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北極光鄧鋒:一綫VC在中國投資必須有雙幣基金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2日 14:56   21世紀經濟報導

 
 

  本報記者 趙娜 北京報導

  大量資金持續湧入創投市場,推高了項目估值,創業公司能夠以更低的股權成本獲得企業發展所需資金,而創投行業整體回報率在下降。

  “所有的VC都有壓力。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競爭對手是誰,碰到的很多基金之前都沒有聽说過,但直接就給出兩倍的估值。”3月,北極光創投創始人、董事總經理鄧鋒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未來幾年更多的人民幣基金將進入創業投資市場,好項目中后期估值會繼續很高,同時投資階段前移會成為更多投資機構的選擇。

  北極光創投成立於2005年,管理着多隻美元基金和人民幣基金在內的共計逾100億元資産,已經投資的近200家公司有10%在種子期進入、70%在A輪投資階段注資,20%的比例為B輪及以后的項目。在資本寒冬之下,北極光在2016年的投資總數與總金額與2015年持平。

  清科研究中心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外創投機構共新募集636隻可投資於中國大陸的基金,同比微升6.5%;已知募資規模的545隻基金新增可投資於中國大陸的資本量為3581.94億元人民幣,同比上升79.4%。

  大量資金持續湧入創投市場,推高了項目估值,創業公司能夠以更低的股權成本獲得企業發展所需資金,而創投行業整體回報率在下降。鄧鋒認為,未來十年中國VC行業整體回報率會下降,能賺錢的投資機構也許只是前10%。

  VC行業的優質資産荒

  《21世紀》:怎麼看未來十年創投行業的投資回報?

  鄧鋒:我認為未來十年VC的整體回報率會下降,並不是因為機會少,而是因為錢太多。雖然中國市場的投資機會在增加,但錢湧入得太快。

  很多新的資金仍在前赴后繼地進入到VC領域,直接投資市場短期內不會冷下來。政府提出振興實體經濟,而一級市場是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式,這會讓更多的錢進入到這個市場。

  很多新進入的VC投資人在基金管理、商業判斷等方面極其不專業。因此,在中國真正能賺錢可能只是前10%。

  資金量的增長高於優質項目數量的增長,會帶來項目估值的增加。但是,雖然VC回報會下降,但這對企業來说是好的,可以以更少的股權得到更多的資金。

  《21世紀》:中國VC行業是否存在資産荒?

  鄧鋒:資産荒,更準確地说應該是優質資産的資産荒,爛的資産一點都不少。所謂好資産,就是團隊能力強、對行業很懂、有大的創新。

  頂級VC能夠投資到好的資産有一個優勢,這些優秀的團隊願意選擇適合他們、能幫助他們成長的優秀VC來投資;VC是一個Self-propelled(“自動推進”)的行業,投資做得越好,就會有更多好的案子來找你。這也是一個正反饋的過程。

  《21世紀》:過去幾年很多一綫基金都有優秀投資人離開,怎麼看一個基金品牌的持續?

  鄧鋒:一家VC品牌能夠持續多久,這一直是一個問題。中國有句俗話是“寧為鷄頭,不做鳳尾”。有投資人離開自立門戶,這在今天中國的市場很常見。中國除了一些老字號以外,沒有太多的常青品牌。可以理解優秀投資人成立新基金品牌的選擇。

  估值上揚促投資階段前移

  《21世紀》:大量資金湧入,VC機構的普遍選擇?

  鄧鋒:北極光主要關注技術創業的領域,這些項目的創始人大都有很多年的從業經驗,基本都知道這個行業的優秀VC是哪些,清楚創業之后應該找哪家機構的哪位投資人。當然,如果你給的估值比不懂行業的VC少15%,創業者會選你;如果差了兩倍,那也不一定能拿到項目。

  未來幾年人民幣的錢會很多,項目估值會很貴,逼着大家都往前移。早期投資也不能只看價格貴還是便宜,關鍵在於項目的成長潛力。好的案子早期再貴都是便宜,不好的案子再便宜都是貴。

  VC是一個自己與自己的戰爭,再牛的人、再優秀的機構能覆蓋到的案子也是有限的。我們沒有辦法把好的項目都“一網打盡”,也確實有很優秀的創業團隊不了解VC的好壞。這樣的項目,錯過就只能錯過。但是,品牌足夠強的情況下,有大概率拿到好項目。

  《21世紀》:泡沫中如何看清市場,如何在風口出現之前發現機會?

  鄧鋒:我一直強調,北極光不是看風口而投資的。風口我們也關注,為了看是不是到時間做退出了。到風口出現之后再去投資,那就晚了,這時候價格會變得很貴。從執行層面,很難做到這輪進下輪出。

  能不能保證在風口出現的前一年投到項目裏去?沒有人有這種水平。一般來说,我們也不去賭這個時間點,我們賭方向。思考5-10年之后一個行業會發展如何,這個更容易預估,也更需要專業的判斷。

  人民幣基金成必選項

  《21世紀》:過去以美元投資為主的機構,紛紛成立人民幣基金的動力是什麼?

  鄧鋒:這個問題你今天問我和五年前問我,回答是不一樣的。

  現在任何一家一綫VC在中國市場做投資必須既有美元基金又有人民幣基金,因為越來越多的項目退出將通過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市實現,用美元架構很難做。

  用美元基金投人民幣架構的項目是很難的,雖然可以通過合資企業的方式用美元來投資,但過程太長,創業公司等不了。從投資速度和基金退出的角度來講,創業者更喜歡接受人民幣基金的投資,我們要跟着項目方的偏好走。

  《21世紀》:美元基金LP的普遍態度是怎樣的?

  鄧鋒:美元基金的LP不願意看到雙幣的情況出現,但現在必須接受。當然,我們要保證透明度,和兩邊的LP順暢的溝通。

  《21世紀》:人民幣基金LP的群體結構和投資風格怎樣?

  鄧鋒:人民幣基金的LP中,有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人出現,而且這些機構投資者中大量的國資背景。個人LP並沒表現出更高的積極性。一方面是他們通常選擇在拿回一期基金中的全部回報后再投入到新的基金中,但VC機構新基金的募集往往更早;另一方面是很多個人LP的心態是通過投資基金來學習怎麼做VC投資,目前沒到因自己的業績不理想而回到作為LP進行股權投資配置的階段。

  《21世紀》:政府引導基金是現階段創業投資基金的一大資金來源,這些資金如何在科技投資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鄧鋒:國家資金提出和社會資本合作,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也要面對,簡單的把資金交給社會化運行的團隊,難以避免短期利潤導向(人民幣基金的基金期限通常為5-7年)。

  國家的資本應該是有戰略導向的,這些資金應該投到那些國家有長期需求、行業需要較長時間來成長、民營資本不願意進入的行業,比如一些發展周期需要12年甚至更長時間的行業。

  北極光做了很多早期投資,也看到有很多在更早期階段的創業項目是沒有人投資的。比如,科技成果轉化階段的投資。從實驗室階段到適合VC投資的階段大約有三年的時間差,這一階段的資金支持是缺失的,國家資金可以給予更多關注,通過先進的機制設計和社會化資本共同進行投資。(編輯 林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