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紐約時報:喬布斯坐擁巨額財富卻在慈善領域缺位 北京新浪網
2011年08月30日 02:19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喬布斯給科技領域帶來了變革,並且創造了巨額個人財富,但他在慈善領域的成就卻乏善可陳喬布斯給科技領域帶來了變革,並且創造了巨額個人財富,但他在慈善領域的成就卻乏善可陳

  導語:美國《紐約時報》網絡版撰稿人安德魯·羅斯·索爾金(Andrew Ross Sorkin)今天撰文稱,雖然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給科技領域帶來了變革,並且創造了巨額個人財富,但他在慈善領域的成就卻乏善可陳。

  以下為文章全文:

  慈善缺位

  喬布斯是天才,是創新者,是夢想家,或許也是全世界最受人愛戴的億萬富豪。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並不是一名傑出的慈善家,至少目前不是。

  盡管通過持有蘋果股票和7.4%的迪士尼股權,他積累了約83億美元的個人財富,但目前還沒有公開資料顯示喬布斯進行過慈善捐款。他既不是“捐贈誓言”(Giving Pledge)組織的會員,也沒有向醫院或學術機構捐助以他名字命名的建築。前者是一家由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比爾·蓋茲(Bill Gates)聯合組織的慈善團體,其會員都是全美最富有的家庭,他們都承諾將至少一半的個人財富捐出。據知情人士透露,喬布斯拒絶加入該組織。

  說這些並不是為了“審判”喬布斯。我一直以來都非常敬重喬布斯,並認為他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達·芬奇。在寫這篇專欄前,我對在他病重期間提出這個問題持保留態度,畢竟,他的産品對世界産生了極其積極的影響,並通過科技改善了數百萬人的生活。

  當然,由於喬布斯一直都非常重視保密工作,因此他完全有可能匿名進行了捐助,或者已經起草了一份計劃,在死前將財富捐出。此前一直有人懷疑,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海倫-迪勒家庭綜合癌症中心(Helen Diller Family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收到的1.5億美元匿名捐款就來自喬布斯。他的妻子勞倫·鮑威爾·喬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也任職於“美國教援”(Teach for America)支教項目和“新學校風險基金”(New Schools Venture Fund)等公益機構的董事會。因此可以假定他們為這些機構捐助了資金,盡管他們夫婦的名字沒有出現在任何一筆大額捐款的捐贈人名單中。

  但喬布斯在慈善領域的“不作為”——大家一直都在小聲念叨,很少有人明說——卻引發了一些重要問題:為什麼在一些“百萬富翁或億萬富翁”因為沒有向社會回饋足夠資金而備受批評之際,喬布斯們卻仍然備受推崇。

  蘋果發言人拒絶對此置評。

  另有重點

  喬布斯顯然從來不是為了賺錢而賺錢,也從來沒有炫富。在上周卸任CEO前,他每年從蘋果領取的薪水僅為1美元,盡管他的股票期權已經讓他坐擁數十億美元的身家。在1985年接受《花花公子》雜誌採訪時,喬布斯談到了自己的財富,他說:“你知道,這些錢給我的最大感受就是可笑。所有人都在關注財富,因為這似乎是我身上最值得關注或者最有價值的東西。”

  這也讓外界對他沒有公開捐款的行為更為好奇。其實,喬布斯曾經花了一段時間認真思考過慈善。1986年,在離開蘋果並創辦NeXT後,他成立了史蒂芬·P·喬布斯基金會(Steven P. Jobs Foundation)。但一年多以後,他又關閉了這家基金會。喬布斯當時從蘋果挖來了馬克·沃米林(Mark Vermilion)管理這家基金會。沃米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顯然沒有時間。”他說,喬布斯對營養和素食主義的融資項目感興趣,而沃米林卻希望他能夠更加關注一些與社會問題相關的領域。“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無能讓他提不起興趣。”他說,“我不能批評喬布斯。”

  兩位要求匿名的喬布斯好友對我說,他最近幾年曾經表示,隨着他的財富激增,他可以更好地專注於蘋果的擴張,而不是慈善,尤其是在他生病以後。“他的精力放在兩件事情上——組建蘋果的團隊和他的家庭。這是他的重點,其他事情會分散精力。”另外一名好友說。

  然而,隨着多數美國億萬富豪都已經公開從事慈善業務,並希望激發後人繼續慈善事業,使得那些尚未開展慈善事業的富豪們通常會面臨外界的非議。

  其他富豪

  在蓋茲決定全身心投入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並捐出他的所有財富前,他通常被人們視為一名貪婪的壟斷者。與之類似,在巴菲特宣佈捐出大量個人財富,並指派他的好友蓋茲來分配這筆資金前,他同樣面臨了不少責難。即使是宣佈了慈善計劃後,巴菲特也因為沒有早些捐出資金或沒有將更多精力投入慈善事業而受到批評。

