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互聯網遺産成大問題 妻子不得不為亡夫手機充值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9日 19:01   DoNews

  原標題:丈夫去世半年,但妻子還必須為他的手機充值

  半年前,Ann的丈夫去世了。在這之前,她一直認為一個人的死亡就是終結,是所有事情的終結。但是現在她卻發現,就算一個人死了,你也有可能繼續為他買單。她的銀行卡還一直在為丈夫的手機支付服務費,而她卻無權停止這項無用的支出,因為她不知道丈夫生前設置的安全問題的答案。

  “我想要停止服務就必須通過身份驗證,而要通過身份驗證就必須正確回答安全問題,我丈夫設置的第一個安全問題就把我難倒了,因為我需要答出他童年玩伴的名字。”Ann覺得這類安全保護設置很荒謬,“我丈夫去世時已經81歲了,我想他自己可能都已經不記得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互聯網遺産已經成為大問題

  在互聯網出現之前,人們只要通過一張遺囑就可以將身后事交代得清清楚楚,大到財産怎麼分配,小到心愛的書籍要留給誰,私密的日記要怎麼處理。

  但在今天,這樣的遺囑已經遠遠不夠,因為現代人的生活早已和互聯網緊緊綁在一起。從個人信息到生活軌跡,互聯網記錄了許多連家人都不清楚的信息。但大多數人都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突然離去,這類信息該如何處理?

  “社交媒體改變了人們的死亡體驗,如今的互聯網用戶已經習慣於在像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這樣的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給朋友點贊和留言。我想要提醒人們,需要將這些帳號的密碼和注冊信息都記錄下來,以防萬一。”英國互聯網專家Aleks Krotoski博士在國際科學峰會上就曾這樣说。

  而這樣的嘗試已經有人在做了,互聯網數據專家Wendy就是其中一個。

  “我和丈夫每個人都有一個大紅本,我們約定好當一方去世后,另一個人就可以去看這個本子。那裏面記錄了我所有的個人互聯網信息,比如用戶名和密碼,還有我在哪些網站上注冊過,以及我用過哪些服務等等。我們每3個月都會更新一次信息以防不時之需”。

  但只靠用戶的個人努力是遠遠不夠的,互聯網的威力就在於它將所有人都聯繫在一起,每個人的個人行為都不再是單純的個人行為。

  早在2014年,雅虎日本就曾推出一項名為“Yahoo Ending”的互聯網“臨終服務”。通過它用戶可提前給多達 200 人設置自己的臨終留言。一旦用戶離世,雅虎會將這些留言發給指定的收件人。除此之外,雅虎還會注銷死亡用戶的賬戶,刪除其在雅虎盒子中存儲的檔案、照片和視頻。

  同時,雅虎與喪葬公司 Kamakura Shinsho 合作,為用戶提供葬禮、入殮、火化等一系列額外服務,售價4500美元。比如用戶可以通過它,提前學習如何寫遺囑,提前策劃追悼會甚至通過互聯網給自己提前選購墓地。

  雅虎的這項服務是互聯網遺囑的創新,它給互聯網用戶提供了新的遺産解決方案。但也有專家質疑雅虎的設置過於簡單粗暴,一旦系統認定用戶死亡,那麼關於他的賬戶資料會全部被刪去,雅虎並沒有提供除此之外的第二選擇,比如將它傳給親屬,或者是將它公開等等。

  而更大的問題是,所有這些服務都有一項前提,那就是認定用戶已經死亡了。然而,互聯網公司又該如何判定用戶的死亡呢?

  死亡證明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嗎?

  為了停掉丈夫的手機,Ann必須親自到手機運營商的服務中心,提供包括社保號碼、死亡通知書和結婚證在內的一系列檔案。並且還要忍受漫長的等待,因為運營商需要經過短則數周,長則幾個月的時間,去查證檔案的真實性和關聯性。而在這期間,運營商會一如既往地從Ann的信用卡裏扣錢。

  遺産專家認為,死亡證明是解決這類問題的關鍵。不同於死亡通知書,死亡證明並不是關於死亡的鑒定和證明,而更像是個死后授權。有了這個授權,就可以將過世親屬的賬戶處理權轉到自己名下,不管是個人賬戶的注銷還是個人信息的轉移,都只要驗證自己的身份就好。

  但開具死亡證明也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Ann所在的洛杉磯,想要開一份死亡證明,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需要跑好幾個地方,要簽上百份檔案來確認這件事情。而相關部門,在這這項業務的審核上很不成熟,存在着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

  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也開始以保護用戶為名,將自動刪除用戶信息寫入系統代碼和公司條例,比如支付寶就規定如果用戶連續12個月不登陸,系統就會自動將用戶信息刪除。

  同時,為了保護互聯網帳號的獨立性和私密性,大多數公司都規定,帳號是不允許轉贈和繼承的,但像支付寶這樣涉及到用戶財産,以及理財服務的帳號,相關財産和權益是可以繼承的。

  但在世界範圍內,不管是認定互聯網用戶的死亡,還是處理互利網遺産的親屬繼承,都仍未建立起一套標準化流程。相關法律體系也仍未建立起來,互聯網遺産的繼承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用戶信息保護是個自相矛盾的系統

  一方面,人們的個人數據越來越多,另一方面,人們對個人數據的保護意識越來越強。在這樣的雙向驅動下,互聯網公司紛紛出台各種保護和驗證措施,以贏得用戶的信任。但這真的能帶來更多的便利和安全嗎?

  仍以Ann為例,過去幾十年,她的銀行賬戶都是和丈夫共用的,丈夫是開戶人也是主管人,銀行的通知都發到丈夫的郵箱,由他來處理。現在她想把銀行的戶主變成自己,把接收通知的郵箱也換成自己的,卻很難辦到。“因為需要戶主同意”,Ann十分無奈,“還需要接收手機驗證,而我不久之前,才費了好大力氣把他的手機停掉。”

  隨着信息存儲技術的不斷提升,今天的人們甚至不再需要自己的儲存空間和計算終端,到處都是雲儲存和雲計算。尤其是大數據時代,數據即價值,每個人的個人數據實際上已經成為互聯網公司的資産。在大多數情況下,用戶早在注冊的那一瞬間,就通過同意用戶協議,轉移了自身數據的永久免費使用權,可以说,普通用戶對自身數據的控制能力近於零。

  隨着第一代互聯網用戶進入老年階段,在未來的20到30年內,關於互聯網遺産的討論勢必越來越多。畢竟,互聯網遺産的繼承,並不是通過一句簡單的刪除或轉移就可以實現的。如何認定,如何繼承,如何執行,如何優化這一系列過程,政府和企業都還需要不斷付出努力。

  作者:南七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