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問題中國概念股推手解構:誰製造這些“明星”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1年06月01日 09:53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曹詠 上海報道

  6月1日凌晨,一家名為江波製藥(JGBO)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突然暫停交易,其公告顯示,停牌原因為T12,即交易所要求該公司提供相關信息,符合標準後方可復牌。

  但情形並不樂觀。

  今年3月31日,江波製藥首席財務官宣佈離職,短短數天后,該公司宣佈更換獨立會計審計所,與一直合作的Frazer Frost LLP解約。此後,該股一路下跌,截至停牌股價為3.08美元,較三個月前縮水過半。

  這又是一家來自中國的小公司,很容易預測接下來的故事:股票復牌後報復性大跌,紛至而來的報告繼續唱空,甚至還面臨更多的欺詐控告。

  得出這一推論的邏輯並不複雜:2010年以來,已有包括綠諾(RINO)、東方紙業(ONP)等數十家中國概念股反復上演類似情景。

  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方法。這一最新案例中,發現了一個十分熟悉的名字——Frazer Frost LLP;該事務所的客戶名單中,已有十余家上市公司捲入欺詐訴訟,甚至停牌退市。

  “明星”製造者

  考慮到A股上市的門檻和複雜程序,就不難理解中國企業跨越重洋赴美上市的衝動。

  “坦白說,我們的很多客戶根本沒有資格在內地上市。”衛笑(化名),一家專門運作赴美上市的公司高級顧問私下對記者表示。

  在她看來,這些客戶多來自中國二三綫城市,既沒有較強的持續盈利能力,也不甘心為上市投入太多資金和時間;但是,他們同樣也有上市慾望,無論是為公司的發展融資,還是僅僅被“美國上市公司”這一光環誘惑。

  和中國一樣,美國大型企業會採用首次公開發行(IPO)的方式籌資,但這一方式對於大部分中國企業並不適用,因為需要交納相當的費用,包括財務顧問費、律師費、審計費、及投行佣金等。

  赴美上市企業推手解構

  因此,更多的中國企業選擇第二條道路,即通過“反向併購”(reverse takeover)的迂迴模式實現在美國上市。這便為衛笑所在的公司提供了機會,“我們所做的,就是充當連接企業和美國市場的橋樑。”

  這類公司被業內定義為“推手”,它們往往冠以投資公司或諮詢機構的名義。

  “推手”是中國公司赴美上市道路上的第一步;它們的員工分佈東西,一邊在中國尋找有上市意願的企業,一邊也在美國尋找有上市資格的“殻資源”。

  一旦找到契合的客戶,“推手”的地位將更重要。

  “我們會為企業上市找齊必要的金融機構,包括投行、審計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衛笑介紹。這其中,既有語言交流障礙、公司對機構不熟悉等客觀環節,但更重要的是,只有依靠“推手”,才能組建一個“包裝明星”的團隊。

  “很多公司並沒有完善的財務制度,更別提適用美國的會計準則,必須經過這些金融機構的調整、修改,才可能達到赴美上市的標準。”衛笑對記者表示,“也會有公司有特殊要求,我們也會根據這些需要為其推薦合適的機構。”

  實際上,上述過程背後的意義更為深遠。

  和中國的審批制相比,美國對上市公司的監管側重於檔案審查;這也意味着,判斷一家企業能否實現上市,全部是依靠企業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一系列的財務信息。

  如此,通過接下來的各個環節,金融機構完全有能力為實現上市包裝出一個明星企業。

  基於2010年至今的赴美上市中國企業信息,一個成熟的産業鏈呼之欲出。

  首先是“推手”公司。

  這一行業的主要競爭者包括來自美國的貝爾蒙合伙人有限公司。該公司稱,2004年公司創建以來,已為超過160家私營企業提供殻公司幫助其在OTCBB上市,其中包括25家中國企業,不少已成功轉板納斯達克或紐約交易所。

  但在中國概念股開始遭遇市場質疑後,這家公司的一些客戶紛紛捲入榮譽危機,包括中國閥門、中國綠色農業、大連傅氏等。

  而在近期,貝爾蒙已經將其在中國的角色從金融諮詢公司,拓展至投資銀行,包括直接參與三家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的股權投資(青島紅冠鞋業、河北寶生鋼鐵和河北邢台龍海鋼鐵集團)。

