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天天說話 但你知道語言是怎麼來的?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09日 18:52   北京新浪網

  來源:科技日報

  一個人,一天中乾的最多的事兒莫過於說話了,話天天說,可很少有人去想,語言是怎麼來的。近日,有媒體報道,中國科學家在《自然》上發表最新研究成果,利用統計學分析方法,結合遺傳學、語言學、考古學等證據,首次確認了包含漢語在內的漢藏語系起源於大約4000—6000年前的中國北方黃河流域。這對國人來講,無疑是個好消息。然而,儘管漢藏語系的起源找到了,但人類語言究竟是如何起源的,卻依然是個謎。

  什麼樣的表達才能稱之爲語言

  什麼是語言,或者說具有哪些特徵才能稱爲語言?

  “在語言學家眼中,語言作爲研究對象,初始有兩種含義,一種是抽象概念,一種是特定的語言系統,如漢語。” 語言學博士、中國科普所理論研究室博士後唐葉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在現當代語言研究中,語言的一個定義是人們從事語言行爲學習、表達並理解的心智,偏向語言對於人類的通用性,這種觀點認爲語言是人類與生俱來就可以獲得的能力,所有認知能力正常的兒童只要在成長環境中能夠接觸到語言,即使沒有人引導和刺激,也可以習得語言;另一種對於語言的定義則是一種口頭上或符號上的人類交流系統,人類是用語言去表達或控制周圍環境的客體,該理論強調了語言的社會功能。

  “相比於其他形式的交流系統,如人類以外的動物所使用的動物語言,人類語言是獨特的。”唐葉說,其它動物,如蜂和猿所使用的交流系統都是封閉系統,其可表達的思想往往非常有限。而人類語言則相反,沒有上限且富有創造性,允許人類從有限元素中產生大量話語,並創造新的詞語和句子。這是因爲人類語言是一種對偶碼,語言當中有限數量的元素本身並沒有意義(如聲音、文字和手勢),但意義的組合(包括詞語和句子)是無限量的,有限的元素和無限的意義相結合即可產生無限的人類語言。

  唐葉認爲,人類語言的獨特性還在於具有遞歸性,正是由於語言的遞歸性,即語言結構層次和言語生成中相同結構成分的重複或相套(如從前有座山,山裏有座廟,廟裏有個老和尚,老和尚對小和尚說,從前有座山……)才賦予了人類語言無限的創造性——說話者可以創造出自己從未聽過或者講過的話語。

  語言怎麼演變來的衆說紛紜

  從古至今人類一直對語言的起源興趣濃厚,並提出了多種多樣的解釋。“語言的起源是迄今爲止具有高度爭議性的話題, 關於語言在何時何地起源有很多假說,並且沒有達成共識。”唐葉說。

  最早關於語言起源的說法是“神授說”,在人類社會科學並不發達的時候,人們選擇宗教來解釋語言的起源。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斷言,上帝給地上萬物和衆生賜予了名稱,所以語言是神聖之物,富有魔力。古代西方觀點認爲,語言是上帝創造的。這種解釋在教權時代具有不可挑戰的權威性,但隨着近代的思想啓蒙,人們開始用科學思維看待語言的起源。

  唐葉表示,語言起源理論可以根據它們前提假設的不同分爲兩大類:連續性假說與非連續性假說。連續性假說的基本思想認爲語言不可能突然之間就形成最終的形式,它一定是由人類靈長類祖先的早期語言系統演變而來;非連續性假說則持相反的意見,認爲語言有着獨一無二的特徵,只能是在人類演化歷程中的某一時間點上相對突然地出現。不同理論間的另一區別是,有些認爲語言是一種先天的能力,由遺傳因素決定,另一些則認爲語言具有文化性,是通過社交接觸而習得的。

  現今唯一一位重要的非連續性假說支持者是喬姆斯基。喬姆斯基如此迴應達爾文主義的理論說:“在研究語言起源的很長曆史中,人們一直想要知道它是如何從猿類的叫聲中演變而來的。然而對我來說這完全是浪費時間,因爲語言是基於與任何動物溝通方式都截然不同的原則之上的。”但對於喬姆斯基的說法,大部分學者都不苟同,他們都傾向於連續性假說,只不過對於演變過程有各自的看法。

  比如勞動起源說認爲,語言是勞動創造文明過程中的必然產物,最初的語言是在勞動中由號子發展而來;擬聲說認爲,原始人聽了自然界的聲音進行模仿,並用這種聲音代表發出聲的事物,看到荒野中的狗在叫,原始人就會學狗的叫聲“汪汪”,以後慢慢便用“汪汪”聲來指代狗;感嘆說認爲,在憤怒、愉快等感情衝擊下,強大氣流通過聲帶產生語言,並認爲人類基本感情喜怒哀樂發出的聲音,形成了最基本的詞彙等等。“遺憾的是,由於人類語言歷史悠久、語言本身的複雜性以及缺少有力科學證據支持,近20年來在語言演化方面的探究進展不大,至今還沒有令人信服的解釋。”唐葉說。

  語言的發源地依然是筆糊塗賬

  據統計,目前世界上共有7000多種語言。它們是來自同一個發源地,還是有獨立的發源地呢?

  世界語言分爲9大語系,分別是漢藏語系(亞洲東南部)、印歐語系(歐洲、亞洲、美洲)、烏拉爾語系(烏拉爾山脈北部地區)、阿爾泰語系(巴爾幹半島、亞洲中北、蒙古、俄邊界、中國)、閃-含語系(北非、西亞)、高加索語系(高加索山脈)、達羅毗荼語系(印度南部、東南部)、馬來-波利尼亞語系(即南島語系,在東南亞和大洋洲)、南亞語系(亞洲南部)。

  此前,新西蘭學者昆廷·阿特金森研究稱,人類語言可能全部起源於非洲西南部地區,時間大約在15萬年前洞穴藝術開始階段。這種判斷的依據是非洲各地方言往往含有的音素較多,而南美洲和太平洋熱帶島嶼上的語言所含音素較少;一些非洲方言音素超過100個,而夏威夷當地土語音素僅13個,英語的音素46個。一種語言離非洲越遠,它所使用的音素就越少。

  但隨後,有中國學者對此表示質疑,並提出如果全世界的語言有一個擴散中心的話,不應該在非洲,而是最可能出現在亞洲,精確地說,是在裏海南岸。

  歐洲學者邁克爾·西索沃等人稱,阿特金森的假說是沒有足夠數據支持的。如果用其思路研究語言的其他特徵,如從句結構、被動語態的使用等,結果便與其結論大相徑庭——語言的發源地可能是東非、高加索山脈(即裏海與黑海之間)或其他地區,並不一定如他所推測的那樣,來自非洲西南部地區。

  然而,直至現在,這兩者都沒有充分而確鑿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假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語言起源方式和發源地的爭論上,目前依然是一筆糊塗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