗氧化劑等物質,因此具有較高的藥用價值。

  目前,香菜藥用價值主要是通過提取香菜籽精油,用於調配食用香精、酒用香精,浴用香精、化妝品等,從而溪流長流地滲透到進入我們的生活中。據研究,香菜精油具有清除自由基、抗氧化、鎮靜、解毒等多種功效。香菜精油如今已經是世界上年產量第二的精油,僅次於橙橘精油,是世界範圍內最重要的經濟型香料之一。不過,對於不喜歡香菜的小夥伴們,香菜精油怕是撒旦的毒藥了吧。

品種豐富的芫荽精油(圖片來自於網絡)品種豐富的芫荽精油(圖片來自於網絡)

  雖然目前關於香菜入藥的研究還比較少,但是有科學家發現香菜對於肝臟、腎臟中毒具有顯著的解毒作用。現代社會的發展,伴隨着環境中有毒物質的增加,例如投入土壤中的農藥,排放進空氣中的工業廢氣等,導致人們肝臟、腎臟中毒的發生率上升,而香菜對於緩解這種症狀具有積極的作用。

  有科學家將香菜種子或葉子添加到由於四氯化物中毒,而產生肝臟和腎臟中毒症狀的小白兔的飲食中,結果發現香菜的種子和葉子均可以緩解肝臟和腎臟中毒。這主要是因爲香菜中含量豐富的多酚和芳樟醇類物質可以有效消除自由基。香菜入藥,或許未來可期。

  由於香菜的上述種種功效,有科學家稱其爲締造幸福生活的功能性食物。

  我要去吃香菜了

  說了這麼多,我們並非是要勸誡人們都去吃香菜,因爲有些人確實討厭吃香菜,甚至出現過敏反應。因此,不用勉強所有人都大嚼香菜,從香菜中獲取的營養物質也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獲得。

  言至此處,筆者倒是有些餓了,作爲不是很瘋狂的香菜黨,香菜味的泡麪還是算了吧,加香菜的涼菜倒不失爲一個好選擇。放下鍵盤,去做廚娘吧。

香菜加持的涼拌菜(圖片來自於網絡)香菜加持的涼拌菜(圖片來自於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