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酸鹼體質”宣揚者拒絕認錯:這場審判是一個騙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17:51   北京新浪網

Robert Young端着他宣揚的健康果蔬汁。圖片:Ali ParesRobert Young端着他宣揚的健康果蔬汁。圖片:Ali Pares

  來源:環球科學ScientificAmerican

  “酸鹼體質”宣揚者 Robert Young近期被判罰1個億,但是他這種毫無科學根基的理論,究竟建立了多少年?判罰固然重要,但是追溯一下“神醫”的歷史,我們發現也許很多荒謬的事情早就該被阻止。

  在“酸鹼體質”的擁躉們看來,Robert Young(羅伯特·揚)是帶着光環,讓他們遠離病痛的“科學家”,他曾經對自己的介紹是“博士”、“微生物學家”、“營養學家”……2017年,在一份法院文件中,他卻親自承認,“我不是微生物學家、血液學專家、醫生,也不是受過訓練的科學家”。

  從2000年起,他開始寫書,據統計至少寫過6本書,他所撰寫的有關酸鹼體質的書The pH Miracle: Balance Your Diet, Reclaim Your Health出版之後,被翻譯爲十餘種語言。他在書中提出了這樣的理論:酸性體質是疾病的根源,鹼性飲食可以預防並治療幾乎所有疾病。基於這一理論,他爲人們提供疾病的治療方案。來找他的患者,大多是患有癌症等嚴重疾病的人。

  最近,Robert從神壇跌落,在美國被判賠一名癌症患者高達1億美元罰金。雖然他早已承認並非各種專家,學位也都是通過非認證的函授學校花錢就能獲得,但是他並不接受高額的罰款,當庭表示將提起上訴。

  “神醫”崛起

  在Robert Young的宣傳網站中,他曾經提供了關於他個人的信息:80年代在猶他大學學習微生物學,1993年獲得營養學方面碩士學位,後來他又獲得了多個博士學位。看起來是不是很牛,不過後來,牛皮被踢爆,用官方的說法是,這些學位是通過非認證的函授學校獲得,但其實就是花錢在野雞大學買了各種文憑,而拿下這些文憑的時間僅需要8個月。

  Robert希望讓人們相信,他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並且是一位著名的科學家。後來,他開始寫書了,包括The pH Miracle: Balance Your Diet, Reclaim Your Health在內的6本書,都沒有任何科學證據支撐。

  在20多年的時間中,他運營了各種公司,包括一家墨西哥的診所、銷售可疑藥物和營養補充劑的公司,還有一家沒有做任何研究的“研究機構”,以及運行了5年、未獲許可的“醫學學校”。他創立了一個自己的品牌“Young pHorever”,其中有各種草藥及營養補充劑,這些產品通過他個人及多層級的公司進行銷售。

  2010年,Robert的“個人靜修地”據稱可以提供多項健康計劃,包括對個人身體、心理等方面的深入瞭解,Robert承諾會親自監督每一天每一項活動,包括運動、淋巴按摩、食物準備等等。他還會提供一份長達35頁的血液報告,以及他推薦的健康計劃和他所銷售的產品。除此之外,還有“團體靜修”,費用從400美元至15000美元不等,視時間長短而定。2013年,一次“個人靜修”的費用爲每晚1295美元至2495美元。

  據接受過Robert治療的患者描述,她所接受的其中一項治療是靜脈注射小蘇打溶液,一次就要500美元。

  證人與受害者

  接受Rober Young理論與做法的人不算少數,據他自己的介紹,已有超過15000人接受了血液檢測及身體調理,曾經一度出名的乳腺癌患者Kim Tinkham就是其中之一。

  2007年2月,Kim Tinkham被診斷乳腺癌Ⅲ期,醫生建議她立刻手術,並進行化療,但是她不喜歡這個治療方案,她接着尋求其它醫生的診治,但都得到了同樣的答案。一個月後,她寫信給美國著名主持人奧普拉並被邀請參與節目訪談,在訪談中,她稱自己不想接受常規的醫療方案,而希望能夠通過其它方式“自愈”。

  後來,她找到了願意同她一起用非常規手段治療癌症的“doctor”—Robert Young,Robert告訴她確實沒有必要手術、吃藥、化療,採用他的神奇鹼性療法就可以,2009年,Robert發佈了一個視頻,聲稱他已經治癒了Kim的癌症。這一視頻連同Kim的其它視頻一同被放在宣傳網站中,被作爲“證詞”吸引着潛在的患者。但是,僅過了一年的時間,2010年,Kim死於乳腺癌。

曾被三次起訴曾被三次起訴

  Robert的理論被普通人接受,甚至在全球各地都風靡着“酸鹼體質”理論,但在他所“從醫”的20年中,他曾經被起訴過三次。

  在90年代中期,他由於從兩名女性體內抽取血液樣本,並利用血液進行疾病檢測,出售他自己設計的產品而被起訴,但是他聲稱,他只是看了一下血液樣本,並給予他們了一些營養方面的建議。然而,在辯訴交易協議中,他承認犯有未經許可企圖進行藥物治療的輕罪指控。

