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給“用戶”下KPI,百度的底氣何在?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2日 18:40   DoNews

  百度貼吧又一次搞出了個大新聞,這回是因為他們要給貼吧吧主下KPI,百度成為了第一個明文給自己的“用戶”下KPI的互聯網平台,於是很多人奮而起身怒懟百度,這回我倒覺得百度有些冤枉了。百度是第一個張榜公告並把這事鬧大的公司,但給“用戶”下KPI,百度絶不是第一個這麼干的,也不會是最后一個這麼干的。

  這事说白了是有關於“臨時工”身份定位的問題,吧主首先是百度的用戶,其次從事實上來说已經承擔了百度“臨時僱員”的責任,然而卻又沒有享受到百度正式僱員的待遇,再加上最近兩年貼吧爭端不斷,或是迫於輿論壓力,或者內心想要改革,百度不斷揮刀砍向百度貼吧,這其實觸及到了一部分人的即得利益。

  當然本文不是想要來論是非的,而是想講這件事背后一個被大家忽略的問題,那就是給自己的用戶下KPI這事,會是一個孤例嗎?如果我們仔細去看整個互聯網的發展,或者去看一些綫下的大型活動會發現,當一個活動、一個事物成具規模之后,必然會隨之出現一種我們稱之為“臨時工”的工種,這個工種還有另一個名稱叫做“義工”,貼吧的吧主某種意義上來说就充當了百度的義工。

  義工:事物規模化后的新工種

  義工又稱之為志願者,多出現在慈善行業裏面,主要用來指那些在不計物質報酬,基於道義、信念、良知、同情心和責任,為改進社會而提供服務的人群,他們利用自己的闲暇時間和一技之長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比如幫扶社會弱勢群體,去養老院慰問孤寡老人,去特殊學校給殘障人士送關懷等。

  隨着社會活動的規模越來越大之后,義工也從以前幾個人的幫助走向了組織化,最典型的就是奧運、世博等大型活動中的志願者們,為了更好的完成這類大型的活動,官方對於義工的專業要求也越得越來越高了,甚至志願者的上崗需要開始競任了,義工的位置成為了一種搶手貨,不是誰都可以成為這種義工。

  我們通過百度搜索可以看到,“怎麼成為奧運志願者”的搜索結果有469萬之多,要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奧運志願者,需要參加相關的線上綫下課程培訓,需要通過幾輪面試環節,奧運主辦方對於志願志的形象氣質、學歷背景以及語言等各方面都要很嚴格的要求,然而依然趨之者若鶩,原因就在於這裏面事實上已經産生了一定的回報價值。

  我們拿明星們的后援會一樣,那是一個典型的規模化和組織化的義工團體,之所以會有那麼多人願意按照組織方的嚴格要求去做這類“義工”,原因就在於他們可以獲得自己偶象的第一手資料、可以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到自己的偶象,可以滿足自己追星的情感需求,而這些都是他們做為“義工”所獲得的“回報價值”。

  奧運志願者也是一樣,除了可以獲得情感上的滿足之外,同時還可以獲得相關技術的專業培訓,可以獲得參與組織一場盛大活動的工作經驗,以及一些優質人脈的積累,這些經驗以及這種志願者的身份在未來的職場當中都是可以拿出來直接用的。社會對於擁有這種經驗的人才往往都是會另眼相關的,這和國外的學校會去考量學生的社區活動分是一樣的道理。

  規模化的市場需要更多的義工

  隨着國家基礎設置越來越完善,空間跨越的速度和效率越來越高,市場規模和企業規模越來越大之后,對於“義工”的需求也變得越來越多了,這是規模化后的一種必然選擇。對於組織方來说,他們會把自己做不了,或者自己做效率會很底的事情給外包出去,尋找一些合適的“義工”來做這些事,做為回報組織方會出讓一些利益。

