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AT&T巨額收購回歸霸主地位:再遇反壟斷壓力
2011年03月21日 18:35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導語:國外媒體今天撰文稱,AT&T此次收購T-Mobile美國其實是希望重新獲取已經喪失多年的壟斷地位,但這對市場而言卻是一種倒退。

  以下為文章全文:

  歡迎回來,貝爾大媽(Ma Bell,指AT&T)。不過我們並沒有想你。

  看到你回來,着實令人吃驚。27年前,美國政府打破了你對這個國家電信行業的壟斷。嘿,好樣的iPhone!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一點,從你上周日意外宣佈390億美元收購T-Mobile美國便不難看出。這起交易將把AT&T與全美第四大移動運營商整合到一起,而AT&T本身已經是一家巨無霸,它結合了以前的SBC、Ameritech、SNET、PacTel、BellSouth、 Cingular Wireless、AT&T Wireless和 很久以前的AT&T的剩餘部分。

  總的來看,新的貝爾大媽控制着全美移動市場約40%的份額,並將大力削弱第三名,也就是Sprint Nextel的地位,後者的股價周一下跌了14%。墊底的三家運營商Leap Wireless International、MetroPCS Communications和U.S. Cellular的合併收入也只有你800億美元預期收入的八分之一。

  1999年,曾經有十幾家規模可觀的移動運營商。但這一交易卻意味着,仍然可以與你抗衡的只剩下Verizon Wireless一家。在放寬監管和競爭等問題上,數十年激烈的政治鬥爭導致了一個最出人意料的結果:對於電信行業而言,要獲得網絡穩定性並吸引新的投資,最好,也是唯一的辦法,就是像當年貝爾的壟斷地位被打破時那樣。

  聽聽AT&T董事長兼CEO蘭德爾·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是怎麼說的:“我第一次當董事長時,經常碰到這樣的問題,‘你想要什麼,利潤還是服務?’我說,‘我都想要。但首先是服務,利潤緊隨其後。’”

  事實上,這並非斯蒂芬森首創。上世紀80年代中期,當這家電信壟斷者因為法院的分拆令而陷入困境時,AT&T前董事長約翰·德巴茨(John DeButts)就曾說過這樣的話。

  但是斯蒂芬森對待收購的邏輯也是驚人的相似。AT&T將會斥資80億美元投資一家新公司,提升用戶服務。但與此同時,還會削減400億美元的成本,創造之前向華爾街許下的利潤。

  斯蒂芬森周一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的講話就像是老套的壟斷模式,他說,該交易“是一筆巨大的投資,也是一家美國公司對於提升在美國移動寬頻領域領導地位的重大承諾”。

  他和公司的其他高管都暗示,如果AT&T無法獲得更多頻譜,或者完成T-Mobile美國的交易,移動數據價格就面臨上漲的風險。

  這一點倒是很實在。合併後的服務和利潤都將好於兩家公司各自為戰。運營一個全國性的移動網絡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資本開支,自從2005年以來,AT&T大概投入了900億美元。而如果德國電信不想再進行必要的投資,AT&T顯然有充分的理由證明,它並非最差的接管人。

  對於一家天生熱衷於規模的企業而言,更大的規模無疑會帶來更大的利益。但是該公司卻在改善服務和削減成本這兩個對立的想法之間徘徊。據估計,AT&T長期的開支節省目標約為400億美元,包括100億美元的冗余手機基站,藉此提升網絡效率。另外還有100萬美元則會被用於撤銷呼叫中心和賬單業務。這可以極大地取悅華爾街,但是卻無法取悅美國政府。與此同時,在美國市場研究公司J.D. Power的最新調查中,AT&T被評為全美最差移動運營商。

  資本、壟斷和公共利益之間的最佳界限在哪裏?上一代人似乎已經解決了這一問題。曾經在早先的貝爾大媽分拆案中出庭作證的AT&T首席工程師歐文·道羅斯(Irwin Dorros)總結得非常透徹。

  “我曾經3次出庭作證說,這將成為一場災難。”81歲的道羅斯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但災難根本沒有發生,我當時並未意識到競爭的力量。”(鼎宏)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一男子因懼內欲退還iPad 2 蘋果免費贈送 北京新浪網
AT&T周一收盤上漲1.15% 盤後微幅走高 北京新浪網
Twitter全面檢修IT設備 新建數據中心 北京新浪網
AT&T購T-mobile:五大併購交易可做前車之鑒 北京新浪網
谷歌對美國媒體網站流量貢獻率下滑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