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說謊是如何改變人的大腦?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2日 22:38   北京新浪網

  來源:南都週刊

  一個人說的謊話越多,再次撒謊的可能性會越大。杜克大學的行爲心理學家丹•艾瑞里指出,撒謊的危險之處在於人們並不瞭解這種行爲是如何改變我們的。

  琳琳每次約吃飯總會遲到半個小時以上,大家出門的時候微信艾特她問:“出門了沒有?”她總是秒回:“剛出門。”其實她那時還在家裏。大家都到齊就等她的時候,再問她:“到哪裏了?”她又回說:“快到了,有點堵車。”事實上彼時只是剛出門。因爲她總是最後一個姍姍來遲,所以後來朋友們通知聚會時間,通知其他人是六點半,通知她則會說六點。

  謊言無處不在,每個人都聽過很多謊言,也都說過很多謊言,有些時候是迫不得已,有些時候是“善意的謊言”。但是有研究表明,一個人說的謊話越多,再次撒謊的可能性會越大。杜克大學的行爲心理學家丹•艾瑞里指出,撒謊的危險之處在於人們並不瞭解這種行爲是如何改變我們的。 

  心理學家錄得的謊言早在兩歲的兒童身上就出現了。有些專家甚至認爲,說謊跟爬行和站立走路一樣,是人類成長過程的里程碑,因爲說謊需要複雜的計劃、專注和站在他人立場思考問題,從而有效操控他人的能力。 

  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隨着進一步成長建立起來的道德感和自我約束能力,說謊的行爲也會有一定的限度。2010年一項針對美國人說謊流行程度的調查表明,在調查給定的24小時範圍內,大多數成年人報告說他們並沒有說過謊。該項調查錄得的半數謊言都集中出自5%被調查者之口。大多數人會盡可能避免說謊,只在真相很麻煩的時候纔會作出欺騙。

  哈佛大學認知神經學家喬舒亞•格林指出,對大多數人來說,撒謊耗費精力。在他做的一項研究中,他給被試者一個通過說謊獲取金錢利益的機會,同時用MRI檢查他們的大腦反應,記錄下血液流動激活的大腦部位。

  部分被試者本能地立刻講了真話,另一部分被試者則選擇了說謊,那些說謊的被試者顯示了更活躍的額葉-頂葉控制網絡活動,額葉-頂葉控制網絡負責的是困難或者複雜的思維活動。這表示被試者在說真話還是說假話之間搖擺,最終選擇了後者。在後續的一項研究中,他發現在贏錢時神經犒賞系統更活躍的被試者,也更可能成爲說謊者,也就是說,說謊可能跟抵禦誘惑的能力不高有關。

  比如很多人都經歷過上班遲到的狀況。可能就是早上賴牀幾分鐘,然後就在鬧鐘響過之後又睡過去了。但是如果單位對上班打卡非常嚴格,遲到要被扣獎金,很多人都會有“偶爾一次說個謊混過去”的想法, 隨便編個理由,諸如上班遇到道路擁堵,說家裏早上出了點狀況,之類的。 

  大多數人不會時刻都在說謊,科學家們尚未清楚是什麼防止了人們一直說謊。有些科學家認爲,說真話是被人們內化的社會規範,或者說是人們大腦在“想要什麼”和“想成爲怎樣的人”之間矛盾糾結的結果。最神奇的地方在於,這種預防機制是來自於大腦內部的。

  杜克大學心理學家艾瑞里說:“在誠實這件事上,我們會進行自我評判。而這種內在的評判是心理變態跟正常人的不同之處。”此外,外部原因也影響了人們說謊的時間和頻率。研究發現人們的說謊行爲更多發生在能夠合理化謊言、壓力大、疲勞,以及看到他人說謊時。而與之相反的是,當人們想到道德,或者認爲有人在看着自己的時候,比較不容易說謊。艾瑞里稱,社會應該意識到如果我們對說謊行爲沒有懲罰,就可能導致更多的謊言出現。

  《自然—神經科學》在2016年刊登了艾瑞里的一篇研究,發現不誠實會改變人們的大腦,讓他們在未來更容易說謊。當人們說出一句謊言的時候,研究人員觀察到他們大腦的杏仁核出現了一系列活動。杏仁核是大腦產生害怕、焦慮和情緒反應的關鍵部位,它也能讓人在撒謊時感到沮喪和內疚。但是,當科研人員讓實驗對象玩一個欺騙同伴就能獲得金錢獎勵的遊戲是,他們注意到大腦杏仁核的負面信號開始減弱。

  當人們的不誠實行爲沒有帶來任何後果時,他們的謊言編得更加離譜。倫敦大學的認知神經學家塔利•沙羅特指出,一旦你給人們很多機會爲了自己的利益而撒謊,他們就會從小的謊言開始,逐漸逐漸編出更大的謊言。

  所以,人們常說的一個謊言需要用無數個謊言來掩蓋,除了爲了自圓其說之外,還可能是因爲說謊成習慣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