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讓精子“打結”的下一代避孕藥物,能取代激素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2月04日 17:26   北京新浪網

  來源:STATnews

  單克隆抗體具有精準的靶向結合能力,已經被廣泛應用於治療各種疾病,並且具備成爲新型避孕藥的潛力。一個研究團隊正在探索這個方向,如果他們能夠降低成本,實現大規模生產,這將對整個製藥行業帶來變革。

 波士頓大學和馬普生物製藥公司正在引領一種新型抗體避孕藥物的研發(圖片來源:Adobe) 波士頓大學和馬普生物製藥公司正在引領一種新型抗體避孕藥物的研發(圖片來源:Adobe)

  科學家們正在嘗試開發一種新型的避孕藥物——使精子纏在一起,令它們無法接觸到卵子,從而實現避孕。

  該項目利用了單克隆抗體精準的靶向結合能力。單克隆抗體已經被廣泛應用於治療從癌症到克羅恩病(Crohn’s disease)的各種疾病。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和一家專門研發單克隆抗體藥物的公司——位於聖地亞哥的馬普生物製藥(Mapp Biopharmaceutical)在該項目中牽頭,全美範圍的多位科學家也在協助該項目開展。

  該團隊早先已經獲得了來自美國國立兒童健康與人類發育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and Human Development)提供的 800 萬美元基金資助。

  “確實存在着對於非激素類避孕藥的需求。這不是因爲現有的這類藥物存在藥效和安全性上的不足,而是因爲它的副作用令人望而卻步。”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比克斯比生殖健康中心(Bixby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Health)的菲利普·達尼(Philip Darney)博士說。這些副作用包括不規則出血、頭痛和噁心等。

  但單克隆抗體造價高昂,人們擔心許多需要更好避孕措施的人將負擔不起這種藥物,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

  該研究團隊成立的背景是抗體領域研究的飛速發展,科學家們和製藥企業面對着大量新的機遇,越來越多的疾病可以被預防或是治癒。單克隆抗體是天然抗體的合成版本。免疫系統利用抗體對抗入侵的病菌,這些蛋白質被設計成能與體內單一組分進行結合,例如癌細胞表面的蛋白分子。

  “它們非常特殊,並且功能廣泛,”該項目的負責人兼馬普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凱文·威利(Kevin Whaley)說道。

  威利和同事們希望單克隆抗體的廣泛用途能夠延伸到避孕領域。他們試驗用的抗體分離自一名患有不孕症的婦女,只會和人類精子結合。在實驗室研究中,將這種抗體加入到精液中,精液會快速結塊。

  “它將它們固定住了,”團隊的領導者之一,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婦科學和微生物學教授黛博拉·安德森(Deborah Anderson)說。其他初步研究表明,抗體也能夠將精子困在生殖道的黏液中。

  研究人員在想要在植物和真菌體內生產這些抗體。他們將抗體基因轉入植物組織中,之後這些植物就能生產特定的單克隆抗體。該過程會慢慢殺死這些植物,它們將不再有多餘的能量維持自身的生命活動。兩週後,就可以收穫這些抗體了。在經過研磨、純化等操作後,抗體被製成一種可溶解的薄膜。

  “就和口腔貼片一樣。”安德森說。女性可以把膜片放入陰道內,膜劑溶解後抗體將會分散在粘液中。

  該團隊還在開發另一項相似的技術,代號 MB66,包含了對抗單純皰疹病毒(HSV)和艾滋病病毒(HIV)的抗體。它馬上就要進入 I 期臨牀試驗。如果該產品和依託抗體技術的避孕藥物能夠展現出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人員希望將來能夠將二者結合,製造出一種既能避孕、又能預防多種性傳播疾病的產品。

  但要實現這種設想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接下來的幾年,馬普將會專注於抗精子抗體的生產。當它進入到 I 期臨牀試驗測試安全性時,研究人員同樣打算藉此尋找它避孕的證據。他們將使用性交後檢測(post-coital test,PCT)的手段。

  “我們將邀請輸卵管結紮的女性參與抗體薄膜的試驗,以避免意外懷孕的風險,”安德森說。用藥後這些女性將和伴侶發生性關係。一段時間過後,研究人員會觀察是否有精子成功突破了抗體防線。

  還有些不確定因素——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依舊是關鍵。

  “你需要確保藥效不會持續過長時間,抗體不會在你不需要的時候繼續發揮作用,”沒有參與該研究的達尼說。達尼還指出,過去“對抗體避孕技術的探索實在令人失望”。

  基於抗體的避孕設想並不新奇。1985 年到 2000 年間,安德森曾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一項關於研發避孕疫苗的工作,其中包括一類令女性對精子免疫的研究。研究目標是誘導女性產生抗精子抗體,使其在一到三年內持續發揮避孕作用。但結果個體差異極大。有些女性產生了極弱的反應,這意味着該方法不能有效控制生育;而另外一些女性則產生了強烈的反應,使得疫苗的避孕作用似乎難以逆轉。但安德森說,現如今,技術的發展令使用固定劑量的預製抗體實現可逆避孕成爲了可能。

  研究人員還要面對其他潛在的問題,例如這種抗體的造價會是多少,以及能否實現商業化生產。

  “抗體生產平臺的發展令生產成本持續降低。現在一大挑戰是如何滿足大規模生產的需求,”威利說。一些專家說,在避孕問題上,費用是一大關鍵。

  “世界上絕大多數使用避孕藥物的人無法爲此支付太多的費用,”達尼說。

  團隊希望,通過繼續改進這一技術,例如改進植物生產平臺,將抗體生產變得更加經濟和簡單。這一嘗試所影響的將不僅僅是避孕的費用。

  “如果我們能夠顯著降低生產成本並擴大生產規模,那同樣將給其他抗體產品帶來巨大影響,”威利說,“我們能讓這些藥物變得唾手可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