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光伏産業內外格局亟待謀變
2010年09月20日 00:37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本報記者 楊健

  去年我國太陽能光伏組件産量達4100兆瓦,居世界第一,而國內安裝發電量僅為350兆瓦,對國外市場的依賴度達95%以上。這是記者從日前在無錫召開的第二屆中國(無錫)新能源大會上了解到的信息。“但最近歐洲市場的信號表明,這種 ‘墻內開花牆外香’的好日子已經不多了。”無錫尚德太陽能公司總裁施正榮告訴記者,由於國內市場遲遲不能有效啟動,已直接影響我國光伏産業的可持續發展,也無法使新能源替代傳統化石能源的進程有序快速推進。

  一二三四五,難打“大老虎”

  由於光伏發電安裝成本較大幅度降低,今年7月德國將光伏發電電價的政府補貼下調了15%,10月還要下調3%,明年將繼續下調10%。法國已經先於德國大幅下調了光伏電價補貼,另一光伏發電大國意大利則計劃於明年將光伏電價補貼降低20%。這在中國光伏産業中引起了很大震動。施正榮說,目前國內光伏企業的市場70%在歐洲,一旦削減補貼,隨之而來的就是光伏組件採購量的大幅度降低,從而極大地影響國內光伏企業出口。不少與會代表認為,中國光伏産業就此將面臨 “拐點”,如果不能加快技術創新、開拓海外新興市場以及啟動國內大規模應用的話,中國“光伏神話”將曇花一現。

  與“市場在外”相呼應的還有“原材料在外”。記者獲悉,太陽能光伏電池的前道——晶硅提純技術目前仍被國外掌控,我國光伏企業的原材料57%來自歐美,自己能夠提供的僅占 18%。因此,光伏産業就有了“兩頭在外”的評價。常州天合光能公司副總裁楊曉忠說,除了“兩”,還有“一哄而上、三高體征、四面楚歌、五味雜陳”等說法,就是說目前各地不管有無條件都把光伏産業作為新興産業項目來上,出現了沒有規劃、一哄而上的情況,花大量的錢購買相同的設備,製造同樣低端的産品,然後再到國外市場搞低價競爭。歐洲市場的“縮水”必將引起國內光伏産業的嚴酷洗牌,一些企業甚至還未出生就可能夭折在襁褓裡。

  推廣突破口:大型建築體

  歐美市場“縮水”後,轉戰新興海外市場,成為眼下衆多光伏企業的生存選擇。然而能否有效啟動國內市場,才是光伏産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大計。國務院參事、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說,按照歐洲各國經驗,市場培育都是先通過政府政策啟動的。我國的《可再生能源法》也規定電網強制收購新能源電,但現在來看離法定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其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上網電價的政策還沒有能夠得到全面有效的落實。政府有關部門應盡快制定出在合理成本基礎上的合理電價和相應補貼政策,企業看得到光伏發電的長期回報了,才能促進光伏發電規模化發展。

  而在啟動私人裝機市場方面,我國由於受住房條件限制,且私人裝機個人投資成本高,單家獨戶的小型光伏電站眼下還難以普及。專家建議可先從新建的大型住宅和公共建築開始,比如法國就出台政策大幅提高對大型商業屋頂的光伏發電項目進行補償,加快太陽能發電設施的安裝。

  在上海,目前全球最大的單體建築光伏發電一體化項目已經啟用。虹橋站光伏發電項目位於新開通的虹橋鐵路樞紐站兩側雨棚之上,項目總投資1.6億元,利用屋面面積6.1萬平方米,總裝機容量6688千瓦。項目共安裝了23910塊太陽能電池板,年均發電可達630萬度,年發電量可供1.2萬戶居民使用一年。石定寰說,西部地區可建設大型光伏電站,東部受土地限制應充分利用大型公共建築屋頂資源。當然企業裝機的驅動力,關鍵還在於上網標桿電價和政府的補貼。

  光伏新技術,拓展新空間

  光伏發電成本高,是否成為政府補貼的難點?“成本其實不是問題”,施正榮說,按照目前的技術創新速度,光伏發電安裝成本已從2007年的每瓦7美元降到目前的每瓦4美元,從德國的經驗看,它的上網補貼隨裝機成本下降而逐漸遞減,在有序調節後,德國有些地方已能做到平價,既保證了投資者的合理收益,又保證了供應商的長遠發展。

  有“太陽能之父”之稱的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教授馬丁·格林說,目前光伏電池已從第一代的多晶硅電池發展到第三代的新型薄膜電池,光電轉換效率已從14%提高到25%。薄膜電池的轉換效率極限將能達到74%,而且具備原材料豐富、無毒、穩定耐用的特點。所以,通過不斷地技術創新,光伏發電成本將在短期內大幅下降。

  可喜的是,更新更具優勢的“太陽能熱發電技術”已進入業界視線並開始在國內實踐。在山東德州太陽谷,由皇明太陽能集團建設的我國首座菲涅爾式太陽能熱發電項目裝機總容量為2.5兆瓦,總投資近2億元,將於2011年初建成發電。皇明集團技術研發部高級工程師王傑告訴記者,與光伏發電相比,在太陽光短缺的時候,太陽能熱發電的儲能系統可以維持電站2-3天正常運行,易於保持輸出電流的穩定性,也容易解決併網問題,具有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所不具備的優勢。而且光熱發電規模建得越大,成本就會越低效益也越好。比如1兆瓦太陽能熱發電發一度電價格為2元,如果電站規模在10兆瓦,一度電的成本在1.5元左右,如果電站規模在100兆瓦,一度電的成本就會降低到1.23元,將遠遠低於目前光伏發電的綜合成本。

  相對於光伏發電的關鍵技術被國外控制的局面,目前太陽能熱發電的一些關鍵技術國內和國際處於同等水平,有些還領先於國際水平。2009年10月成立的“中國太陽能光熱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首批成員包括中國科學院電工研究所、皇明太陽能、保定天威、上海交大等30家企業和研究所。聯盟計劃在 “十二五”期間,爭取在中國西部建設一個1000兆瓦級規模的光熱電站。在歐洲,一個更大的設想正在付諸實施。據西門子公司中國區副總裁王偉國介紹,一項名為“DII”的太陽能熱發電項目,將由多國聯合投資4000億歐元在撒哈拉沙漠花10年時間,建成一座超級太陽能光熱電站,屆時能為歐洲提供約15%的清潔電力能源。

其它業界資訊新聞
鄧亞萍或任IT公司總裁 解放日報
“天華杯”全國電子大賽在滬落幕 解放日報
大學生科創基金與泰隆銀行簽約 解放日報
浦東軟件園開建雲服務平台 解放日報
男子典當假冒筆記型電腦獲刑10個月 北京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