  這也是目前“推手”們一個趨勢。

  對於部分資金緊張的企業而言,它們可以選擇暫不支付相關費用,而是向中介提供一定股份。實際上,通過運作公司上市,並擇機套現持有股票,“推手”往往能賺的更多。

  只是,中介機構與上市企業間聯繫過密,也會讓投資者感到不安。

  最新跡象顯示,美國證監會已對“推手”的雙重身份有所察覺。

  2010年5月,SEC致信龍海鋼鐵,要求其解釋貝爾蒙總裁約瑟夫·默茲(Joseph Meuse)的作用,認為前者即是企業的投資者,又代表中介操刀企業的借殻運作。為此,龍海鋼鐵否認此前約瑟夫·默茲的持股披露,強調其並未在公司持有股份。

  此外,根據貝爾蒙公司提供的信息,約瑟夫·默茲還曾親任青島紅冠鞋業首席財務官,參與該公司正在進行的納斯達克轉板項目。

  但今年5月青島紅冠提供的季報顯示,約瑟夫·默茲已辭任這一職位,但對應的,卻在2010年12月,從上市公司獲取2.5萬股股票。

  成熟産業鏈

  和商品出口的産業鏈類似,數百起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的背後,一個成熟的産業鏈呼之欲出。

  這個鏈條上,除推手外,不可或缺的還包括投行、審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甚至投資者關係管理公司;從現有數據判斷,大部分遭遇投資者質疑的中國概念股,在具體環節的選擇上高度一致。

  羅仕證券是專注於為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融資的首批美國投資銀行之一

  該公司自稱,2003年至今,已實施83項與美股中國企業相關的融資,為中國客戶募集超過31億美元。該公司官方網站列舉其中的65項,但這些名單中,不少已捲入欺詐訴訟,甚至被停牌退市。

  記者粗略統計的22隻涉嫌欺詐的中國概念股中,羅仕證券參與其中的11項,中彈率高達50%。

  這些名單中,包括東方紙業、多元印刷、中國清潔能源、中國生物公司等,其中多元印刷、岳鵬成電機已退市。

  上述名單中,羅仕證券的競爭對手還包括羅德曼投資銀行和Piper Jaffray。其中,羅德曼承銷了臭名昭著的綠諾科技,而Piper Jaffray一手推動多元系兩大上市公司——多元水務、多元印刷赴美上市,但均以停牌告終。

  此外,名單中的上市企業也見證投行間的通力合作。如對於大連傅氏,先後選擇貝爾蒙和羅仕證券運作其反向收購以及專板上市;而在中國綠色農業身上,貝爾蒙又與羅德曼開始合作。

  和中國市場一樣,這些投行不僅在上市過程中起到做市商角色,也擁有出具研究報告的資格;只是對於後者,部分投行的表現實在為人詬病。

  以當前已經移至粉板上市的多元印刷為例,Piper Jaffray和羅仕證券分別擔任該股票轉板納斯達克過程的主、副承銷商。

  2009年12月,上述兩家機構分為對多元印刷出具評級報告,其中Piper Jaffray將其定義為增持,而羅仕證券則定為“買入”,目標價位12美元。

  當時,該股股價8.51美元。而2011年5月27日,多元印刷股價僅0.60美元,這意味着如果投資者採納上述兩家投行的報告,將在527天內損失超過90%。

  除投行外,部分中國概念股對會計師事務所也有偏愛。

  數十家企業不約而同地選擇Frazer Frost,這家公司如今已被列入監管黑名單。其客戶包括綠諾科技、中國閥門、大連傅氏等;截至目前,已有部分上市企業如江波製藥,為避免陷入更深困境,宣佈與Frazer Frost終止合作。

  另一個頻頻出現的是CCG投資者關係公司。至今,該公司還在為東方紙業、中國閥門等上市公司處理投資者訴訟等事宜。

  “中國企業赴美上市這個圈子本來就不大,這麼多項目過來,大家自然願意選擇熟悉的伙伴進行合作。”在接受記者諮詢時,該公司工作人員解釋稱。

其它互聯網中國新聞
樂淘捐鞋創意登上百度首頁 獲李彥宏支持 北京新浪網
未來資産證券維持攜程股票買入評級 北京新浪網
未來資産證券維持盛大游戲買入評級 北京新浪網
高盛維持盛大游戲股票中性評級 北京新浪網
搜狐視頻人事任命正式公佈:鄧曄任CEO劉春為COO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