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弒夫”的螳螂:啪啪啪時被另一半吃掉是什麼感受?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5日 17:44   北京新浪網

  來源:科學大院

  就像愛和死是文學作品的永恆主題一樣,性愛(繁殖)和死亡(生存)也是生物界的永恆主題。無性的生物可以靠不斷的分裂獲得“永生”,而有性的生物則會走向生命的終點。有些動物在失去性生活後(物理閹割),能夠獲得更久的壽命;而有些動物寧可精疲力竭,也要愛的瘋狂。

  性是對死亡的抗拒,也是新生命的開端。這兩股力量,有時卻能古怪地結合在一起。例如,在一些動物中存在“性食同類”(sexual cannibalism)現象。在自然界中有很多瘋狂的交配方式,但很少像性食同類這麼可怕。

雌螳螂正在進食(Romina Scardamaglia攝)雌螳螂正在進食(Romina Scardamaglia攝)

  所謂性食同類,是指一些動物在交配時吃掉配偶的現象,這一行爲可能發生在交配前和交配後甚至是交配的過程中。啪啪啪時被另一半吃掉是什麼感受?

  “弒夫”的螳螂

  此情此景,你會不會感到毛骨悚然?會不會想起電影《赤裸特工》裏的女特工?亦或者想起《殭屍道長》裏的女鬼?這我想起了電影《功夫熊貓2》中關於快螳螂身世的介紹:大家在一起討論自己的父母是誰,快螳螂若有所思地說,他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因爲父親在交配的時候就被母親吃掉了。

一隻雌螳螂在吃一隻正與其交配的雄螳螂(引自維基百科)一隻雌螳螂在吃一隻正與其交配的雄螳螂(引自維基百科)

  沒錯,性食同類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螳螂。對雌螳螂吃夫的首次描述,出現於1658年出版的一本德語著作中。1886年,一位美國昆蟲學家向《科學》雜誌報告了他在實驗室看到的雌螳螂在交配前吃掉雄螳螂的頭,而無頭的雄螳螂仍設法完成交配的奇怪情景——這大概是關於性食同類現象的第一篇科學文獻了。

  之後,法布爾在《昆蟲記》中也詳細描述了雌螳螂吃夫的過程。隨着《昆蟲記》風靡世界,雌螳螂“殺夫”的惡名和雄螳螂“殉情”的美名也人盡皆知。

  此時大家肯定會困惑:頭被吃掉了,雄螳螂不就死了嗎,還如何與雌螳螂完成交配?跟人類不同,螳螂控制交配的神經不在頭部,而是在腹部,因此斷頭後的雄螳螂仍能夠繼續交配。

  黑寡婦&綠水蚺

  在無脊椎動物中性食同類的現象並不罕見,除了螳螂之外,蜘蛛、蠍子、搖蚊以及海蛞蝓,都有這種交配時雌性吃掉雄性的特殊愛好,其中就包括赫赫有名的黑寡婦蜘蛛。所謂的“黑寡婦蜘蛛”實際上是寇蛛屬(Latrodectus)多種蜘蛛的俗稱,它們體色較深,腹部有一個顏色鮮豔的沙漏形圖案。

  寇蛛之所以被冠以“黑寡婦”的惡名,是因爲人們普遍認爲雌性黑寡婦蜘蛛會在交配之後吃掉它們的伴侶。但實際上性食同類行爲僅發生在某些寡婦蜘蛛身上,如臭名昭著的紅背蜘蛛。

雌性紅背蜘蛛(引自維基百科)雌性紅背蜘蛛(引自維基百科)

  雌性紅背蜘蛛在交配完後會將雄蜘蛛吃掉。在生活條件艱難,缺少食物的時候,它們甚至會捕食同類。對於雄性紅背蜘蛛來說,生命的全部就是性愛和死亡。如果幸運的話,它們能把自己的精液射到雌蜘蛛的生殖器中,然後生出小蜘蛛。如果不幸的話,它們在交配前就有可能被雌蜘蛛吃掉。

  雄紅背蜘蛛和中意的雌紅背蜘蛛第一次交配後,絕大多數都難逃一死。據《美國國家地理》網報道的研究發現,83%的雄性紅背蜘蛛在首次交配時就葬身在雌紅背蜘蛛編織的死亡性愛之網中。

雌性紅背蜘蛛腹部鮮豔的沙漏形圖案(引自維基百科)雌性紅背蜘蛛腹部鮮豔的沙漏形圖案(引自維基百科)

  性食同類不僅在無脊椎動物中存在,在一些脊椎動物(如蛇)中也存在,最典型的例子是綠水蚺。雌性綠水蚺在繁殖期會與二三十條雄性交配,交配結束後往往會把最後離開的一條雄蛇吃掉。

綠水蚺(引自維基百科)綠水蚺(引自維基百科)

  “她們”爲何“吃夫”?

