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小藍單車在美國灣區招人 共享單車搶市場都搶到海外去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1月10日 23:28   北京新浪網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來源:界面

  華鳳儀

  小藍單車正在美國組建團隊,從Angel.co上可以看到,小藍單車(Bluegogo)正在舊金山灣區招聘市場經理等職位。

  小藍單車運營副總裁胡宇沸向界面新聞記者確認了這個消息,並透露第一批小藍單車已經從中國運至美國,預計將會在今年1月之內投放。而且小藍單車以后會在美國直接生産,海外團隊正在建設中,目前一部分人已經到位。

  小藍單車在美國的首站將會是舊金山,之后會擴張到美國其他城市,以及新加坡等海外其他城市也在計劃中。在市場經理的職位描述中,小藍單車也提到,候選人還將有機會領導小藍單車在全球的擴張。

  “我們會是第一個落地美國的共享單車品牌,”胡宇沸说。不過,在小藍單車之前,摩拜和ofo都已經表示將進軍海外。

  2016年10月,摩拜表示將在2017年進軍新加坡,實際上,摩拜的投資方之一祥峰投資Vertex,是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旗下子公司,這讓摩拜在新加坡的擴張順理成章。

  同年12月,ofo也宣佈將進軍海外市場,首站將是硅谷和倫敦。ofo聯合創始人和CEO戴威表示,落腳硅谷和倫敦的原因在於,北美和歐洲的移動互聯網普及程度高,且有濃厚的騎行文化。ofo還宣佈已經組建了一支外籍工程師團隊,針對海外用戶開發了ofo海外版應用,並根據不同國家和地區進行本地化設計。

  根據Appannie在1月7日的排行榜,在iOS旅遊類別免費排行中,摩拜排名第4,ofo排名第9,小藍單車排名第17。

  小藍單車是從野獸騎行團隊獨立出來的,2016年11月,野獸騎行對外公佈1.5億元B輪融資,同時宣佈成立共享單車團隊小藍單車(Bluegogo)。截至目前,小藍單車已經入駐了深圳、廣州和成都。

  野獸騎行背后的公司是北京野獸科技,這家公司在2015年3月獲得真格基金的天使輪融資,后來創新工場、新動金鼎基金、孝昌水木投資也加入了進來。

  野獸科技最初發布了一個“野獸騎行”的App,可以記錄騎行運動,同時擴展到騎行社區活動;而后發布了智能硬件産品“野獸智能把立”;2016年3月,發布了智能運動碳纖維自行車整車,分成公路版和山地版,根據車型,最低售價4000元,最高可以達到1.5萬。

  所以,野獸科技之前做的事也是在自行車産業鏈上,不過定位方向是專業騎行運動和硬件智能化。實際上,智能自行車在2015年的時候也曾經是國內自行車領域很熱的一個發展方向,當時很多科技公司紛紛以此切入傳統的自行車行業。比如,小米投資騎記科技,樂視體育牽手飛鴿,其他初創團隊還有雲造科技、700Bike等等。

  胡宇沸認為,生於野獸科技,小藍單車天然擁有産品研發背景,包括硬件和智能聯網模組。除此之外,小藍單車擁有40多位前Uber員工,在運營上也有優勢。這40多個人正是跟隨胡宇沸而來,胡宇沸在加入小藍單車之前,曾是Uber中國華南區市場效率總監。

  但産業鏈背景和智能技術很難说會給小藍帶來多大的優勢,畢竟,這些技術看起來並沒有太高的壁壘。

  面對共享單車的新風口,資本市場為之瘋狂,各路背景的團隊紛紛聞風而動。和小藍背景類似的,上面提到的小米生態鏈的騎記科技也推出了小白單車;傳統自行車製造産業鏈上,擁有永久自行車的中路控股投資了優拜單車,專業運動自行車品牌凱路仕投資了小鳴,最近還有錢江集團開始推齣電助力共享單車;中路控股同時還擁有傳統公共自行車的運營背景,類似的還有國內最大公共自行車運營商之一“永安”也推出了“永安行”;但即使是沒有任何産業鏈背景,也都能迅速推出看起來差不多的産品,比如騎唄單車、Hellobike、“快兔出行”等等。

  盡管已經火速融到D輪,摩拜還是表示沒有找到盈利模式。但胡宇沸表示,根據他們的測算,只要他們可以把單車成本控制在2000元以下,就可以實現盈利。小藍單車目前押金99元,半小時租金0.5元。

  這樣的測算,恐怕並沒有考慮競爭環境下,伴隨越來越多的競爭者加入,未來一個城市供大於求的狀況或將很快出現。更重要的是,而從創立時間、融資情況、市場規模來看,摩拜和ofo被列入第一梯隊,小藍單車進入時間相對較晚。而先發優勢對初創公司來说很重要,后進入者顯然需要更高的獲客成本。

  小藍單車的半小時租金從第一梯隊的1元減半至0.5元,小鳴單車在競爭激烈的上海直接降到0.1元。但相對於其他服務,共享單車每單客單價已經很低的情況下,用戶在價格上的敏感度下降,這種補貼的效果也不明顯。即使競爭如此激烈,也沒有出現像曾經打車平台那樣的補貼大戰。而且,因為要採用身份證注冊、繳納押金等步驟,用戶的遷移難度很高。

  然而樂觀的方面是,和很多互聯網服務可以迅速形成全國區域的壟斷性不同的是,共享單車的壟斷性局限在運營的城市或區域,不同城市之間市場相對獨立。對於新城市,先行者也沒有先發優勢,基本屬於同一起跑綫。

  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在即使聲稱沒有找到商業模式的同時,所有共享單車運營商都在急速擴張,包括市場環境不同及風險更大的海外。當然,如果盈利模式確定的話,他們這麼做的動力更大。

  如果單輛自行車的生産成本基本持平的話,海外的物價水平更高,同時共享單車對人工管理的投入更低,看起來盈利的可能性會比國內更高。但另一方面,海外市場環境存在更多不確定性,共享單車還要和城市管理相協調,意味着更高的運營風險。

  “海外居民對於自行車出行的接受程度更高,雖然人口密度可能沒有國內城市那麼高,作為先行者總是要面對一些風險。野獸騎行很大部分的市場都在海外,已經擁有豐富的海外運營的經驗。當然無論如何,先行者總要面對一些風險。”胡宇沸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