  拿百度貼吧這個事情來说,百度對於吧主的考核其實從一開始就存在,可以说正是由於百度對於吧主的考核制度存在保證了百度貼吧的快速崛起,如果從一開始就是每個人都可以注冊一個貼吧,立刻就能夠成為吧主的話,那麼整個貼吧的生態立刻就去進入一個無序的運營狀態裏。

  考核制度的存在讓百度貼吧一直處於一個弱控制強運營的狀態裏,各吧主為了能夠擁了運營一個貼吧的紅利,會想盡一切辦法提高這個貼吧的活躍度。對於一個類似於百度貼吧這種體量的平台來说,官方也只能是通過適度考核的方式來約束“義工”們的運營積極性,若是所有的垂直貼吧都是百度官方來運營的話,那麼這個運營的人員成本將是非常可怕的。

  拿這次百度對TOP5000貼吧的考核來说,若是這TOP5000全部由官方運營,按照每個貼吧最少三個管理員來測算,百度就需要投入15000人來運營,而百度目前所有的員工加起來也不過40000多人。

  用“運營紅利”來約束吧主這事也不是百度首創,早在BBS時代對於論壇板主就是這麼考核的,論壇官方會從用戶當中選出積極性和能力最好的人來充當板主,而作為板主而可以在運營這個板塊的過程中享受一定的紅利,比如積累自己的人脈關係,或者在不違法平台規則的情況下為自己謀取一些好處等。

  非合同約束的新勞務關係

  说到百度這事我們不得不说以UBER、airbnb和滴滴為首的共享經濟,和“義工”這事有着很深的聯繫,在他們的商業模式背后,有一種新的勞務關係正在形成,那就是以利益而非合同為約束的新雇佣關係。共享經濟一直在講的是出賣自己的剩餘價值,將自己家裏空余的房間、車子等拿出來和別人共享,換取一點收入。

  共享經濟這事初一聽起來非常美好,但是實際運行之后可以看到,單純的出賣剩餘價值並不能養活自己,尤其是出租自己家的房子這事,收入沒多少反而還有可能把自己家毀了,除非你是真的不缺錢開車只是為了找人聊天,或者干點你懂我懂大家懂的事情,否則開網約車並不是一件劃算的事情。

  最終把共享經驗堅持下來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说都已經成為了平台的全職勞工,只不過平台方不給你交五險一金,你也不需要坐班,而且擁有更大的時間上的自由權罷了,但是平台方對於業績的考核卻是一點也不會少。貼吧的考核新政出來之后,之所以遭到了這麼大的抵觸心理,歸源來说最大的問題在於,吧主們覺得自己的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這其實是個勞務糾紛問題,如何達到平台各方的利益平衡才是關鍵。

  新雇佣關係下的勞務糾紛

  百度的勞務糾結其實總得來说還好解決,最終的結果無非是能接受的人上,不能接受的人退出去。貼吧的體量還是非常龐大的,想要成為吧主的人還是有很多的,總有人願意在自己什麼都沒有或者時間很多的時間,通過這種方式來獲取一點自己能接受的回報,然后當他覺得回報不足於支撐自己付出的時候再退去,新一輪的更迭自然會出現。

  然而共享經濟市場裏則會有更大的問題,比如如果我把自己的房子通過平台出租之后,家裏的東西被盜竊了,或者被損壞,而租客又跑路之后,我該找誰索賠?又或者是我開網約車的時候出了車禍,平台是否能給我一點賠償?

  如果僅僅是出賣一些時間還好说,若是這種新雇佣關係已經涉及到了生命財産安全,那麼該找誰來審訴?網約車和出租車之爭將這些問題給暫時掩蓋了,但是這類法律糾紛早晚是會出現的。隨着規模化市場越來越細分,主播、平台作者、網約車司機以及吧主等類似的職業會越來越多,非合同約束的新雇佣關係將是一種趨勢,誰來保障“義工”們的利益,這個矛盾會越來越凸出。

  作者:艾瑞克自留地 | 來源:iDoNews專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