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還原喬布斯:最偉大的“小偷”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1年08月26日 16:30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曾航 上海報道

  喬布斯辭去蘋果CEO像一顆重磅炸彈投在了整個IT界圈子裡,每一個人似乎都對此有不同的解讀。

  對於曾經和蘋果在一個寫字樓中辦公,並且將自己的公司賣給蘋果的多普達創始人——有着“多普達之父”之稱的楊興平來說,對喬布斯的理解似乎有另外一番況味。早在2000前後就在硅谷開發智能手機作業系統,並且在2001年回國創辦多普達的楊興平,對於蘋果式的創新有着更多自己的認識。

  “他看上去是很普通的一個人。”楊興平回憶道,喬布斯話不多,其實喬布斯的表達能力很差,但他講的每一句話都會經過縝密的思考。“他並不像人們想象中的一個神。”楊興平表示,但是喬布斯身上確實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我們對喬布斯的成功有太多誤解。”8月25日,楊興平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強調說。

  不追逐技術

  “搞技術的人很容易去追一些很超前的東西,這意味着許多技術可能生不逢時,從而胎死腹中”

  2000年前後,楊興平在硅谷一家名叫PIXO的公司任技術副總。“我們當時就在蘋果初創的辦公大樓裡創業,當時蘋果還沒有搬到現在的總部。”楊興平回憶說,當時PIXO公司的相當一部分人員來自蘋果,“他們許多是從蘋果的牛頓項目中出來的”。

  PIXO公司是硅谷最早開始做智能手機作業系統的企業之一,今天智能手機中的許多理念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現出雛形了。例如App Store的概念,楊興平表示自己公司的團隊早在2000年前後就提出了在手機中內置軟件商店以供用戶下載的概念,但那個年代智能手機環境還遠遠不如今天這樣成熟——首先是手機上網速度很慢,然後屏幕也沒有今天這麼大。

  在2000年左右,隨着硅谷的互聯網泡沫破滅,科技企業開始很難獲得融資,純粹做技術的PIXO公司燒掉了融資來的1億多美元資金,開始變得生存困難。被迫之下,PIXO將自己辛辛苦苦研發的手機作業系統賣給了蘋果——這便是後來iPod中系統的原型,第一代iPod中的轉輪選歌功能、日曆表、聯繫人功能,都採用了PIXO的技術。

  在那之後,楊興平於2001年7月開始回國創辦多普達,經歷了這些變故,楊興平對蘋果的成功有了另外一番解讀。

  “在硅谷,蘋果並不是一家因為技術而受人尊敬的公司,喬布斯不是技術出身,他並不懂技術。”楊興平指出。

  但喬布斯迴避了大部分搞技術出身的人都很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喬布斯從來不冒險去研發基礎性技術,從而大大迴避了蘋果的風險。“搞技術的人很容易去追一些很超前的東西。”楊興平指出,這意味着許多技術可能生不逢時,從而胎死腹中。

  在蘋果2007年推出iPhone前,智能手機産業已經發展了10年,適合智能手機的環境和技術積累開始慢慢成熟,蘋果選擇在這個時點進入,並獲得了巨大成功。

  “智能手機首先是要解決人們移動上網的需求。”楊興平指出,此前的智能手機在這上面體驗都不夠好。

  在2005、2006年前後,WiFi開始在美國大量普及,那時蘋果用自己的電

  容式多點觸摸功能大大改善了智能手機的上網體驗——那時3.5英寸的大型顯示屏也開始變得成熟,人們突然發現用iPhone上網居然如此流暢,一如iPhone後來取得的成功。

  “喬布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曾經親口對我說過一句話,說喬布斯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小偷。”楊興平告訴記者,這並不是一個貶義的評價,而是說喬布斯很會利用別人創造的東西,站在別人的基礎上獲得成功。

  在蘋果的專利儲備中,很少有基於基礎科技研發的——也就是說很少有東西是真正由蘋果開創的。蘋果在技術上的投入和IBM、微軟、英特爾相比要少很多。

  但蘋果的獨到之處在於,它常常在研發上側重投入改進和用戶體驗相關的東西,也就是說讓既有的技術變得更好用。“這一點是我們需要肯定喬布斯的。”楊興平指出。

  具體到智能手機上,無論是在觸摸屏還是在App Store上,蘋果都稱不上是真正的開創者,但是蘋果卻用自己的創新做出了比前人好得多的用戶體驗,從而獲得成功。

  iPhone真正做到了用大的屏幕上網很舒服,用手指操作的便利性大大強過之前的原子筆操控,而App Store的下載體驗也比此前的同類産品高出一大截。

  在楊興平看來,這就是蘋果獨到的地方,因為純粹投入技術研發不一定就能帶來産出,而且風險很大。不管是蘋果的iPod、iPhone,還是iPad,都是站在前人的基礎上,但都是由蘋果將這種産品推向巔峰。