  對沖基金經理兼慈善家邁克爾·斯坦哈特(Michael Steinhardt)今年早些時候接受CNBC採訪時曾經炮轟巴菲特:“他人生的前70年才捐了2分半美元,別的什麼都沒有,直到有一天突然草率地決定將几乎所有的錢都給一個傢伙。”不知出於何種原因,斯坦哈特一直與巴菲特不和。

  另外一名億萬富翁、沃爾瑪創始人山姆·沃爾頓(Sam Walton)也是到69歲才創立了沃爾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amily Foundation)。而5年後,他就去世了。在自傳中,沃爾頓表達了對正規慈善項目的擔憂:“我從來都不想給任何不配得到捐助的陌生人不勞而獲的機會。”他也不願讓沃爾瑪公司向慈善業捐款。“我堅決認為沃爾瑪不應涉足慈善業務。”他寫道。

  當然,有些富豪之所以捐錢,部分目的是提升個人形象,而喬布斯根本不需要借助這種手段。

  去年,Facebook聯合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處於困境中的紐瓦克教育系統捐贈了1億美元。這筆錢恰好是在電影《社交網絡》公映的前一周捐贈的。很多人認為,此舉是為了扭轉電影對扎克伯格形象的負面影響,盡管這可能有失偏頗。而像“捐贈誓言”這樣的項目則被部分慈善家批評為“重形式、輕內涵”。

  56歲的喬布斯並不是唯一一位一心撲在工作上而忽略慈善事業的富豪。巴菲特直到75歲才開始關注慈善。他表示,將更多精力放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的經營上可以賺取更多財富捐贈給社會。

  墨西哥電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盧(Carlos Slim Helu)去年為自己在慈善業的“不作為”以及拒絶簽署“捐贈誓言”進行了辯護。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作為一個商人,我應該幫助解決問題,包括各種社會問題。應當與貧困作鬥爭,但不是通過施捨的方式。”

  立法貢獻

  喬布斯對於慈善的看法目前還不明確,因為他很少公開談論此事。但在1997年重返蘋果時,他關閉了該公司的多個慈善項目。他當時表示,此舉的目的是恢復公司的盈利能力。盡管蘋果去年實現了140億美元的利潤並擁有76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但此前的慈善項目一直都沒有重啓。

  很多增長迅猛的科技企業都有慈善業務,但蘋果卻沒有這樣的部門。與其他一些財富500強企業不同,蘋果並沒有設立一個由員工捐款成立的慈善項目。該公司的確在2008年向一個希望否決“8號提案”(Proposition 8)的組織捐贈了10萬美元,該提案的目的是在加州禁止同性婚姻。但專門關注公益領域的《斯坦福社會創新評論》(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雜誌2007年卻將蘋果稱作是“全美最不仁慈的企業”之一。

  但值得注意並讚揚的是,在喬布斯的推動下,加州已經成為全美第一個創建了腎移植活體捐贈者注冊制度的州。喬布斯曾經患過胰腺癌,並於2009年在孟菲斯接受了肝移植手術。之所以選在孟菲斯接受手術,部分原因是加州沒有可用的肝源。在喬布斯與加州州長夫人瑪麗亞·施萊弗(Maria Shriver)交流後,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決定幫助推動這一項目。

  喬布斯與施瓦辛格一同在露西兒-帕卡德兒童醫院(Lucile Packard Children’s Hospital)頒佈了這項立法,但這似乎是他最後一次公開代表癌症患者爭取利益。與蘭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和其他著名的癌症倖存者不同,喬布斯並未利用自己的聲譽來推動慈善捐款。

  2006年,《撬開蘋果》(Inside Steve’s Brain)一書的作者利安德·卡尼(Leander Kahney)在《連線》雜誌的專欄中發表了一篇嚴厲的批評文章。他寫道:“的確,他擁有偉大的領袖魅力,他的演講引人入勝。但他在公共話語空間的缺席卻令人不解。人們會將自己的價值觀投射到他身上,而他卻沒有履行坐擁巨額財富和權力所應有的責任。”

  不過,喬布斯一向都對自己選擇毫不諱言。他在1993年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晚上躺在床上時能對自己說,我們做了一些精彩的事情……這才是我在乎的。”

  希望喬布斯能夠延年益壽,以便有更多時間從事精彩的事情——或許他也會鼓勵他的大批擁躉投身慈善事業。(思遠)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後喬布斯時代:喬納森還能“種”出啥蘋果 北京晚報
Zynga聯合創始人加盟風投Maveron任合伙人 北京新浪網
美博客批Windows 8界面不夠簡潔 建議借鑒蘋果 北京新浪網
惠普稱將更新TouchPad 提升功能性 北京新浪網
VMware CEO:計算界正進入後PC時代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