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莫博士:我所認識的喬布斯 北京新浪網
2011年10月05日 22:26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沃爾特·莫斯伯格(圖左)與喬布斯沃爾特·莫斯伯格(圖左)與喬布斯

  導語:美國科技博客AllThingsD專欄撰稿人沃爾特·莫斯伯格(Walt Mossberg)今天撰文,通過6件他親身經歷的事情,闡述了生活中的喬布斯更為真實的一面。

  以下為文章全文:

  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是一個天才,一個巨人,他影響了多個行業和數十億人的生活。自從他今年8月卸任蘋果CEO以來,這些話已經被重覆過多次。他是一個足以比肩托馬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和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歷史性的人物,併爲多個行業的許多企業領導人樹立了榜樣。

  他做了一個CEO應做的事情:招聘並鼓舞了優秀的人才;着眼於長期發展,而非短期股價;大膽下注,勇於承擔巨大的風險。他堅持最高的産品質量,並開發了真正能夠取悅用戶的産品,而不是像企業IT主管和移動運營商那樣充當中介。而且,他很擅長推銷。

  正如他本人所言,他活在一個科技與人文科學的交匯處。

  但喬布斯顯然也有很個人化的一面,而由於在他運營蘋果的14年間,我曾經與他進行過數小時的對話,因此有幸了解其中的一些方面。由於我是一個産品測評人員,並非負責報道該公司業務的新聞記者,所以讓他感覺更加自在,並與我談了一些或許不會跟其他記者談的內容。

  即使他已離世,我也不會侵犯與他對話過程中涉及的隱私。但以下幾件事情卻可以勾勒出一個我所認識地喬布斯。

  電話溝通

  在喬布斯領導蘋果的第一個階段,我並不認識他,我當時不負責科技新聞。而在他離開蘋果的那段時間,我也只是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但就在他1997年重返蘋果之初,他卻連續四五個周末往我家裏打電話,而且都是在周日晚上。作為一名老記者,我明白他是為了奉迎我,讓我支持這家風雨飄搖的公司。我曾經推薦過蘋果的産品,但後來又建議讀者不要購買他們的設備。

  但他與我通話的內容不止於此。電話變成了馬拉松,動輒長達90分鐘,談話內容也漫無邊際,這也讓我了解到他是一個知識淵博的人。他前一分鐘還在談論數字化革命,後一分鐘就開始討論蘋果目前的産品如何糟糕,顔色、邊角、弧度和表徵圖如何令人不爽。

  在與他通過兩次話後,我妻子開始反感這種打擾我們周末美好時光的行為。但我卻沒有。

  後來,他偶爾會打電話來抱怨一些測評,或測評中的一些內容——盡管我很樂意向我專欄所瞄準的普通用戶推薦他的多數産品。(這或許是因為他同樣瞄準了這些用戶。)我知道他開始抱怨是因為他每一通電話的開場白都是:“嗨,沃爾特。我打電話來不是抱怨今天的專欄,但如果可以,我想發表一些意見。”我通常都不贊成他的意見,但都會洗耳恭聽。

  産品發布

  他有時會在重要的産品發布前邀請我去參觀,但並不總是這樣。他或許也邀請過其他記者。我們會在一個巨大的會議室中見面,出席的只有他的幾個助手。即使是在私底下,他也總是堅持用布蓋住新産品,然後再像演馬戲一樣揭開這塊布。他的眼睛裡總是閃爍着光芒,聲音則充滿激情。他之後會坐下來與我展開漫長的對話,討論現在、未來以及整個行業的各種消息。

  我還記得他向我展示第一代iPod時的情景。我當時對一家電腦公司竟然會生産音樂播放器感到很驚訝,但他卻解釋道,蘋果是一家數字産品公司,而不是電腦公司。後來的iPhone和iTunes音樂商店同樣如此。但到了iPad時,他卻把我叫到家中,原因是他病得很重,已經沒法去辦公室了。

  幻燈片

  據我所知,喬布斯唯一一個經常參加,但卻似乎無法掌控的會議就是我們的D:All Things Digital大會。他多次在我們的舞台上接受了即興採訪。但我們有一條規定令他十分不爽:禁止使用幻燈片,而這恰恰是他的主要展示工具。