  一點也不時尚

  蘋果往往能做到被大多數人所接受喜愛,而不是只迎合一小部分人的審美

  至於蘋果能夠做到比別人好得多的用戶體驗的原因,楊興平認為,這和喬布斯的個性直接相關——喬布斯是一個性格極端孤僻的人,他眼裏容不下任何瑕疵,有時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

  楊興平舉例談到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例子,有一次喬布斯的一位朋友邀請索尼當時的CEO到硅谷來和他見面,當對方大老遠從日本趕到美國蘋果公司門口時,喬布斯卻突然問起,對方有沒有和他們簽保密協議,並以此理由拒不見對方——此事讓喬布斯的朋友感到十分尷尬。

  在這種追求完美的性格下,喬布斯選擇了封閉的系統——因為在他看來開放的系統永遠不可能做到完美的用戶體驗。首先為了追求開放,每個企業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所以系統在設計上就要強調兼容,設計要寬泛。這種設計理念導致很難有好的用戶體驗。

  楊興平認為,在創新原理上,國內許多人對喬布斯有許多誤區,許多人認為蘋果的産品是追求時尚的,且是高科技的,“其實蘋果的産品既不時尚又不高科技”。

  “你從喬布斯個人就可以看出來,喬布斯一點都不時尚,他每次出來都穿着同樣的一套衣服,好像十幾年都沒換過衣服一樣,他從來不追求時髦的東西。”楊興平表示。

  在審美選擇上,喬布斯酷愛經典的元素,而不是時尚的元素。“這就好像貝多芬的音樂,永遠不過時。”楊興平指出,時尚元素是容易過時的,而喬布斯一直追求不過時的經典。

  還原喬布斯:最偉大的“小偷”

  蘋果在設計時往往選用長方形、正方形、圓角、流綫等經典元素,色彩基本以黑、白、銀三種經典元素為主,很少用一些很花哨的時尚元素。在選擇材料上,喬布斯也追求同樣的標準,很少選用一些很奇怪的材料。

  這樣做的好處是,蘋果的産品往往能做到被大多數人所接受喜愛,即“人見人愛”,而不是只迎合一小部分人的審美。

  “喬布斯對消費心理的把握,是所有人都需要學習的。”楊興平指出。

  此外,喬布斯一直追求從心理上打動消費者,而不是只從表面上。喬布斯一直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不放過任何一點瑕疵。

  蘋果的任何一款産品都必須經過喬布斯的同意才能上市——這在其它企業是很少見的,很少有哪個企業說任何一款産品都必須要CEO親自點頭。

  “很難再找到這樣一個人”

  蘋果這種企業大到一定程度之後,精神文化非常重要,一旦領袖離開,必然會影響公司的發展

  在楊興平看來,喬布斯離開後蘋果几乎必然會走下坡路,因為作為蘋果的靈魂人物,喬布斯的離去對蘋果影響太大,這就好像當年比爾·蓋茲的退休對微軟的影響一樣。

  “蘋果這種企業大到一定程度之後,精神文化非常重要,一旦領袖離開,必然會影響公司的發展。”楊興平說。

  接替喬布斯CEO職位的庫克是運營的高手,為蘋果打江山立下汗馬功勞,其對企業制度化的管理,正好彌補了喬布斯的不足。因此,喬布斯希望讓庫克接班,帶領蘋果繼續往下走。

  但是蘋果之所以成功更重要的不是因為運營,而是它的設計理念,它的産品設計非常強,蘋果成功中,喬納森·伊夫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蘋果産品設計成功主要是因為伊夫而不是喬布斯。

  另外,喬布斯離開可能會導致其它高管離職:一方面是因為蘋果已經這麼成功了,許多人可能到外面去接受新的挑戰;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新任CEO的強項是運營,它不一定會很重視設計,很有可能設計團隊會有一些人離職,尤其是喬納森·伊夫領導下的設計團隊的穩定性,對蘋果的未來至關重要。

  新任CEO和蘋果團隊之間的關係,能不能像喬布斯時代那樣配合的那樣默契,也是存在疑問的。所以從這方面來說,喬布斯的離開對蘋果影響會比較大。

  作為連鎖反應之一,喬布斯的隱退在短期內對整個行業會變得更加有利,因為這會讓谷歌、微軟、諾基亞等其它競爭對手暫時松一口氣,整個移動終端領域的競爭會變得更加激烈。

  楊興平認為,從長遠來說,由於産業界缺少了一個領袖級的人物,可能會對整個行業的創新水平産生一定的影響。

  “庫克絶對是一個守江山的人,而不是一個打江山的人,這一點我可以斷定。目前蘋果已經到了它的巔峰,下面蘋果肯定會走下坡路,這離不開自然規律。”楊興平指出,他認為蘋果的這個下坡路不會很快,蘋果的輝煌還會持續幾年的時間。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蘋果CEO繼任者庫克 其人其事 21世紀經濟報道
Facebook叫停團購業務 僅運營四個月 北京新浪網
喬布斯“中國門徒”迷思 無法複製的混合體 21世紀經濟報道
瑞銀分析師:雅虎對雅虎日本有三種處理方法 北京新浪網
美法官判谷歌必須馬上移交甲骨文案相關電郵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