  在大自然中,性食同類的雌性動物遠遠多於雄性。那麼,雌性在交配的過程中爲什麼要吃掉雄性呢?生物學家們一直在尋找“吃夫”的合理性。

  老公肉裏有祕密

  衆所周知,很多蜘蛛具有弒夫行爲,雄性在交配後會被雌性吃掉。雄蜘蛛如此慘烈的犧牲對自己有何好處呢?有傳統觀點認爲雌性交配後吃掉配偶是爲了獲取營養哺育後代,也有觀點認爲雄性含有後代的基因,因而更加有利於後代的發育和生長。

  科學家通過對一種捕魚蛛(Dolomedes tenebrosus)的研究發現,交配後吃了雄蜘蛛的雌蜘蛛生出來的小蜘蛛數量更多、體重更大、存活率更高。而如果把雄蜘蛛換成等量的蟋蟀肉,雌蜘蛛所生小蜘蛛的數量、體重、存活率均沒有優勢。

  可見,雄蜘蛛之死,在後代的數量和質量上,體現出雄蜘蛛不僅僅是一塊肉的特殊價值。該研究顛覆了傳統中蜘蛛弒夫只是雄蜘蛛爲雌蜘蛛提供營養的觀點——雄蜘蛛肉裏蘊含着某種不爲人所知的祕密。

捕魚蛛(引自維基百科)捕魚蛛(引自維基百科)

  飢餓

  針對性食同類的現象,有科學家認爲是由於各種複雜的進化原因,包括物種成本效益、精子競爭和神祕的雌雄淘汰計劃,但經過研究發現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吃夫”行爲的動機可能非常簡單。

一隻紅背蜘蛛正在捕食一隻蜥蜴(引自維基百科)一隻紅背蜘蛛正在捕食一隻蜥蜴(引自維基百科)

  性食同類並不是每次交配後都會發生,與這種行爲直接相關的可能是飢餓。

  科學家在事先餵飽的情況下觀察螳螂的交配行爲。結果出乎意料地發現:在三十場交配中,沒有一場發生“吃夫”事件。隨後,他們又做了一系列飢餓實驗。結果發現:那些處於高度飢餓狀態(被餓了5到11天)的雌螳螂一見雄螳螂就撲上去,抓着就吃,根本無心交媾;處於中度飢餓狀態(餓了3到5天)的雌螳螂會進行交配,但在交配過程中或在交配之後,會試圖吃掉配偶;而那些沒有餓着肚子的雌螳螂則不會吃配偶——可見雌螳螂“吃夫”的主要動機是因爲肚子餓。

  在野外,雌螳螂並不是都能吃飽肚子,所以很可能發生“吃夫”現象。科學家在葡萄牙對歐洲螳螂的交配行爲進行了首次大規模的野外研究,在觀察到的螳螂交尾現象中,大約31%發生了“吃夫”行爲。

  的確,飢餓的雌螳螂在交尾的時候吃掉配偶可以直接爲自己提供能量,甚至增加後代的數量和質量。然而,當雌性處於飽腹狀態的時候,這種收益不再明顯,所以“殺夫”行爲減少。

  色誘

  在交配的時候把配偶吃掉的行爲對生物進化的好處有很多,但從基因自私的角度來說,雄性很顯然不甘心被吃掉——如果不被吃掉它們可以再次與其他雌性交配。那麼,它們爲什麼無法逃避被雌性吃掉的命運呢?

  科學家想弄明白餵養環境很差的雌螳螂用信息素告訴雄螳螂的是真實的情況,還是爲了交配而說謊。他們收集了24只雌螳螂,把它們按餵養環境分爲了非常差、差、中等和優良四組。雌螳螂們被裝進了特殊的實驗容器裏,雄螳螂只能聞到空氣裏的味道而不能看到裏面的雌性。

正在產卵的雌性螳螂和卵鞘(作者拍攝)正在產卵的雌性螳螂和卵鞘(作者拍攝)

  實驗結果證明,雌螳螂會對雄螳螂撒謊。飼養條件最差的雌性吸引的雄性比其他組裏的都多。這是第一個用實際經驗來研究性食同類現象,並提供它們利用信息素來色誘的實證,也是第一次有實踐支持“雌性設下奪命陷阱”的假設。

  儘管是個騙術,有些雄性還是願意和營養不良的雌性交配,甚至包括在雌性開始啃噬它們的時候。雌性動物會發散高濃度誘騙信息素,佈置下奪命陷阱。儘管雄螳螂並不甘心被吃掉,但是它們躲不掉雌性佈置的性愛陷阱。

  對此,我們還能說什麼呢——死了都要愛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