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德國柏林選舉殺出海盜黨 號召網絡自由下載 新京報
2011年09月20日 16:42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當選議員的“海盜黨”成員安德裡斯·鮑姆。當選議員的“海盜黨”成員安德裡斯·鮑姆。
9月18日,柏林,德國“海盜黨”的支持者慶祝選舉勝利。9月18日,柏林,德國“海盜黨”的支持者慶祝選舉勝利。

  9月19日,不少德國人一覺醒來聽到了一個讓他們頗感吃驚的新聞,由一群年輕人組成僅僅5年的政黨——“海盜黨”,獲得了將近9%的得票率,首次進入柏林州議會。令傳統政客吃驚的是,該黨的政治訴求主要只有一個——號召網絡自由下載合法化,並抵製版權保護。這雖然簡單,卻迎合了很多年輕人的需求,作為一股新興的不可忽視的德國新政治勢力,標新立異而又朝氣蓬勃。

  18日,當德國首都柏林議會選舉公佈結果之時,全身是汗的“海盜黨”成員們正在一家迪斯科舞廳裏面熱舞。房間裡飄着大麻的氣味,年輕人們吃自製三明治,喝瓶裝啤酒。“海盜黨”在慶祝他們的勝利——首次進入州議會,15名黨員當選柏林議員。他們都是20歲到30歲的年輕人,穿着隨意。

  高支持率創造奇跡

  “海盜黨”是個年輕的團隊,驚人的選舉成績令他們自己也始料未及。

  “我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當選為議員的克里斯托佛·勞倫躺倒在迪廳的沙發裡,談到“海盜黨”獲得如此高支持率的時候仍然覺得“激動人心”。

  德國“海盜黨”負責人塞巴斯蒂安·納茨站在電視屏幕前,覺得很“酷”。他說:“德國從上世紀80年代到現在,第一次有新的政治力量走到前台。”

  事實上,德國“海盜黨”這次確實創造了奇跡,令德國各界刮目相看。他們不僅首次進入州議會,而且獲得8.9%的高支持率,輕鬆越過5%的“議會門檻”。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海盜黨”只提名了15名候選人,結果這15人全部“上榜”,將成為議員。

  瑞典“海盜黨”創始人裡克18日當晚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說。裡克稱選民們支持“海盜黨”是正確的,因為以後是互聯網時代,他們的黨符合社會發展潮流。裡克說,由於有了互聯網問政,所以“不用等着有人把法律讀給你聽,你可以自己站出來,挺胸抬頭地自己撰寫法律條文。”

  個個都喊要“改變”

  “海盜黨”究竟是個什麼政黨,為何名字如此奇怪?

  “海盜黨”的黨員年齡構成基本上在20-30多歲,即使剛剛當選新議員的“海盜黨”黨員們也是如此。他們承認沒有多少政治經驗,甚至對什麼核電站存廢或者國家財政支出削減計劃等議案不甚了解,卻把“改變”掛在嘴邊。

  支持率最高的“海盜黨”成員安德裡斯·鮑姆的媒體代表還不清楚自己的手機號碼,也還沒有來得及印名片。鮑姆說:“我們當然是生手,不承認也不行。我們充滿幻想,又很實幹。”

  “海盜黨”議員和傳統的德國政治人物也有着本質不同,甚至在外在的着裝上都能體現出來。有選民回憶稱,這些海盜黨黨員們很少西服革履,經常穿着T恤和套頭衫在州議會大廈前進行競選宣傳。

  “海盜黨”使用幽默的競選海報,上面寫着“私有化宗教”等吸引眼球的話語。這都是“海盜黨”黨員們自己製作和設計,而不是出自某一個廣告公司的手筆。

  熱衷於網絡問政

  因此,在很多媒體眼中,與其說“海盜黨”是政黨,不如說是由大學生等年輕人組成的政治興趣小組。

  這個政黨在2006年發源於北歐國家瑞典,隨後很多歐洲國家都模仿建立了自己的“海盜黨”。德國“海盜黨”屬於“海盜黨國際聯盟”的一個分支機構。該政黨成員基本上由拿着筆記本,用着蘋果手機、喜歡新式游戲和服飾的年輕人組成。

  之所以叫海盜黨,是因為他們的版權意識淡漠,倡導網絡自由下載。在英語中,海盜和盜版是一個詞。

  “海盜黨”並不是年輕人發泄不滿的平台,更不是沒有政治主張,相反,他們的政治主張還頗有人氣。他們的宗旨是:保護個人隱私,要求網絡信息公開透明、政府行政透明,同時要求改革版權制度。

  按照該黨的說法,其中的核心是,強烈要求增加互聯網的自由度,反對以保護社會利益為由,限制個人獲取網絡信息。

  海盜黨的問政方式也頗為吸引眼球。他們充分利用“臉譜”和“推特”等社交媒體,讓黨員們在網絡世界裡充分行使權利,提出政策主張,收集民衆意見,由此確定自己的政治立場。“海盜黨”將這種方式稱為“流動的民主”。

  議題狹窄卻吸引人

  不過,在選舉之初,弱小的“海盜黨”受到了几乎所有其他黨派的嘲笑,包括曾經標新立異的“綠黨”。

  由於德國比較重視女性參政,但是號稱擁有上萬黨員的“海盜黨”還沒有女性黨員擔任黨內主要領導者。19日“海盜黨”舉行了新聞發布會,現場出席的黨員們只有年輕的白人男性。這成了其他政黨抨擊海盜黨的理由。

  社民黨贏得了州議會第一大黨席位,確保了現任柏林市長克勞斯·沃爾萊特連任市長。他直言,性別政治還沒有被介紹到海盜黨。因此海盜黨勝選,意味着女性參政“不是進步,而是退步”。

  對於新事物的批評往往會吸引更多年輕人,對“海盜黨”來說也是如此。

  德國的其他政黨沒有注意到,“海盜黨”的議題雖然狹窄,但是卻恰恰迎合了一批特定人群。“海盜黨”不僅關注於傳統的民主、透明和網上信息保護等話題,他們還提出了一些傳統政客想都不敢想的建議,比如引進無條件的基礎收入和軟性毒品合法化等。

  德國“海盜黨”負責人塞巴斯蒂安·納茨直言,他對德國的其他政黨沒有信心。“我們不是僥倖者,也不是一個城市或者一個州的政黨,我們的目標是在2013年大選後進入到德國議會。”(張樂)

  ■ 分析

  海盜黨不是“玩笑政黨”

  “海盜黨”衝擊了德國傳統的政治版圖。很多人在猜測,“海盜黨”是人們對現實不滿的結果,還是一個令人振奮的網絡民主新形式?

  杜伊斯堡大學政治學教授畢博爾分析認為,海盜黨絶對不是一個“玩笑政黨”。它的出現反映了非主流民衆的需求。“海盜黨”也反映了德國人對傳統政黨的厭煩。有人指責德國政黨雖多,但都為了各自的利益爾虞我詐。

  充滿生機活力的海盜黨雖然對互聯網的自由權利主張比較極端,但由於他們給沉悶的政治帶來了一股新鮮空氣,讓德國人感到了變革的力量。

  有媒體乾脆預言,年輕人問政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互聯網成了年輕人們最容易採取的平台。(張樂)

其它互聯網中國新聞
淘寶商城PK騰訊電商平台:虛擬商業地産模式對決 南方都市報
中國概念股周二普遍下跌 6隻股票創52周新低 北京新浪網
商務部擬規範VIE境外上市 北京晨報
商務部研究規範外資併購VIE協議 21世紀經濟報道
5173.com上市在即風險仍存:銷臓品成最大問題 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