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日本電子業恐慌自救背後:失意互聯網 第一財經日報
2012年02月09日 10:14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王如晨

  據報道,薩瑞、富士通、松下等三家日本企業打算合併旗下系統晶片業務。三家半導體公司的抱團行動昭示着,風光多年的日本電子業終於向現實低頭了。

  這讓人立刻想到去年另一日本企業整合案——索尼、東芝、日立等已合併中小尺寸面板。

  這絶非兩項普通案例。因為,日本政府基金參與其中,且它們的整合用意異曲同工,即集中兩種核心硬件資源,迎合全球消費電子熱潮。

  但這股熱潮2004年以來便已釋放能量,為何日本如今才整合應對?而且,日本電子企業群過去一直習慣垂直一體運營,此時聯手緣於“恐慌自救”。

  三星、蘋果及中國産業力量正讓日本電子企業焦慮不安。

  兩大整合案,直接針對的正是三星與台企。過去3年,三星從夏普手中奪去蘋果小尺寸面板訂單,從東芝手中搶走快閃記憶體訂單,並且已成全球處理器巨頭。

  台灣地區也讓它焦慮。代工巨頭台積電等一直享受着瑞薩等大廠訂單。迫使日企外包的原因,一是日本品牌巨頭影響力弱化,二是日本製造正承受成本壓力。美元相對日元貶值,壓得日本製造難以喘息。

  幾天來,索尼、松下等身陷虧損悲情。全球對日本電子業乃至整個日本製造業開始持懷疑態度。

  一年多來,整合成為日本電子企業必經的自救之路。之前松下已吃下三洋,前不久日立與三菱重工也曾傳出整合消息。

  整合盡管是自救,但在事實上將可能動搖日本的電子工業發展體系。

  過去40多年,日本一直被視為壁壘森嚴的市場。借助完善的産業分工,它在几乎所有領域都有數量龐大的企業,一度統治了全球計算器、電子錶、MP3、相機、電視市場,在PC與手機領域,也曾具有強勁力量。

  比如,惠普PC 2007年達到頂峰,但日本市占不過10%多。日企靠着群狼戰術瓦解了巨頭衝擊。

  背後支撐,正是高度細分的産業體系。如果僅比拼硬件與製造,全球几乎沒有能獨立挑戰它的巨頭。三星硬件雖強,但僅靠單一品牌出海,整體無力對抗。

  但這驕傲的一幕,卻被日益深化的互聯網時代衝垮了。當美、韓、台灣地區及中國大陸開始全面適應這一熱潮時,日本固守着硬件地盤。

  截至目前,在互聯網領域,日本几乎拿不出一個傲視全球的巨頭,許多細分領域甚至不敵中國。

  互聯網依托的是全球品牌,尤其蘋果、谷歌主導的移動互聯網陣營。日本電子業在它們面前黯淡無光。2009年,9大日本品牌單季利潤總和不敵三星一家,距離蘋果更遠。全球IT産業的增長驅動已由硬件轉向互聯網與軟件。

  幾天前,索尼新任CEO平井一夫的一句話,大概傳遞了日企的危機心聲:改革雖痛,也要切實推進,已沒有猶豫時間了。

其它硅谷快遞新聞
新聞集團凈利大漲65% 電影娛樂貢獻2億美元 第一財經日報
蘋果已通知經銷商停産白色MacBook筆記本 北京新浪網
消息稱阿朗將在歐洲裁員1800人 北京新浪網
美國聯邦調查局發布喬布斯背景調查檔案 北京新浪網
谷歌第三名員工離職 曾幫助創始人開發搜索引擎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