  有一年,大約在他上台前一小時,有人告訴我,他在後台准備了數十張幻燈片。但我早在一周前就告知他不能使用幻燈片的規定。我讓他的兩名助手告訴他不可以在會上使用幻燈片,但這兩名助手都說他們不能去,所以我親自來到後台通知他。喬布斯的壞脾氣衆所周知,他完全可以暴怒,並拒絶登台。而且他的確與我爭辯過,但在我的一再堅持下,他最終妥協,沒有在舞台上使用幻燈片。但與往常一樣,他仍然受到聽衆的歡迎。

  冰釋前嫌

  在第五屆D: All Things Digital大會上,喬布斯和他的老對手比爾·蓋茲(Bill Gates)意外地同意共同登台,這也是他們首次共同登台接受採訪。但當時險些搞砸。

  當天早些時候,在蓋茲到達前,我在台上對喬布斯進行了單獨採訪。由於蘋果iTunes程序當時已經被安裝到億台Windows PC中,我問他作為一家大型Windows開發商的感受如何。

  他打趣道:“這就像是給地獄裡的人一杯冰水。”當蓋茲隨後來到現場並聽到這句評論時,自然很生氣,因為我和我的同事卡拉·斯維什爾(Kara Swisher)都曾經向他們二人承諾過,將保證這次採訪的高水準。

  在採訪前的會面中,蓋茲對喬布斯說:“我猜我是地獄的代表。”喬布斯只是把手中拿着的一瓶冰水遞給了蓋茲。於是,冰釋前嫌,採訪大獲成功,他們二人的表現也都很老到。當採訪結束後,聽衆起身致敬,甚至有人流下了眼淚。

  樂觀主義者

  我不可能知道喬布斯在1997和1998年對他的團隊說過什麼。那是蘋果最黑暗的日子,他們當時處於破産的邊緣,甚至被迫向老對手微軟求援。但他當時的日子肯定很難熬。部分廠商曾經透露了一些非常可信的事情,凸顯出蘋果當時的處境。

  但說實話,通過我與他的多次交流,他的主要情緒還是非常樂觀而堅定的,無論是對於蘋果還是對於整個數字革命都是如此。即使當他告訴我音樂行業對蘋果出售數字歌曲製造種種障礙,並埋怨競爭對手時,他的語氣仍然很有耐心,而且目光長遠。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這或許源於我的記者身份,但我的感覺的確很明顯。

  在我與他的多次對話中,當我批評唱片公司和電信運營商的決策時,他竟然意外地反駁我的看法,並向我解釋了這些企業的世界觀以及他們在數字革命中的困境。

  這種品質也在蘋果第一家零售店開張時得以體現。這家店恰好位於華盛頓郊外,離我家很近。他當時安排記者參觀了這家店,就像是喜得貴子一樣。我當時說,蘋果開不了幾家店,並詢問蘋果對零售行業的了解。

  他像看瘋子一樣看着我。他表示,蘋果會開很多很多零售店,而且已經對零售店的佈局規劃了一年時間,甚至在一個秘密的地方建起了實體模型。我取笑他說,作為一個忙碌的CEO,他難道會親自過問玻璃的透明度以及木頭的顔色嗎?他回答道,當然會。

  散步

  在進行了肝移植手術後,盡管仍在家中靜養,但我依然受邀前往他的家中。盡管我很擔心他的身體,但在他的堅持下,我們還是走向了附近的公園。

  他解釋道,他每天都會出來走走,而且每天都會給自己制定一個更遠的目標,今天的目標就是附近的公園。我們邊走邊談,他突然停了下來,看起來情況不妙。我懇求他回家,還特意告訴他,我不懂心肺復甦,因此第二天的報紙上可能會有這樣的標題:《無助的記者導致史蒂夫·喬布斯命喪街頭》。

  但他卻笑了,並拒絶了我的要求。停了一會兒後,他繼續走向公園。我們一起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暢談人生、家庭和我們各自的疾病(我幾年前就患上了心臟病)。他告訴我要注意健康,然後我們就走回去了。

  謝天謝地,喬布斯那天沒死。但現在,他卻真的走了,他太年輕了,這是世界的損失。(鼎宏)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沃茲尼亞克:喬布斯留下了寶貴遺産 北京新浪網
蘋果今晨宣佈喬布斯離世 總部降半旗各方悼念 法制晚報
英特爾CEO歐德寧:喬布斯是真正的天才 北京新浪網
谷歌主頁致敬喬布斯 北京新浪網
衛報:喬布斯是仁慈的獨裁者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