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Gizmodo前員工講述原型機事件:喬布斯寬以待人 北京新浪網
2011年10月06日 04:43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導語:美國科技網站Wire Cutter 10月6日發表布萊恩·拉姆(Brian Lam)的文章,回憶了他與喬布斯數次打交道的經歷,喬布斯的平易近人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還回憶了喬布斯與他多次交涉,希望拿回丟失的iPhone 4原型機的過程。

  以下為文章概要:

  我在Gizmodo工作時開始與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打交道。他總是具有紳士風度,他喜歡我,也喜歡Gizmodo,同樣我也喜歡他。我在Gizmodo的一些同事認為這是一段美好歲月,因為隨後的日子糟透了。但這段美好歲月在我拿到iPhone 4原型機後就嘎然而止了。

  ***

  我首次遇到喬布斯是在數字峰會上,衆所周知的是沃爾特·莫斯博格(Walt Mossberg)在峰會上採訪了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喬布斯。萊安·布洛克(Ryan Block) 是Engadget編輯,是業界老人,而我才剛剛涉足這一行業。當時是午餐時間,當萊安看見喬布斯後,就立即跑過去跟他打招呼。而我在一分鐘後才鼓起勇氣跑過去了。

  2007年Gizmodo文章

  偶遇喬布斯

  我剛剛偶遇喬布斯,他正在赴All Things D午餐的路上。他比我想象的要高,棕色皮膚。我走上前去進行了自我介紹,然後覺得他可能很忙,不願意被打擾。當時的情況是,我先盛了一些沙拉,然後覺得我的工作要求我至少在這些事情上要主動一點,因此我就放下餐盤,最終隨着擁擠的人群來到他跟前,進行了自我介紹。沒有寒暄,只是說了些“你好,我是Gizmodo的布萊恩。蘋果推出了iPod,對嗎?”這樣的話。

  然後喬布斯卻變得很高興、很開心。他告訴我每天都瀏覽我們的網站,實際上是每天瀏覽三到四次,因為他並不會長時間靜靜坐着。我表示很感謝他瀏覽我們的網站,如果他以後繼續這麼做,那麼我就會一直購買iPod産品。Gizmodo是他喜歡的博客網站,這真是美好的時刻,他的臉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盡管我盡量顯得職業一些,但我看着他時的表情仍然很像站在前排傾聽披頭士演唱會的歌迷。

  很榮幸這個世界上能有喬布斯這樣的人,專注於質量,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為我們提供了源源不盡的素材。

  ***

  當傑森(Jason)拿到iPhone原型機的時候,我正在度假。在相關文章發布一小時後,我的電話響起,號碼顯示來自蘋果公司總部。我猜是蘋果公關部門員工,但結果卻不是。

  “你好,我是史蒂夫,很希望要回我的手機。”

  他並沒有提出要求,而是在請求。他的聲音充滿魅力,但搞笑的是,我當時剛剛沖完浪,游興未盡,不過我還是盡量鄭重對待此事。

  喬布斯表示:”我很高興你們喜歡我們的手機,我對你並不感到憤怒,我惱怒的是丟失手機的銷售人員。我希望拿回手機,不希望它落到不適宜的人手中。

  我想,也許它現在已經落入不適宜的人手中了。

  喬布斯繼續說道:“有兩種方法可以處理這事,要麼我們派人過去取-”

  我說:“我沒有這款手機。”

  喬布斯說:“但你知道拿到這款手機的人。或者我們可以派某人帶着法律檔案過來,我不希望這樣做。”

  他在為我們提供一個好的抽身選擇。

  我向他表示需要先向同事了解一下,他在掛電話之前很隨意地問了句:“你覺得這款手機怎麼樣?”

  我說:“太漂亮了。”

  ***

  在下一通電話中,我告訴喬布斯願意返還iPhone原型機。他表示:“太好了,我們的人到哪裏取?”我則聲明,在返還手機之前,我們需要先談談條件:蘋果必須先申明這款手機屬於該公司,我們認為這是失物認領的正確法律程序。但喬布斯表示不會這樣做,因為這將影響現有款型手機的銷售。

  也許是涉及到銷售問題,也許不是。但我的感覺是他只是不希望別人來告訴他怎麼做,當然我也不希望別人來告訴我應該怎麼做。

  而這次他顯然並不高興,他需要先同一些人商量一下,於是我們掛上了電話。

  隨後他打電話過來,問事情怎麼處理。我直接回答:“如果你不發出聲明信,那麼以後會以法律檔案的形式出現。形式並不重要,因為我們最終都會得到你們的確認。

  他並不喜歡這種方式。史蒂夫說:“這事情非常嚴重。如果我向你們發出聲明,面臨種種麻煩,那麼這將意味着你們公司的某人會坐牢。”

  我告訴他我們並不知道蘋果手機失竊的事情,我們有意歸還手機,但需要蘋果承認是手機主人。我願意為此事而坐牢。隨後他認識到我不會作出讓步了。

  史蒂夫打回電話,冷冷地表示他將聲明認領該手機。最後我對他說:“史蒂夫,我想說的是我喜歡自己的工作,有時候這份工作令人興奮,但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做一些勉為其難的事情,而有些人可能認為這種行為就像寄生蟲。但有時候事情偏偏如此。

  我告訴他我很愛蘋果,但必須做對公衆和讀者有益的事情。我當時希望掩蓋我感到悲哀的事實。

  喬布斯回應說:“你只是在做應該做的事情。”他的語氣相當溫和,讓我感覺忐忑。這也是喬布斯最後一次與我的友好交流。

  某天,我的一位資深記者朋友和我談起這事。他問我是否意識到,不管我的做法正確與否,都給蘋果帶來了很大的麻煩。我沒有馬上回答,想到了蘋果和史蒂夫,想到了這款手機的所有設計人員和工作人員。我說:“是的。”我開始試圖證明這種做法對讀者有利,但隨後我放棄了這種努力,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蘋果、史蒂夫以及他們的感受。那一刻我認識到,我的內心並不為這種做法而感到驕傲。

  從職業角度講,我並不會為自己的做法感到後悔。這是很大的一條獨家新聞,人們喜愛這樣的猛料。如果從頭來過,我還是會率先報道有關該款手機的消息。

  但我也許可以輕鬆將手機交還蘋果,而不用要求蘋果出具聲明信。我還可以在報道中提到這位丟失手機的工程師時表現出更多的同情,而不用透露他的姓名。史蒂夫表示,我們為此感到喜悅,搶到了獨家新聞,但我們太過貪婪。他說得對,我們太貪婪了,這是一種酸楚的勝利,我們太短視了。有時我真的希望從來沒發現過這部原型機,那麼什麼事情就不會發生,什麼痛苦就可能不存在了。但這就是生活,有時難以輕易抽身。

  過去一年半來,這件事情每天都縈繞在我的腦海里,讓我痛苦不堪,我甚至几乎停止了寫作。這件事情讓我覺得自己精神渺小,衰弱無力。在經歷這些折磨之後,我在三周前終於鼓起勇氣向史蒂夫發出了致歉信,表達了自己對此事的歉意。

  我很幸運自己在喬布斯辭世前發出了這封信,向這位好人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不然這封信也許再也沒有機會發出。(悠然)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蘋果前CEO斯庫利盛贊喬布斯 北京新浪網
美記者追憶喬布斯:曾與甲骨文CEO談養生之道 北京新浪網
廣告版Kindle可付費退訂廣告 北京新浪網
HTC第三財季凈利潤6億美元同比增68% 北京新浪網
富士康對喬布斯逝世表示沉痛哀悼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