  2001年,一名患有癌症的女性稱,Robert分析了她的血液,並告訴她停止化療,吃他的“超級綠色”產品以替代治療。Robert告訴這名女士,他曾經治癒過患有艾滋病的患者。一個月之後,當一名臥底前往進行諮詢時,Robert被逮捕。在猶他州,他被控重罪。但據“聖地亞哥論壇報”的報道,後來,指控被取消,因爲檢查官認爲沒有足夠多的受害者,不足以對他定罪。文章還報道說,2003年,Robert搬到了加利福尼亞,因爲他認爲那裏對像他一樣的“飲食研究人員”更加寬容。

所謂的“超級綠色”產品所謂的“超級綠色”產品

  2014年1月,Robert和他的兩名助手再次被逮捕,被控無牌執業。聖地亞哥地區檢查官在新聞稿中稱,他對一些患者進行診治,包括一些身患絕症的患者,並將他們暫時安置在他的“靜修地”。他被指控,對一些患有絕症的人,超越了提倡飲食改變,對患者進行了靜脈治療:在靜脈注射液中加入小蘇打,以實現鹼性體質。

  2016年2月,經過2個月的審判,他被判無照行醫,在審判期間,副地區檢查官Gina Darvas將Robert描述爲一個騙子,他撲向弱勢的病人羣體,包括瀕臨生命危險的癌症患者,用僞造的科學欺騙他們。2017年,Robert承認了無照行醫等罪名,認罪協議要求判處44個月刑期。在法律文件中,還包括他承認自己並非各種科學家的聲明。

Robert接受判罰的認罪書。Robert接受判罰的認罪書。

  判罰1億美元,他要上訴

  Robert認罪了,也宣判了,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他還面對着癌症患者 Dawn Kali對他的訴訟,Dawn Kali稱,因爲她遵從了Robert的建議,停止了原本的治療,讓Robert用注射、飲食以及其它康復手段對她進行“治療”,這些“治療”方法並沒有讓她擺脫病痛,反而讓她的乳腺癌從Ⅰ期發展到了Ⅳ期,已經廣泛擴散。

  Dawn Kali說,他曾經一直相信Robert的理論:清潔她的血液、避免糖類攝入可以破壞腫瘤。她花了數千美元進行按摩、靜脈注射小蘇打溶液,但是腫瘤依然在長大。2013年,當她的癌症發生擴散時,Dawn纔開始慌了,找到腫瘤專家爲她進行常規治療。

  近日,陪審團判罰Robert 1.05億美元,其中9000萬美元用以補償Dawn的治療花費以及她所承受的傷害和痛苦,另外1500萬美元作爲懲罰性賠償金。雖然,Rober已經承認自己曾經的欺騙行爲,但是面對陪審團讓他因此付出1億美元的罰金,他仍然感到不滿。

  他稱這一審判爲“一場騙局”,“太瘋狂了”,他說,“這可是1億美元啊。”他表示將提起上訴。

  Robert的律師稱,Robert認爲因爲他的觀點與醫療機構不同,因此他被壓制了,“不管你相不相信鹼性體質這一奇蹟,Robert都對這一觀點深信不疑,他依然相信他所做的事情。”律師說。

  漏洞百出的理論

  Robert 也許真的對自己的理論深信不疑,但是在科學家的眼裏,其提出的理論和實踐可謂漏洞百出。

  曾有科學家在閱讀了Robert的書後,指出其中含有大量的基本錯誤,“他的寫作方式顯示了一種與科學無關的熱情,他表達了很多極端的觀點,但是並沒有支持這些觀點的證據。”

  “如果他想檢驗飲食酸鹼度對疾病的影響,一個簡單的方法是每天給病人提供幾勺小蘇打與水的混合物,但他似乎沒有這樣做,甚至他都沒有看看文獻,是否已經有人這樣做過。”

  Robert的觀點和理論源與古老而且已被拋棄的理論,這一源頭大概要追溯到19世紀的鹼性營養學說,那個時候,有人認爲微生物沒有固定的結構,它們會在環境影響下,改變自己的形態和功能。他們還認爲,微生物的病態變化受到身體酸度的刺激,有害的微生物不能在健康(鹼性)環境中發展。

  Robert借鑑了這些觀點,在“The pH Miracle”一書中,他稱“紅細胞……可以重新演變爲各種身體所需要的細胞。”“酸化是每一種疾病的根源。”

  不過,不管是19世紀還是後來,都沒有發現微生物變形的現象,這一想法早已被科學界所摒棄。另外,在Robert的書中,他建議人們檢測自己的pH值、吃素食、服用各種補充劑,避免所有的奶製品、肉類、蛋類、穀物,以及含糖食物。這些建議都基於這些食物對身體酸鹼性的影響,以及其中是否包含“毒素”。

  但是,通過改變飲食能夠調整身體酸鹼度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身體的穩態機制會將血液的酸鹼度保持在很窄的範圍內,某些食物會留下一些最終產物,留下鹼性產物的食物包括新鮮水果和生蔬菜,留下酸性產物的食物包括所有的肉類、全穀物、豆類等。但是這些食物改變的是尿液的酸度,而不能改變整個身體的酸度,膀胱中的尿液並不會影響身體其它部位的酸鹼度,所以這是無關緊要的。也就是說,Robert所提出的策略根本不會以他所聲稱的方式,影響人們的身體、甚至是疾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